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变身情缘>

      杨开灯在身体处于睡眠状态时,思维反而是最活跃的时候。

      而当他建立起自己的织梦空间时,컲如果在现实世界⻲中有生物进入到这个区域时,他就能立刻感訿知到。

      此时在杨开灯的感知之中,正有两个人在靠近这里。

      走在前面的一个杨开灯可以分辨出是下一堂课的授课老师李芙蕖,虽然这是一个几乎让所有男生都会不自觉起立的女人,但是此时并不是让杨开灯想要苏醒萧过눢来的原因。

      훍在杨开㩾灯的织梦空间感知之中,所有的生物都会有一个生命强度。

      生命强度直接能反应出一个人的身体状况,身体强壮的人自然生命닼强鲨度就强。

      如果以李芙蕖的生命强度来⒮比较的话,走在李芙蕖后方那个人的生命强度起码是李芙蕖的十倍以上!

      即便是班上最喜欢锻炼的刘文斗,在杨开灯的感知比较之下,其生命强度也就是李芙蕖的三倍而已。

      杨开灯曾经去观察过一些锻炼健美的人,其生命强度约莫能达到李芙蕖的五倍以上。

      这么一来走在李芙蕖后方那个人就十分的可怕了,这욵也是杨开灯第一次发现生命强度这么强的人。

      感知到这个人的靠近,一种本찳能的危险感油然而生,杨开灯已经是迅速ὗ的解除了睡眠状态,睁开鄮眼睛盯灳着教室ᾯ门的位置。

      “那人会是谁?为什么会跟在老芙的后面?是碰巧还是路过?”杨开灯好醜奇的思虑着。

      上课的铃声响起,同学们立刻开始各自归位,教室里迅速的安陉静了下ᵙ来。

      밫 男生的脸上有藏不住的兴⋢奋,至于女生的脸上,表情就丰富一些了。羡慕;崇拜;嫉妒等等不一而足。

      恨天高的脚步声在教室外面停下,随后响起三声敲门声,紧接着门把手被人扭动,门被打开了。

      苏瑾瑶站起来喊道:“起立!”

      同学们整齐划一的站了起来大喊:“老师好!”

      事뱬实上,早在苏瑾瑶还没喊起立之前,班上很多男生都已经“起立”了。

      没办法,青䛊春期的年纪,就是这么容易冲动。

      而就在大家整礱齐的站起瞹来的时候,伴随着的还有几个男生那低声的“嘶……喔ࢥ……”的痛呼。

      䒧 没办法,一不小心顶到桌子了!

      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软糯的声톑音响起:“同学们好啊!请坐!”

      恨天高的主人迈着碎步走向讲台,眼神看似无意的瞄了一碏眼杨开灯,看见杨开灯依旧在看着教室门的位置,暗自嘀咕:“这小家伙,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

      “不过,我的魅力那么差吗今天!居然看都不看我一下。哼!可恶的小鬼。”

      同学们落坐的动作就没有那么整齐划一了,总有那么一些男生磨磨蹭蹭的不想坐下。

      没⚠办法,被前面的人挡住,坐下就看不见了。

      ﵖ直到李홎芙蕖站上了讲台,套裙下的双脚被讲桌挡住,班上的男生才算是全部抗坐了下来。ॻ

      苏瑾瑶在坐下之后不自鷠觉的又看了下自己的胸部,然后再一次的叹了一口气。

      陵“大同小异……大同小议……”两个词语此时如魔咒一般在苏瑾瑶的脑海里盘旋飞舞。

      而如同苏瑾瑶这样的女生,不仅仅只是她一个。

      没办法,李芙껹蕖就是这么一个能让女人不自觉銍低头的人,更何况这些还在青春期的女生。

      而班上的男生就比较实际,坐下之后就开始低ꬤ声的讨论开了。

      “今天有点첒奇怪哦!老芙怎么没有说叫我们说老芙好!”

      魶 “嗯!抧是啊!今天她的表情也不对,怎么有点淡淡的忧伤。哎呀!我心鶥要碎了。”

      “沨滚!”

      “还有,这次她没有去捏睡神的脸!”

      “咦!睡神怎么醒了!”

      “这家伙,是不是因为没有等到老芙来捏他的脸芻,所以才醒了过来的!哈哈!”有个同学酸溜溜的说道。

      听得这话,带着金丝眼镜的副班长程俊眼神阴빶狠的转过头看了一下杨开灯,然后又将头转向了讲台方向。

      然而看向ꦞ杨开灯的人都有些奇怪,因为这家伙居⊧然没有看向讲台,而是眉᧠头微皱的依然看着教室门那里。

      不知道是不是忘记了,今天李芙蕖进来之后并没有随手关上教室的门。

      “怎么了,灯哥!”

      和杨开灯诘隔႔了一条过道的的周恺低声说道。

      효 作为杨开灯为数不多的朋友,周恺知道一些杨开灯牸的异⭒常,此刻看થ着杨开灯的样子,想起一些往事之后,心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紧张了起来。

      杨开灯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摇了摇头,眼睛还在盯着教室门媸那〾里。

      李芙蕖也没有说윹话,只是用大眼睛静静地来回扫视着班级,仿佛要将所有人的样子都记下来一般。

      同学们察觉到不对劲,教室里再一次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看着双咾手撑在讲桌上的李芙蕖。

      终于,李芙蕖深吸一口气,双手离开讲桌,直起了上身,没有再看这些学生,而是在讲台上来回走动着⊁缓葄缓说道:“同学们,作为+你们的生物老师,虽然我只是暂代,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你们这个班级的。”

      “生物这门学科,博大精深,你们要好好的去专研,这对你们将来的生存是极为重要的……”

      “这段时间ᦟ,我给你们上的课,主要是来自于书本上띑的理论,而以后你们的生物课将会再换一位老师来上。”

      “而他给你们ꦉ上的将不再是理论!”

      说完之后,李芙蕖没有给大家发问的机会,而是对着教室门外喊道:“常老师薇,你进来吧!” 삪

      李芙蕖的话直接把所有垞人都搞懵了,有反应槡快的人正想站起来提问时,却是被那突然站在教室门外的人把心里想要说的话漻给吓了回去。

      几乎就在李芙蕖的话音刚落之时,一个穿着黑衣黑裤的男人就站在了㧤教室门外,双手缩在颀长的袖子里垂在身侧。

      脚穿一双高筒黑靴,裤管扎在了靴筒里面。

      ੇ男子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绿豆般大小的坑洞,一道如同蜈蚣一般的疤纹从右眼眶上方直到右耳后。

      右眼珠已经没有了,챍只삟余一个黑漆漆的空洞。

      右耳也被削掉了半截,只剩下耳垂的部分还坚强的挂在那里。

      左眼倒是完好,散发出的眼神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杨⫸开灯眉头皱得更紧了,他没有想到那感知到的异常之ᶢ人居然是这幅ꤴ模样。

      这样一个人怎么会有那么强大的气血,这会是什么人呢?

      李芙㢉蕖微笑着走下讲台,向教室外走去,花脸男子也迈步走进了教室里面。

      二人交错而过之时,李ૈ芙蕖小声的说道:“交给你了啊!老常!”

      ﬷ 花脸男子嘴角微微一扯,像是在笑。

      휥李芙蕖走出教室之后,终于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来:“这下好玩了,我得去后门的位置好好瞧瞧。嘻嘻!”

      花脸男子没有走上讲台,也晨没有说一句话,而是在教室的过道里面走动起来。

      随着他的走动,其靠近的学生都不由得身体后仰,想要拉开和这花脸男子的距离。

      胆小的人在看过一次这人的脸之后,已经是将头低了下去,即便有那胆子大些的同学,在和这人的眼神对上之后,不过几秒的时间,也会不自觉的低下头去。

      没办法,这班同学,就没有一个是㐪吓大的。

      李芙蕖是能让男生不自觉起立,让女生不自觉低头的人。

      옫而这个花脸男子无疑更厉害,能让所有人都低头。

      花脸男子走过杨开灯身旁时ힻ,脚步却是微微停顿,随后又若无其事的走了。

      杨开灯在其走过之后,才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直立的汗毛软了下去,紧绷的皮肤渐渐的松弛下去,鿜就刚刚一下子,已然是出了一身冷汗。

      和李芙蕖上课时랸一样,此时班上也是静悄悄地,花脸男子一句话也没有说,沿着过道走了℩一圈之后回到了讲台的位置。

      而首先打破这平静的,却是韩树东微微侧身和后方的人低声说道:“哎呦!这家伙谁䚅啊!太特么的吓人了,简直釂就是双重避让的首选啊!”

      坐在他后面的人说道:“什么叫双重避让?”

      “门外能避邪,床前能避……搷”

      韩树东的话还没说完,却是突然间感觉到一股如芒在背的寒意在身体一侧散发。

      勉力的转过脖子一诪看,却是差点跳了옭起来。

      只见那花菡脸男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的右手边的过道那里。

      “啊!……那个……老师……我…㌓…我只是举个……举个例子!”韩树东手足无ࢼ措的说道。

      同学们看着这一幕,想笑却又不敢笑,因为他们仿佛只是一眨眼的样子,这个花脸男子就ꨡ诡异的站在了韩树东的旁边去了。

      即便是杨开灯,也没有꧍看清楚花脸男是怎么移动的。

      花脸男子依旧是䀁没有说话,左手从袖筒里伸了出琺来,一把抓向了韩树东的后腰位置,随即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直接一只手抓住韩树东的皮带将其从座位谁上提了起来,举过了头顶。

      一阵惊呼声伴随着吸气的“嘶”声接连不断的响起,大家看着这本来有些滑稽的一幕,却是更加的䂋不敢发出声音来了。

      只有被举在半空的韩树东像只被翻了个身的乌龟一样在手舞足蹈的哇哇大叫:“我…㸰…我……不举了……不举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