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平台排名排行榜

      陆夭夭得了答复, 顿时腰杆挺直,得意的看莫霜儿一眼,把莫霜儿气得更炸,尤其是这些她看不上眼的修士还嘲笑她。

      若不是陆师兄在, 莫霜儿想拔剑了。

      “霜儿, 莫要再无理取闹。”云思仙子轻轻斥责一声, 她看向陆夭夭,歉意道:“小妹妹,方才的事情很抱歉, 让你受到惊吓,你大人大量,希望不要放在心上。”

      陆夭夭眨眨眼, 并未说原谅与否, 她指向莫霜儿, “她没给我道歉。”

      云思仙子看向莫霜儿,“霜儿?”

      她的声音并无勉强之意, 莫霜儿却委屈得红了眼眶,她恶声恶气的说了句:“对不起。”然后冲出店铺,转眼消失在众人面前。

      陆夭夭看到莫霜儿哭着跑走, 也不计较,她大方的说道:“我原谅你们啦!”

      云思仙子道:“这里有一枚玉佩,长期佩戴在身上可温养身体,送给小妹妹作为赔礼,希望你能收下。”说话间, 她从芥子取出一枚玉佩,翠绿『色』的颜『色』毫无瑕疵,雕刻精美流畅, 放在掌心中十分耀眼。

      其他修士一看,这枚玉佩仿佛流转『乳』白『色』的光晕,一看就是上好的玉佩,于修炼十分有益,不禁艳羡,不愧是碧云宗最受宠爱的弟子,随随便便出手的赔礼就这么贵重。

      陆君扬看到云思仙子和莫霜儿给小姑娘道歉了,『露』出个和煦的笑容,代陆夭夭拒绝,“桑道友客气了,本来就是个小误会,说开就好,赔礼就不必了。”

      陆夭夭一双清凌凌的眼睛看桑云思,笑容甜甜的,“哥哥说的没错。”

      桑云思见状,并不多做纠缠,她收回玉佩,朝陆君扬淡淡颔首,随后走出店门。

      修真界第一美人离开,其中几个修士干笑着也离开店铺,不过仍有大部分留在店铺。

      他们本来是想看夸下海口的某位修士是怎么追求第一美人,如今热闹看完了,大家还想在陆道友面前混个眼熟。

      当然干站着也不好,他们买这买那,店铺生意一下子就热闹起来。

      店小二擦擦汗走上来,恭敬的说道:“陆少爷您来了!”

      还好陆少爷来了,不然不知如何收场。

      “以后再有这样的事,不要怕惹麻烦,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陆君扬对这店小二不太满意,店里出了事情除了焦急无措,毫无行动处理。

      店小二满脸羞愧,他通红了脸,“是,陆少爷。”

      陆夭夭『奶』声道:“小二哥人很好的。”虽说没啥应变能力,但是她一个小孩走进来,也没有冷待她,她吃了丹『药』也没有生气骂她。

      店小二见小姑娘帮他说话,感激的看她一眼。

      陆君扬微微柔和表情,“既如此,下不为例。”

      说话间,一个中年男人从店铺后院走出来,他看到站在店堂上的陆君扬等归元宗弟子,热情的迎上来,“陆少爷!”

      陆君扬一派温和面容,“张叔。”

      “东西我都准备好了。”掌柜张叔看到陆君扬抱着个小女孩,讶异一瞬,不过他不知道先前店铺里闹出的动静,以为这是归元宗哪位长老的后代。

      丹心堂是归元宗丹堂开设的一家店铺。

      归元宗不像『药』宗或剑宗主丹修或剑修,修士并未修单一一道,有剑修、丹修、符修等。归元宗传承万千年,底蕴十分深厚,其能成为第一大宗,除了有衡无道尊,宗史上也出过不少惊艳绝才的人物。

      修真界如今最厉害的剑修衡无道尊,第一丹修是归元宗的丹堂长老,符修中亦有不少人才。

      丹堂长老沉『迷』炼丹,还沉『迷』炼奇奇怪怪的丹『药』,丹堂的丹『药』主供宗门弟子,有多余的便往外卖,丹心堂便是归元宗对外卖丹『药』的店铺。

      掌柜张叔虽说是个不能修炼的凡人,但他家是丹堂长老的直系血亲后代,归元宗弟子对他十分客气。

      “不急。”陆君扬温和的说道,“麻烦稍等片刻。”

      他看向怀里的小姑娘,看她揽着自己,一双清凌凌的黑亮眼眸看着他,小身子软软香香的,他抱着一时没舍得放手,干脆就这样问:“小姑娘,你家在哪里,哥哥送你回去好不好?”

      “我叫陆夭夭,元启大陆的陆,桃之夭夭的夭夭。”陆夭夭也不挣扎,她稳稳当当的坐着,“我出来玩的,我认识路,可以自己回去。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陆君扬,和你一样的陆,君子的君,飞扬的扬。”

      “君扬哥哥。”陆夭夭甜甜喊一声,“你姓陆,我姓陆,我们好有缘哦!怪不得我一见你就心生亲切,说不定我们五百年前是一家。”

      陆君扬忍俊不禁。

      他带着陆夭夭进了后院,这才将小姑娘放下来,周围一下子清净了。

      陆夭夭坐在椅子上,只『露』出一个黑亮的小脑袋,她规规矩矩的坐着,小短腿愉快的甩来甩去。

      “我帮你拒绝了刚才那姐姐的赔礼,哥哥赔你一块。”陆君扬递给陆夭夭一枚不亚于那枚品『色』的玉佩。

      “谢谢君扬哥哥,不过我不要哥哥赔我,我知道哥哥是为了我好。”她在君扬哥哥的眼中只是一个弱小无依的小孩子,在众目睽睽之下骤然得到一块这么好的玉佩,说不定有人见财起意对她不利,这就容易惹祸上身了。

      陆君扬没想到小姑娘这么通透,他轻笑一声,收回玉佩,而后取出一个果子,“哥哥请你吃。”

      这个果子有淡淡的灵气,凡人也可以受用,他看这个小姑娘这么聪慧,说不定灵根很好,这个果子对她有益无害。

      这次陆夭夭没有拒绝,“谢谢君扬哥哥。”她当即啃了一口,充沛香甜的汁水沁满嘴里,她仰头甜甜的笑道:“好好吃。”

      陆君扬轻笑,“你喜欢就好。”他『摸』『摸』她的头。

      礼尚往来,陆夭夭从小荷包里取出一包油纸,“请君扬哥哥吃。”这可是她特地留下来的,很喜欢的点心!

      陆君扬收下了,“谢谢夭夭。”

      一大一小一起分享了点心,陆君扬便说道:“夭夭没有其他事的话,就在这里玩吧,我很快就办完事了。”

      陆君扬今日来丹心堂有事情。

      丹心堂对外销售丹『药』,也对外收灵材,基本上每个月初就往归元宗送一次,前段时间丹心堂收到几株很珍稀的灵植,陆君扬领了任务,提前过来将灵材带回去,顺便将准备售卖的丹『药』带下山来放店里。

      陆夭夭坐了一会儿,见陆君扬久久不见踪影,她跑出后院,来到店铺大堂。

      陆君扬不在这里,其他修士不好继续在店铺逗留,只好遗憾离开,如今铺子大堂只有三三两两的客人。

      店小二看到陆夭夭出来,笑容更加热忱,“陆小姑娘。”

      因陆夭夭替他说了好话,店小二对她更是亲热,“桌上的灵石是你放的吗?我送你了,不用你付钱。”店小二将灵石还给她,一颗丹『药』他送得起。

      陆夭夭摆摆小手,一本正经道:“你也不容易,我哪能占你便宜,我还想买很多丹『药』。”

      陆夭夭拍拍小荷包,豪气道:“你放心,我有灵石!”

      店小二笑道:“那陆小姑娘你想买什么丹『药』?”

      陆夭夭沉『吟』片刻,“你有目录单吗?”她不知道什么丹『药』,不知道买什么。

      “目录丹?那是何种丹『药』?”店小二『迷』茫,他没听过这种丹『药』。

      “不是丹『药』。目录单是类似菜单的那种,就是做一个本子,上面罗列上店铺卖的所有丹『药』,顺便介绍一下大致的功能效用之类的。”

      陆夭夭比划了下,店小二恍然大悟。

      “我们没有目录单,不过我们店铺卖的所有丹『药』我都知道,大致有什么效用我也一清二楚。”店小二说得十分骄傲。

      陆夭夭惊叹。

      “不过你说得这个也很有用处,店里只有我一个人看顾,有时候忙活不过来,如果店里有这种册子,就轻松多了。”店小二十分高兴,这样就不用他一个个的去解释介绍。

      来店铺买丹『药』的本身就有目的『性』,直接开口问买就行,但也有不清楚丹名不知道有什么丹『药』的。

      “我和掌柜提议一下,到时店里也做一个。”

      “做什么?”

      陆君扬掀开布帘走出来,听到这么一句,随口一问。

      他和张叔交代完事情出来,没有看到小团子,便出来看看。

      “君扬哥哥,你办完事了吗?”陆夭夭见到陆君扬,噔噔跑过去。

      陆君扬微笑,他牵着小姑娘软软小小的手。

      店小二忙把他们刚才说的话复述一遍,陆君扬听了点点头,表示这个想法很不错,可以实行。

      “夭夭真聪明。”

      陆夭夭的小表情十分骄傲,嘴上谦虚,“也就一般聪明。”

      暂时没有目录单,丹『药』还是要买,陆夭夭便说道,“最珍稀最常用的丹『药』都给我来一瓶,都要最上品的。”

      她财大气粗,不忘强调:“美颜丹驻颜丹这些也来个十瓶八瓶。”

      身为女孩子,她对这些丹『药』完全没有抵抗力,她要是吃上个十颗八颗的美颜丹,会更可爱吗?

      陆夭夭后来跟爹爹撒娇卖萌都卖不动,不知是不是颜值下降了,等找到父亲撒娇,会不会也没效果了?

      她『摸』『摸』自己嫩滑的小脸蛋,十分忧愁,“美颜丹多吃几颗会加倍有效果吗?”

      陆君扬忍不住笑:“美颜丹你自己用?”

      “当然。”陆夭夭一本正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漂亮的脸蛋需要保养,如果吃了能让我更萌更漂亮,当然要多吃。”

      小小的一个,一脸认真的说着要美颜保养要漂亮,实在让人忍不住想笑。

      “夭夭已经很萌很漂亮了,美颜丹于你没有作用,你家里有修士吗?是什么修为?”陆君扬今日充当店小二,“可以买些何合适的丹『药』送给家里长辈。”

      小姑娘充满灵气,可能是哪个世家小姐,肯定很受宠爱,送些丹『药』给她去孝顺长辈,家里长辈一定很高兴。

      陆夭夭道:“我家人都很厉害,我要买最最贵的。”她从小荷包里拿出一块上品灵石,“我用一千块上品灵石买,能买多少给多少。”

      陆君扬微讶,看来小姑娘家底不错,于是陆君扬几乎将店铺所有的上品丹『药』都给了陆夭夭。

      一旁的店小二脸皮抽搐,这么多丹『药』,岂止一千上品灵石?都半卖半送了。

      不过这店铺是归元宗的,陆少爷想怎么卖就怎么卖。

      陆夭夭感觉自己的小荷包膨胀了,好多丹『药』!她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朝陆君扬挥挥小手,“君扬哥哥,我回家了,下次再见!”

      “再见。”陆君扬觉得小姑娘很合眼缘,挺想知道她家在哪里,不过小姑娘神神秘秘的样子,笃定他们会再见面,陆君扬便没追问,心里期待下次再见。

      陆夭夭心想,等她加入归元宗,君扬哥哥说不定就是她大师兄,以后见面的机会多的是,她要给他一个惊喜。

      陆夭夭满载而归,她回到客栈,往左瞟了一眼,隔壁的客房很安静,没有听到那小姐的声音。

      她回了自己的客房,鸦青已经回来。

      陆夭夭高兴道:“我买了很多丹『药』,你看有没有用得到的。”

      圆桌上,骤然出现密密麻麻的瓶瓶罐罐,陆夭夭还拿出她在街上买的零食和鸦青分享。

      鸦青并未拒绝,“小殿下,属下已经买好宅院。”

      “这么快?”陆夭夭很是高兴,“鸦青你真厉害。”

      鸦青将宅院的位置价格等详细说了一遍,陆夭夭将这事全权交给他,他办的很认真。

      但这里是天衍城,售卖的宅院并不多,地理优越的宅院背后都有宗门世家,他和小殿下隐藏身份出来,不宜高调。

      鸦青买的是天衍城很偏的一处宅院,宅院很大,价格很贵,但差不多到城郊了,宅院主人人口少用不到这么大的地方,便想卖出去买靠近城中心的小宅院。

      陆夭夭跟着鸦青去看了,觉得很满意。

      宅院很多地方无人打理显得荒凉,他们清出两个宅院直接住了进去,其他的让鸦青找人重修一遍,想到魔族那夸张的风格,陆夭夭强调一定是素雅简洁。

      陆夭夭如果没被禁制修为,可以掐出除尘诀清扫,现在没法帮上忙,只能交给鸦青。

      她很快也没空打理宅院,因为归元宗的招收门徒报名开始了!

      为了避免意外,陆夭夭没让鸦青陪她来,她自己去了报名点。

      陆夭夭来天衍城这些天,早就踩好点,知道报名点在哪里。

      她满心雀跃的跑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