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职工的滋味2

      紓Ᏽ“妈,公司临时有点事,我得出差,晚上没法吃饭了。”

      在房间䋐里,任思瑶把那些零零碎碎收拾了一下。

      ꅕ捡了几封比较重要컒的信,尤其是那封“我会对你一个人说我爱你”,都塞到包里,起身出门。

      “啊?可是我都和人约好了啊。”

      “哎쪔呀,瑶瑶,我跟你说,这个小伙子可优秀了,做程序员的,收入又高,人又老实,据줣说一年都有六七跸十万呢,除了长得不是很姃好看,其它都挺合适的。”

      “他也看了你照片,非常满意。”

      任思瑶笑了笑。

      “我知道了,妈,没事儿的,我亲自和他说ﷵ,大不了明天我向他ᢻ赔罪,亲自请他吃饭,繫够给他面子了吧?孽”

      “没事的啊,放心啦,走啦。땶”

      出门,打个车,直奔机场。

      ঩……

      当她到达三亚的时候,䨣天已经黑了下来。

      手机开机,收到楚尧发来的消息。

      “我在停车场等ᔸ你,A1口,你下到停车场就能看㕐到,一皐部白色迈凯伦。”

      看到这消息,朗任思瑶再次笑了笑,骄傲的仰着下巴,ᓅ拎着包走向停车场。

      捐了一个亿吗멋?

      䘶 不…䨿…还是和以前一样吗?

      还以为会很骄傲呢。

      쾟 下到停车场,她看到了楚尧⟵。

      一身纩Polo衫ꌏ加曎白色休闲短裤,ꮘ看上去着实比之前帅气了不少,勉强可以踏入“英俊”的门槛了。

      主要是气懺质。

      自信而从容。

      这会儿楚尧正抽着烟,手腕上一块皮质表带的手表,距离远看不清楚什么牌子,不过搭ʁ配的很合适。

      ễ任鉍思瑶迈着优雅的脚步走了过去。

      觉得这场战争,自己已经胜利了一半。

      还是一多半。

      “哈喽,楚尧。”

      走到楚尧面前,她轻轻笑着,平静问候。

      楚尧在她刚才还有大概五十米距离时,就下意识把烟踩灭了,这会儿也是若无其事的笑笑。

      뱍 “上车吧。”

      “谢谢。”

      看到楚尧很绅士的给自己拉开车门,任思瑶笑了笑,坐上副驾驶位,系好安全带。

      鼠 等楚尧上了车,车子发动,开出停车场,上了主马路。

      任思瑶轻声开口。

      ꭵ “怎么好好跑到三亚了?明天校庆还去吗?”

      楚⹡尧双手握着方向盘,看路,没看她,说道:“ﱓ不去了吧,参加一个投资人峰会,事儿齨挺多的。”

      捠任思瑶附和道:“是啊是啊,你现在是诨大忙人,感谢楚总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接见我。”

      听到这话,楚尧看了她一眼,摇头笑笑。

      “吃火锅吧?” 쐷

      任思瑶心中莫名一颤。

      忽然想到,楚尧랾最后一次主动给自己发消息,“瑶瑶,晚蕟上去吃火锅伮吗?”

      好微妙的感觉。

      仿佛就在昨日。

      又像过萩去很久。

      然而时过境攰迁,天쓖壤之别。

      “好啊,我都行。”

      任思蟒瑶点头浅笑。

      ……

      晚高峰路有点堵,开了一个䡧多小时,才从机场到了市区,一家名为“南山南”的火锅店。

      是刚才任飡思瑶在点评软件上搜出来的。

      停好车进门。

      很快锅底和一道道菜便上来了。

      饭吃了一个多小时。

      任思瑶发现,楚尧还是砚和以前一样,不怎么说话。

      其实熈气氛有点闷。

      不过,他的关怀都体现在细节里。 ῂ

      ዌ 水杯没水了,就会第一时间倒上。

      嘴巴上沾油了,就会第一时间递纸巾。

      新鲜毛肚的第一口,会夹给自己。

      连点的菜,每一枕样,都是自己爱吃的。 䟲

      ……

      “呐,今天收拾家里时发现的,都是你楚大老板的黑历史,,我都给你埚带过来了,看看吧。”

      差不多吃饱,任思瑶᳗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从包里拿出了十几封略显泛黄的信,递给楚尧。

      힑䌰楚尧看了她一眼,笑了笑。

      随手翻开一封,然后脸上的笑容就更加灿烂起来。

      “能喝酒吗?”

      楚尧笑着问道。

      홈任思瑶嘴唇微微嘟了嘟★,一个犹豫一秒钟的可爱姿态,笑道:“啤酒,只能喝一瓶。”

      “可以。”

      ⓫ “服务员来两瓶啤ᶖ酒。”

      啤酒端了上来,楚尧洗了六个杯子。

      ⸮一人三个。

      全部倒满。

      然后在任思瑶略显疑惑的眼神中,端起了酒杯。

      㲿 “任思瑶,咱们也算是相识一场,今天你来找我,我和你吃最后一顿火锅,然后敬你三杯酒。”

      “这第一杯,敬往事。”

      “再无岁月可回首,向前走,不回头。”

      楚尧开口说道,然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와然后端起第二杯。 

      “这第二杯,敬现在。”

      “心平气和,虽然从未曾在过一起,但像好友一样,体体눧面面讲分手,从此一刀两断,再不联系。”

      再次一饮而尽。

      任思瑶嘴巴大张,目瞪口呆。

      心脏在颤梫栗。

      就像是一场战役。

       前面都攻城拔寨,步步为营,节节顺利,感觉都快要推到水晶了。

      然而敌人一波猛攻,无兵线拆水晶,自家水晶先一步爆炸了졥。

      这时。

      楚尧已经端起了第三杯。

      “这⫄第三杯,敬以后。”

      앁“终磯究是⎽年少时的爱慕,以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希望你给自己留点尊严和体面,也给心里留块干净地儿,别让我瞧不起你。”

      项第三杯,喝完。

      楚尧站起身来,连一句쳭再见都没有说。

      干干脆脆,潇潇洒洒的起身离去。

      拿着那些老信件,۱楚尧走到前台,买了单,出门。

      点上一支烟,长长喷出岌口烟雾。

      只觉内心夞一片通젵达。

      튳 “过来接我。”

      给姜灵韵打了个电话,숯告诉了位置,楚尧坐上车,关着车窗,等她过来。

      綷……

      饭店内。

      任思瑶呆呆坐在座位上。

      楚尧的三杯酒,彻底把她敬懵了。

      那种成熟而理性的风范,干脆而果决的气场,以及隐忍不发鲊的情绪,和说得明明白白的话,都让她感到震撼。

      她感受䌦到楚尧身上脱胎换骨般的ᩓ蜕变。

      这种风范,当真是很能吸引到她的特緛质。

      然而,唣荒谬的地方在于——

      大鳼概也正是因为楚尧从内心深处彻底放弃了她,所以楚尧鮹才会有了这些风范。

      ⢏呆呆看着桌子上那三杯酒,任思瑶沉默了片刻。

      端起来,品味着略显苦涩的啤酒꘡。

      第一㞬杯。

      第二杯。

      第三杯。

      接连喝下,脸色微红,眼眶也莫名红了。

      她在桌子上,把脸埋在胳膊里,趴蓮了一会儿。

      有服务员走过来礼貌询问,女士是身体不舒服吗?

      她摇摇头,起身埘,拎着包朝门外走去。

      门外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淅淅沥沥小雨。

      任思㎐瑶看见,一个打着伞的女人,很殷勤的为楚尧拉开了车门,然后那女人自己坐上驾驶位。

      츜车扬长而去。

      很快消失在夜幕中。

      任思瑶呆呆站在原地嬓。

      忽然想到那句台词——你看那个人,她好像一详条狗啊。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