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f2抖音app污

      中午。

      燕赵大饭店雅9。

      服务员站成一排,清一色年轻小姑娘,无需过度化妆,脸上的胶原蛋白足以呈现青春靓丽,每人手里端着餐盘。

      “蔡主任,您给个走菜命令,小的们就开始上菜。”赵旺轶虽没有站起来点头哈腰,但是一张脸足以呈现他的谄媚。

      餐桌上首端坐一个中年胖子,白白净净还好,就是戴了一副金边眼镜显得道貌岸然了些。

      其实,从一进雅9门,秦著泽一眼就认出蔡主任。

      这个白胖子,秦著泽见过。

      追逮黄鹤从安次回到上谷城,秦著泽带着叶修去邮政宾馆泡澡桑拿,一个池子和蔡翔春泡过澡并在一个桑拿房里蒸过汗。

      不止认出了蔡翔春,他身边坐着的洋女人,秦著泽也认了出来。

      也是桑拿那天,秦著泽去大堂和赵旺轶谈买卖房子的事情,这个洋女人站在宾馆前台和服务员用英语交流,引得秦著泽当时注意了她一下,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洋女人确实在跟宾馆服务员打听蔡先生。

      后来,蔡翔春出来搂着洋女人奔客房去了。

      秦著泽进来后,赵旺轶把双方均做了介绍,白胖子就是这位蔡翔春主任,洋女人叫阿曼达。

      赵旺轶介绍阿曼达时,刻意强调她是蔡翔春主任的外文翻译兼小秘,外经贸主任带着秘书非常正常,但是,主任和秘书之间不该你搭我肩膀,我揽你腰身出双入对!?难道这是工作需要?逢场作戏?

      从赵旺轶介绍阿曼达时的特别眼神和特别表情,可以断定赵旺轶清楚他们是咋回事。

      不过,蔡翔春口味挺独特,他喜欢洋妞,到了他这个位置,玩大洋马可是有玩火的风险,毕竟洋人太扎眼了,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旦被异己黑上,早晚出事,要说蔡翔春真是体胖胆子大。

      蔡翔春眼力也不错,他看见秦著泽进来,愣一下后,不待别人察觉马上恢复成了常态,假装没见过秦著泽。

      做官之人,城府颇深。

      “胡台长还没到,再等等。”蔡翔春说道,他的声音不大,显得老谋深算。

      领导说话,无需多大声音,因为在他开口时,所有在场的人都会鸦雀无声注意力高度集中到他这里。

      “曼达,给胡台长拨个电话,问问他到哪里了?”蔡翔春吩咐身边的阿曼达。

      目带媚色,但亚麻头发搭配一张白皙的脸却显出几分贵妇气质,她伸手拿起立在桌上的大哥大,红指甲非常耀眼,嘟嘟嘟,修长手指灵动地在电话按键上跳舞像是在弹钢琴。

      她刚把大哥大拨了号放在耳边,雅间门开,大堂经理带路,领进一个中年人。

      中年人******,下巴留了一撮毛以彰显个性和与众不同,看人时,目光靠上,鼻孔朝天,但是,把目光对准蔡翔春时,立即眉开眼笑,“失敬失敬,不好意思,让蔡主任久等了。”

      他叫胡青玄,京城电视台副台长。

      “胡台长,有请,有请。”赵旺轶站起,过来握了胡青玄,并往里边座位请,在蔡翔春右首边留着一个空座位,就是给胡副台长的。

      胡青玄坐前坐后,都没有和蔡翔春握手,一看就是老相识,用不着那么客气,倒是对阿曼达赞了一句,阿曼达用褐色洋眼睛翻了胡台长,“讨厌。”胡青玄哈哈笑得非常开心,根本不顾及其他陌生宾客是何来头。

      “赵总,胡台长到了,走菜吧。”蔡翔春笑眯眯地道。

      “music.”赵旺轶搓了一声响指。

      《The Blue Danube》蓝色多瑙河乐曲流出,身着青花瓷古典制服的年轻小服务员款款迈步,逐一把菜放到餐桌上,在领班带领下列队,一起朝各位领导九十度鞠躬,“各位大人,请慢用,有何要求,尽管吩咐。”

      “艹,赵总,真会玩,如此用心思创意,你这饭店不火都不行呀。”胡青玄接过叶强递来的大中华,没让叶强点,自己拿起蔡翔春的打火机点着,“不过,你这音乐应该放茉莉花才和意境搭配。”

      “老胡,音乐是我点的,你欣赏不了,就别瞎点评。”阿曼达接过话茬儿,跟胡青玄逗着闷子。

      “哈哈,好好好,曼达嫂子点的好。”胡青玄哈哈笑起来。

      饭局在轻松愉快气氛中启程。

      第一杯端杯前,赵旺轶作为一线牵两头的牵线人,对在场所有人做了名字和身份介绍,其中给叶修封了名头,也像介绍叶强一样,称叶修为叶经理。

      官场和商场的应酬场合上,怎能没个名头呢?

      酒过三巡前,没人对叶盈玉不喝酒提出异议,但是,秦著泽让叶盈玉唱主角,叶盈玉要把收酒的事情往她自己身上揽,所以,必须对蔡胡阿赵敬酒,第一杯,当然要敬蔡主任,收酒的事就是通过赵旺轶拜托给蔡翔春的。

      叶盈玉听了秦著泽的话,卸了浓妆后天生丽质,素颜相当出镜。

      等叶盈玉端起茶水站起来,双手托着白瓷杯子笑着敬蔡翔春时,毛病来了。

      蔡翔春没动杯,眯着眼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不动声色地把站在桌子对面的叶盈玉打量一番,慢吞吞问道,“叶经理以前也是这么喝酒吗?”

      这是挑理了。

      华囯当官,善于玩权,只要居高临下,绝不放过任何一次治别人的机会。

      你一个上谷来的,求我办事来了,还没有多大身份,仅仅是个小民企里的小经理,年龄比我小很多,向我敬酒你敢端水。

      以茶代酒,在我蔡主任这里通不过呀。

      瞬间,酒桌上就静了下来。

      因叶见朝家教颇严,叶盈玉以前没喝过酒。

      看今天这情势,恐怕要坏了父亲定的规矩了!

      叶强和叶修当然知道叶盈玉从不喝酒并且三叔家规很严。

      可是,不喝酒,要办的事情咋办?

      蔡主任翻脸了,这顿死贵的饭白请不说,这算断了一个收酒路子,而且官官相连,蔡翔春如果不帮这个忙,凡是他能把触觉伸到的地方,都会不许别人帮忙。

      帝都官网,真的就是一张大网,动一条纲线,便全动。

      “哈哈,蔡主任,玉经理嗓子发炎,喝了头孢类药物,沾酒精就会发生严重过敏反应。”秦著泽站了起来,咚咚咚,把茅台酒倒进二两一壶的分酒器,“我敬蔡主任一杯。”马上侧头对着叶盈玉笑道,“玉经理改天不吃药了,一定要陪蔡主任多喝两杯。”

      叶盈玉赶紧连连点头,“不好意思,赶上吃药,失敬失敬。”

      秦著泽急智中编的这个理由非常彻底,这让胡台长和阿曼达都不会因为叶盈玉向他们以茶代酒来敬酒而挑毛病了。

      人家吃了药,怎么也不能逼着人家不要命吧。

      “蔡主任,您随意,我干了,敬您。”秦著泽看着蔡翔春的胖脸察言观色,慢慢把大杯往嘴边送。

      “秦总,坐下喝,站着喝不算。”蔡翔春见秦著泽端大杯,也不能失了男人风范和气度,压压手,示意秦著泽坐下,歪头冲胡台长和赵旺轶评介秦著泽,“秦总豪爽,就喜欢和敞亮人喝酒,我也用大杯。”

      咚咚咚,蔡翔春把分酒器倒满。

      秦著泽并没有按蔡翔春说的坐下喝,蔡主任跟咱一样用大杯喝酒,又不再难为叶盈玉,咱求人办事,必须要拿出更恭敬的态度来才对,“玉经理,咱们一起过去敬蔡主任。”

      俩人绕过地球那么大一圆桌来到蔡翔春跟前,蔡翔春顿时眉开眼笑。

      乒,乒。

      碰杯后一饮而尽。

      蔡翔春向秦著泽亮了亮杯底,秦著泽吩咐叶盈玉,“玉经理给蔡主任倒酒。”

      叶盈玉乖乖地听话,拿起酒桌上的酒瓶子,给蔡翔春倒满,蔡翔春色眯.眯地盯着叶盈玉脖子瞅,“叶经理芳龄几许?”

      秦著泽自己给自己大杯倒满,伸手拿起蔡翔春大杯向小杯里倒了一小杯递给蔡翔春,“蔡主任,今日认识您,是著泽莫大的荣幸,必须再敬您一杯,才能表达著泽肺腑之情。”

      蔡翔春喝一大杯还能撑,再来一大杯,就是逞能了。

      53度飞天茅台,算得上高度酒,吃着菜慢慢品慢慢渗还行,连着灌下去两大杯,蔡翔春吃不消。

      当官的没有不能喝的,但是要看怎么喝。

      喝快酒,蔡翔春喝不来。

      秦著泽把小杯塞到蔡翔春手里,在蔡翔春说着秦老弟慢点慢点的时候,秦著泽一大杯又下肚了,喝完笑着给蔡翔春亮着杯底。

      “秦总如此豪迈。”蔡翔春回身放下小杯,端起大杯,秦著泽以为老家伙要陪他再走一大的,只听蔡翔春笑眯眯道,“我喝一半陪秦总。”看来不敢跟秦著泽拼下去,中年了,跟青年比,力不从心。

      待蔡翔春坐下吃菜,秦著泽带着叶盈玉转向胡青玄,“胡台长,敬您。”

      又一大杯下肚。

      因为胡青玄以不能喝快酒为由用大杯抿了一口,所以,秦著泽没有再和胡喝。

      喝了胡后,转过来敬阿曼达。

      要想办成事,必须哄好枕边风,这个道理在华囯官场人人共知。

      喝下第四大杯。

      八两加上前面三巡酒,已经一斤茅台下肚。

      到了赵旺轶跟前,赵旺轶已经傻了,小声跟秦著泽嘀咕,“秦总,咱哥俩用小杯。”

      “不成,赵总,承蒙帮忙,必须大杯敬。”秦著泽咚咚咚倒满。

      乒,和赵旺轶响亮一碰,第五大杯。

      叶盈玉脸上露出焦急神色。

      像秦著泽这么个喝法,不死人也会非常伤胃的。

      坐回座位,叶盈玉和叶强都给秦著泽夹菜。

      这时,胡青玄端起酒杯哈哈一笑,“秦总好酒量,我回敬一杯。”

      叶盈玉,叶强,叶修,三人一瞅,胡青玄端起大杯。

      这孙子够损的。

      刚才秦著泽用大杯敬他,他用喝一口,以为他没酒量,现在回头用大杯回敬,明摆着要灌倒秦著泽,叶修和叶强几乎同时站起,他俩想为秦著泽当一杯酒。

      胡青玄脸上马上有些不好看。

      “二修,强子,等我和胡台长喝了这杯,你们再敬胡台长。”秦著泽话一出,胡青玄脸上的笑容重新复位,“秦总豪气,喝了这杯,咱们留个联系方式,到了你们上古,一定要请我吃驴肉火烧哈,上谷驴肉非常道地,哈哈。”

      第六杯下肚。

      所有人,各种眼神看着秦著泽。

      佩服。

      大写的佩服。

      不服不行。

      叶盈玉可就更加担心了。

      看到秦著泽依然谈笑风生,叶盈玉对这个姐夫开始重新认识。

      饭局结束,送走蔡翔春一行人,赵旺轶把秦著泽叫到办公室告诉他,“蔡主任说了,秦总要多少茅台酒,就给多少,价格低至每箱七十五,合到每瓶上,一瓶六块二,比上次还低。”

      既然赵旺轶这么够意思,能成人之美,于是,秦著泽建议赵旺轶一定买一些茅台酒存起来,饭店用酒以及将来会因为物价上涨而稳赚,赵旺轶说目前手里没有闲钱,饭店这些天的流水还算不错,过一段时间看能不能腾出一笔,秦著泽没往下多说,心想,等你腾出钱来,就怕茅台最大的赚头过去了。

      见秦著泽醉意并不明显,赵旺轶给秦著泽倒着茶水,竖起拇指,“上谷我秦哥,酒仙也。”

      离开燕赵大饭店,在面包车上,三叶一起赞叹秦著泽简直酒仙是也。

      秦著泽笑着没做声,心想,你们可拉倒吧,啥酒仙呀,好酒是用来品的,不是拿来拼的。

      关键是晚上还有酒场呢!

      陈勃已经给秦著泽来过电话,定了,晚上和他们吕总见面聊,秦著泽把饭场订在六必居,那里离吕总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