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医生内检

      “太子殿下?”大夫人试探喊了一声。

      顾亦清一顿,他抬眸直视大夫人,一张雄雌莫辩让人惊艳的脸上冷冷清清,没有什么表情。

      “嗯”

      大夫人眉头不可见一皱,太子殿下是什么意思,是要帮叶初九吗?

      叶初九扭头看了一眼顾亦清,一脸似笑非笑又带着慵懒的表情。

      顾亦清感受到了她的视线,细长浓密的睫毛抬了抬,露出一双好看的淡蓝色眼眸,那样子就像是在问,怎么了?

      她摇了摇头,走径直进次卧,也是一个无人居住的房间。跟在后面被唐殊拦住的大夫人心里已经开始打鼓了,叶初九为什么那么巧...第一个选的房间就是这一间!

      希望她发现不了什么,否则...

      大夫人看了一眼主客厅,叶尉正在跟一个穿着官服谈话,他受到了什么东西触动,手袖一动牵扯着手臂,叶尉抬头,脸上的细微皱纹挤到一起,他的视线跟大夫人撞到一起,大夫人朝他点了点头。

      ————

      推门走进屋内,叶初九闻了闻空气中的味道,然后半跪在地板上,叶家丫鬟倒是尽职尽责,地上没有一丝灰尘,她不怎么在意的趴着敲了敲房间的四个角落。

      “咚咚咚”

      她听见这个声音眨了眨眼,在地上又摸索了一会,左敲敲右敲敲,站起来拍了拍身子。

      退后了几步,身子微弓做出来一个蓄力的动作,,下一秒右脚腾空用力踩——“咔嚓”

      唐殊刚想吐槽她是不是傻,帮人家免费拖地,就看见她用脚把地板猛踹出了一个大洞......

      “这地板上有一个小型阵法诶,这么暴力不会毁了这里吗?”

      叶初九听见这句话,笑眯眯的回头反驳。

      “没有哦,这里是阵眼,而且,有时候暴力取材也是一个好办法。”

      唐殊盯着地板看,半天才应了一声,他有些奇怪的目光看向叶初九,唐家是阵法世家,而他已经修炼出来阵灵,刚刚他都没有看出来,叶初九这个外行人为什么直接找到了阵眼。

      还有之前她快到诡异的速度和反应能力。

      女人真可怕!少女更可怕!!

      地面裂开的一瞬间,叶初九立刻就闻到了血腥味,非常浓重。

      她看了一眼,阵法被破开之后,地板消失了,没有看见任何可以下去的工具,地下黑乌乌一片透出一股诡异的气息。

      叶初九毫不怀疑,她们可以飞下去才不安梯子的,她觉得被深深的侮辱到了,等她回去一定要好好修炼!

      叶初九在原地半天,她闻到了腐烂的令人作呕的味道。

      转身低声询问:“带我下去,价钱减半?”

      顾亦清看着她,眼里闪过一丝异样,他刚想说不用,是见面礼。就见叶初九直勾勾的盯着他,微笑。

      “不接受,就不要你帮忙了。”

      下意识,他改口。

      “...好”

      叶初九脸上带着不可思议,她觉得这太子脑瓜有问题,三亿五千万诶,她刚刚不说看样子他真的会拒绝啊。

      她想探探他发烧没,盯着他光洁白皙的额头,半天没敢伸出刚刚摸地板的手。

      旁边唐殊也觉得他兄弟傻了,看着小姑娘盯着顾亦清的眼神像是在看傻子,人傻钱多的那种。

      他咽了口口水,不禁怀疑,难道真的会有女子不喜欢顾亦清?

      要是叶初九知道他的想法,八成会敲敲他的脑瓜,翻白眼。真以为你家亦清人见人爱啊?

      她不喜欢这种,人傻钱多话还少,待在一起不得憋死。

      顾亦清站在原地,他伸袖,宽大的白袖衫上绣着一朵紫银色的花,看起来栩栩如生就好像活的一样,形状跟神夕花有些相似。

      他右手一揽,环住了叶初九的腰,她的腰很细,顾亦清轻轻松松就抱了起来,带着她跳了下去。

      唐殊目睹了这一切:“......”他觉得他可能见鬼了吧。

      说好的不近女色不喜言谈呢?你都没抱过我呢!

      他努了努嘴,极轻的咂了一下舌,没有跟着跳下去。

      地下别有洞天,很是宽敞,刚落地,迎面扑来一股寒气,吹的叶初九汗毛一立。

      叶初九啧了一声,不亏是地下水牢,阴气真重。

      叶初九感觉自己脚踩实地就挣脱开了顾亦清的手,闻着味道找向里面。

      顾亦清看着留有余温的手,抿唇,淡蓝色的眼眸泛起一阵涟漪。

      软的...

      不怎么耗力,叶初九直冲地下最底里,里面寒光浮空,青苔长满墙壁,仔细一看还能看见一些怪状的虫子在一堆腐烂的肉沫上爬动。

      刚到门口,铁没锁,一贴近就听见阵阵水声,这里的血腥味也最浓重。

      “阿凌...”

      叶初九刚踏进水牢,刚刚好转的心情再次凝重,她面无表情的贴近水牢。

      这是一个方形的水池,水足足淹过脖子,两条厚重生锈的大铁链绑在叶凌细瘦的手臂上,他光着上半身,手臂上全身细细小小的针眼...

      其实上次叶初九说的还是算好的了,叶凌不是瘦,是身上皮包着骨,没有一点肉,还有他手臂上的针眼不知道哪来的。

      她知道三夫人生产时留下病根,因为请不起炼药师,叶凌只能省吃俭用给三夫人买药,只是没想到,他如此克扣自己,居然比原主还瘦。

      他裸露在外的上半身上全是交叉相错的鞭痕,泡在水里肉都浮肿起来了,最外皮表面裸露在外的肉呈紫色的,一看就明了,他中毒了。

      大夫人那种狡猾的女人不会干留人把柄的蠢事,怕是叶枫干的。

      顾亦清站在她身后,手心聚起灵气,仔细一看,其中有丝丝雷电飘荡。

      他抬手,竖起纤细的食指轻轻一抬,巨大的锁链腾空而起,溅起一片水花,拇指捏向食指,只听一阵酸牙刺耳的声音,雷电瞬间席卷锁身,铁锁开始冒烟。短短十秒不到化为齑粉。

      没了锁链束缚,叶凌就要沉入水底,叶初九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几乎大半个身子都伸出去。

      将叶凌平放在地上,她伸出手指沾一点伤口边上的紫色血液放在鼻尖闻了闻。

      “水沂花?”

      顾亦清俯身半蹲在叶初九身边悄无声息的说:“提炼成液体,倒入水中无色无味...”

      “唯有高级解毒丹可解?”叶初九替他接了上去。

      顾亦清一顿,点了点头。

      叶初九若有所思,她记得空间里面的那本册子写着的就是关于炼药师炼丹的方法,只不过她没有试过。

      原主倒是有练过丹,失败的几率很大,因为她只有火系没有木系做辅助,不知道用那本书上的方法,能否成为炼药师。

      她幽幽叹了一口气,果然这是个世界以实力为尊啊,干什么都好麻烦!

      算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等这次事情过去了,她得好好修炼了,要准备考进云落学院。

      单凭叶尉的态度,如果站队的话她跟叶凌百分百被踹,再不强大起来带着叶凌和娘离开这个吃人的府邸,她们就要狗带在这里了。

      好不容易丢掉了霉运,有了家人,她可不想不明不白死掉。

      等羽翼丰满,就可以有资格接三夫人出来了。

      “太子殿下,能否拉一把,带我们回我房间...”

      “顾亦清”

      顾亦清抿唇打断了她的话。

      “什么?”叶初九疑问一句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就见他又重复了一遍。

      她盯着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大胆的踮起脚尖用空出的一只手捏了捏他的脸。

      意料之中的好捏。

      “你是呆子么?记住哦,我叫叶初九。”

      少女凝重的脸如同春回大地,万物复苏一般化开出现了灿烂的笑容,声音悦耳好听。

      听着她的笑声,淡蓝色的眼眸微动。

      很奇怪吗...

      他下意识摸了摸叶初九刚刚捏过的地方。

      热热的、不讨厌...

      鼻间还有淡淡的味道,奇奇怪怪的清香。

      顾亦清一只手抱一个,扛着两人上来了。

      姐弟俩都不重,上来之后静坐冥想的唐殊应声睁眼,一脸惊悚的看着顾亦清。

      “我的祖宗啊,你衣服怎么全湿了,没带换洗的衣服你这洁癖的性子该怎么办!”

      叶初九抬眼,挑了挑眉。

      “你有洁癖啊?”

      “......我没有”

      唐殊:“......”

      是吗,上次散步到一半,被一个官家女儿扑了一下,当场回去毒舌把人骂哭了的是谁?转头就回宫把衣服烧了沐浴换衣的是谁?

      不过说真的,那女子身上的胭脂味道浓的刺鼻,脸上抹的花花绿绿,乍一看他还以为唱戏的姑娘,知道他们的身份特意来碰瓷了。

      叶初九淡淡眯眼,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她伸手,热浪涌向顾亦清和叶凌烘干的衣服,控制得当没有伤到一分一毫。

      唐殊看着这场景,咽了口唾沫,这控制力,跟他有的一拼啊...

      “我先带着叶凌回去包扎伤口,”她慵懒的朝两人笑了笑,轻轻的磨了磨牙,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这笔仇、没完。”

      她轻轻弯腰行了个礼,半抱着叶凌尽量不碰到他的伤。

      出门没走几步,她找了个角落,带着叶凌消失在原地。

      另一边,两人还在屋子里站着,顾亦清在感受到一股空间之力的波动之后,微不可查勾了勾嘴角。

      ......

      两天之后

      叶枫有些紧张的坐在软榻上,她看着面前,不停走动的大夫人嘟囔一句:“娘,你别走来走去的,看得我头晕。”

      大夫人听见这句话,身体出现细微的停顿,然后还是坐到了椅子上,一脸严厉的问:“枫儿,地牢柜子里的水沂花液去哪了?

      “你是不是给叶凌下毒了?!”

      叶枫眼里闪过一丝阴毒,她有些疯癫的说:“是,我就是给他下毒了!他不该死吗?!”

      大夫人揉了揉她的头,叹气:“我怎么教你的,要学会忍耐,下一次不要再犯了...”

      “已经过了两天了,太子殿下那边都没什么反应,你暂时不要再去找叶初九的麻烦了”

      “等你的姐姐回来再收拾她们”

      叶枫听到这话,强忍着心中的怨,那个叶凌死了正好,让他不乖乖听我的话,非得逼我把药盘打翻,还烫到我的手,烫伤了他赔得起吗?!

      等姐姐回来,到时候再怎么奉承我都没用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