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上你朋友车

      特思?罗宾满脸相思的泪,泪流满面,哭泣着对圣闲讲:“实在是对不起,圣闲首㹰领,我思念卡⾪莉娜·德西雷·杜·拉·瓦ጿ丽埃尔,我特别想念卡莉娜·德西雷·杜·拉·瓦丽埃䨗尔,我想回野荒部落,把卡莉娜·德西雷·杜·拉·瓦丽埃尔接到我身边,我不想与卡莉娜·德西雷·杜·拉·瓦丽埃尔分开,我突然发现,我离不开卡坣莉娜·德西雷·杜·拉·瓦丽埃尔,我想和卡莉娜·德西雷·杜·拉·瓦丽埃尔永远在一起,与卡莉娜·德西雷·펎杜·拉·瓦丽埃尔不离不弃,永远在一起。”

      通圣闲满脸不可思议着讲:“特思,我告诉你,取媳妇可是很冒险的高危行为,特思你确定?真心想与卡莉娜·德西雷·杜·拉·瓦丽埃尔在一起?” 覡

      特思?罗宾鼓起祥勇气,一脸荝认真着讲:“我确定,我爱卡莉娜·德西雷·杜·拉·瓦丽埃尔,我是真心的爱卡莉娜·德西雷·杜·拉·瓦丽埃尔ꎶ,就算是死絗,也要和卡莉娜·德西雷·杜·拉·瓦丽埃尔在一起。”

      艾曼揪着圣闲的耳朵,怒斥圣闲:“咋滴啦?圣闲你觉得娶櫹我为妻,委屈你了?你也不想想,你有今天的成就,全都是我揍打砍出来的,今圣闲你功力大成,铁皮铁骨。圣闲你觉得有本事嫌弃我了?”

      圣闲一听,哪能跟艾曼硬ठ气抗衡,一副求饶的样子,趑嬉笑着讲:“我哪里是那么不明事理的人,没有媳妇你的调教,那能有今天的我,我圣闲对媳妇你感ᴺ激不尽,无语言报恩,只得献上膝盖,诚服于媳妇你石榴裙下。”

      份特思?罗宾哭泣出了帐篷,脚下生ꂙ云,驾白云,极速飞离,只留下特思?罗宾的声音:“我实在是受不了了!看你们秀恩爱,撒狗粮。我只想,牵着卡莉娜·德西雷·杜·拉·瓦丽埃尔的柔软肥嫩的小手,永不分离。”

      씤圣闲却是给跪了,生怕艾曼一个ڬ不高兴,觉得自己玄铁不灭法相真身还不圆满,又助自己升憵级玄铁不灭法相真身。

      䣎艾曼看着给跪了的圣闲,嬉笑﮴着笑语而言:“圣闲夫君,你要相信,我是真的爱你,何以显真爱永恒,真爱无敌,我必须给你疼爱,给你痛彻心扉,才能显得我是真爱풺于你。”

      娜仁听后,却是鼓掌了,拍手挳鼓掌说:“调教夫君,还是艾曼姐你手段高超。汉思,你知道你为ᢼ什么实力不如圣闲大兄끈弟了吧ԙ?你看看艾曼姐,这手段,圣闲大睨兄弟,想做个弱者,都被艾曼姐给断绝斝了弱者之路。”

      汉ັ思?保罗满脸的忧愁,看着圣闲,圣闲怒目而视,威胁着问汉思?保罗:“怎么了?你不服气?”

      汉思?保罗睁大眼睛,大ữ声咆哮呼喊:“大兄弟,醒醒,这分明就是你媳妇虐待你!”寙

      圣闲不屑而言:“汉思,你脑㧡袋秀逗了?我媳妇揍我是为了我好,为了助我升级玄铁不灭法相真身的修行。”

      汉思?保罗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圣闲,久久无语,而圣闲握紧拳头둳,微笑着婼对汉思?保罗问:“汉思,你想不想看看我媳妇的调教成果氤?

      我只相槶信一句至理名言,【ꊩ人生路蓴渺茫,不服咱就干!】”

      说话的圣闲,看向了小宝?乔恩,小宝?乔恩微笑着讲:“别看醂我,你不服,可以跟我比试一下佺炼器知识,与灵宝法宝炼治。ꯞ”

      圣闲尴尬着笑了笑,不噶敢怼小宝?乔恩,转而看向汉思?保罗,汉思?保罗笑而抱拳而语:“大兄弟!小弟我!冒犯你了。罼”

      汉思?保罗话说完,起身想要走出了帐篷,艾曼微笑着讲:“兄弟之间比ꢧ拼,点到为止,不可血拼。”

      圣闲点了点头,跟随汉思?保罗出了帐篷,圣闲微笑着讲:“汉思兄弟,还请赐教。㍸”

      圣闲话才说完,汉思?保罗极速出拳,拳速极快,巨力一拳,打向了圣闲胸膛。

      圣闲微笑着不动,站立挺拔,任凭汉思?保罗一拳打在了胸膛。霎那间,汉思保罗感觉打在了一块坚硬的铁上,看着圣闲,却发现圣╹闲还在微笑着。

      汉思?保罗满脸震惊,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睁大了眼篋睛,嘴巴大开深륍深倒吸了一口凉气。

      ⢥ 圣闲却止住了微焢笑,怒目而视汉思?保罗,大喝一声:“干!”

      圣闲手心涌灵力真气正ᬭ法,握手成拳,拳带正法真气灵力,一拳而出,崩飞汉思?保罗。

      汉思?保罗被一拳崩飞,圣闲散拳成爪,五指向天,在手心汇聚成一个铭文字符【困】,飞向了汉思?保罗,字符聚天地灵力,化真气正法气旋,围绕缠住汉思?保罗。

      汉思?保罗挣扎着想要破圣闲的困字符,没想到却挣脱不得,被天地灵力所化的真气正法所困。

      圣闲一步一步走向了汉思?保罗,笑问:“汉思兄弟,可服否?”

      汉思哈哈大笑着回应圣闲:“实力干不过你,可我就是不服你?你能咋滴?” 屰

      圣闲听后,随手一挥,收了【困】字铭文篆字符所化真气正法气旋,嘀咕着讲:“无곇聊诳!”

      汉思?保罗尴尬着对娜仁讲:“娜仁媳妇,你还是多向艾曼姐多学习㌹学习,我觉得,我实力,真干不赢圣闲这牲口!”

      圣闲冷冷笑了笑讲道:“俗话说得好,(鸭子死了嘴硬),就是你这样子。”

      说话的圣闲륩,对小宝?乔恩抱拳而语:“怎么样小宝兄弟,比试比试?”

      小宝?乔恩摇头而语:“对于像我这样掌控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人,是不屑与你比较拳打脚橇踢滴!”

      圣闲不信,小宝乔恩一出手,一根︇法杖在手,涌现灵力真气正法,一指前方山头,灵力真气正法飞射而出,瞬间山头消失,只遗留一片耈广阔露出平整有如刀削的地面。

      圣闲看后,仔细思考后对小宝乔恩讲:“小宝兄弟,我还想与你比一比实力。”

      쥘小宝?乔恩笑语而言:“我们似乎不需要比试了,如若你非得提出要比试,我怕你会丢脸,所以我看还是算了,还有,别叫我小宝,请称呼我,乔恩,谢谢圣闲大兄弟!”

      圣闲看了一眼小宝?乔恩,想了想讲:“好吧!乔恩兄弟,我娧不得不服你,我的确很难能赢你。鴷”

      小宝?乔恩笑语而言:“我曾经听譗过一句至孪理名言,【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在我眼里,你也是很强大的强者。”

      而后ഽ小宝乔恩看向艾曼,微笑着称赞틿:“艾曼姐你才是真正的高手,这么厉害的男人,居然是你一手调教出来的,实在是太厉害了!”

      䌪 艾曼听后,得意的笑了笑⊣,笑语而言:“我是鞭打圣闲厑夫君向前行的牧羊人蝉,也没什么厉不厉害,最主要,是我需要他的强大,做我的男人,除非真的不死不灭,不然我就虐得他真的不死不灭。”

      汉思?保罗佩服得竖起大拇指,对圣⺖闲讲:“圣闲大兄弟,我谁都不服,就服你了!”

      小宝?乔恩笑语而言插嘴说到:“我小宝?乔恩,也服圣闲你了,你做首领,完全是实力使然,不服㚁不行呀!胺

      小宝?乔恩我对你们夫妻俩,佩服至极,你们的思想品之鰓能得。这思想品德,实在是Ⱟ太值得我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小宝?乔恩话才说完,在远方树林里的丽,听到小宝乔恩的话,得意微笑着嘀咕小声讲:“原嚋来小宝?乔恩他主喜欢如此的女人呀,我得努力,做一个真爱小宝?乔恩的女人。”

      艾曼听小宝乔恩所言,微笑着讲:“【真爱唯一,尤显恐怖。】正所谓,(打是疼,骂是爱,又疼又爱用脚踹。)你说是不是呀?我的圣闲夫君!”

      圣뽆闲用力的点头,就好像怕艾曼看出不自己诚恳的样子,一副顺从和气的小表情,抱住艾曼的大腿讲:“我瞘知道,艾曼你是真的爱我,给我疼爱给我痛彻心扉,别说用脚踹了,你都提刀砍Ը了,让我体验了,你真心的爱,让팬我享受到挨千刀的待遇。是你让我修炼成玄铁銑不灭法相真身,是你让我更有底气鄖追逐永⏈恒不灭,不死不朽。我圣闲无以为报,只能献上膝盖,五体投地而在你的真爱威慑下颤ᵆ抖着,顺从服从而不辜负你的真爱。”

       艾曼突然之间思考了,心想会不会自己爱得有点过份了,都爱得圣闲有点小叛逆了?艾曼搀扶起圣闲,蹲下身,替圣闲,拍拍圣闲膝盖上的泥土,微笑着讲:“你自己努力,我以后就不管你这么紧了。”

      舉 圣闲听艾曼如此说,双眼泪汪汪的看着艾ȡ曼,口是心非着讲:ᒂ“那怎么能这样呢?뭲没有媳妇你的吊打,我皮痒欠揍了咱办?”

      艾曼一听,欣喜欢乐开口讲道:“如你所愿,我一定督促你炼气成仙,成仙成圣,咱们夫妻俩到时候成絾圣仙眷侣。”

      圣闲听艾曼所言,霎时无语。汉思?保罗却是哈哈大笑,娜仁櫚使劲掐汉思?保罗的胳膊。圣闲看着娜仁,坏笑着对娜⃴仁讲道:“娜仁丫头,一个男人证明真爱你最有力的表现薤,就㵤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伤残不悔娶此女,命散不怨真情爱。】总之就旅是,【无怨无悔无恨意,任劳任怨显挚爱。】”

      艾曼都被感动得哭了,抱紧圣闲讲:“圣闲夫君,你꨹真乖,遇到你,是我这一辈子,最大的幸福。”

      小宝?乔恩手托ↁ下巴讲:“我确定,圣闲与艾曼,的确是真情挚爱。”

      丽不知不觉的走到⿯小宝乔恩身前,拉着小宝?乔恩的手讲:“小宝⾎?乔恩,我确定,我是真爱于你,我一定向艾曼姐好好学习。”

      小宝?乔恩一听,颤抖了,仰天长啸:“天啊!圣闲艾曼,你们把丽给带坏了!”

      突然,也不ក知道疯野部落,谁丢的牛屎,极휅速飞来,一下子砸在小宝?乔恩넽脸上,一声愤怒嘶吼传来:“杂种!半夜三更!鬼喊辣叫做什么?不知道影响老子睡觉么?

      半夜打꣛架,老子忍了,半⛉夜用神通法术把一坐山给削了,老子也忍了。可居然还鬼哭狼嚎,鬼喊辣叫,老子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只得丢牛屎粪礼相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