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长成瓜子的过程

      那些围攻莱德的命之花,就如同镜花水月般,转瞬消失的无影无踪。

      莱德挥出的剑没能击中本该命中的目标,身体随着剑转了一圈,因为用力过猛,倒在了地上。

      薇妮娅只是低着头,皱着眉。

      她回想起了已经一百年来都不曾回想起的美好记忆。

      那是还纯真时的自己。

      这种陌生的感觉让她感觉难受,早就空荡不已的内心突然被塞满了各种各样的感情,简单的、单纯的、复杂的、好奇的、爱慕的......

      搞什么啊......这不就意味着......我输了吗?

      我输了?

      在这之前,我在争什么东西吗?

      最终,薇妮娅双腿一软,瘫倒在地面上。

      周围那些变大的命之花,再度变回原本的大小,在风中摇曳着。

      “呃......”

      随着一声嘤咛,一直倒地不起的诺尔的面部表情开始活络起来。眼皮挣扎着似乎想要睁开的样子。

      终于,诺尔的双眼睁开了一道缝。

      自己的面前似乎坐着一个人。

      鸭子坐?是个女生?

      将那道缝缝扩大,诺尔努力的睁开了双眼。

      果然是个女生。

      为什么会有一个看起来像是失去了梦想的女生坐在自己的面前啊。

      等等,她是在哭吗?

      诺尔注意到一条清澈的痕迹顺着面前这个女生的面颊滑落。

      等等,发生了什么?

      由于刚刚醒过来,诺尔还搞不清情况。努力地撑起身子,诺尔在左顾右盼下,观察着这个陌生的地方。虽然被满目可见的命之花惊艳了一下,但随即就转移了视线。

      这个女生总不见得是被这些花看哭了吧。

      虽然在无主之地这确实罕见。

      诺尔的视线飘到了远处倒地的莱德身上。

      “莱德?”

      诺尔赶忙向莱德跑了过去。

      她想起了刚才做的那个梦,梦中莱德那撕心裂肺的一声质问。

      难道......难道?

      千万不可以出事,莱德!只有你!你不允许有任何事情!

      莱德感觉自己被一股温暖包裹,这是一股能让他感到很怀念的温暖。

      他不禁想起了素未闻面的母亲。

      母亲的怀抱,大抵就是这种感觉吧。

      “妈妈......”

      莱德的手不禁往这股温暖伸去。

      “嗯......”

      不对,这声音听起来甚是耳熟!

      莱德赶紧睁开了双眼。果然,这温暖的主人也甚是眼熟。

      而且自己的手好死不死就放在......

      “饶......”

      “莱德!”

      预料中的棒击没有出现,扑入面门的,只有诺尔身上白桃味的香气。

      我这是死了吗?

      这里是天堂吗?

      诺尔身上的香水味是白桃味的啊......

      可怜的莱德,已经被现状搞蒙了。

      “那个,诺尔小姐,差不多也该放开我了吧......”

      不,我是认真的,你能放开我吗?你抓得我好痛啊!

      本以为诺尔转性的莱德瞬间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虽然看不见,但是自己的肋骨正在发出相当不妙的声音。

      这一定是某种新的拷问方法!

      “莱德,你没事吗?”

      终于松开了自己,莱德刚想要向少女抱怨自己的痛苦,映入眼帘的却是少女微红的眼眶。

      真的假的,她怎么一副要哭的样子。

      “没事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啊,你看。”

      莱德捞起了袖子,想向诺尔证明自己无事,却因为肌肉的疼痛皱起了眉头。

      淦!这花打人是真的不留情啊!

      恨不得把周围的花连根统统拔起的莱德恨恨的看着这些随风摇曳、仿佛在嘲笑莱德的命之花。

      它们就好像在说:来啊~你倒是来啊~

      可恨!

      但是,顺着这些命之花,莱德看到了远处坐在地上、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的薇妮娅。

      不顾诺尔的搀扶,莱德努力的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向着薇妮娅走去。

      扭到筋了......

      “薇妮娅。”

      向眼前无声的哭泣的少女出声呼唤,得到的却是后者的无表情和无反应。

      没办法莱德只好又呼喊了一声,这一次,他提高了音量。

      少女终于抬起了头,眼中满是迷茫。

      看到她这个摸样的莱德,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莱德并不讨厌眼前的少女,也说不上同情。

      但此刻,莱德感觉自己的感情真的很复杂。

      “...你输了。”

      最终还是吐出了这三个字,莱德感觉自己松了一口气。

      有一种一件事了的感觉,却没有放松下来的快感。

      事情还没有结束。

      “薇妮娅,放我们离开这里吧,诺尔已经从你的暗示中摆脱出来了。根据你自己说过的话,是我们赢了。”

      “我输了?”

      薇妮娅终于露出了一丝反应,无神的眼睛开始映出光泽。

      “是啊,我输了......你们走吧,不要再回来了。”

      薇妮娅伸手一挥,在诺尔的身旁,出现了一道黑色的门,莱德知道,那就是回去的路。

      但是他还不准备走。

      “...抱歉,诺尔,你先出去吧。”

      “莱德......”

      感觉到了莱德和少女之间的诡异氛围,诺尔有些担心的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

      “...那我先出去等你。”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诺尔决定不去询问。

      莱德若是觉得没问题,一定会告诉自己的。

      走进了那道门,诺尔的身影瞬间就消失了。

      “你还留在这干嘛?”

      莱德只是看着少女,没有说话。见状,薇妮娅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

      “走啊!你留在这里干嘛啊!”

      有些类似发脾气的女生一般的反应,薇妮娅站起来推了莱德一把。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你男朋友呢。”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说这种话!”

      “开个玩笑嘛。”

      说着,莱德坐了下来。拍了拍身旁的土地,莱德示意薇妮娅也坐下来。

      薇妮娅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下来。

      “安心啦,你比我大不知道多少,我怎么会对你有非分之想呢。”

      这个臭小鬼!

      “你......”

      莱德打断了她。

      “薇妮娅。你最后为什么收手了。”

      莱德的视线落在了自己倒下的地方。

      “......”

      “你不说我也知道,想起那些一百多年都没想的事情了吧。”

      “!”

      “不用那么惊讶的看着我,这很正常嘛。能让你收手的,必然只有那些你自己觉得不忍破坏的珍贵了。”

      “...那你还问什么。”

      “问一问嘛,我又不知道到底是一些什么事。”

      薇妮娅的视线看向了远方,突然,她噗嗤一笑。

      “?”

      “你说得对,确实是一些我不忍心破坏的东西。”

      “...那......”

      薇妮娅伸出一根手指,挡住了莱德的嘴。

      “这里的花,今后也会盛开下去,我剩下的罪,也会在这最后的一段时间内继续赎下去吧。”

      “但是这些和你们都没有关系了,莱德。回去你那边的世界吧。”

      “......”

      看来自己是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最后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可以啊。”

      薇妮娅此刻的表情像是放下了什么心事,看起来很好。

      “那第一个,你是怎么把一整个城市都沉入地底的?”

      “...我扁你哦。”

      “开玩笑开玩笑。咳咳,那么,我想问的其实是那些刻在走道里的壁画。这个地下坟墓是你挖的吧,那走道上的那些身穿巨大眼睛衣服的人是谁啊?”

      “......”

      薇妮娅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一辈子都不要去接触那些人,莱德。”

      “这不是请求,是命令!如果你还想和你认为重要的人一起走下去的话,就绝对不要接近那些人!”

      出乎意料的大反应让莱德有些措手不防。

      不要接近那些人?这么说,这些人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咯?

      莱德记在心中,决定在今后的冒险中好好探查这件事。

      “你不懂,莱德。你不知道这些人,他们......”

      薇妮娅似乎想说什么的样子,但最后还是化作了一口叹气,什么都没有说出。

      “这个地下墓场并不是我制造的,我只是拿来用而已。还有什么别的问题吗?”

      “那......最后一个。”

      莱德的眼睛转了一转。

      “说吧。”

      薇妮娅却似乎失去了继续说话的心情。

      “想起了久违的记忆,你开心吗?”

      薇妮娅转过了头,似乎没想到莱德会问这样的问题。

      “......”

      “我总觉得很奇怪啊,只有你,薇妮娅,我觉得无论怎样你都做不出将一整个城市都沉入地下这种事。无论是性格还是能力,我都觉得你做不到。”

      “我在获得战斗职业后,见识也增长了不少,但还是没听说过有谁能将一整座城市都给沉到地底下去的。”

      莱德的眼睛直视着薇妮娅。

      “当年的那件事,别有隐情吧。”

      薇妮娅久违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跳了一下。

      “......”

      “放心啦,我不打算追问什么。这些事你也不想谈吧。所以我只问一句话。”

      “想起了久违的记忆,你开心吗?”

      突然之间,这个世界刮过了一阵稍大的风。

      那些不断产生的命之花,在这百年之间,第一次的,停下了生长的步伐。

      已经长出了一半的花,突兀的消失了。

      大概,从今天开始,这个世界中再也不会产生这种花了吧。

      一切都到此为止了。

      一直追逐着过去的影子,即使活在明天,也会被过去抓着看不到前方。

      但是此刻,它们不再纠结于过去了。

      它们终于可以只盛开在今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