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交流群

      直到很久以后,莲语整个人都快要睡着了,先祖人鱼才又变回女性身体,柔和的询问关心着。

      简直精分本分啊!可不是精分咩,这可是好多位先祖残存精神体的聚合体,可以说得上是五味陈杂……五颜六色?

      好像怎么形容都不对那个味儿,也就只能用老祖宗们来形容才最贴切。

      “老祖宗们,你说你们试炼就试炼,可不可以不要每次出手那么了,那么……疼爱啊!”莲语很想说,老祖宗你们出手都太狠了,可她还是要给老祖宗们一些颜面的。

      “你也知道那是疼爱呀,要不是我们留下试炼之地,就凭你们?呵……”先祖人鱼的蔑视之眼,已经很多次的扫视过莲语整个人鱼。

      莲语琢磨先祖们就差没直白的说:作为我们人鱼族皇族的后代,你们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唉……

      莲语深深无语当中,她很想反驳,自己没什么问题,好的不得了,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

      “那如果我父母不沉眠,人鱼族说不定会多出几个皇族血脉呢!”如果老祖们试炼手段柔和一些,纯血一族也不至于差点儿消失……

      她心里一直有一股火,这所谓的“诡兽”,对于整个玄黄星盟来说,是各族纯血一脉永远躲不掉的梦魇。

      “小丫头,你可知道,如果没有我们,纯血一脉将会消失的更快!”先祖人鱼一边说着,一边长长的叹了口气,那是一缕浓郁的能量,还是金色的。

      这缕能量并没有逸散开来,它直奔着莲语而来,从她的头顶没入。

      莲语瞬间头脑发蒙,精神体像是被狠狠的捶了一下,她本来想躲过去,可先祖人鱼显然动用了能量,提前就准备好将她禁锢在那里,使得这缕金色的能量,能够顺利的进入她体内。

      这样的感觉让莲语心惊不已,老祖宗的动作,也让早有防备的她也措手不及。

      这一刻莲语的精神体好像是不会游泳的人,溺水了一般的感觉,怎么挣扎都没有用,特别无助,找不到着力点。

      她很着急,不明白这到底是先祖,还是她的推断出错了,一切都错了,这是来到禁地后她首次心中动摇了,忍不住想要质疑自己。

      “专心!小丫头!”

      先祖人鱼怎么会看不出莲语想什么呢,他们可都越过这么多年了,虽然是残存的精神体,那也不可小觑。

      “跟我念:神意归真,身意返璞,心意自如……”

      一连三遍下来,莲语感觉整个人无比清醒,从没有这么一刻,有这种奇异的感觉。

      眼前的世界是灰色的,各种颜色的光尘粒子浮浮沉沉间,织就了一个璀璨的世界。

      有蓝色光尘粒子组成的河流,它奔腾不息冲向远方,也有红色的光尘粒子和蓝色光尘粒子一起纠缠着奔向远方,或者独自汇聚在一起,时而幻化成火苗,时而幻化成一刻火红色的耀眼巨树。

      还有白色的光尘粒子,黄色的光尘粒子,绿色的光尘粒子,银色的光尘粒子,紫色的,黑色的等等。

      它们有时纠缠在一起,像是在较劲儿,又像是在嬉闹;而有时它们又各自独占一处,千变万化的给自己做造型。

      面对这样陌生的视觉感受,莲语也赶到很新奇,一会儿看看这个光粒子组合体,一会儿看看那个光粒子组合体。

      “很神奇吧!”

      听老祖宗这么问,莲语想也不想就答:“嗯嗯!”她连连点头。

      “这些都是能量粒子,这个世界原本就是各种能量粒子组合而来的……包括我们自己也是,只是我们自己认知不够,开发不出来罢了……这世间没有所谓的废材,一切都是因为,有部分生灵没找到正确开启自身能量运转的方法……”

      “吧嗒吧嗒……”

      先祖人鱼说了很多,大都是听起来每个字都明白,但连起来的话,莲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消化不了。

      她大致上是听明白了,简单来说就是万事万物都有规律可循,就看你有没有一颗七窍玲珑心,以及足够的耐性,还有打破常规的思维方式等等。

      就是认知度的增长,能在前人基础上更进一步,这叫做认知度的增长,永远秉承前人那一套,把那些运用在当下生活当中,这不一定符合当下的各种情况。

      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也没有一模一样的事件,顶多这些事件相似度非常之高,或者一些基本条件大致相吻合,才能就这样,生搬硬套前人做法经验,也未必会成功。

      在联想到这些年来,人鱼族内部并没有什么功法上的革新,反倒是各种药剂,电子器械之类的一茬接一茬的在更新换代,这样一看,怎么会正常!

      莲语突然觉得有些惊悚了,几亿年来,他们的功法没有什么变化,在传承的过程中,还有部分遗失,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要改变功法,族人们一直坚信先祖们的智慧。

      可事实又是怎样的?事实就是他们一代不如一代修为高深,一代不如一代血脉纯正。

      “几亿年了!万事万物皆在变化,而我们传承的功法纹丝未动,小丫头你应该已经想到了!”

      先祖人鱼重重的叹息着,从他们的语气里,莲语听出了失望,还有无奈。

      “我们初时创建禁地,只为了让你们能在试炼中成长,得以自我创新成长,那时还觉得不大有机会能用到,谁知道……”

      他们没有说完的话,落在莲语耳朵里,只剩下羞愧,深深的羞愧。

      “或许从一开始,我们就不应该封闭玄黄星盟周边的虫洞,封闭了它们,却使得后辈没有危机感,处在恒定的安逸当中,才使得你们,没有了为生存而战的动力……”

      先祖人鱼有很多的感慨。

      就在这个时候,禁地突然一震,打断了还在羞愧难当中的莲语,以及感慨无限的先祖人鱼。

      先祖人鱼突然精神一震,嘴角忍不住勾起。

      “啧啧啧,白虎族的小崽子真不错!!!”

      此时朱雀族禁地深处,那正按着朱熔本体,在地上疯狂摩擦的黑色朱雀,不由停下爪子上的动作,眼底人性化的也略过一丝欣慰之色,之后就更加用力的摩擦朱熔了,这让朱熔惨叫连连,比杀猪时猪的惨叫还凄厉八九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