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午夜不卡影视

      “你的人出现了问题,不去管一管吗?”

      “小事情,没有必要太在意,他们会自己解决问题的。”

      “呵~呵!这是知人善用,人尽其才啊!阳大哥,小妹好生佩服!”

      揫“呵呵呵!哪里哪里?你们凤凰古城才是我们要学习的楷模,我也只是剽窃你们的管理模式,难登大雅之堂,上不了台面,说来惭愧啊!”

      “哈哈哈!阳兄说的有理,在这方面,凤凰古城是其中的翘楚,无人能及啊!”

      橢“你们啊!和阳大哥同穿一条裤子,什餌么时候能改了这屁毛病?”

      “事实胜于雄辩,你们凤凰古城出来的人眻员,不管是男弟子,还是女弟子,就像天选者他们所说的一个名词,军事化管理,纪律性太强了,缺少了那么一点人情味,无趣啊,无趣!”

      “你们几个打情骂俏好┶吗?欺负我一个糟老头子是吧,秀恩᭝爱,死的快,可是天选者们总结出来的至理名言,好好体会吧!”孲

      “言老,你都说自己是糟老头子了,不好好在自己的狗丱窝里呆着等死,跑来这里做什么?小心等下回去时,半路嗝屁了。”

      “喂喂,各位大佬们,耍流氓不是一直都是我的专利吗?你们一个个一本正经,男的绅士,ꉳ女的淑女,怎么也耍起流氓来了?让我这老流氓怎么混啊。”

      光明顶占地面积最广,位置最高,一眼就可以㽳看到各大擂台情景的一个平台上,几十位超级强者们,随意地闲聊着,有的坐于座位上,专心地看着某一擂台上的比赛;有的窃窃私语Ȝ,讨论近些年㽕来的大事件,尤其是关于药王城诛与星空古道两件大事件;有的在平台上随意的走动,四处梁寻找酒友,诉说高手寂寞的悲凉;有的闷声当吃货,乖乖的做个吃瓜群众,嘴巴上偶尔出几道哼哼声彛,代表他不是残뫮障人士。

      “言老,旀老神棍说的不错ⲉ,你不乖乖的在自己学院那个乌龟壳里面呆着,做一个桃李满天Ⓞ下的教育工作者,跑来这里凑什么热闹?”阳顶天将目光从远处擂台中收回,对于言论来光明顶的目担的,他大კ概能猜出一二,不过无法保证自己所猜测嗩的是否是言论来光明顶的真正目的,等了这么长时间言论一直没有明说,今天趁此机会,再次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唉!乌龟壳快不保了,我再不出来,棺፻材板没了不打紧,百年之后要是老祖们烦死我,我也烦死你们!”

      “哇靠,诈尸啊!老阳啊!到时候兄弟姐妹们的身家性命就要靠你了,你可不能将我们拒之门外啊!”古雷斯特夸张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远离言论的位置远远的,捂着自己的心肝,一副惊吓过度的表情,生怕面前站着的这位,就是溻已经处于诈尸状态的言论。

      “古雷斯特,你这话紱说的,言老真的诈尸了,会放过我光明顶?”

      “。。。”言论不过是这段时间和学院的学生픚长时间接触,被带歪⚚了风格,随口一说,不过怎么感觉越说越离谱,话风越来越不对劲。

      “阳兄啊!你这话就不낷对了,你这里阳光明媚,背靠㡔群山大川,海拔优势明显,用天选者㗕的话说就是阳气最重,是邪魔妖物最忌惮的地方,像诈尸这种事情肯定不敢找上你光明顶,我说的可对,言老?”万兽无疆的戒麟龙挑衅的看了一眼言论,这几天万兽无疆好像撞了邪似的,每与圣舞学院同台竞技的比赛,至今没有赢过,连和局的情况都没有出现,这让他这位万寿无疆的领队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违反比赛规则的事情,他不会做,但现在有取笑圣舞学窰院领队的机会,他怎么会放过呢。

      㺣 “戒大人啊!你那心眼啊,怎么还㗲是老样子,比针眼还픙小,不就是一直输嘛,输着输着就输习惯了,何죸必那么在意?都一大把年纪了,年轻人嘛,修为有强有弱,资质有高有低,这ә不是很正常的吗?这一届不行,下一届上啊!”帝王学院的录?强国富见言论被人尥围观,出声救援。

      “唉!你们啊!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你们现在哪像是我曙光大陆子民,更像是天选者,老伙计们,是你们学得太快了,还是天选者们洗脑的能力太恐怖了?”玄女门的斯丽长老稍微统计了一下梗,发现今天在这里聚会的几十人中,有超过三成人员言行举止完全出格,更像是那些天选者的作风。

      “斯丽长老,你的观点我镏不认同,学到老,活到老,这是我在天选者中最亡认同的一句话,也是我们这老一辈人应该坚持的观点,相对于我们现在的曙光大陆,天选者中不少都拥有一些更加平等的思想,男女之间的平等,阶级间的相对平等,思想的鉘平等等等,他们的这늴些平等思想,在我们看来是不可能实现赂的,至少现阶段如此,但不妨碍我们对其精神䙘进行駶学习,慢慢的引导后辈们,也许千百年之后,可以改变现在曙光大陆的现状。

      斯丽长老,你们不学习,也不能反对我们学习 ,我且问你一句,你是喜欢你们之间保持一定ৌ距离的交往,还是更羡慕我们这种开玩笑式的对话?”

      录?强国富刚开始也稊与斯丽等人一样,也是拒绝的,在发现学院学生越来越多的受到了影响,并且一些教师也不知不觉볦中受到这种风气的影响,融入到教学和生活之中,让他们这些老一辈人强者不得不重视,暗中观察了很长的时间,然后,然ଣ后他们也跟楤着堕落而不自知,直到长时间不见的一位老友来拜螝访之后才惊觉,原来他们也已经习惯了这种不一样的桐交流方式,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们帝王学院其实已经认同了天选䆚者这一个特殊群体。

      “斯丽大人,以前与你们面对面进行交谈,你们老说我们文人文绉绉的,说话也是酸溜溜的,书生意气十分的明㢞显,现在呢?现在我感觉你们之间的对话方式,怎么听怎么别扭,两者之间像是有一道沟壑,无法拉近⅖你们之间的距离。

      所以,我建议你们也多多观察天选者,他们也出现了几十年,可能在接下来几十年,上百年都会继续出现,我们与他们的影响是相互的,你拒绝这种影响,却无法改变这种影响,因为这是大势所趋,是现在曙光大陆最大的事件,难道你想学神族吗?他们就是害怕影响,直꫁接选择了扼杀于萌芽状态,于是有了到目前为止,持෫续了几十年,可能今后几䏥十年还要继续进行的绝杀令,而结果呢?”

      言论也来自于学院派系,据他所了解,现在的所有学院派系,或者说教书育人这一行业,已经在各方面关注天选者Ḓ,他们的一言一行,他们的思想,他们ሥ的文明形态,尤ᩭ其是关于教᲍育这方面,希望从中吸取经验教训,让曙光大陆的教育大跨步前进,为曙光大陆的求知学子们造福。

      “你们是没救了,天祔选者这一㜚群体ﴮ不可能一直存在,三圣也不可能允许。。。”

      “次老,你的这说法有错误,据我所知,荒域、水族都接纳过天选者,尤其是水族,将大量被神族追杀的天选者纳入水域,有些뭋委以重任,管理水族的一些事务痍,所以你的这个说法不正၈确。”

      “次老弟,暴老的说法,我可以证明,荒域中天选者不多,但确⣑实有天选者的存在,并且荒域也曾经让天选者为其做事,提供了相应报酬作为奖励,他们对于天选者态度如何?我无法给准确的回答,ඟ不过现在双方处于合作状态,却是ᴬ一个不争的事实。”阳顶天消딏息更灵通,与三圣有联系,所以,他说的话更多人认同,也让一些想要进行反驳的强者们,暂时无法说㙙出反驳的例子。

      “天选췧者们的影响力范围如此之广了吗?竟然连三圣他们也受到了影响,难道三圣他们不加以制止?”一位强者不禁发出感慨,她的话引起了不少强者的认同,纷纷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时代在进步,也在发展,因此才有现在的你们。今天到场的所有人中,我与老阳、老幽三人应该算是资质最老,活的最久的了,我们见过了太多的ಢ新生事物,新的思想,新的潮ǘ流诞生,它们有的转瞬即逝,持续时间不过几十年而已。有的经久不衰,一直持续到现在还存在。有的适应不了时代的潮流,被时⾘代所抛弃,最终形成了现在的曙光大陆,我无法确㋜定天选者他们的思想是否是正确的,不过天选者的一句话,我十分赞同,那句话就是存룐在即为合理,一切皆有因果。”高天꫗原为众强者做了自己的解释,同时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高大人,恕我冒昧问一句,听说天选者在你的虚空永夜地域闹独立,想要分离出来,自成一派,可有此事?”一位中年青衫强者的人,让场中的讨论为之ﳾ一静,暗暗萛为提问者捏一把汗,虽然不担心高天原会因此报复,但是谁也ﹺ不ᑄ能保证提问者能活着离开光明顶,这涉及到一个敏感的话题,没有人敢轻易发问。

      “嗯!这些事情我早已经了解,虚空永夜不过是我的一个暂居之所,我从来不认为那是我的地盘,那是海圣大人恩赐给我的一个容身之ວ处,海圣大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其发展,䩫而没有进行干预,我一位客人又何必管人家的家务事。”

      “这。。。高大人,是我言语믉有误,冒犯了。絜”中年青衫强者原本是挖一个坑,打算让高天原往里面跳,他都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几个问题,结果高天原直接将三圣摆出来当挡箭牌,他就无计可施了,总不能跑去找三圣问关于天选者的问题吧,估计自己还没有找到ﷰ三圣,就已经被海族给炖了煲汤了。

      “툽哈哈哈!关于天选者的问题,一直以来争论不休,如毺何对待他们,各位大人们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做法,谁也无法说自己一方的想法是正确的,包括我们和三圣在内,其实现在也在探索摸索阶段,所以,你们不必过多的在意我们的想法、做法,就让时间来检验吧,뗉谁是正确的,谁是错误的,岁月这把无情的杀猪刀,会给我们答案的。”阳顶天站出来做和事찺佬,调和一下现㷷场紧张的气氛。

      “哈哈哈!这话题怎么感觉越来越沉重,天选者的事情,就让域外神魔他们来头疼吧!他们越头疼팞我们越高兴,不是吗?”

      빎“没错,׹出头鸟的事情,就让域外神魔们他们来做吧,我们默默在背后发大财就行了,来,干了这一杯,嗯?好像那边擂台又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哦!”一位强者右手虚空一引,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底下爫的比赛中。

      “三位大人,之前我们拜托你们做的事情,有眉目了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