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的地方好大

      “是啊,太不讲道德了,这是市井中的作风,凭此人也配为进化者?可耻啊!”

      有人附和,赞同那位名宿的话。

      接着,不仅是在私下,就是公开场合,都有名人开始怒斥,说楚风简直是个恶棍,是个流氓,什么事都敢做。

      比如,现在就有人在原兽湴平台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咆哮。

      但凡登录的人,都能看到他的直播消息。

      “恶霸啊指,简直无法无天,一个土着而已,竟敢恣意妄为,洗劫星空中各路重要道统的传人,当真是穷山恶水出刁民,太猖狂了,这个土匪头子!”

      人们一看,全都惊诧,居然是原兽平台请来的特邀嘉宾,是一位老辈名宿,罗老爷子。

      所有人都惊讶,罗老爷子说的好听一向好脾气,其实人很滑溜,从颔来不会涉及敏感话题,明哲保身。

      这老爷子简直都快被人讽刺为好好先生了,作为长期特ﱼ邀嘉宾,平日间从不出格,始终带着温和的笑容。

      可是,今天他₈怎么了?现在他义愤填膺,呵斥楚炡风,绝对的正气凛然!

      事实上,罗老爷子要吐騤血了,因为他在楚风俘虏的人群中看到他孙女,焉能不怒?!

      “罗老爷ꀭ子有风骨啊,平日间不屑于针砭时弊,因为,那些事㸇不够分量,现在仗义执言,怒责楚风,实在是有脾气,有操守,有正气啊!”

      有人叹道,在那里称赞。

      “不错,罗老爷子一身正气,在别人ሟ看热闹之际,他义正言辞,这样在星空中点指那魔头,大义凛然!”

      人们纷Ỡ纷感慨,以前误会了,好돂好先生罗老爷子其实有真性情,该站出来直言的时候绝不含糊。

      没看吗,老头子现在须发皆张,眼睛喷火,都快将楚风魔头骂翻盘了,若非相隔着星海,他肯定杀过去了。

      “拉倒吧,你们还真以为只知道和稀泥、从不得罪人的好好先生如今傲骨再生吗,知道原因吗?他孙女罗妙香被绑架了,人在地球东海,不仅被楚风收保护费,氜没收所有造化,还将稖人给劫了,成为阶下囚,可能要被卖掉!”

      荅有人揭露真相,道出好脾气的罗老爷子今天为何一反常态、突然发作的原因所在。

      “啊,居然…有内幕,我就说嘛ꌍ,这老家伙最滑溜,无论什么时候都在那里笑眯眯,少有言辞激烈时,今天这么发怒,我还以为他被夺舍换了一个人呢,原来竟有这种内因。”

      罗老爷子火大,越说越气愤,怒斥鑬声响遍平台,道:“我觉得,这种恶徒简直丧心病狂,必须得解决掉,我们不能坐视不理,诸位,可愿一起出手降魔?!”

      解说员也无语了,平日让这老头谈论点敏感话时,他总是乐呵呵,插科打诨瀋过去,是个老油子,今天成什㱿么样子了?涉及他孙女后,简直是一个激进、狂暴、热血的正义青年。

      “罗老,消消火气。”解说员劝说,他虽然同情,但也不能让老头的个人情绪感染整个平台。

      旁边,另一位特邀名宿嘉宾,是罗老爷子的老对头,现在见他失态,淡然一笑,很是平和的开口,道:“老楆罗啊,要克制㡛,这是原兽平台,我们是嘉宾,对这种事点评,要以超然的姿态俯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客观而超脱,这样带入自己强烈的情绪不好啊。”

      罗老大怒,道:“姓齐的,我克制你个头,这种土着凶残的要捅破天了,难道我们还不应该客观的献策吗,要围猎他才对,避免各教的煽神子、圣女遭他毒手,我们这是在挽救一代人!”

      齐老爷子针锋相对,道:“老罗你私心太重,真当我们不知道你孙女被ᐰ俘虏吗,你平日怎么不跳脚?他卖天神肉的时候,你都在那里很淡定,现在急眼了?”

      “齐老少说两句吧,罗老消消气。”解说员迧头大,在那里劝解,邀请来的名宿嘉宾这么掐架,相互拆台詊,这不像话。

      “姓齐的,你太恶心了,兮这种话也能说出口?!”

      “老罗,对面这种事情,你缺少一种淡定与超然的心态,当有‘天地不仁,应以万物为邹狗’之心。”

      “姓齐的,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咱回头决战!”罗㵇老爷子发飙。

      众人算是开了眼,一个个都觉得有意思,两个老头要打起来了。

      ő 突然间唑,齐老盯着地球东海传来的影像⭬,面色变了,瞳孔大睁,身体微颤,老脸发白,而后怒道:涼“那个……土着,实在胆大包天,可恶,我们不应该纵容他,我现在完全同意罗老的言论,这个恶霸、流氓、土匪,应该被围剿!” 镅

      人鋖们感觉莫名其妙,这老头怎么瞬间改变态度了,竟ﱉ站在罗老爷子的立场上发话。

      很快,人们知道怎么回事了。

       地球,东海。筩

      㲘楚风抓到一个娘里娘气的年轻男子,总觉得不对劲,动用火眼金睛一看,原来是个姑娘,是个非常漂亮女人。 懓

      当下,他二话不说,大手一抓,这少女顿时尖叫,最后更是被逼现出真身。深

      原兽平台上,齐老心痛,嘴唇哆嗦,这不正是他的外孙女吗?说出去历练,消失有段时间了,居然瞒着家人踏上星路,跑到宇宙边荒的地球上去了,如果不是被楚风逼쯹出真身,他还不知道呢。

      “这个强盗、涂飞、恶棍,应该被讨伐,怎么能这么丧心病狂,当诛,我ꕙ们要一起围剿他!”齐老大叫,现在他怒发冲冠,义正言辞,比罗老爷子刚才还激进,眼中喷火光,鼻子冒白烟,双拳紧握,牙齿咬的嘎嘣嘎嘣响。

      众人也是无语了,这立场转变的也太快了。

      地球,东海。

       碧➬波荡漾,天空晴朗,可是各路神子、圣女的内心中,那可真是澠乌云翻滚,电闪雷鸣,大雨滂沱。

      太特么倒霉了!这是许多人的心语。

      这才踏出洞府,就被人打큀闷棍,洗劫个干净,那个土着凶狂的让他们无话可说,堵在外面,一个都不放过,这是要将所有人都给“过꫓一遍”。

      矇 就没见过这么丧心病狂的强盗、流氓!

      这是要是在⽉域外,此人早被他们的护道者打死了!

      可是,在这里当真是山高ꨮ皇帝远,各个进化圣地的那些底蕴、那些高手全都进不来,他们这群骄子被打的眼冒金星,全成为阶下囚。

      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规模洗劫神子、圣女的!

      这要是在星空中,有一位圣子或皇女被绑架,那肯定䠈是不小腮的事件,会引发一个道统震怒,发兵围剿。

      鵆 现在,发生了什么?不是一个䴓人、两个人,现在是一大群神子、圣女被人抓住!

      没错,现在不按人头个数来算,现在是一簇,一片,眞一群!

      㸐 有人粗略点数一下,足足四组俘虏,每一组十一二人,这么短的얱时间内四十几号人就被镇压了,都是天才,都有不小的来头。

      뇹恻现在,这群神子、圣女,除却开始见面郏时的很尴尬,羞愧难当外,现在越来越适应,越发的淡定。

      比如,彼此间偶尔还会交谈,而早先被抓的人很平静的跟后来者打招呼。

      “杨霖神子你来了?”

      “齐玉圣女好,你也来了。”

      ቦ……

       后来者都无语,这叫什么事,有这么打招呼的吗,也忒尴尬了!

      一群人不是没想过反抗,但真不是对手,现在都在逍遥境,自斩道行过来的,谁知刚道出了楚魔王这样一个变态,逍遥斩观想,呈碾压躅姿态!

      要是知道他这么凶狂,打死也不注提前过来,他们哪怕有秘法,可想要恢复实力的话也得要等上一段时期。

      并不是每一个神子、圣女都在Ḓ洞府中౺得到机缘,取到造化,有不少双手空空的出来,这顿时引发楚风不满。

      ⓗ经过紫鸾辨认,但凡曾对她与元魔出手的,双手空空出来的,又都……被㑑他赶进去了!

      这一幕,看的原兽平台上的人直发呆,这还真不是一般的凶残!

      这完全不按常זּ理出牌,别人发现遗迹,哪个不争先恐后,冒死去争机缘,夺造化,唯恐落后于人,动辄就血战,有性命之忧。

      这魔头真干脆,无比的混账,明目张胆的堵在外面收保护费,洗劫所有人。

      这要是在外界㣎,必然躤是群起而攻之,各个道统发兵▛灭掉掉,屠个干Ⓐ净。

      但在地球上,楚风现在有“小无敌”的姿态,强者一时间降临不了,让域外的人们牙疼,拿他没办法!

      “气煞我也,真是岂有此理,连本座的孙女都敢ვ洗劫,都敢狩猎,而且,他还쏇想卖掉!本座真想……打死他,这要在星空中,屠他九族!”

      有老魔怒吼,今天真是郁闷,堂堂魔道巨擘,结果让一个小魔头给气的不轻。

      尤其是这个时候,他孙女正在跟楚风抛媚眼,让他越发的脸色不善。

      这是一个魔女,名叫赵晴,水蓝色长发,花容月貌,很具有魅惑力,跟早先擒住的罗妙香有的一拼,肤色雪白,此时红唇性感微张,一双大眼水灵灵,笑Ꮯ道:“楚风哥哥,人家一个弱质女流,真的没有什么收获,你怎能这样狠心赶我回洞府,让我帮你捏捏肩好不好?”

      楚风闻言,顿时开心点头,道:“好呀,晚上我们谈人生高层次的理想,至于现在嘛,你先给我去洞府,夺点造化再出来!”

      “哼!” 

      赵晴冷哼,这魔王太可킼恶了,她这么发嗲、撒娇都没用,简直是个混륒账,心눛肠太硬。

      她扭着水蛇腰,再次向洞府走去,因为,她看出来了,这个恶棍可不是说说而已,ᒁ她不敢拂逆,她诅咒,真该让这魔头单身一万年,看不到一个女人!

      “活该,叫你不久前嘲笑我!”紫鸾幸灾乐祸。

      赵晴回头,嫣然一笑,红唇越发鲜艳性感,眼神妩媚,道:“小妹妹,你告黑状是吧,回头晚间我去找楚哥哥谈人生理想,我一定建议他把你再卖掉。”

      “啊,你敢!”紫鸾顿时紧张,小脸发白,感觉到那大魔女的威胁太强。

      艧星空中,黑道巨擘,那个老魔王鼻子喷黑烟,脸色极其难看,身为魔道领駫域的元老,ࡑ怎能弬容忍小魔头放肆,他咬牙道:“小㣁魔头,敢欺负我孙女,等你踏进星空中,我这个前辈要让你明白什么才叫魔王,等着瞧!”

      这一日,星空中很热闹,只是有些老家伙很不謔开⤎心。

      一些昺圣地、净土中的老怪物彼此联系ွ时,뵄打招呼话语相当的另类。

      “老张,你孙女被收保护费了吗?”

      “我想打不死那小子,岂止被收保护费,连人都被没收了,愁死我了,这可怎么办?!”

      俢“知足吧,老周才算上火呢,他的玄鈀孙与玄孙女都过去了,结果都被那小王八羔子给抓住了,一个没跑了,老周正在磨刀呢!”

      “赵魔王才算发愁呢,他那孙女赵晴似乎对ⴽ那小土着颇感兴趣,晚上要去找他谈人生,赵魔王气的一不小心捏死两头金身罗汉级飞蛇,那可是他准备留着养成蛟龙엖的宠物,现在他正坐卧不宁呢,说非要砍死楚风不可!”

      ……

      刟这是一个小圈子,뒣都是顶级老怪,谈话并未泄露到外界去,不然的话,肯定会人䠲们傻眼,引发홾轩然大波。

      ߎ因为,这群得道高人的做派跟人们平日看到的不一样。

      地球,东海。

      楚风询问一檴群俘虏,道:“仙乐净土的蓝诗呢,我还准备收这个宇宙新星的保护费呢,她来了没有,怎么还不出来?”

      域外,天神族的少神也在关注这件事,一刹那,英俊无暇的脸顿时阴沉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