交肛视频

      出了烟波楼。

      燕小五才减殢缓了速度。

      扽了扽了背后的江舟,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标志性ᄇ大白牙,兴奋地道:“兄弟,你可真是蚕宝宝的嘴,出口成诗(丝)啊!”

      “……”

      ꘰ 一离了酒楼,江舟一双迷离醉眼,顿时恢잕复了几分清明。

      “我这是拾人牙慧,我看你才是出口成诗,以前怎么没发现你骚话这么多?”

      “叮……”

      “当……”

      “笃笃……”

      正说着,忽然一阵磬响钟鸣♆声远远传来。

      清悠磬响,宏亮钟声,伴随着一声声佛音梵唱。

      “南无南无,大梵无量……”

      “暩金刚三昧,解脱六趣……” 䢛

      “南无南왋无……婰”

      “唵嘛膬呢੕叭咪吽……”

      江舟抬头循声看去,顿时ᝇ双眼圆睁。

      一片金色흟祥光瑞霭之中,一群白衣僧人排成两列,正自街道另一头㬒缓缓行来。

      人人手执佛器。

      宝瓶、宝盖、双鱼、莲똪花、右儆旋螺、吉祥结、尊胜幢、转轮。

      玉캩磬、银铛、铁铪、金铃、铜鼓、縎木鱼。 磑

      所过之处,金莲幻生,⣐天花乱坠,梵音袅袅,金光阵阵。

      ੭ 吴郡럤百姓纷纷退让道旁,顶礼膜拜。뼚

      若能沐浴金光,天花沾身,则神色激动不已。

      这阵仗,让江舟差点怀疑自己看到了佛陀出行。

      “是大梵寺的和尚!”

      燕小五惊呼了一声。

      然后朝着和尚相反的方向,掉头就跑。

       江舟本来就一肚子东西在晃荡,现在更被他颠得想吐,不由道:“你跑什ᜢ么?”

      燕小五脚步不停:“我可不想跟这帮子秃驴照面,你没听说碨过吗?一见尼姑,逢赌必输,一见和尚,诸事不畅!晦气!”

      “……”

      阕江舟知道他肯定有问题,不过他现在难受得很,也懒得追问。

      ……

      随着夜幕降临,吴郡一日的喧闹,渐渐趋于表面的平静。

      正值将过子䖉时,新旧之交。

      ꊯ ꖯ 一声Ǎ清啸,陡然打破刚刚降临不久的平静。 흙

      啸声如龙吟,声震␝百千里,直入云霄。

      一道华光自吴郡东南方向冲天而起。

      洞开厚厚的云层,显露出璀璨星河。

      东南方一座山上,华光弥漫,氤氤氲氲,如云如嚈雾,弥漫方圆千百里。

      其中有点点辉光闪烁,与⵱天上的璀璨滫星闲河争相辉映,竟丝毫落下风。

      许多吴郡百姓在睡梦之中被这一声清啸惊醒。

      杣 刚刚经历龅过砚山神女之劫싷,吴郡人都是余悸未消,颇有风声鹤唳之感。

      族 只是自华光冲天之际,他们似乎能听到一阵阵吟诵声传入耳中。

      ܇ 似有一位位先圣贤人在耳边朗诵着不㢀朽的篇章祻。

      他们一个瘴字也听不懂,甚至听不清。

      ᘯ 但这阵阵读书声令他琔们心中平和,没有恐惧。

      ᘴ就在这时,万里长空之上,竟现出了一条浩浩荡荡的“大河”。

      ⭝ 那是无数难以言喻的璀璨华光汇聚而成。

      比天上的星河都要뺬璀璨。

      併这大河的光芒,足以辉耀千秋万古!

      “浩然长河!”

      “大儒!”

      “何人突破立命?!”

      不仅是吴郡,南州无数所在,都有人惊呼出声。 

      “哈哈哈……”

      吴郡中,普通的百姓,大多都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只是在听闻东南方似乎传出一阵阵大笑声,天上的种种异象便慢慢消失。

      那里,似乎便是白麓书톛院所在。

      很快夜空重归澄净ọ,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

      肃뙉靖司石峰之巅。ԃ

      吮 李玄策与谢步渊并立,ㆁ远眺东南白麓书院方向。

      鵏谢漣步渊鹎摇头叹道:“半篇道论,成就一位三品大儒,啧啧……”

      䫤李玄策手持一幅字,上面书写的,正是江舟今日在风波楼写下的半篇道论。

      “其发若机括……其馞留如诅盟……牳其杀若秋冬……枡近死之心េ,莫使复阳也……是以无有为有……”

      李玄策逐字逐句诵念完,又规规整整地卷好,收进怀中,才道:“好辛辣的一篇道论,真是醍醐灌顶。”

      他ꢎ拂袖回身,坐到石桌旁。

      谢步渊也随之坐下,笑道:“今䜦日他文压白麓,诗胜徐子,已显儒门造诣,这半篇道论,更是道意盎然,儒、道、释三教,已显其二,看来,他说的话并非虚假,你们肃靖司是真的捡到宝贝了。”型

      他拍着石桌道:“我可是为了帮你蠾查实此事,逼着小五去试探他兄弟,可是把这小子给得罪狠了,他现在可是记丸恨着我呢,你可欠我一个人情。빷”

      李玄䦷策不置可否:“斩杀虹蜺,水淹吴郡,如此泼天大祸,若不是……他如何能置身事外,留得性命?你对他如此大恩,让他偿还一二,岂非天经地孿义?”

      “再者,自此之后,他便쓷有了位三品大儒做靠山,本将都不敢轻易招惹,你要人情,自去许寻他要去吧。”

      谢步渊气乐了:“嘿?你个面冷心黑的东西,过河拆桥是吧?”

      ……

      一夜猁过去,掀起波澜的人正从睡梦中悠悠醒转。

      江舟睁开眼,便看到一张大饼似的圆脸就离着自己퇽不到两寸,上面有两只小眼迢睁得溜圆。

      差点就吓得他一拳怼过。 荥

      “你醒了。”燕小五说着,目光来回地在他脸쿤上打量。

      “……”

      江舟嘴角微微一抽:“你干什么?”ƴ

      燕小五大脸贴过来,一脸襺看稀奇动物的表情打量着他。

      Ƚ “兄弟,你这回可是小ᒧ母牛坐船——牛逼远扬啊。”

      江舟:“……”

      这家伙到底是突然觉醒什么奇怪的天赋了?

      燕小五还在兴奋道:“你不知道!”

      “现在外头都在传昨㑍天的事儿,巡妖卫烟波楼舌战㓅白麓众学子,诗文惊大儒!”

      “白麓书院的那群酸腐书生算是没脸了!”

      “哦,你也算侦是打响名头了。”

      ☜“你不知道,吴郡现在来了多少文人名士,就为了找你这个文压白麓的巡妖卫!”

      툲燕小五兴奋得手舞足릗蹈。

      江舟只觉得头疼欲裂。

      那烟波楼的酒后劲也太大了。

      更令他头疼的是燕小五的话。

      疼过一阵,昨天的事他就都记珢起来了。

      “找我干什么?那些东西又不是我作的,是我师兄。”

      燕小五嘿嘿笑道:“你得了乡吧,你师兄?我怎么没听过你有什么师兄?行了啊,这龶些话跟外边的人说说就算了,对我就没必要了。”

      黅“真是我师兄,他叫李白…⣟…”

      “行了行了,是你师兄,他叫李白!”

      燕小五敷衍地挥了挥手,又兴奋道:“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找你求㨀字的,求诗求文的,多了去了。哦,更多的是找你斗诗斗文的,大约是想把你当垫脚石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