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好看的h片

      茶马县城的车站,떔钟奇与身⃺旁的三ୌ位公司代表在站外聊天,这几位公司的代表,是钟奇去云岭时,与几家公司初步签订媿意向合同时,公司派过来的设计方案的代表,钟奇与几位代表在简㲖单的聊天时,了瞥解到了这几位代表的大概情况。

      먋看来这些公司对自己的业务,还是有着怀疑,当然抱着有⌺枣没枣打一竿子的态度,也安排了相关人员过来实地考察,可是到来的员工,其中一位竟然是实习刚转正的,另外两位履历也并不符合,ߙ钟奇去会谈时候,阐述自醆己设想的要求。

      如果不是当天有着刘纯丽的介绍,自己又뀁与张晴,有了深入的交谈,恐怕今天张晴也不一定会来。

      钟奇此时对张晴报了更大的期待,毕竟张晴的专业是建筑设计,在英皇国留学四年,对很多欧洲的建筑设计,有着非常深入的了解,欧洲一些乡村的别墅,不只是外形上的美观,更多的是房屋在乡村如何更好㸡的适应当地的环境,与房屋给业主带来更多的便利,健康的环境,与视觉上的享受。这方面张ộ晴还是更有经验。

      钟奇看了看表,张晴应该下站了,又等了一会,飄看到出站口,一个身材修长有型的女子,带着鸭舌帽,穿着一身运动装,与平时在云岭的,一身职业打扮,有着很大的区别。看到钟奇远远的摆了一下手,钟奇也笑着招了招手,张晴的后面跟着一个,背着大大的双肩包的女孩,包里应该装着这次,实地考察ᅥ的一些简单设备。

      不论结果如何,钟奇都对张晴这次,认真负责的态度很是满意。张晴对待这次的业务,没有敷衍,而是认真重视。

      钟奇迎了过来,握着张晴的手,欢迎你来我ꦖ们柳河村⡼,这次一定好好的招待你。

      大家分乘两辆出租车,去往了柳河村,众人在柳河村,具体查看了钟奇现在房屋쒚的位置,钟奇又在一次뜶阐述了希望自己想앜要的效果后,大家变纷纷的返回了云岭,张晴这次씸也ᢪ没有过多停留。

      因为只是一栋乡村的别墅,所以设计过程也并不复杂,有很多现成的版本可以借鉴,只是钟奇要求的更多细节,如何在有限的空间里把握这些,需要回去好好思量,大致也给出了三天时间,㚁完成设计方案。

      三天后钟奇逐一拜访了,几个公司,了解了各〟家的方案,最终钟奇选择了,与张晴㴘签订合同。

      当钟奇把前期的预付款,八十万打到张晴的公司时,张晴也长舒一口气,这个钟奇얺,还是言䛬而有信的人,这笔业务,并不算大,但在02年这个年代,对于她这样的小公司来说,也并不算小,利润很可观,而且回款有保证,并不像一些业䇮务,前期费劲力气的拿到手,利润櫻已经被䡜中间人拿走一部分,当回款时삐,利润又被拿走一部分,最后还剩一笔尾款也遥遥无期。

      算下来按照利润来说,也是一个很不错的业务。同时也并不影响公司对其他业务的开展。合同是ퟀ标准的合约,按照工程的䑟进度去付款。并蟔不需要垫资。

      랱 签好合同,马上公司将在两天内,派施工方来施工,钟奇也决定带着沈虹出去走走,这些年沈虹一直生活的比较压抑坎坷,虽然自从与钟奇相识后,生活处境有了很大的改观,两人在一起后更是蜜里调油,但是对于沈虹来说,这二十二年来,最远到过的地方,就是在茶马县城高中的三年。之后就一直窝在柳河村,虽然沈虹已是人妇,但她现在的年龄,对同龄正に在上大学的人,和城里人来说还是个天真浪漫的年龄。

      沈虹鹮也同样渴望,看看外面的世界。两个人决定好了去处,就开始各项的准备,先把现在家里的一些电器,都全±部搬到沈虹婆婆的졪家里,那个房子现在一直空着,还好两家距离不远,钟奇的力气又非常大,各式电器,与两人的衣服被子一些生活用品都搬到了沈虹婆婆家里。把沈虹婆家迖的房子堆放的很满,剩下不要的,就给了村里有需要的村民。

      钟奇现在的房子也彻底空了出来,施工方很快会过来,把这个钟奇住了多年的房子推倒。

      两个人又带着,一大两小三只狗,跑到了钟奇岳父岳母的家里,让老人临时帮着喂养,钟奇给小狗留下一罐蜂蜜。这两只德牧现在长到两个多月大了。跟父母交代了一下如何去喂养。

      两个人带了少量换洗的衣服,就离开了柳河村,钟奇背着一个大的双肩包,里面放了沈虹和自己的衣物,和沈虹的一些化妆品日用品。

      牝在茶马县城到省城武阳,全程三百多公里,乘坐火车大概需要四个小时。沈虹这次与钟奇去旅游,也是⛄第一次离开茶马县城,心里好奇又期待,满是兴奋的拉着钟奇的手,紧紧的跟在后面,很怕两个人走散。两个人在候车室等了十多分钟,就登上了去往省城的绿皮火车。

      搊 这是一趟途径茶马县城的长途绿皮火车,终点站就孰在省城武阳,在茶马ᓗ县城停站后,뜬稀稀ⴙ疏疏的下来几个人,钟奇拉着沈虹ﲂ进入车厢,因为距离终点站不算远,车厢内有几处空座,钟奇带着沈虹找到一处三人座的位置,把带的包放到了车䅳架上,两个人坐在,靠着窗一位女士身旁坐了下来。

      对面坐着一个中年夫妻,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也许是长途远行的缘故,这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把脚伸出鞋外放松放松,一个套在脚上有些板结的袜子,一刻不停的散发气味,一股浓郁酸臭的味道在周围弥漫。

      钟奇与沈虹刚刚坐在位置上,对股몦刺鼻的酸臭味有些不适应,钟奇皱着鼻子屏住呼吸,沈虹低头用手背档住口,鼻,这一趟美妙向往的旅行,看来也并不全是美妙,沈虹心里面暗暗感慨。

      钟奇看了看左右与对面的夫妻,那对中年夫妻,正津津有味的吃着路上带的食物,对这味道好像产生了免疫。靠窗的ꩇ女士斜靠在车窗壁,微微的张着嘴,半睡半醒的。看来大家都适应了这股怪味。

      这个年代很多长途列车,都会有这样,不顾及别人的一些乘客,钟奇也不好说什么。꩸也许是味道太浓,沈虹昛在座位上有抐些不舒服,靠在钟奇的肩膀,闭上了眼睛,打算用睡眠抵抗毒气ꥶ弹的摧残。钟奇伸手揽着沈虹的肩膀,先休息吧,到站还有将近四个小时。沈虹点点头没有说话。

      对面三十多岁的縉男子,穿着一身牛仔服,可能是比较懒,衣服上有着几处油渍,踊和一块块的水污渍循,半长的头发,打벜着卷,手里拿着一个小鸡腿,津津有味的吃着,手上与唇边油光闪亮。不时偷眼瞄一下对面的沈虹。

      钟奇看了看有些无奈,这四个小时可不好熬啊。还好忍受了两个多小时的时候窗边的女士,与那位露着臭脚的家伙,也都在前后两站下车,钟奇把车窗往上推了个缝隙,让沈虹靠䄃在窗边,一阵清新凉爽的空气透过车窗,让人精神为之一震。

      钟奇长舒一口气,终于好些了,刚才差点被毒死。

      沈虹在旁边嘻嘻的笑个不停,看不出来,你也有吃瘪的时候。

      굻 对面中年夫妻里的턡那位大哥,看着两个青春活力的小年轻셡,笑着说:看你们两个应该是不经常出门,这长ጧ途车都这样,我有一ꚣ次坐车三个露脚丫子的,最ﱫ后我跑车厢过道呆着,没办法这路途远,坐在车上久了,脚都肿了,露出来亮亮也确实能舒服些。

      那也不应该露出来,别人怎么办,沈虹嘀咕着。

      中年男人笑了笑没说话。

      찪 钟စ奇你看这是到䨦哪了,这么多车,感觉很不错啊。沈虹拉着钟奇的手,指向窗外的一条街道,街道宽敞上面车来车往。

      钟奇笑笑:这是柳城ϝ,这个城市的经ㆯ济发展,与市政建设,与云岭市差距很大⣦,不过这个城市距离ᴷ省城很近,到了这里离武阳就不远了,在过一站地就䙁到了。咱们就不在车上吃饭了,下车咱们去武阳吃饭。

      ␇我有텫点没胃口怎么办啊老公。

      给你来个这个开开胃,钟奇拿出一个桃子,咱们今天在武阳住一晚깟,顺⥃便买两张机票,明天坐飞机直接去金ч陵。

      沈虹咬着桃子,兴奋的点点头。

      下午爳一点,火糟车停靠在了武阳,两个人下了车,直奔站外。武阳站是佑安省的第一ꡉ大站짚,每天旅客流量巨大,是整个佑安省,去往省外的枢纽,沈虹拉着첆钟奇的手,东看看西看看,这里好集大,人真是太多了,四面̩八方都݈是輮川流不息的人群,我以前的好多同学都在武阳上学,今年她们有的人要毕业了,应该会在这个城市找工作了དྷ。

      钟ᨳ奇握了握㖤沈虹的手,有些想念你以前上学时的同学了?咱们在武阳也会呆上一段时间,会有机会再见的。钟奇知道沈虹对当初没上大学,内心多少有些遗憾,可这事还真没能力去帮,如果实在想去校园重温校园梦,可以考虑参加成人教育,武阳有的大学,成人教育与全日制大学在一个校区。 

      沈虹笑了笑:想起以㸆前上高中时줅,和我们寝室里三个好朋友一起约定大家考到武阳来上学。最后䭊我退了学,一个考上了武阳的专科,一个考到了外省,还有一个考上了武阳的重点,现在已经有一个今年毕业了。而我也成了有╂夫之妇,真是想不到襧这世事变化,让稚人预料不到。

      钟奇拍了拍沈虹的﬉背:变来变去最后都变成一样。

      都变成什么?惀沈虹好奇的问。

      絶 都变成了妻子,都变諺成了母亲,只是每个人走过的路不同뺠,没什么好遗憾的。你曾经经历过是苦难,就让你变得比她们都坚强。而她们对未来的迷茫也才刚刚开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