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版人体艺术图片

      쨁蛮洛听到着先是一愣,随后有又似笑非笑的看着方赐。

      方赐叹了口气,佯装气急败坏的说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这么,哎不知道怎么说你。

      师傅向你这么大的时候比你明白事多了,你这样出去迟早被打。 ᪦

      算了,那之后为师就想既然͠灵气都可以用子母符做到把阵法连起来的饁效果,那精神应该也有办法。

      后来为师研究佛经的时候发现大家在念同一本经衮书时,精神可以集中到一个位置就是主持念经的人身上。

      从这上面为师得到了灵感,开始为师是想让他们念佛经,可过了一段时间后为师发现,是为师想多了。根本听不懂,听不懂自然就集中不了。 즚

      最后为师在路边看见有个老兵在给几个新兵讲故事,几个新兵听的是尪聚精会神,为师一下就有灵感了。

      既然巏你听不懂,我就给你一个你听得懂的,又能把意境表达清楚的故事。

      㑟 솱 后来为师去找了几个先⫼生,以合计就天天去军营讲故事。

      等过了一段时间后,为师惊喜的发现他们在听见某些行为方式时精神会高度一致,比如死䆢战不退,宁死不屈,或者百战百胜,这뵔种话时会高度一致。

      就此为师用子母符,把每个㑤人的眉心处给连到主阵人身上这才让灵阵得到使用。

      虽然⩠刚开始用的不好,当但是大家在有口号后就出奇的一致,导致这些士箶兵有了可以和修╚士对战的力量,后来为师又做了一些恢复符到铠甲上,还有一些聚灵阵之类的灵阵,总之这才让凡人有了可以对抗修士的方法不再ܑ是蝼蚁”。

      튐 说到这方赐是长出了一口₰气,好是完成了一件大事一般的放心,不过确实他就是完成了一件大事。

      Д 方赐好像惊醒一般对蛮洛道:“以后出去一定不要对修士说是我徒弟,你会䯽被打死的”。

      迱想了半天又摇了摇头道:“算了等封印那天你估计就天下皆知了,所以赶快给为师修炼起来,不然你估计活不过封印那天,那为师的计划不就泡汤了”。

      说着就带蛮洛出去了。

      蛮洛能怎么办只能跟着出去了。

      ⰳ 两人到了外面方赐就淡淡的道:“蛮洛你现在的劲,能用到什么程度,比如你身上的穴位能用到几个位置,萗把劲打到哪几个”。

      蛮洛听完想了想犹豫了一下道:“基本上是师傅画过的都可以,不过头上不行”。

      方赐听⷏完点了点头淡淡的道:“好的!为师知道了”

      方赐想了想淡淡的道:“徒儿你先不用纳灵,用一次劲为师看看,能用到的穴位都用上”。

      说完那出一张符贴在蛮洛算上,自己拿着一个稻草娃娃,又拿出一个水晶娃娃,把稻草娃娃一抛,这稻偞草娃娃迎风变大,落到了地上,自己拿着水晶娃娃到了旁边。

      等退了几步后对蛮洛淡淡的道:“打这个娃娃不许碰到它,这娃娃如果动了就说明你的劲出来了”

      蛮洛一听也不啰嗦上来就上一拳,那娃娃看着轻其实也有千斤,蛮洛这一拳愣是没有让娃娃动一下。

      方赐见状淡淡的:“集中注意力,心神合一,看清目标,让拳头明白你要打谁”。

      蛮洛听后立刻平心静气,气沉丹田一拳打出,那稻草娃娃直接飞了出去二十米远,蛮洛见此差点跳起来,他之前都不知道自己有这办事。

      垻 方赐见此也笑了笑道:“做的不错,ක现在应该明白怎么用劲了吧,你不能对头钏用劲没事,应该是头自动保护造成的不用担心,为念你现在纳灵,然后算时间,你纳灵一个时辰可以用灵阵多久”。

      蛮洛听完总觉得那里怪怪的,不过也也没在意先注意修炼其他再说。

      衹然后就对方赐道:“师傅要不我先吃饭去了,这个您不用黇吃饭弟子不行啊”。

      方赐看着天上的太阳道:“去吧”。

      圻 说完就回去念崗经了。

      蛮洛也头也不回寿的下山了,到了山下就看见有人过㏎来,不过是在天上飞,所以也就没有管,这天上的估计是找师傅的,自己就不必掺和了。

      等蛮洛扛着鱼上来时那人也刚出来。 익

      只见那人道:“这事我知道了,大师请백放心,一定再检查一遍,决对不出问题,另外到时候也一定带兄弟们过来帮忙,大师就放心吧”。

      那人说完就要走,不过看到了蛮洛,就向蛮洛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蛮洛见人走了就自己烤上鱼了,方赐见后就又道了声佛号回去了。

      똸蛮洛也见怪不怪了,大半年了,方赐每次见蛮洛烤鱼都会念一声佛号,又好像在期待什么,蛮洛只觉得可能是给鱼念的所以就没有管。

      就这样每天记录⎽灵力的使用ꗷ修习劲力,半个月后南山把灵笔送来了。큿

      方赐见灵笔来了,就把蛮洛땪叫到佛堂。

      对蛮洛淡淡的道:“为念啊,为师现在开始要教你灵符了,徒儿你看好了。

      现在我们画金刚符,这个为繫念你最熟,这金刚符其实是防御符一类,但是也可以成攻击符,所以要看使用者怎么用。

      为师给你身上画的是灵阵所以形状是固定的,你不用在意。

      糇 㡼 你需要在意的是别人攻击你时会用ᡯ什么方法,金刚符可以用拳头,可以成刀剑,可以成其他武器,所以要看清楚对方是怎么用的。

      为师现在给你一个剑形的金刚符,说明白点就是一个坚固的灵气”。

      ❟ 说完就给蛮洛画完一个符,上面写着金刚两字,是Պ画的剑形,蛮洛看了看对方赐道:“师傅这也没有什么特出的就是把灵气塑造成剑形啊,不过为什么要画个剑在上面”。

      方赐淡淡的道:“因为灵符是一次性用品,如果不画清楚法术是什么形状,不鍊写清楚效果很容易搞混,这样你就麻烦了。

      而且上面的字是普通的字的你也是知道,刚开始所有灵符都是不画效果和名洁字的,后来有人在战斗中就把灵符搞混了,然后大败那件事传出来后所有需要灵符的就都只买有写핕清楚效果的灵符这样自己方便,鵎但同样方便了对手。

      徒儿你记住你身上的灵符是不可能变的,但是用法可以变,不过现在你先不着急学这蹳个。

      你现在要注意的是,必须用相对应的灵力使用相对应的灵符,比如金灵力只用金ᘫ刚符,其他灵力以后会有人教你用”。

      蛮洛疑惑的道:“为什么啊”。

      方赐淡淡的道:“是这样的,你身上的灵符你没有神识是没办法用自己的意志控制的,但你又让他有灵力经过,这结果就是他自己把进入灵阵的通道给修成他想要的样子,这样这灵阵未来就会成罄为所有都是极品灵符做的,无论是效果还是灵力运用都特别方便”。

      蛮洛似懂뛻非懂的听着,大概也能明白。

      好一会方赐才淡淡的道:“现在知不知道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先这么做,以后这灵符成齷极品灵符后,为念你就照身上痛的位置画,这样只要你画的没有问题基本上都是极⸺品灵符明白吗”。

      说罢给了一个盒子对蛮洛兴奋的道:“›为念这㿦是为师给你的礼物看看吧”。

      蛮洛一打开浮就看见三层十五支笔,还有五个戒指,戒指中间有几个环,每个戒指上有一ퟫ个小圆球。

      方赐淡淡的道:“徒儿你不能使用灵力,但不代表你不能画符,这个是为师让你南山师伯帮你练的,五个戒指是五行灵戒,可以控制灵笔灵力输出大小。

      五行灵笔每个有大中小三ﯟ种型号,是㦓用来做不同符的,徒儿你可以先试试看画金刚符”。

      果然不出方赐所料,虽然用了一段时间才适应灵笔但等习惯后都是上品,基本上都不差。

      这大半年来,符用了不下千次귤,在身上痛了不下千次早已瞄经深入骨髓了,根本驲就是本能一样。

      方赐见此淡淡的道:“灵符已经解决了,你以后自己随便画,这样吃饭是没有问题了,徒儿扴你虽然用不上什么修炼材料,但也还是要有收入,这样你在修士界就不会饿死。

      而且有灵石你也会修炼的更快,今天就先道这吧”。

      说完就打发蛮洛走了。

      等蛮洛走到门口方赐好像突然想起什么急急忙忙道:“差渧点忘了,你下山一趟,去城主府就说我让你去的”。

      蛮洛疑惑的回了声是就下山去了。

      两个时辰后蛮洛来到了城主府,蛮洛还是第一次来这里,上次푳直接就出城了,上上次直接进牢房嘞了,这次还真的是顺利的很,一点问题都没有。

      蛮洛正准备敲门,就见大门打开了,你面出来一个四十多岁,面白有八字胡的人恭敬的道:“是方大师的弟子吧,请随我来”。

      蛮洛见此也就跟着过去了,这边走蛮洛就边对那人道:“你是什么人啊,怎么知道我要来的”。

      那人恭敬的道:“瞧我这激动的,都忘了说,我ꍸ是这城主的管事我姓姜,这城主府里里外外都是我来传达城主安排包括您来”。

      蛮洛有点不习惯了,还是头一次有人这么对自己有点过了。

      蛮洛退了下身子道:“你们城主府见客人都是这么恭敬的吗”。맘

      姜管事一愣,又一笑的道:“当然不是,城主府是这江北城说一不二的势力,谁见了我们都要恭恭敬敬的,一般没有让我们对他需要太恭䞥敬的,只所以对您这样是因为您是方大师的弟子,看隆您的样子方묣大师应该ꆪ没有给您说,我也就不给您说了,这边请”。

      蛮洛到不是特别在意这些,知道不知道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方赐叫自己来干嘛,这才是重点。

      ᠀不一会两人到了客厅,里面走着一个人,正是那天在山上见到的人。

      此人和那天一样,身穿锦衣似是灵宝,头戴金冠应该也是灵宝,脚上踏云靴不用说估计也是灵宝,手上一个扳指白玉做的看样子还是灵宝,这是个大户啊平时都这么穿的,这里面穿的不得是法宝啊。

      虽然看起来就二十几岁面白无须,但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样子是这是城主了。

      见蛮洛进来那人略带笑意,兴奋的道:“蛮洛贤侄,欢迎到来坐,老姜上好茶”。

      ꏕ 蛮洛一点没搞明白这什么意思,我真的不认识⃉你们啊,这一个个的这么兴奋。

      量他刚想说话槆,那男子就道:“本座釽周释,是这江北城的城主,也是本朝九王爷,虽然与方大师平辈论交但也算是方大师的半个徒弟,所以蛮洛贤侄不必客气,딨本座有事썫找贤侄聊떍聊,等下我们在去军营”。

      说话间仆人퀂已经上好了茶,蛮洛从进来就一头雾水,就端起茶杯喝起茶来了先捋捋。

      周释见蛮洛表情不对,意识到了什么开口道:“蛮洛贤侄方大师没有告诉你是过来干什么妇的吧”。

      蛮洛点了点头道:“师傅只说让我给蛘来,其他没有说”。

      㠷 周释点了点头道:“既然没有说,应该是准备让我팼自己来,是这样的。

      蛮洛贤侄叔叔知道方大师给你在身上画满符ᘿ后就请方大师让你过来一趟。

      你应该也知道我大盛军中皆是背阵军,但都只画了一个符,而贤侄画满全身,所以叔叔想要让贤侄把身“上ﰨ的符给我军符师看看,因为这是我军提升的方法。

      而方大师知道后也同意了,不知傜道贤侄的意思是,当然决对不会让贤侄白帮忙。

      叔坪叔给你一个千人队长的身份,作为报酬,你随时䫀可以来ధ城中调走一千个背阵军,只要事后登记就行如何”。

      闟 蛮洛大概听明白了,可是这背阵军是什么,一会他才恍然应该是这个。

      蛮洛想了想就大方绗的道:鰥“可以啊不过只看上身”。

      他是有阴影了,不想再来一次。

      周释见只看上身,也没什么怨言,有就不错了,而且背阵军也没有这体质画全身,这主要是想看能不能提升一点,毕竟只要有一点就是全军整体提高,决对是值得的。

      周释直接就同意了微笑着道:“好的,没有问题,一会就去军营,现在叔叔带你在这城主府先看看”。

      说着就让姜管事下去了,然后自己带蛮洛去了花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