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真正的片茄子视频

      蜲枪声一响,艾伊热提仿佛一帩瞬间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

      砋 他松开了枪,翻了个騢身,仰面朝天갗地躺着。旜

      他那用来扣动构机的右手,握成了拳头,重重地锤在了冰凉的雪地上。

      这次,퉤他与以往不同,没有确认击ꇚ中目标的情况。

      这并非꧘是他自信,仅仅只是不忍,不愿去看。

      푈 已䧎经有人过去查看目标情况了,是那一个悄无生息的少尉。

      폺 集合的鿳信号,终于还是到了,艾伊热提怀着无法言说的心情,回归到了集合的队伍。

      中队长看了他一眼,走了过去偭,在他的肩上拍ଫ了一下。

      一个多小时,青he县地方公共安全部门的人来了,他们忠要带走飞鹰不能带离的bl组织人员,那怕是尸首。

      “要不,去看一眼吧ㄾ!”

      中队长看着坐在一边沉默不语的艾伊热提,轻声说了一句。

      宼“我……不去了!”

      他稍为停顿了一孌下,中队长很清楚,他那一下停顿,代表了짉什么。

      至此,两人在无对话。

      相比这边的沉默,其他瀼小ᧉ组就热闹多了,有的组长,在大声的表杨퓃着某一个兵,也有的,在大声说着行动中自己的表现。

      没多久,接应他们返回的两架直升机又来了,各组长开始组织自己的兵登机。

      艾伊舻热提也站了덷起来,他的目光,看向了那些青河县地方梐公共安全部门的车。

      中队长走了过来,他顺着艾伊热提的视线,看了过去,看了一眼之后,他伸手搂ᔗ住了艾伊热提的肩。

      “走吧!”

      艾伊热提转过头来,看了中队长一眼,接着,他也不等中队长圗,直䎃接숁向着直升机走去。

      中队长叹了口气,숖也跟了上去。

      登上了直升机,中队长在艾伊热提的身边坐了下来。

      꼁飞机起飞以后,飞鹰的战士们,就放松了自我,他们一个个,脑袋一低,睡了起来。

      艾伊热提没有睡,他仰着头,看着机顶,发着䰋呆。

      大概起飞了十几分钟,中队长又拍了下艾伊热提。

      階艾伊热提转过头,情绪低落黊的注视着中队长。

      中队长伸手指了一下쮸窗外,他说:“下面,是你的家乡,你要不要看看!”

      艾伊热提没有回话,他转过身,整张脸贴在机窗玻璃上,往ⷳ外看,往下看。

      看了有一分钟,他又转过身,他颓废的坐了下来。

      坐下来的他,闭上了眼睛,就这小小一瞬,一丝痛苦之色,从他的眉间掠过。

      “我知道,你很……”

      中队长停顿了至少五ђ秒钟,终是有些不忍惊扰到这个思维正在经历一场重大劫难的兵。

      “队长!”

      终于,沉默了许久的艾伊热提,总算开口了࿅。

      中队长看了过去,双眼紧䆁盯着艾伊热提的脸,等他说完。

      墮此时此刻,艾伊热提又Ⱍ停ㆬ住了,他想了很久,终于还是把话说了出来。

      “队长,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只见中队长脸上的肌肉,难看地抽搐了一下,这个问题,很敏锐,真的处身到那个地步,还真不好说。

      “也许,做不到你那么好!”

      此话讲完,两人竟然同步的沉默了下来。

      仿佛又过了很久,艾伊热提又开口了。

      “我………”

      中队长听到艾伊热提又开了口,赶紧转头又看向了他。

      注意到溷中队长的目光,艾伊热提的内心仿佛在做괘着挣扎。

      我和我妹妹,在下面这一片土地上长大的ᤁ,这里很好,没有大城市的匆忙,没有大都市的喧闹,更没有城市的污染,这里,真的很好!”

      中队长听不明白艾伊热提讲的话,他的脸上显出了疑问之色。

      찕 仿佛知道中队长的疑问,艾伊热提又接着轻声说:“如果知道会有这一天,我就不会离开这一片美丽的土地,我会一直陪着妹妹长大,看着他出嫁,我不会让他到大城市䟿里去,更不会让大城市污染了她………”

      中队长不是很会安慰人,都很清楚,现在的艾伊热提非常的需要人们安慰,他会做的,就是在次的拍了拍艾伊热提的肩。

      艾伊热提转身貌,又看向了机窗外的世界。

      看着看着,他就哭了,无声的哭泣。

      됫 他没有觉得丢人,也不去擦,任由着自己的眼泪,从睁大的幖眼睛往外流。

      中队长一直在看着他,看ᤃ着他哭,看着他流泪。

      终究还是中队长看不下去,他翻了翻自己的,总먫算是找到了一包纸巾,他朝着艾伊热提递了过去。

      ㏉同时他흢尽量不看艾伊热랳提,他觉得,这时的艾伊热提,也鐉需要一点面子,又或者,他看着也难受。

      艾伊热提没有接,他说:“中队长,很小的时候,我就发誓不豁会再流泪了,那时的我,还说过,会保护好妹妹,可是现在,我不但没有保护好她,还………”

      中队长的手按在了艾伊热提的肩上,他哽咽着说:“不,小苏㳴,你已经保护好了你妹妹,真的!”

      艾伊热提热泪盈眶的双眼,注ᆬ视着中队长的脸,最终,他扑ꛀ在了中队长怀里。

      他那压抑到ᳲ极限的情绪,终于崩溃了,他放开了哭,熡哭的那叫一个伤心。

      中队长也被这突如而来的举动给吓到了,他那双手举在空中,过了几秒之后,他才把双手轻轻的放在了艾伊热提的背上。

      哭声终究还是将部分睡着的飞鹰战士给惊醒了,惊醒的战士看着眼前的一幕,也是不明所以,不过他们看到中队长打过来的眼色,很自觉的没有打扰,而是闭上眼,继续的装睡,就当什么也不知道。

      哭过之后,艾伊热提的心,慢慢的平静下춰,他带着几分歉意离开了中队长的怀抱。

      “中队长,我想离开了,离开中队!”

      平静下来不再哭泣的艾伊热提,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中队长愣住了,ꏧ他看着艾伊热提,问:“你要复员?”

      “不,我要换个地方,离开这里!”艾伊热提忽然变的坚定。

      㨷 看着艾伊热提坚定的目光,中队长先是叹右了铑一口气,接着又问:“你想去那里?쉵” ᧜

      뽷 “离这里越远越好!”

      “小苏,我个人并不是很赞同䌳你的离开,不过作为你的中队长,我还是会尊重你的决定,我会给上级说明的!”

      “谢谢你,中队长!”

      ………

      至此,艾伊热提在飞鹰的齦旅途,因为这一次的任务而到达了终点,数天之后,他带着一份调令,踏上东行的列车㰒,开始了他新的征程!

      不过,这都是蟉后话了,因为,东部某营地的小家伙,还没有成长起来,他们,还呆在新兵连,正在接受惩罚。

      ……

      䭣“这味道,可是真够臭的啊!”

      丁一的鼻子里,塞着两条卫生纸,整的自己挺滑稽的样子。

      “别费话,上面味就不冲了吗,快把木板递上来。”

      王志军站在小厕所的顶上,瞪着地下的丁一。 㤽

      “净瞎搞,大晚上好好睡觉,非要看什么班长拉屎,我真怀疑,当时咱们脑袋,是不是被门夹了。”

      张茂然嘴里嘀咕着,将一条木板,插到了相应的位置上。

      “脑袋没被夹,就手被夹了,你看,现在还有一股淤血呢!”

      ۠张迁搬着四块石棉瓦过来,有没有岫把张茂然的话听全,就接了话。

      丁一给了张迁一个自眼。

      “张迁战友,你别说话,你知不知道你一说话显得自己很白痴,弄得我们好像也很白痴一样。”

      张迁把石棉瓦放下,将自己那个被浬门夹过的手拿给丁一看,嘴上还说道:“我真没说错呀,你们看,这真的被门夹了。”

      丁一并不去看张迁伸过来的手,他一脸嫌弃的往쌘一边躲,㶆边躲边说:“你珖别跟我说话!”

      既然丁一不愿意搭理,张迁就把自己平那带着আ淤血块的手给张茂然和王志军俩人ꗵ。

      “你们看,我真没骗你们!”

      “张迁战友,咱别闹啊!”

      张茂然很是无奈的说,同时,他指了下张迁放在地上的石棉瓦,说:“递上来,把那瓦先铊递上来。”

      “哦!”

      张迁略微失望的哦了一声,就弯腰取了一块石棉瓦,递了上去쁃,他边递边说:“刚才我去取石棉瓦的时候,看到老兵在训练,老带劲了!”

      王志军直了一下自己的身板,伸手接触刚接过石棉瓦的张迁手上端着的石棉瓦,并向下面的张迁问道:“老兵在ꙍ训练打枪吗?”

      “不是打枪!反正我没看到枪!”

      “不是打枪,那带劲个屁!”

      丁一没好气的说了一声,弯腰取了一块木板,看到王志军和张茂然两人的手并不闲着,他干脆一抬手,将木板丢了上去。

      “真的老带劲了,不骗你们!”张迁着急的强调道。

      “那你䇻说说,老兵们在训练什赞么?”

      厕所顶上的张茂然,低头看了뼂张⭢迁一眼,问道。

      “是在练武,拳打脚踢的那种,真的很괧带劲!”张迁说着,手上还比划了两下。

      和王志军一起放好一혯块石棉瓦的张茂然褲,直接从小厕所顶上跳了下来,他说:“张迁㳶战友说得好像还有点意思,要텪不然,咱们过去看一下!”

      张픭茂然说完,看了看丁一,又看了看王志军。થ

      王志军也跳了下来,他看着丁一,问说道:“那咱去看一眼?”

      丁一把手上刚拿起的木板,朝一边一放,说:“那走呗!”

      “走!”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