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3txt下载

      方씈柳子见她一脸疲惫,确实是饿得不轻的样子,连忙答应一声,寻摸出二十来个铜板,急急忙忙买吃的去了訤。

      ④ 太叔岁岁则是歪在又脏又破的被褥上等着他回来。

      方柳子手脚很快,不过盏茶功夫便跑回来了,手上捧着半只烧鸡、五六个刚出笼屉的肉包子,热气腾腾,香味四溢。

      太叔岁岁眼睛瞬间亮了亮,ኻ连忙쾪抢过油汪㤳汪的烧鸡,大口啃咬着,吞咽鸡肉的同㭩时还不忘塞下去几᧤个肉包子,因为吃得太急,差点噎了个半死。 셶

      쥯 “慢点吃,慢点吃!来,岁岁,喝口水缓一缓。”方柳子皱眉瞧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给她递了一碗清水。

      太叔岁岁冲他嘿嘿一笑,接过豁ꕼ了口ᄿ的破碗,咕咚咕咚喝下去几口水,舒了一口气,感觉好受了许多。

      她放慢了啃烧鸡的速度,一边吃一边笑道:“咱这井水就是伵好喝,有种甜丝丝的味道。”

      柍方柳子闻言一脸自豪道:籯“那当然了。岁岁,我以前不是跟你说过嘛,咱们这地方之所以叫天水镇,就是因为水好,连井水都比其他地方甜!而且我们天水镇饙还有一处落仙泉,听说是万年前神仙大战撞落下来的一段天河,那儿的水更是ऽ一绝呢!”

      太叔岁岁听了点头笑道:“好像是听你说䘦过。那回얽头你带我去落仙泉看看吧。到时候我们酿酒就可以用丛落仙泉的水。튊”

      㩏“好啊!岁岁,你这是准琦备开酒坊了?”方柳子一脸高兴地道。

      太叔岁岁冲他眨了眨眼,笑答道:“对啊辁,不然怎么䓸办,我都被大崬闺园赶出来了。他们还说我手脚不干净,估计我想在百花街上再找什么活计也比较ᘳ困难了。”

      方柳子闻言安慰道:“没事,岁岁,船到桥头自然直。开酒坊⩱不是更好吗?又是你一直想龿做㽕的事。哎对了,我得赶紧把你那块玉找出来,回头Ж你拿去当铺,应该能卖不少钱呢⛠。”

      他说完便钻到了破庙里一尊掉了漆的残损佛像后,在杂乱的稻草堆和尘土中七摸八寻地掏出了一个旧锦囊,正是当时太飦叔岁岁给他的那个。

      ㅷ方柳子拍掉了돠锦囊上的尘土,递给了太叔岁岁,道:“喏,给你,拿好啊,可别丢了。”

      䴞太叔岁岁在被褥上㣱擦了擦满是油腻的手,接过锦囊打了开来,捏着那块宝光流转的青玉瞧了半天,才终于吐出一句:“这玉……还是不卖了吧。”

      方柳子瞪大了眼睛圼,问道:“不㊹卖?为什ؔ么?岁鴖岁,不卖它你哪来的银子开酒坊啊?这可不是笔小钱。”

      太叔岁岁静静地⠜看着手中的玉,顿了顿,闷声道:“不卖了。开酒坊的钱我再想法子。这՝块玉,得还给ꖩ别人議。”

      “还给别人?什么人蜫?那个有钱的公子哥儿吗?”方柳子盯着太叔岁岁,一脸惊色。

      太叔岁岁点了点头,道:“嗯,就是他。我觉得还是还给他比较好,我不想占他这个便宜。”

      方柳子目瞪口呆,“岁岁,你……你没事吧?你以前不是常说,有便宜不占是傻子吗?你干嘛做这种傻事?”

      太叔岁岁满脸郁闷,抬眸道:“这不一样,一匠码归一码。”

      “怎么就不㞹一样了?那位公子是多了只眼睛,还是少了条腿啊?”方柳子一脸狐疑地望着她。

      太叔岁岁嘿嘿一笑,却是不答。心道,他长得正正好,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骵就是太好了……

      ⢡方柳子见她笑眼盈盈、满目春情的模样,惊得差点跌了个跟头。

      他颤着手指着太叔岁岁,痛心疾首道:“岁岁,你……你不会真的看上那位公子了吧?可他……他是男的炏啊!!”

      “男的怎么了?”太叔岁ᄰ岁不解,她喜欢男的不是很正常吗?

      疍 方柳子一脸哀痛欲绝,高声道:“还男的怎么了!你……你也是个男娃啊!怎么能喜欢另一个男人呢?可怕!太可怕了!”

      냻“怪不得啊,我听瘦猴说你穿着丫鬟的衣裳和一个贵公子逛街,我还以为是那位公子非要逼你穿的䐔,檘没想太多,还替你向大家伙都解释了一遍。真是没想到啊,你为〯了讨好那个公子,连扮女装的㖤事都能干得出来,你这是着了魔啊!”

      “岁岁!你听哥说,咱……咱把这毛病改了行不行죶?你这孩子,怎么就不听我的呢?我都说了,等我考中进士,一定给你娶一个好媳妇生儿子,你可不能走这歪路啊!”

      方柳子噼里啪啦地一通说,把太叔岁岁听得一愣一愣的,最后忍不住大笑起来,连嘴咶里没嚼碎的鸡骨㥳头都喷了一地。

      她这才想起,方௫柳ᘋ子到现在蒂还不씬知떖道她是个女子,说来也是一把辛酸泪。于是她决ꘌ定,恢复容貌前还是先不说了。省得方柳子还要再受一次惊吓。

      因此겯她一番大笑后,望着方柳子,慢慢开口道:“放心,方哥!这毛病我立马改,反侦正那公子哥儿也瞧不上我,我何必自讨滓苦吃。”

      她脸上的笑容渐渐泛苦。

      方柳子擦了一把脸上的汗,脱口而出道:“幸好人家瞧不上你……”

      话说了一半见太叔岁岁的脸色黑得快要赛过锅底了,连忙话锋一转,道:“岁岁,听哥的,别太沉궣迷于这种小情小爱,咱们男人啊,还是要顶ో天立地,成就一番伟业才好。你看你方哥,就是从小立下了宏伟志⓵向,将来要当状元,做圣혎上的宰辅,你既然想从商,那就把心㡦收一收,好好开家酒坊,等立了业,何愁没有佳人入怀啊?你说是不是?”

      他满脸的憧憬,好似已经看到了美貌佳人向他依偎过来⼷。勃

      太叔岁岁将吃剩下的鸡屁股往方柳子胸口一扔,一下惊醒了他的美梦。

      但低头看清那惊醒他美梦的竟是鸡肉后,方柳子心疼地捡起鸡屁股丢进嘴里缽嚼了嚼,咽下去,这ᠭ才开口骂道:“岁岁,你别怪方哥又要说你,虽说你现在蟆吃得起烧鸡了,但咱也不能忘本,不能糟蹋钱啊!你怎么能堅把肉丢了呢!”

      剽 太叔岁岁郁闷地看着他,道:“那是鸡屁股。”

      方柳子愣了愣,咂摸了下嘴里的滋倾味,很快高声道:“屁股怎么了?屁股上肉最多了匐,不信你拍拍自己的屁股兖蛋子,一样都是肉,你还嫌弃上了。ᾱ”

      太叔股岁岁脱了一只鞋扔向ꌰ他,大笑道:“我就嫌弃怎么了?你要拍拍你自己屁股去!”

      方柳子指着她气得说不出话来。最禞终认命地捡起太叔岁岁那双脏得看不出本来模样的鞋,拿到井旁洗刷起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