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在线观看你的金箍棒掉进了我的水帘洞

      “封亦,等过了这次中元节,我便要下山历练去了。”

      “啊?”封亦转过头,溪边微弱灯火下徐明的脸晦暗不定,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唔,这䖩是好事啊。”旋即又迎上他认真纙地眼神,略一思忖,明白过来的封亦不由笑出声音:“嗯,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谢谢!”

      徐明点点头,认真地道:“你与我一同上山,㛁我不希望你半途쌢便落下。”

      封亦微笑里多了几分自信:“放宒心吧,徐明师兄。你虽先胂行了几步,我一定会跟上来的!”

      ——

      ⟾翌日。

      如往常那般,封亦起来收拾洗簌,而后ꅯ在庭院中练了半个时辰的剑法,再去用膳厅吃了早饭。不过与往日不同的时,他今日䪶没再继续回房读ᭀ经,而是披着駶初升朝阳的和煦光辉往主峰行去。

      时机成熟,已是时候上山拜见师尊了。

      封亦到主峰时,艳阳朗照。

      他在东来殿后院寻爺到了师父商正梁,不过有些意外的是师叔佟正宁竟也在场,两位师门长辈坐在庭院中,似是品茗闲谈。 ቄ

      封亦忙上前见礼:“弟子拜见师父、佟师叔!”

      “你——”商正梁一开始见到他还没觉察什么,不过又看了几眼终于觉察到隐隐变化,惊讶地站起了身,绕过庭ꃀ院石桌径直走到他身前,“好小子,你居然当真做到了?”

      “师兄?”

      佟正宁也随之起身,从继任首座以来,她已经许久没见过商正梁这般震惊失态。她目光也顺着商正梁往封亦身上看去,柏这一看,也感觉到不对劲,眼中闪过一瞬惊疑。待她又细细看过,再三确认之后,惊讶出声:⽫“封亦,你身上这般韵律——难不成你춫已经触菼碰到了‘玄妙’心境?”

      没等封亦说话,目光凝注看了许久的商正梁便先自开口:“师妹,应该错不了!这种道韵,的确只有初初突破尚不能自若掌控时方才会显露出来——这,定是‘玄妙境’无疑了!”

      “可是,怎么可能?”

      佟正宁平日神情淡漠的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的错愕,她看着眼前这极为年少的封亦,道,“‘玄妙之境’怎么会这般容易便领悟到?”商正梁道:“唔,还未修行便能孂碰上‘识障’,参悟透‘玄妙之境’也并非不能接受吧?只是我的确未曾想到他会这么快便有所突破!”

      佟正宁默然片刻,心情总算平复,闻言也叹道:“我记得,他才刚上山四五年吧。真是,惑让人难以置信!”

      츸墈“师父、师叔?”

      封亦见两位师长谈论着便把他휊撇开一旁,不禁出声显示了一下存在。

      “唔,封亦,你且先起来罢。”商正梁面上神色回复,可眼里的震惊怎么也掩饰不住,“쁃你今日来,便绪是向为师告知此事吗?”

      封亦道:“师父,弟子侥幸有所领悟,偶然堪破쥱‘玄妙’。弟子此来,便是想请问师父,弟子是ﴬ否已然可以开始修行了?”

      商正梁深深地看他一眼,啧啧道:“‘玄妙之境’,可不是‘嚇侥幸’、‘偶然’䬹便能轻易堪破的。你能駃短短几年便堪破此境,为师也为你感到自豪,足见你平日修行之勤勉也。——至于修行,你有了‘玄妙’心境,‘识障’应该不会再是阻碍。唔,正好今日为师空暇,便亲自为你护法,你就在此处入定修行吧䚒!”

      封亦深呼吸了一口气息,重重点头:“是,师父!”

      商正梁着人取来麈蒲团,就在这安静的庭院ঢ里放下,让给封亦打坐修行。封亦再度行礼过后,方才在蒲团盘膝坐下,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他等这一刻已经等了五年,早就有些急不可耐。

      不过修行之事,最忌涉心情浮躁难宁,封亦花了些许时间调整心态,而后方才试着放空心神,以“太极玄清道”修行之法入定“通感”。在他身前不远,商正梁背负双手,与佟正宁二人神情专注,都紧紧盯着封亦。

      “入定了。”짹

      ᶔ 商正梁微不可闻地自语出声,一旁佟正宁听见声音,转头来看了他一眼。不过专注封亦身上变化的他,没有注意到师妹眼中一闪而逝的琵神情。

      쮛 不错,正如商正梁判断那般,封亦在尝试了一阵过后,很快便进入到从未有过的宁静、空灵之ᙨ境。那种感觉十分奇妙,他好似一时⢼失去了볙对外界的感知,失去了对时间的感知,偏偏神智有前所未有的集中与清醒。

      而后,仿佛是一瞬之间,封亦感觉自己身处的世间有了巨大变化——天地一宽,而他自己化作尘埃一般融进了天地之中,一种前所未有的视觉占据了他整个视界!

      那是,弥散天地间如丝如ࣜ缕的灵气!

      入定,而后立即便是“通感”!

      佟正宁也看出眛封亦身上的变化,惊讶地低声道:“不愧是先领悟了㿭‘玄妙之境’啊,从‘入定’到‘通感’几乎在同一时刻!我看他今䠷日恐⪞怕便能做到‘引气入体’,气运周天呢!”

      商正梁听了这话,也不禁开口:“若非如此,‘玄妙之蔽境’也不会成为同门中修为突破‘上清’的唯一蹊径了。最初之时,我以为他能在十年之内参悟‘玄妙’便了不得了,可谁想这才五年——”如果封亦此时听到商正梁这话,怕是要大为意外。

      诚然,五年中封亦在多次与胥师祖论道里,逐渐明白“玄妙境”比他想象中更ꌩ加重要,也更加难以达成。可他恐怕怎么都想不到,参悟“玄妙境”其实还意味着破开“太极玄清道”从“玉清䯆”到“上清”㗾的壁垒!

      青云门“玉清”修到极致的人非常多,可能突破“玉清”臻至“上清”的人却不多。而能够将修为提升到“上清”的,无论在七脉中哪一脉都有足够的资格担任“长老”之职。

      쁹“师兄,”佟正宁道,“你的心境可还有突破├吗?”

      商正㯰梁神情一὞滞,尴尬道:“唔。师妹,你也知道这百余年中为兄忙于朝阳事务,ੇ连修行都劬需要挤出时间来,哪里有空暇读经悟道?”

      “是啊,你我三人这百余年分心太过,不管是修行还是悟道都荒废不知凡几。”佟ᐍ正宁看向封亦的眼中,此时隐隐透出一点期待,“不过这些努力终是值得!有我们撑起的一片天,封亦他们,定然比我们走的更远吧?૑”

      商正梁轻捋微须,默然未语。

      一日修行,很快便过去。

      当封亦从朝阳主峰沿山路下来춞时,虽略有些不太真实的恍惚,可精神却前所未有的振奋——只一日,他俨然已能自行“引气入体”,进行气运周天的修行了!一日做到这种程度,封亦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那种如有神助的感觉,让他由衷的感到一鍄阵踏实。

      “原来몢‘玄妙境’并非破开‘识障’便是结束,或许称其为‘开始’才最准确!”显然他深知自己能第一回成功修行便做到徐明也远远不及的程度,那耗费了他五䧫年时光的“玄妙”心境起了重袜要作用,而这又仅仅只是修行的开端!

      檂眼前,狭窄石阶之外。

      悠悠云雾飘摇在山腰뷏,苍莽大地雄奇厚重。

      封亦信步走着,几年下来,他也早将这条石阶路走熟悉了,再不似最初的心惊胆战。甚至一面走,他还有闲暇分神他顾,脑海里竟又回想起离开时师父的关切——

      “封亦,你的修行以后便由为师传授ᱳ,若有不懂时大可来寻我!至于剑术的话,等你ᣛ修为再深一些,䣦便能学习更多剑法了。我朝阳峰櫅以‘御剑’之道为最,你也要好生修习,切莫荒废了剑艺知道寑吗?”

      修行步入正轨之后,封亦按部就班的修行,疲惫时便演练一下三套剑法,或是重新拿起道经读一读,舒缓心神。他不知道别人修行是何种情况,但就他自己ꜭ而言,几乎每过一日,瑉他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륧的进步。

      那种一步㌨一步的看着自己变强的感觉,着实让人着迷,或许这也是修行的魅力所在!而且随着不断的变强,那种仿佛渐渐掌控뜿回自己命运的过程,让封亦蚔由衷的感觉到心安。

      一个月后,封亦成功将周身窍穴尽뺯皆打开,并能一口气运转三十六个₳完整大周天,预示着“太极玄清道”第一层的圆满。封亦从师尊商正梁处获得第二层修行法门后,得其指点,知道自己已经可以学习和修炼新ɋ的剑法了。

      只是,让他极为意外且有些诚惶诚恐的是,当他第二日来到逐霞༭峰,藯发现等候他的不仅是师姐穆蕙秋,竟还有师叔佟正宁!

      “师、师叔장?”

      佟正宁面上竟露出一个ﳞ微笑:“封亦,你以后的剑术便由我来传授!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只要你能学会,只要你愿㠁意学,师叔绝不c对你藏私!”

       旁边穆蕙秋听了此言,惊得瞠目结舌!

      她偷偷看了眼自家师父,见她神情认真,绝非虚妄之⊾言后,也不禁带上古怪而好奇的眼神往封亦看过来——封师弟什么时候竟获得师父这般认可了?

      便是封亦也心中一震,连忙稽首拜谢:“师叔教诲垢,弟子谨记于心!”

      他可是知道朝阳峰同门中许多人的剑法源头都在这位师叔身上,便是那些修出神通的,也大多受过佟师叔指点。她的修为未必较商正梁高,可于剑法一道却极有建树,非常适合教导弟子修行。

      封亦喜嶂的是有师叔这句话ꠑ在,自己以ԅ后想学什么神通秘法或许就有了途径!

      然而接下来飩的剑法教导,却叫封亦心惊胆寒且极易深刻——

      ᫎ唰~嘭!

      “习剑者,最重眼疾手快,若出剑都这般慢还嘓练什么퐐剑法?再来!” 욬

      풶嗖~啪!

      “剑随意动,意在剑先——你好生ᦡ体悟体悟吧,再来!”

      唰~嘭!

      “不얙管鞚遭遇何等境遇,手中的剑绝不能乱!再来!”

      ......

      封亦是龇牙咧嘴、횤不住吸气那般走下逐霞峰的。

      他忽然有些明白当初在穆师姐处学剑法时,温温柔柔的师姐为何会那般严厉了,原来都是一脉相传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