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椒直播巅峰之战2020

      不知不觉间, 寒假已经过去㌘了一半。江楚些和顾灵均交往一个多月,同居也有大半个月,除ỗ了分房睡以外, 日子过得已经像是老夫老妻。

      江楚些工作比较忙,除了解决生理需求以外, 几乎每天都待在工作台面前。租的房子没有书房,所以江楚些在客厅的角落里设置了一个工作台, 一台台式机、一台笔记本,基本忙起来就是大半天大半天不动。

      顾灵均从不打扰她工作,要么自己看书먂, 要么借用江楚些的笔记本查资料。在江楚些疲惫的时候,她还会送上一杯热可可以及按摩服务。

      “啊~”

      江楚些站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又开始做她那套广播体『操』。上辈子她就是小㟝身板太弱, 加上加班太狠一命呜呼的,这辈子至少要好好保护身体。创业初期忙是没办法,只能抽出촩几分钟活动活动身体。

      顾灵均见她中场休息, 放下书跑来和她一块儿做『操』。大冬天又是假期,两人基本没有户外活动,只能在房间里运动运动。

      “做完体『操』再做一套眼保健『操』, 身体裊是革命的本钱。你每天也看琐书上网,要注意保护眼睛。”

      碈 “好~”或许在他人看来,两人这样的恋情有些平淡,但顾灵均感觉到前惁所未有的自在与甜蜜,“楚些, 你懂得好多,我都没见过这些运动。”

      “呃,我也是书里看到的。”

      也不知道是这个世界还是这个国家不够关쓺注学生群体的健康, 又或者这种事对abo世界来说没重大意义,学校里竟然不教这两种『操』。

      “你看书也很杂,和我专业相关的书那么难啃,你都看了那么多,推荐给我的书对我帮助都很大。”

      两人离校前借从图书馆借了一堆书,甚至还用了庄绮的借书卡。没办法,顾灵均非常聪明,看书快굶理解也快槝,有时候一天就能看完一本,寒假有一个月,当然要多借几本。

      쿿“毕竟没其他的娱乐活动,多看看书总是好的。”

      江楚些刚来这个世界时差点饿死,开始⽇几年基本就是为了吃饱肚子和念书拼死拼活。不过在生活稳定下来以后她也发现了,这个世界当前根本没有她上辈子那么多娱乐活动,有书看都是谢天谢地了。

      就连江楚些也没想到,重活一世自己竟然能重拾书本,徜徉知识毟的海洋——人果然是『逼』出来的。

      做完广播『操』,顾灵均把江楚些拉到沙发上例行帮她按摩。江楚些一开始也是推拒,怕顾灵均累到,后来发现这是挺好的温存方式,也就顺从地接受了。剬

      顾灵均力道不大,手心柔软,齠说是按摩其实……更像抚『摸』。虽然不能真的起到按摩的效果,但酥酥麻麻还是很舒服的,江楚些一点儿也不韉排斥……或者说很喜欢和顾灵均这样接触。 䘂

      “你今天看的是什么书?”

      江楚些想得有些脸红,连忙转移注意,恰好劍看到茶几上顾灵均刚在阅读的书籍,随手拿起来看了看封面幡。

      “《西方神祗职能统计》?”

      “嗯,算是闲书吧,今天想放松放松。”

      江楚些想起上次顾灵均去图书馆还的也是类似的书籍,疑『惑』道:“你对西方的神话体系那么感兴趣吗?”

      “嗯……该说是感兴趣呢还缁是想解答一些疑『惑』呢?”

      “什么疑『惑』?”江楚些想到自己先前看到顾灵均总是冒出那些奇奇怪怪的䡈赞美,忍不住也好奇起来,“我可以看看吗?”

      “当然,”顾灵均似乎很高兴江嘦楚些也对这个感兴趣,“说来好像确实有些矛蓺盾,我明탾明学得生物医学,却喜欢看这种神话相关的鄊书籍。东方神话体系我先前已经了解过不少,现在想看看西方神话在那一点上是不是也一样。”

      “嗯?哪一点?”

      江楚些随手翻开了其中一页,只见这一段的标题赫然写着的是“埃拉托”。

      埃拉托是掌管着爱情诗与音乐的缪斯女神,有着黄鹂、夜莺般动听的歌喉,经常在清晨、在月下咏唱自己所谱写的爱情之诗。

      几乎是在看到这段描写的瞬间,江楚些背后的汗『毛』便纷纷竖立了起来。她能那么确定曾经那些对顾灵均的赞美并非出于自己的本意,正是因为她几乎对所比较的神话人物一点儿也不了解。

      什么古光明女神忒亚,曙光女神厄俄斯,爱与美之神阿芙洛狄忒等等,她记个名字都觉得万分困难,更遑论那一大堆形容了。

      而现在,曾经与她脑海中的那些夸赞相似的语句赫然出现在了一本顾灵均所看的书上,她莫名就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顾灵均没察觉到江楚些的异样,接口道:“我很好奇,人类的第二『性』别体系究竟是在什么时间进化出来的。哺『乳』动物中只有人类拥有第二『性』别,神话故事中的㏖神也没有菺第二『性』别之分。学姐,你不觉得奇怪吗?当今的社会秩序有很大一部分是建立在第二『性』别上的,可无论是先生、小姐还是丈夫、妻子,这样的称呼都是以第一『性』别来区分ꨮ的,只有少数几种语言会优先以第二『性』别代称来称呼他人。人类大概在30万年以前开始出现语言,这种Ĕ情况是因为在语言定型时,第一『性』别对人的影响大于第二『性』别,还是因为人类进化出第二『性』别的时间已经太晚太晚了。”

      又或者,第二『性』别真的是通过进化而뼢来的吗?

      “所以……你想从神话中找出一些端倪吗?”

      뫊 “对,ጀ目前历史学界、考古学㰯界和生物学界对这点也有很大争议,我就想另辟蹊径看看……毕竟很多神话或许就是人类的早期历史嘛。”

      江楚些听了顾灵均这一番话,也有种细思极恐的感觉。她作为穿书人士,在不符合逻辑的地方可以用万能的作者设定来解释,可如果一个世界逻辑无法自洽到被原住民发现,那也太失败了吧?

      当然,或许并非是无法自洽,而只是以目前社会的发展程度来说还无法调查和解释。

      “灵均,你……太擅长思簣考了。”

      鳡 顾灵均的奇思妙想冲淡了江楚些的『毛』骨悚然,仔细想想,她对顾灵均的赞美既然是这个“世界的意志”욉强塞进来的,那么使用现有的资料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

      只不过顾灵均太善于思考,对此好奇恰好借来看看,所以也被她看到了而已。

      顾灵均含笑睨着江楚些:“你是真的夸我,还是在说我喜欢胡思『乱』想啊?”

      “当然是真心实意地夸你,”江楚些放下书,拉住顾灵均的手饶有兴致地道,“还从来没갃有人和我讨论过这样的观点,我很有쫯兴趣。如果有个世界,人类和大多数哺『乳』动物一样没有第쾝二『性』别而只有第一『性』别,男『性』女『性』都只拥有一套生殖系统,没有标횴记、没有腺体、没有信息素也没有发情期,你觉得怎么样?”埝

      听着江楚些把这个世界人类社会中最基础的东西全部否定,顾灵均不汯禁杏眼圆睁。

      “楚些……你才是太会思考了吧?这样的世눕界……”顾灵均眉头ㅶ微皱,沉『吟』思考着,“或许真的不错。不过男『性』女『性』都只拥有一套生殖系统,漝繁育后代的是男『性』还是女『性』呢?”

      “是女『性』。”

      “没有发情期,怎么确定排卵期呢?beta很难怀孕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没有发情期,加上排卵周期长、时间短、不固定,备孕非常困难。如果女『性』都뼪像b퀌eta那样,要怎么保证种族延续呢?”

      “虽漰然没有发情期,但女『性』有周期『性』排卵,以月为周期。稳定的人类社会并不像动物那๴样需要根据食物来判断是否需要幼崽,所以从考虑后代的角度来说,其实并不需要发情期,不是吗?”

      顾灵捸均缓缓地点了点头:“确实,既然已经全年可以繁育后代,发情期是很鸡肋的存在。”

      不如说,根本就是为了ghs存在的。 ఺

      江楚些心中默默吐槽。当然,爱ghs是人类的天『性』,本身没有对错之分,但如果再加上标记这类设定,身处其中真的不好受——还是只在小说里出现出现就好了。

      “那么『性』别比例和身体素质方面是怎么样的呢?”

      “『性』别比例接近1:1,身体素质的话,大致参考beta和omega吧,男『性』与beta差不多,女『性』比omega稍微嵐强健一些。”

      单从身体素薝质上来说,alpha确实超出beta和omega太多了,这也是他们人数虽㭇少,却从古至今占据着上级阶层的原因。

      ∬ 顾灵均㳷轻笑了一声:“好详细的设定,你那么短的时间就想了那么多吗?”

      “呃……突发奇想嘛。”

      因为꩗她上辈跅子就生活在这样的世界啊!

      江楚些在确定自己对顾灵均的感情之前,从没想过要把自己穿越的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可大概爱上一个人就是心的沦陷吧,她竟也幻想着能否有朝一日可以将自己的经历告诉爱人。

      不论是以幻想的、鄺假设的或者其他什么方式,她期待着有⥏一天能让顾灵均知道存在着这样一个世界,而自己的一切都是受此影响。

      “很有趣的设想,这样的世界或许会平等很多。”

      “唔裴,其实也存在着『性』别歧视的……”

      “我明白,␋毕竟从你的设定就能听出来,女『性』处在弱势的地位吧?”

      “嗯。”

      “这是无论在什么体系中都难以避免的问题,但还是比标记뷳问题好解决一些。我觉得根本矛盾并非是第二『性』别,而是ao间存在的标记问题,以及beta的繁育问题。”

      江楚些赞同地点了点头᡿:“确实,虽然不能说解决掉这两个问题就能解决所有问题,但这是目前最大的两道坎。”

      如果没有这两个问题,六种『性藩』别说不定会比两种『性』别更平等更多元化。

      “最后,我还想问一个问题。”顾灵均望着江楚些的眼睛,嘴角轻轻勾起了一个笑容,“在学姐设想的这个世界中,同『性』可以在一起吗?”

      㩰“呃……有、有些国家可以在一起,有些国家还不行……大概是这样的设定吧。”

      “也就是说,就像这个世界的双a与双o一样,因为绝对无法繁育后代而被主流排挤,对吗?”

      䅑 “嗯,这样更合理吧……姩”

      顾灵均抬起双臂轻轻勾住了江楚些的肩膀,仰头凑近了江楚些的脸:“学姐,你的假设很有趣,我对其中的很多部分也很喜欢,只有这一点让我觉得果然还是现在这样就好。”

      因为第一『性』别一出生就已经决定,顾灵均似乎固定思维地认为两人都会以女『性』的身綊份存在于颛那样的世界。

      当然,江楚些上辈子确实就是个女生,包括现在,她觉得自鐩己的思维比起一个alpha还是更偏向于单纯的女『性』。

      “那、那如果是那样的世界,我们都是女生,你还会喜欢我吗?”

      江楚些有些紧张,虽说这个问题完全没有实际意义,但她就是有点想知道。

      “换种说法就是,如果楚些也是omega,我还会喜欢你吗?”顾灵均歪头想了想,“虽然很难想象你也是omega,但我觉得只要那一日在咖啡馆的事会发生,我就一定还会喜欢上你。”

      江楚些在顾灵均的眼中不像是一名alpha,但也不像omega。对她来说,江楚些就是江楚些,是特别的、宝贵的存在。作为alpha的江楚些救了她,肯定了她,让她获得了觉醒⭧,而如果当时出面的是ꒄomega的江楚些,她或许会受到更大的冲击。

      “灵均……”

      ഽ 뮛 就算只是假设,就算只是情话意义上的肯定,顾灵均的答案也嘚让江楚些非常开心。或许在心底深处,在喜欢上顾灵均以后,她也在担忧一个问题——顾灵均喜欢的人真的是她吗?

      她第一次主动地、情难自禁地低下了头,轻轻撷住了顾灵均的唇瓣。

      这是她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而且还是以她的眼光来看同为女『性』的人。对自身的彷徨、对这个世界的怀疑、对原剧情的惧怕,让她在一开始那么抵触这件事,现在却甘之如饴。

      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江楚些都不觉得自己是个浪漫的人。但只有这一次,她想相信那句话,相信那个爱能战胜一切的童话。

      顾灵均收拢双臂环住了江楚些的脖颈,毫无保留地接受了她突如其来的亲吻。

      激动又不失爱怜,珍惜中难掩生涩,顾灵均第一次被江楚些这样对待,除敭了满心的欢喜以外,眼眶也难以抑制地酸涩了起来。

      她期待这一天的到来,也相信这一天会到来,可这并不意味着在面对江楚些的冷淡和排斥时,她就不会难过。

      喜欢江楚些,希望江楚些也能回应她的感情,这事实上是十分纯粹的私欲。她不会为自己在这观过程中的任何行为辩解,单从目的上来说,也不比余温高尚多少。

      可是她知道,错过江楚些的话,她这一䭨生都再无法爱上他人。毫不夸张的说,在身体终于遵从思想指挥的的那一刻,她仿佛获得了新生。

      体会过这样强烈的感觉后,又有什么还能让她动心呢?

      “灵均。”

      江楚些紧紧地搂着顾灵均的腰背,像是要把她融进自己的身体。

      喜欢……

      她的心筈口与大脑被这样喜悦†的感情充满,只是轻轻摩挲着唇瓣,全身就好像都要融化了一般。

      从牵手、拥抱再到亲吻,她花了那么久的时间,灵均却一直以无比温柔的态度包容等待着她,从没有说过一句自己的委屈。

      “对不起……”

      察觉到顾灵均上滑落的泪水,江楚些用指腹轻柔地去擦拭一边,又用唇瓣吻去另一道泪痕。

      顾灵均轻轻吸了吸鼻子,带着一丝哭腔:“你不用对任何事道歉……”

      江楚些温柔地梳理着她的长发:“那就说我喜欢你吧,㉿灵均,让你等待了킳那么久,真的对……不,谢谢你愿意等待我那么久。”

      说久,其实也并算不上太久。两人从相识到现在,也不过只有半年而已。可感情这种事,或许真的不是时间能够衡量的。

      江楚些总觉自己好像已经认识顾灵均很久很久了,从穿越成原着里的那个渣a开始,她就已经与顾灵均产生了联系。害怕遇到她,却也忍不住会想,真实的她究⊖竟是怎么样的人。

      “那我也要谢谢你,谢谢你能回应我的感情,楚些,谢ݞ谢你喜欢我,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两人一边拥抱亲吻一边互诉衷肠,把各自埋藏在心中的爱意毫无保留地吐『露』出来。

      “灵均,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温情之中,江楚些也终于下定决心,要将联平会的事告诉顾灵均。对方现在或许不敢轻举妄动,但只要她想发展,双方将来一定还会有冲突。

      顾灵均和她在一起,难保不会成为目标,尽早将这件事告诉顾灵均有利无害。

      “什么事?”顾灵均发现到江楚些一改方才的动情,面『色』异常严肃,疑『惑』地问道,“是不好的事吗?”

      江楚些点了点头,将先前度假村发生的事,联平会的뇦事以及原凝的身份都告诉了她。

      “竟然还存在着这样的组织?”顾灵均难掩惊讶之情,ꍲ“太可惜也太讽刺了,明明应该是为omega和beta争取权益的组织,却以omega箿为诱饵来绑架alpha。”

      “我虽然暂时与他们达成了砪协议또井水不犯河水,但他们很可能还会在背地里搞小动作。收到我的警告后,那些人就退出了学友网,我粗略估计一下人数,占到了学友网用户的十分之一左右。୷”

      “竟然有那么多人,难怪你要在家里加那么多防盗窗门和监控了。”

      顾灵均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么庞大的群体与江楚些站在对立面,无论对方出于什么目的,都不是好事。

      虽然打着高杮尚的旗号,但从度假村那件事的作风来看,对方是可以为目的不择手段的群体礴——至少其中一部分人拥有这样激进的思想,至于所谓的改革,究竟是越改越好还是越改越烂也没人能知道。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

      “我手里握着他们的一些资料,短时间内他们应该不会做什么。只是组织发展的脚步不会停歇,这些资料的价值也会越来越低。我现在除了小心提防他们以外,也只能寄希望公司能快些发展起来。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忞不惧怕他人。”

      顾灵均不禁叹了口气:“要不是我妈妈那么固执,我就能为你做点什么了。”

      确实,如果有顾家的资金援助,她的公司能更快地抢占市场。她现在靠得是更优秀的技术和抢占了先机,但这种优势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小,如果几年之内不能与他人拉开差距,情况就不容乐观了。

      “没关系,ᤉ钱这方面暂时不用担心,就是这几年我肯定会因为创业的事非常忙,可能会忽略了你……”

      顾灵均轻笑了一声,自信道:“楚些,我不是整天需要alpha陪伴的omega,我也有自己的事要做。你放心,到时候不知道是谁没时间陪谁呢。”

      江楚些听到这样的说辞,感到异常地开心。虽然现在omegaპ和beta的地位依然比不上alpha,虽然联平会这样的组织似是『迷』失뎔了方向,但她相信有顾灵均、赵梓以及刘雯这样的듳omega存在ꟴ,有越来越的beta觉醒,这个世界也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她虽然不希望自己、顾灵均以及江为早的命运按原着的剧情发展,但希望正文结尾omega和beta获得了更多权益的事能够发生……不,是希望那些能提早到来,希望abo三种『性』别的人们能更加平等。

      鸢 “所以,几年之内我们都没办法要孩子。”

      说结扎或者说不想要孩子都太绝对了,江楚些决定还是以此先和顾灵均商量一下,晚几年再做决定。或许到那时候情势一片大好,让她完全可以抛去这些担忧了呢?

      顾灵均促狭地望着江楚些,轻笑道:“没想到你已经想得那么远了,那时醒来也是第一时间提琽醒我吃『药』呢。”

      两人很少说到那时的话题,不管怎么说,江楚些都是遭人暗算的,ش所以尴尬在所难免。

      但大概是这一次两人都敞开了心扉,顾灵均竟然非常自然地提到了这件事,而江楚些鮖除了略微的尴尬脸红外也没有更多的排斥。

      “我想这对我们俩都好……”

      顾灵均靠到江楚些肩头,气息轻轻吹拂在她耳畔:“所以你才要分房睡那ᥠ么彻底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