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中国人在线视频下载

      听着辰风要徒手接下中间人一剑,场外的萧遥和萧仙儿两人同时皱起了眉头。

      两人清楚地记得,在临行之前,萧千山对辰风大加嘱咐。

      “记住了,无论在任何时候都不要认为自己拥有神道之躯,就将自己的弱点暴露给他人,有一些兵器可是能够伤及灵魂的。”

      当时萧千山的话,如同暮鼓晨钟,至今仍然记忆尤新。

      萧遥看着辰风,皱眉道:“辰风该不会真的要接下中间人的一剑吧。”

      萧仙儿点头道:“难道他已经忘了大叔的嘱托了?有些兵器可是能够斩人灵魂的。”

      正当两人忧心不已的时候,穆潇潇双眸中水波婉转,突然笑道:“辰风是个聪明人,他肯定是自有打算。你们两个根本用不着替他担心。”

      两人看了一眼穆潇潇,同时点了点头。

      场中,辰风正在与中间人对峙。

      中间人听着辰风好似调侃的话语,脸上冷笑不止,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他举起短剑,身形如化流光,对着辰风俯冲上去,他手上的短剑更是狠狠地向辰风刺下,以那股架势,仿佛要一剑便将辰风的身体洞穿。

      就在中间人的短剑距离辰风只有一尺远的时候,辰风突然伸出两根手指,直接将中间人的短剑接了下来。

      手指夹着短剑,剑身便再也进不得半分。

      中间人惊怒道:“你出尔反尔。”

      他的双手同时抓住剑柄,努力想将短剑收回来,却发现辰风的两根手指好像与剑身融为一体,任凭他用尽全力,也依然动不了短剑分毫。

      中间人大喝道:“你刚才说过要接下我这一剑,现在为什么又要言而无信?”

      辰风笑道:“我什么时候言而无信了,我现在不就接下了你的剑么?”

      他的确是接下了中间人的剑,但却是用两根手指,他曾经在白夜那吃过一亏,这次就算再怎么大意,他也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中间人道:“你不是要让我见识神道之躯的吗?为什么还要用手挡下我的剑?”

      辰风微笑道:“灵魂被人刺伤的滋味实在不好受,就算杀了我,我也不愿尝第二次。”

      中间人神色大惊,道:“你……你已经知道了。”

      辰风道:“我当然知道,你这把短剑就是一把能够斩人灵魂的剑。”

      中间人道:“你怎么可能会知道?”

      辰风道:“明知你留了一手却还站着让你杀,你真当我是个傻子吗?”

      中间人道:“你……”

      辰风手指一偏,夺下了中间人的剑,他看了一眼这把明亮的短剑,整把剑如同水晶琉璃一般,甚是好看。

      辰风满意地点了一下头,道:“这把斩人灵魂的剑,我就先替你收下了。”

      中间人脸色大怒,飞身便冲了上去,喝道:“把宝剑还给我。”

      中间人简直怒不可遏,心头认为辰风不但言而无信,还要出手抢夺宝剑,实在可恶至极。

      辰风的速度简直快若鬼魅,一边抓着侍女,一边闪躲着中间人的攻击。

      中间人右手横于胸前,突然冒出森然寒气,整片空间仿佛只因为这一只手突然变得冷了起来。

      辰风惊讶地看了一眼中间人,想不到对方还有这等实力。

      在辰风愣神的时候,中间人神色一变,手掌突然对着辰风暴冲而出。

      房间中一下子寒气大盛。

      面对中间人突来的一掌,辰风反手一掌对着中间人拍去。

      “轰!”

      辰风与中间人双掌对撞,顿时掀起一股惊人气浪,场外众人只感觉罡风扑面,一股强烈的冷气从场中呼啸而来。

      辰风的手上已经开始结冰,中间人的手更是冷气森森。

      两人的脚下地面石板层层开裂,巨大的裂缝如同一张不规则的巨网,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出。

      辰风微微一笑,一股暗劲从手臂一直延伸到手掌,他手上的寒冰顿时爆碎,同时暗劲打在中间人的手上,顿时让他如受重击,口喷鲜血,身体倒飞而回。

      中间人单膝跪在地上,单手撑地,他的右手寒气已经消散,但是仍旧颤抖不已。

      中间人惊颤道:“你有这等实力,为什么还要雇佣杀手去杀人?”

      辰风道:“不是我在雇佣杀手,穆潇潇才是你们真正的雇主。而且,穆潇潇发布的任务是试探柳昊,而他却利用了穆潇潇,将试探直接转变成了刺杀。所以,不是我们要杀人,而是你们要杀人。”

      中间人怒道:“杀手为了完成任务自然要使出一切手段。为了接近目标杀手采取这样的方式,又有什么不对?难道刺杀还要事先和你们说好吗?”

      辰风道:“既然这样,那就别怪雇主使出一切手段前来报复。”

      中间人着急了起来,对付一个拥有神道之躯的人,他心知凭他的实力再加上剩下的几个杀手绝对没有任何胜算,如果对方坚持不肯放手,说不定自己这个杀手组织会因此被人剿灭。

      中间人道:“你明知道杀手有杀手的规矩,为什么还要苦苦相逼?”

      辰风冷笑道:“规矩是你们定的,这可不关我的事。”

      说完,辰风便不再理会中间人,将目光放在了侍女身上。

      辰风道:“刚才我就已经问过了,这次我再来问你,真正的委托人是谁?”

      侍女道:“刚才我已经说过了,这次我的答案还是一样。”

      辰风道:“还是准备不说?”

      侍女看着辰风的目光,道:“杀手绝对不会出卖委托人,你就算再怎么逼我也没用。”

      辰风眉头一皱,手掌突然对着中间人一握,中间人的身体顿时如受大力,向着辰风手掌飞去,中间人脸色大骇,使出浑身解数都无法硬抗这股巨力,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飞到了辰风的面前。

      辰风一下子便抓住了中间人。

      从刚才辰风便已经发现,中间人纵使拼上性命也要救下侍女,他的心中便暗自猜测,中间人与侍女的关系定然不浅。如果用中间人的性命来威胁侍女,说不定这个侍女就会将实情说出。

      辰风左手抓住侍女,右手抓住中间人,并将两人放在一起。

      辰风继续对侍女道:“用中间人的命来换你口中委托人的信息。”

      侍女沉声道:“我和中间人合作多年,也算是相识一场,如果因为我的关系而害他丧命,我定然要悔恨一生。”

      辰风道:“那你是准备说还是不说?”

      侍女脸色露出为难的神情,但是看到中间人之后,犹豫了一会儿。辰风见状,抓住中间人的手握得更紧了,中间人脸上一片通红,满是痛苦之色。

      侍女神色慌了一下,叹了口气,最终只能无奈道:“好吧,我透露一点委托人的信息给你,你先把中间人放了。”

      辰风微微一笑,双手松开了两人,但是那把从中间人手里夺来的短剑却没有还给对方。

      中间人和侍女同时从辰风的手里挣脱出来,看待辰风的神色依然带着惊恐。

      辰风问道:“你要告诉我什么?”

      侍女清了清嗓子,道:“其实在那天我逃走之后,我就已经见过委托人了,而且委托人当天就将暗杀柳昊的任务取消了。”

      众人同时大吃一惊。

      辰风也惊讶了好一会儿,道:“取消了?”

      侍女点头道:“不错,取消了。”

      辰风道:“也就是说你现在根本就不需要再去暗杀柳昊?”

      侍女道:“是。”

      辰风皱起了眉头,喃喃道:“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正当辰风站在原地沉思的时候,穆潇潇走了过来,对侍女问道:“任务不是还没完成吗?委托人为什么要突然取消任务?”

      侍女道:“委托人说了取消就取消了,我也没有办法。”

      辰风想了一会儿,道:“你该不会是为了自保,故意说谎骗我们。”

      侍女道:“如果你认为我骗了你,你随时都可以将我杀了。”

      侍女的样子看去似乎并不是在说谎,这让辰风等人大是为难。

      穆潇潇再道:“取消暗杀肯定是有原因的吧。”

      侍女道:“原因只有委托人才知道。”

      穆潇潇道:“那你将委托人告诉我。”

      侍女摇头道:“不行,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剩下的只能靠你们自己去查了。”

      穆潇潇还欲再问,哪知书童忽然走了过来。

      书童道:“这位小姐,你曾经是我们的雇主,应该知道我们杀手的规矩。我们杀手杀人也是为了生存,如果出卖了雇主就不会再有人光顾我们的生意,他已经透露了一点信息给你们,你还是不要为难他了。”

      穆潇潇看了一眼书童,心知书童说的在理,一个人如果真的不愿说出一件事,勉强让他说出来那也一定会是假的。

      穆潇潇沉思了许久,转头对辰风问道:“现在该怎么办?”

      辰风想了一会儿,道:“我看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名堂了,现在白无常不就是最大的嫌疑人吗?咱们还是先去白府查查吧。”

      穆潇潇道:“你认为凶手就是白无常?”

      辰风摇头道:“我可没这么说,我只是认为有这种可能。”

      穆潇潇点了点头,道:“这也是唯一一条线索了。走,去白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