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看亲吻的App软件

      魔法师冷笑糯道“难道墨族长要徇私舞弊?”

      “哼!我的儿子我自会管教,还轮不到锎你来评判。”

      “说吧!两位今天来我府上不会只是来批评我儿的吧!”

      “既然墨族长开门见山,我也不废话了!我来就是为了给夏紫月讨一个公道!相信墨族长不会明理不公吧!”

      魔法师语气中威胁的意味明显,不加掩饰。

      墨죽云这时向前走了几步,大声问道:“我想请问一下这位魔法师大叔,夏小姐戅受伤了吗?”

      “没有吧!那我再轣问一下,夏小姐受欺负了吗?”

      “蛲也没有吧,那我到想问问了!夏小姐既没受伤,又没受欺负!你要什么公道?”

      中年魔法师听到这话,顿时气急,一个墨家的废物也敢这么和他说话。

      当即说道:“哼!谁说我家紫月没有受欺负!我想你骚扰我家紫月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吧!”

      鳝 倐 “就在前几天你竟然敢设计强迫我家紫月!这点事傤恐怕全镇都知道了吧!你还想抵赖不成?”

      턢墨云一脸疑惑道:“强迫?强迫什么了?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证据吗!”

      ힼ “你!你!……”魔法师气愤툺的指向墨林连道了两声“你”却没说出个所以聴然来!因为他确实没有证据。

      这时夏紫月奇怪的뫏瞄了墨云一眼钄,以前的墨林可没这퇠个胆子漭跟一位魔法师这么说駁话!

      随后转蚧过头看向墨锋“墨族长,我是被害者,我想我在夏家的地位没必要说谎吧!”

      夏紫月很聪明,这一句话不仅仅是在说我是受害者,还在表明了궧她是代表着夏家来到这里!

      如果没有个交代的话,夏家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墨锋沉静了下,向墨云审问道“墨云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虽然是审问的语气,但是墨锋等心里却在想,墨云和以前比好像成长了许多,会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墨林璍看着夏紫寒뛣稚嫩又不失美丽的脸庞,深知此人不太好对付!

      ꯴ 同时心里也在想“᪢都怪这个倒霉蛋,被人算计了,还感激流涕的,现在把责任都推给我了!”

      “哎~”墨林长叹一声“既然这样,不如我们直接点,来场比武解决问题如何㿾?”ᜭ

      “我输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要是你们输了,就请你们向这溪月镇公布真相,我没有欺负夏小姐,而且我还要夏家在溪月镇三分之一的坊市。”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

      麹“什么墨云要比武텃,真是自不量力”,

      “就是,就是,㫊难道他不知道他是个년不折不扣的废物吗?”

      “烂泥扶不上墙”

      “居然还想要坊市尰?他真害以为他会赢呢?”

      刹时间各种窃窃私语纷纷而至,

       墨锋摇了摇头心想“到底是年轻气盛啊”

      虋 魔法师狂笑道“哈~哈~就凭你?你有那个资格吗?”

      墨云没有去理魔法师,而是走到夏紫月面前“怎么难道夏小姐连我这个“废物”都不敢应战吗?”

      废亸物两字墨林咬的特别重,就是为了让夏紫月应战,墨林也不怕她不答应,毕竟这对于夏家来说这是必赢的局面!

      夏紫寒冷声回到:“好麸!如你所愿,你想怎么打。”“打法嘛~我也不讲究,就按正ᙇ常的擂台打法就行,一局定胜负!不过这个比逝试我要退迟三个月!”一旁的魔法师按耐不住䯸了“什么?三个月!你确定你没说错?你要我们紫寒等你三个月!你也太异想天开了吧。

      ”墨林冰冷的回到“没错,就是三个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是为了寒月剑来的吧!”这时墨家所有高层人员都坐⸫不住了!

      寒月剑是墨家爒世代相传的传代宝剑是个名副其实的低阶玄器譳!

      神之大陆上武器等级分为:凡器,灵器,玄器,冥器,仙器,神器꣥。在这个区区的溪月镇ꭕ一个玄器可以说是极其难得!甚至不可能出现!

      墨锋站了起来,对着夏紫月冷녯声质问道“墨林说的都是真的?你们是为了寒月剑来的!”

      夏紫月略微稚嫩的声音肃声回道:“明人不说暗话,没错!我是为了寒鎫月剑来的。 뼍

      日期可以推到三个月后,不过要是墨林输了,你们那柄寒月剑就归夏家了。”

      夏紫寒刚说完,墨云一口㚺回ⳡ到“好!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我三个月后溪月擂台栭见⌇!”

      大长老两眼一瞪,从椅子上站起来,用气的颤抖的手指着墨林“你,你有什么资格拿寒月剑当赌注?!”

      䜡 说完转头看向墨锋“难道族长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寒月剑落入夏家吗?”

      “那可是我们墨家的传代宝剑啊,还望族长慎重考虑啊。”

      墨锋脸色凝重,向墨林问到“你有几分把握能胜她?”

      墨云冷声回答“十分”

       一旁的魔法师听到墨云的回答仰天狂笑“哈哈~十分,好!我期待你三个月后的十分。

      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多留了,紫月我们走!”

      夏紫月在和墨林擦肩的时候很是疑惑“他和以前不一样了,他变了!”

      夏紫月等人走后,墨家大厅里

      “哎!墨云啊!墨云~你一个废物你逞什么能!你知不知道寒月剑Ὕ对墨家ĵ的重要性!”

      “就是!没有本事,你就不要祸⩔害家族资源!”

      “墨云!如果팍你现在去夏家请求解除比试或许还能来的级。”

      从一开始墨锋就没说一句话,他就是想看看墨林会怎么回答,墨林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

      墨林面如寒霜冷笑回答“解除比试?你们是真傻还是假傻啊。”

      “你,你竟然敢公然辱骂长老!”

      ௳ “辱骂不敢当!但是傻是真的傻,夏紫月来这里更明显就是为了寒月剑而来的붡,难道你们连这一点都不清楚?”

      “哦!对了细,最后送你们一句话鶄!莫欺少年穷,人穷志不穷!早晚有一天,我会要你们俯首称臣的。”²

      说完便走出大厅,不在理会后面的争论!

      出了门,看到环儿已经在外等候,“少爷你没事吧,我看쳊到夏家的人走了!”

      墨云微微一笑,全然没有之前的冷漠“都跟你说了,少爷我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

      走吧!我们回家~”

      环儿低声回到“哦~”

      “对了环儿!你这个名字是谁给你起的?”

      ᒠ䕭 环띏儿回到:“不知道,从小大家都这么叫。셲怎么了,不好听?”

      “没鴕有!我觉的总是环儿环儿H的感觉像个丫鬟,我给你换个名字吧。”

      젶 环儿笑到:“少爷说笑了,环儿本来就是你的丫鬟啊。”

      墨云小脸一板“我说不是就不是,一会我会跟父亲申请,到时候谁也不嫏能命令你了!”

      观 环儿紧张到:“还是骊不要了吧!如果族嘜长不高兴,少爷又要受到责榨罚了。”

      墨云坚定到“放心吧!有我在今后谁都别想在欺负我们觾!”

      “噗,少爷突然这么认真干嘛!”看着墨林稚嫩的小脸,硬是摆出认真的模样!不觉一阵好笑。

      蟆到家后已经是正午了!灼热的阳光从天睑空上倾洒下来,齀令得整片大地都是处于一片蒸腾之中,杨柳微ꍀ垂,收敛着枝叶,恹恹不振。

      뜻环儿去给墨云准备午饭,墨云一个人在屋甚是无聊与苦恼!

      掸“哎~这个逼是装下了,接下来该怎么把这个逼继续䖌装到底呢?”

      “咔嚓”

      门缓缓的打开ေ,向门的方向看去,显露出的竟然是墨锋的身影。墨林看的有点发呆,在墨林的印象里这个父亲好像从来没进过他的房间。

      “怎么?不欢迎?”墨锋一脸和蔼的፦笑到

      “没有,没有,只是有点意튿外。”

      墨锋叹了口气,岁月划过的沧桑,印在墨战的脸上,这一刻他好像老了十橎岁。

      全然没有在墨家大厅痿的威风和尊严!

      “我知道,以前的我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希望你不要责怪。可是天下哪有父母不疼孩子的啊!

      作为墨家的族长,我要为墨家的利益着想!为此我也很是无奈~”

      墨云看着墨锋苍老的容颜ﯹ,心中隐隐有些绞痛,就好像真的是在面对뼅自己亲生父亲一样。

      崟“没事的父亲,我不会怪你的,如你所说,天下哪有孩子会怪罪父亲的!就算有,那也不是好孩子!”

      ฌ 墨锋欣慰的笑道:“你能这么想我很开心”

      “你今天的表现很好,我想是时候把你母亲留下的东西交给你了!”

      墨云问到:“什么东西?能让父亲这么看重的,母亲留下的应该不是一般辐的东西吧!”

       墨锋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袱,递给了墨云。

      接过包袱的墨云疑问到“这是?”

      墨锋微笑着说道:“打开看看䀽就知道了!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