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精品高清喂奶

      ……

      这是一片虚无的空间,没有生命,没有景色,天地白茫茫的,却找不到任何的发光点,又或者哪里都在散发着光。

      记忆依旧停留在向自己直直冲来的大货车那刺眼的灯光,和被其撞倒时眼角瞟到的远处的灿烂烟花,以及胸前家传玉坠散发的金色光辉。

      这里是什么地方?

      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心急如焚的看着周围如白雾般的世界,期待着有人能够回答。

      可这是不可能的。

      时间在不断流逝,记忆中的场景也不停轮转,世界依旧没有改变。

      孤单,恐惧与白色渐渐充斥内心,不再抱怨而是渐渐接受了这个只有自己的世界。

      而记忆中的画面越来越清晰……

      夜晚,斑马线,红灯,货车,散落一地的纸张,远处在漆黑夜空中绽放的璀璨烟花,似乎还有一首歌在不停播放着……

      这些到底是什么!这是我的记忆吗,我是死了吗?如果是这样,那这里就是死去的世界了吧,还真是孤单呢。

      似乎没有尽头,独自走在纯白的空间中,没有声音,没有风,甚至连一点颜色都没有。

      一成不变的世界带来的,是麻木和绝望。已经不知道从醒来到现在过了多久,走了多久,只知道眼前依旧是那副模样。

      忽然,远处让人看不真切的地方悄然浮现出一点金芒,随后以极快的速度将原本纯白的空间尽数掩盖。

      世界在一瞬间换了色彩,心中涌出一份渴望,脚踏出去又缩回,找不到可以前往的目标。

      就在迷茫时,眼前一亮,闭上眼睛后又睁开便发现一道金色的大门闭合着矗立在自己面前。

      有些震惊的后撤一步,想了很久才颤颤巍巍的伸出小手按在门上。

      咔~

      无尽的金芒将她吞噬,这片金色的空间也如镜子破碎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

      窗外下着大雨,淅淅沥沥的雨声从各处传入耳中。

      过了许久,终于从昏迷中醒来。揉了揉眼,坐起身来看向周围。

      明明是漆黑一片却看得很清楚,家中摆设讲究,并不杂乱,只是让人看着就很舒服,好像东西本就应该放在那里一样。

      房屋设计简洁,空间得到了最大的利用。透过巨大落地窗,皎洁的银色月光洒在地上,微黄的灯光照亮了一部分空间。

      轻手轻脚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细细观察着每一处。

      大理石铺成的地板,华丽中带着古典的晕黄水晶垂钻吊灯,纯白墙壁上挂着几幅中州绝迹,现代化的设施齐全,厨房更是一尘不染。

      缓步向二楼走去,除却三个卧室外,最里面便是书房。

      推门而入,高高的书架数个整齐摆放,其中的书籍也是满满当当,宽大的书桌上文件杂乱。

      而在其中却趴着一个男人,沉稳的呼吸让人知道他睡得很熟。

      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见到活物,但她丝毫没有惊慌,反而有点刺激。悄悄凑到他身旁,伸出一只纤细白嫩的青葱玉指轻轻戳了戳他的脸颊。

      冰冷的触感让熟睡中的姜心山忍不住扭动了下脸庞,而在他不经意的动作下,脖间的玉坠便不小心露了出来。

      看着挂在男人脖间的熟悉玉坠,瞳孔渐渐放大,樱桃小嘴也微微张大了些。

      手掌不由自主的伸了过去,忽然察觉到一阵吸力从玉坠中传来,金色的光芒又再一次的将她包裹。

      ……

      再次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趴睡在书桌上的男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将整个房屋转了一圈,不由感叹有钱真好!

      咕~~

      其实并没有声音发出,只是自己脑海中自动配声。

      摸了摸平坦的小腹,直直的朝着墙壁撞去,没有想象中的疼痛,自己直接来到了厨房。站在冰箱面前,丁香小舌舔了舔嘴唇。

      只是一点点的话,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

      开门声响起,昨夜熟睡的男人穿着运动装,喘着粗气走进来,连忙躲到一旁默默的看着他。

      瞧他打开冰箱却一言不发的模样,舔了舔嘴角,似乎还残留着草莓蛋糕的甜腻味道。

      姜心山忽然转头,吓了她一跳,还以为被发现了,连忙跑到沙发后面探出脑袋偷偷瞄着他。

      ……

      娇翘小鼻耸了耸,眼睛发光的看着男人的背影。

      没想到他还会做饭啊,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静悄悄的凑到他身旁先是瞄了一眼锅中的菜,然后就观察起男人来。

      这是一个很帅的男人。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心中便出现了这句话。

      看年龄应该不是很大,就好像是刚从大学毕业的青年,青涩中带着朝气。

      乌黑蓬松的头发,远山黛眉。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如星辰般黝黑瞳孔,挺翘的鼻梁,形状完美的嘴唇水润润的,就好像是草莓味的果冻一般,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身上穿着白色衬衫,在阳光下更加透出一种温润如玉的气质,也是因为阳光,六块腹肌更加清晰的展露出来。

      似是感受到一旁的冰冷,姜心山突然转头看去,这回让她如受惊的兔子一样逃离他的周围,不小心还撞上了餐桌旁的椅子。

      ……

      男人收拾好炒干的菜,打开车门离开,而她则是站在二楼,透过窗户偷偷看着他离开。

      ……

      房间又恢复平静,无所事事的她又回到书房,看着桌子上凑得很近的两张单人照片出神。

      其中一张自然是刚刚离开的男人,而另外一张则是一名极美的女孩。

      站在花丛中,微风荡起她的裙摆,嘴角弯弯,笑意仿佛透过照片直接传入心底,带给人平静。

      绝色天颜虽然青涩,但又带着丝丝成熟和稳重,亦如男人淡眉下,那双充满灵动的瞳眸,黑白分明,顾盼流转。

      虽然是两张照片,可仿佛就是同张照片一般,两人更是天造地设,郎才女貌。

      本以为两人是男女朋友或者夫妻关系,可逛遍了整个别墅并没有发现除了男人外其他的东西。

      将翻过的痕迹归回原位,有些拘谨的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出去是不可能的,手一放到门把上时就好像被狠狠刺了一样,穿墙更是如同真正撞到墙。

      她被困在这里了。

      ……

      外面阳光明媚,不知不觉中躺在沙发上睡着了,醒来时发现房屋外有几个人在花丛中做些什么,甚至爬上了电线杆。

      无趣的看着他们来来往往,时间也在不断消磨间来到了傍晚。

      那些人早已离开,而她也回到沙发上,摸着肚子回味着清晨的草莓蛋糕。

      她已经一天没有进食了。

      咔~

      门铃声响起,小脑袋连忙转过去,却看见姜心山戴着夜视镜走进来,心中疑惑又发现他将夜视镜摘下,透过自己的身体,狠狠甩在沙发上。

      手中拎着的不正是自己垂涎一整天的草莓蛋糕嘛!

      水灵灵的大眼睛中闪烁着渴望,趁他洗澡时便向冰箱里的蛋糕伸出罪恶的小手。

      跪坐在沙发上,盯着发梢还滴落水珠的姜心山的背影,听见他的低吼声,吐了吐小舌。

      虽然知道这样不好,但实在是太饿了,她以后一定会补偿的!

      如果能的话……

      忽然,她看见姜心山蹲下身子,从垃圾桶中将自己吃完丢掉的包装纸拿出来又扔回去,然后从厨房柜中掏出一个黑黑的东西。

      是把手枪!

      美目渐渐睁大,屏住呼吸愣愣的看着他朝自己走来,然后带着诡异的笑容绕过自己朝着二楼走去。

      欸?欸欸欸!什么情况?

      很好奇的跟在他后面,看着他好像拍电影一样拿着枪对着空气怒叫的样子,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动人的微笑。

      最终姜心山还是坐回了沙发,手枪已经放回原位,思考了一会便在她疑惑的目光下离开了家。

      他要到哪去?

      本打算跟着他看看要去哪里,可手却悬在门把上方不敢放下。

      ……

      这个人真的一晚上都没回来呢。

      依旧坐在沙发上,一双纤细修长如玉的小脚不停摆动着,小手撑着头无聊的看着紧闭的大门。

      没什么睡意,似乎成了这种状态后就没有睡过,也感受不到劳累,时时刻刻都是精神抖擞的模样。

      咔~

      开门声让她沉寂的目光泛起波澜,连忙朝他看去。

      依旧是夜晚的那件衣服,大概是被风吹的,嘴唇不像是昨夜自己在他身旁看到的那样红润,反而有些苍白。

      双眼耷拉着,黑白分明的眼睛中却带着血丝,整个人看起来病恹恹的。

      没有多说什么,姜心山简单收拾了一下便离开了家。

      她则是站在昨天的位置看着他离开。

      ……

      那个男人已经三天没有回来了。

      这三天里倒是有一个女生天天带着一份草莓蛋糕放到冰箱里,但鉴于前几次的事情,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欲望。

      可实在是受不了了啊!

      刚刚吃完蛋糕,舔着嘴唇一边回味着一边和往常一样打算打开电视,最近她迷上了一个名叫做“pink rabbit ”的组合,听说她们要在白玉京举办十周年演唱会。

      可惜自己出不去房子,要不然还能免费看到演唱会呢。

      咔~

      熟悉的门铃声响起,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离开位置,还以为又是那个青涩的女孩给自己送蛋糕来呢。

      等等,蛋糕?

      忽然想到刚刚入肚的草莓蛋糕,急急忙忙的转头看去,却看见那个熟悉的男人身影朝着自己走来,连忙闪身躲开,对着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看着他缓步朝着浴室走去,终于是松了口气。

      ……

      夜晚,巨大的客厅中,姜心山瘫睡在沙发上,嘴角偶尔抽动,似乎在说些什么。

      将他胸前的玉坠抓在手上,仔细打量后发现原来不是自己的那件,只是样式相近罢了。

      心中的大石头总算是放下了。

      正在她嘴角越咧越大时,玉坠忽然发出一道刺眼的光芒,将她又包裹在其中。

      ……

      阳光明媚,躺在沙发上熟睡的女孩忽然皱了皱鼻子,纯净无暇的双眼缓缓睁开,长长的睫毛也在不停颤抖着。

      环顾四周,最后将目光放在自己面前,一脸惊愕地看着自己的男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