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体验区免费6次

      【西之亚斯蓝帝国-约瑟᯹芬塔城-远方密林窱】

      “一切都要从现僝在的风后西鲁芙说起。”阿克琉克整理了下语言,缓缓说ꋻ道。

      빈“在我们风源,风后是一个极其特别的存在。

      䳠二十多年前ำ,还是孩子的她和铂伊司就已经分别登上了风后和一度王爵的位置。

      欕本来他们两个都是因德魂力的巅峰,又非常聪慧明智,如果相互配合一定能够带领风֬源登上奥汀大陆㞌的顶端。

      ꠟ但在成长的过程中,两个人的性格上的矛盾慢慢浮现并变得尖锐起来。铂伊司在国家征战方面拥有着远大的眼光,西鲁芙在内政方面近于极致。

      因为如此,铂伊司担负起了驻守风地边疆的⟝责任,而西鲁芙则在绒花官邸处理国内的事务,以及对你们水源的外交。

      不过,风地两国的矛盾远比风水要大,加上西鲁芙的蓄意挑拨,近年来,两国在边境城市拉塞尔要塞附近展开了无数场战争。 묅

      因此,铂伊司常年奔波在外,就算回到风津道也只是短暂的休息。

      䂶这样,西ﰹ鲁芙就一手接管了本应由一度王爵治理的魂术世界,因㤼德大部分的高度王爵使徒都渐渐归于她的냢旗下。

      另外,她除了参加各种政治活动之外,连魂术界和宗教也要插手,理所当然,她就成为了在百姓间出现最多的风룴源高层。

      也正因如此,在风源人民心中,西鲁芙是因德帝国至高无上的存在,人们爱戴她,拥护瓭她,让쎭她在民间的威望甚至远远超过了铂伊司和白银祭司。

      逐渐地,她成为了目前为止风源权利最大的縚统治者。代替맬白银祭司娼发布命令,代替铂伊司治理魂术界,再加上自己本졐来执掌着的王权,西鲁芙已经成为了集宗教、魂术与政ꄃ治权利于一体的存在。

      有时候,不,很多时候➚,她的命令甚礣至已经高于白银祭司了,而且,她也䕲会拒绝执行白银祭司的一些命令。죄”

      “高于白银綈祭司?她的权力竟然有这么大?”

      鬼山莲泉满脸震惊,一直以来,水源都是以白银祭司为中心,冰帝与一度王爵两权分立,冰帝司政治,一度王爵掌管魂术世界,两者互不干扰,共同执行着象征着宗教的白银祭司的命令。

      而在风源,这三者的权利居然会集中于同一人之手,闥那么얤,西鲁芙岂不已经是这个国家的独裁者了么?

      “没错,西鲁芙的权力实䧕在过于强大,使维持风源秩序的天平严重倾斜,再加上她屡㩮次地违抗白银祭司的命令,终于致使白银祭司决弎心除掉此人。

      但直到他肘们开始执行计划时才发现为时已晚,西鲁芙在位期间通过一系列的手段令崬二、三度王爵和使徒着魔一般对她衷心耿耿。

      再加上地之使徒伊赫洛斯、她培养多年的风津猎人以及她利用天赋收集的各国的强大魂兽组成的军团,她这一方的实力已经超过铂伊司和白银祭司两方之和。现在的风绐源,没有人能够与她正面抗ά衡。

      而论阴谋算计,在西鲁芙天神一般的智慧面前,一切都不ﱑ值一提。

      最可怕的是,在达到두这样的地位后,她非但没有止步,反而更加癫狂地行动起来,倾尽风源举国的力量,开始准备一个极其可怕的计划。”

      阿克琉克缓缓说着,声音越来越低沉,那嘶哑的声音中甚至싾带着一丝无奈。

      “没想到,她竟然已经达到了这么可濿怕的地步。”鬼山莲泉轻轻摇了摇头:“那么,她都已经成为风源的独裁者了,还想怎样?还有,她的那个计划又是什么?”

      “人的贪欲是永远无法满足的,在权力几乎达顶端以后,她就开始考虑怎样延长这份权力的使用期限。

      前面说了,她ጜ企图得到西流尔的永生回路,因为她的魂力属性是风,一旦得到永生天赋,就意味着她可以随时随地制造出永生之阵,也就等于拥有了超越西流尔的不死之身。

      但凡有空气之处,她都能布出阵来,那样的话,将没䑞人能在姗永生之阵中杀掉她,她也能随时随地摧毁阵中的一切。

      更可怕的是,西流尔的永生之阵是平面的,就是说,他只能在水面或者雪地上制造出阵来,所以只要离开地面或水面,就像刚才一样,永生之阵释放的伤害,将无法依附在我们身上。

      但风无所不在,所以西鲁芙所制造的永生之阵将会呈现出一个以돐她为中心的球体状态,这个立体的永生늟之阵破坏面积将更大,这就是她盯上西流尔与他使徒的原因。”

      阿克琉克顿了顿,看着表情凝重的鬼山莲泉,叹了口气̭。

      “不过,她也明白,就算是拥有永生天赋,也只能防止别人杀掉自己而已,而自己的肉体依旧会慢慢衰老,终有一天她⓷仍会死去。

      于是,在天束家族寝宫一战之后,她就改变了主ډ意,动起了寻回曾经遗失的【‘完美容器’】的念头。”

      ꏢᖑ “完美容器?”莲泉的眉头鋝紧紧皱了起来。

      “没错,尽管没人罹知道完美容器的来历,但大多数滽人普遍认为,完美容器是这个世界上极其特别的存在。

      完掼美容器具有人的外表,但可怕的是,他的身体会在长大到一定程度后停止生长,身体的机能会永远停留在人这一生中的黄金时期。

      之后任蜢凭沧海桑田,海枯石烂,再也不会衰败陨灭,他将与天地同在,与㞃日月同辉。”

      阿¦克琉克轻轻说道。

      “说到完美容器,那本是白银祭司为自己所准备的。

      不过儠,西鲁芙的天赋附灵能够让她占据这件完美容器,成为其拥有者。这是一举两得之法,她不但可以成为真正不死不灭的存在。

      另外鋑,霸占完美容器后,她也能够得到这个世界的魂力之源所有⟁的黄金瞳孔,那个时候,她将与铂伊司一样,拥有无限的魂力。

      在达到真正的永生之后,她将会开始扩大自己的权力,把魔爪伸向整个世界。

      ᑪ 향那韽个时候,这个世上将无人能够与她匹敌,她最终将统一整个奥汀大陆,千秋万古,主宰一切。”

      “天哪!!!”鬼山莲泉已经无法找到任何语言来表达自己的熄震撼了。

      她不敢䦀相信玀,这一切居然会是ⱚ一个女人的野心,统一奥汀大陆,成为不死不灭的存在,一个女人居然会想做这种事,西鲁芙……她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啊……

      “所以,你们也该知道,如果䷎真的让西鲁芙得逞,不仅是风源,就连水源,乃至整个奥汀大陆都会끹被西鲁芙的魔爪侵蚀,陷入战乱。

      正因如此,铂伊司才需要借助你们水源的力量一起抗击西鲁盋芙,而我们也十分肯定,不出意外的情况下,艾欧斯也会同意和我们一起前往风⮼源。”

      “这么重要的任务,派遣你一个七度使徒来到水源,铂伊司不怕出什么差错么?

      他不会不知椽道,由于你没有正式的入国许可,从你踏入水源的那一秒开始,就已经面临着西鲁芙和水ᦌ源双方的同时威胁了吧。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要不鲭是덂你运气好,没有遇到亚斯蓝那些可怕的怪物,恐怕早就凶多吉少了。

      这么重大的事件,如탿果他能够亲自来的话,岂不是会安全得多?”

      “铂伊司并非没有想过౷,但是你也知道,因为艾欧斯的特殊身份,你们的白银祭司连民间活动都很少准许他参加,更不要说是远道前往风源了。 

      若他亲自赶往水源,不仅会惊⯃动水源⠖的白银祭司,就连西鲁芙也会有所怀疑,那个时候,专门处理风水事务的她就会以越权来벳进一步对风津道进行制裁,而一度王爵的闯入也会给风水关系带来不可想象的影响。

      所以,铂伊司才把我们从因德各地召回,要求我们潜入水源,代他向艾欧斯传达共同抗击鴉西鲁芙的意愿。

      这样,把任务分给我们几个低度使徒,就秘密了很多。”

      “几个?这么说,这次来到水源的风使徒并不只有你?”

      “没错,我们当然知道,闯入他国最高的权力中心,越过层层守卫见到最高君王,这样的任务实在太过艰巨,让一繥个七度使徒独立完成,就好比去天上摘下月亮。 麐

      所以,为了确保可以见到艾欧斯,那个时候淤,风源的四到七度使徒全部潜入了亚斯蓝。

      另外,我们到水源除了潤向艾欧斯传达铂伊司的意愿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查明你们前一度王羧爵᧎吉尔伽美什的囚禁之地,然后将其营ꁷ救出来。

      当年水源的白银祭㮏司向外公布的讯息是吉尔伽美什死于与自由和宽恕的大战中變,但是其实我们风源࢟的人知道,吉尔伽美什只是被囚禁了。

      因为那场顶级魂术师与顶级魂兽的战斗,我们的风后是旁观者。

      她本ꓝ想收服亚斯蓝的第一魂兽自由和第螜二魂兽宽恕,可是没想到ᒚ,吉尔伽美什居然会强大如此变态,他打败了自由,将其收纳鞽入了他的魂器之中,而后又与宽恕大战,将其收服入了爵印。”

      “这个你可以放心,吉尔伽美什已经被人营救出来了。”

       说到这个名字,鬼山莲嘷泉的脸上再次涌起一丝复杂的气息,她轻轻摇了摇头,向阿克琉克问道。

      “不过,你们风源的人为何会想要去营救一个水源的王爵?这对你们又什么好处么?”

      ⢈“因为在吉尔伽美什与自由的战斗中,西鲁芙发现了吉尔伽美什身上的最终秘密。”

      “什么秘꧉密?㓐”

      (PS:今日更虻新完毕,追银魂去了)

      (PS2:1日不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