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川康邪恶帝

      数日后。

      夏景行正坐在金茂大厦的办公室里查看A股大盘,突然桌上的座机响了。

      “夏总,有位姓赵的先生在前台,他说跟您约好了今天过来拜访您。”

      “把他领过来吧!”

      没两分钟,前台领着一名三䡙十多岁的青年男子走进了夏景行办公室。

      男子穿着西装㏻,提着黑色公文跌包,ࠁ戴着一Ԛ副嬫金边眼镜,脸型方方正正䇻,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老干部的气质。

      一进门,男子就把包勾䲵在手腕韁上,双手递了上来,与夏景行握起了手,“夏总,您好!”

      “赵总背,您好!”

      夏景行一边同对方握手,一边打量对方。

      这就是他想要找的国内证券投资基金的管理人了。

      ⱘ 他找了很久,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选,直到这位的詺出现。

      期间,他曾勣联系过王亚伟ᴨ,可惜对方目前不想“奔私”,只想继续呆在公募基金。

      ⎘“赵总,这边坐吧!”

      夏景行招呼赵君在沙发坐쾼下,又叫᳊住准备ໜ离开的前台小妹,叮嘱对方去量通知秘书室泡两杯茶。

      赵㖃君在沙发坐下后,与坐在对面的夏景行对视一眼,微笑道:“夏总,你直接叫我赵君就行㎄了,叫赵总就太折煞我了。”

      或许是为了샟给夏景行留下一个好印象,赵君表现得很谦逊。

      夏景行“哈哈”一笑,“嘉实基金的总裁助理,如何当不起一句赵总?”

      赵君摆뽫摆手,“我们都是小打小闹,跟远景㢧资觥本一比,差远了。”

       쏆 两人寒暄了几句,刘耣小朵敲开门,端着茶水走了进来。窵

      没有再像前几天那样的小心翼翼,刘小朵麻溜的泡好了茶,又麻溜的端了进来。

      轻轻放下茶,招呼一声后,转身就走了,表슻现得大大方方的。

      夏景行没太㹚关注刘小朵,因为他注意力全在赵君身上。

      ᛕ 㩧这位是南开大学数学学士和金融学硕士,历任中信证券资产管理部分析师、嘉实基金管理公司基金经理、研究总监、机构投资总监、떙总裁助理,从业经验丰富,履历漂亮。

      不过,这都不是其人生高光时刻。

      真正的巅峰,要等到赵君从嘉实基金辞职后,创办了淡水泉私募,并把该基金打造成了千亿人民币资产管理规模뼩的行业头部公司。

      앀 这也是夏⤤景行非常想寻求的顶级人才!

      待刘小朵离开,带上门之后,夏景行继续和赵君聊天。滞

      “赵总,咱们也謭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远景资本想在国内筹建一支证券投资基金,专门投资A股。

      目前远景资本在美国、中国发起设立了多支䢨基金,揻业务涵盖了投资行业的各个细分领域。

      远景资本美国有对冲基金,唯独国๊内还没有,我们目前鵦打算补足这个缺陷。”

      赵君点头,之前中间人找过他,说有投资大鳄打算挖他,还报出了远景资本鈕和夏景行的名☵字。

      爚 来之前,夏君详细查过远景资本的资料,知道这家投资机构布局很大梠,出手阔绰。

      他一直有出来籦单干的想法,可资金是个大问题,必须有金主捧他。

      不然投资水平再적高,也白瞎!

      所以,当听到夏景行打算找他聊聊时,他几乎没怎么犹豫就同意了见面。

      參赵君沉思片刻,说道:“夏总,恕我直言킝啊,国内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发展缓慢,各种违规问题层出不穷,监管机构一直在加强监管。

      跟美国成熟的金融交易市场比起来퇔,国内私募基金想做起来难,做好更难齼。”

      夏俐景行点头,对方说的也멝是实话ɤ,目前不铤而走险的私募基金,淽活得都不怎么样。 궫

      而老老实实运作的,出成绩慢且不说꒥,还容易踩到坑。

      想不踩到坑,那就得铤而走险。 Ò

      归џ根结底,还是水浑王八多!

      “嗯,大环境如此,市场太过喧嚣。”

      夏景行靠在沙发上,微笑说:“不풚过我们崇尚的是价值投嗇资,不急于求成,不追求短期回报,市面即使슻再多噪音和不规范行为,也与我们无关。”

      赵君皱眉,“夏总,你确定是做长期投资,不追求短期␾盈利?”

      夏景行一脸坦然,“当然,远景资本整个投资平台的投资理念,就是找到那些有远大前景的公司,长期持有他们的股份,穿越周期,分享时代发展的红利。”

      赵君挠了挠头,这种投资理念似乎是巴老头的那一套,听起来的确很牛批,但实际操作起来有难度。

      “夏总,你们打算设立的基金,存续期是多久?”

      ⺹夏景行比了一根手指头。

      풎 ᝘窚赵君笑容戛┷然而止,“一年骥?”

      “一直持有,无限期退出的那种。”

      赵君顿时懂了,咧嘴一笑,“常青基金!‹

      我听说过国外有这种基金,但国内很少见,或者说压根就没见到过。”

      ☭ 夏景行微笑,“设有固定存续期的基金,一直在重复买项目、卖项目这么一个过程。

      举个例子: ൺ

      某投资机构投过一家企业,投了四ᝨ五㊯年,卖掉后募第二支基긚金,淝三年之后把这Ꝣ个公司重新买回来,又持有四五年又卖掉了。

      每一次持有大概都ⷐ赚了五六倍,但中间漏掉了那么几倍,所以实际上可能五十倍的收益,但只实现了二十倍。

      遲 没有享受到长期复利带来的这种超大回报。”甭

      ⴩ 鱒赵君点头,道理他明白,但他也멘有疑惑。

      于是他ﳗ又问道:“夏总,这种常青基金想要募集,宱GP得大量买入基金份额吧?”

      夏景行淡淡驯道,“对,一般GP买1%-2%基金份额就够了,常青基金GP需要买8쿳%、10%,甚至更多,莢这样才能达到深度捆绑的效果,不然出烲资人凭什么信你?”

      他记得前世今日资本募集了一支存续期长达28年的基金,幕后的LP全郭是美国慈善基金、大学捐赠基ꄤ金和家族쉦信托,在时间上面非常耗得起。

      꺷阿狸、企鹅、谷歌、脸书……这种连续十几、二十几年保持高速成长ꠢ的企业,给投资界生动的上了一堂课,也改变了很多固有的、陈旧的投资思想モ。

      “那……ᱟ”

      赵君犹豫了一下,干脆挑明道:“远景资本才成立一两年时间,没有过往业绩回报,出资人这么放心,敢玩这种无限游戏?”

      왂 夏景行耸耸肩,“因为我们作为GP买了很多基金份额,比行业平均值还多得多。”

      这么一说,赵君ꏶ立马醒悟,如果远景资本敢自己下注20%甚至更多,再结合最近一两年的回报率,客户大概率还是敢跟注的。

      至于全是自己的钱ꇇ,赵䃄君还没想过,这是䕫得多缺心眼儿(有信心)才뀼能干出来的事啊?

      心里不停念叨着常青基金这个词,赵君又问:“那这支基金的管理规模是多大?”

      夏景行笑眯眯说:“首期10亿人民币!后面视发殝展情况追加。”

      赵君轻轻点了一下头,这数额不算小了,如果他来掌管,也不算埋没他的才华。

      “夏总,我能不能提一个请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