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调

      殿内檀香袅袅。

      群臣屏声静气,整座大殿弥漫着紧张的气氛。

      陛下为何突然召뢸集他们,甚至连太屄平殿下也来了。

      “婉儿,你来说。”

      武则ニ天靠在御座上,面色始终阴沉⚖。

      뫭 “是㫤!”

      上官婉儿迎着众人的目光,将凶杀案始末娓娓道来。

      쑭 话音刚罢。

      ɥ静! গ

      大殿彻底陷入Ⓦ沉寂。

      群臣皆是感到震惊,陛下的贴身女婢是凶手䑀,指使者竟是庐陵王?

      庐陵王想做什么?

      关键是那句话——等我登基以后。

      实在太致命了!

      武三思띦神情古井无波,但藏在袖子里的手攥삚得很紧。

      那边的太平公主也面无表情,深邃的瞳孔幽幽地泛着森寒。

      群臣垂着头各有所思。

      性格懦弱的李㵳显竟然派人杀了武延秀,接下来是不是还要杀武家其他族人?

      跟韦团儿私དྷ通倒是小事,唐朝时秽乱宫闱不要太多好吧……

      相比而言,争储才是国之大事!

      李显已经蠢蠢欲动,难不成他有什么依ϑ仗?

      就在这时。 㛗

      “母皇~”

      殿外传来轻微的颤⮞声,一个紫袍男子走进来。

      所有人将目光望过去,上下打量着庐陵王李显。 鲉

      ⸴“跪下!”

      武则天冷冷盯侩着他魂。

      仞噗通一声。랝

      李显瞬间膝盖着地,浑身像发疟疾似的哆嗦开了。

      他立到武则天面前就觉得不寒而栗,他经受不住母皇那锐利无﹀情的目光。

      武则天声音平淡道:“显儿,你在催朕早点死么?迫不及待篡位?”

      轰鞓!

      李显如遭雷劈,ပ脑袋几乎炸裂开来。

      篡位?

      杀了他都不敢啊! 슈

      李显眼泪早就吓出来了,哽咽道:“母皇,是……是哪个贼子向您进谗言,儿臣绝没有那个想法。”

      㨘“来人,带恶婢韦团儿!䢘”

      武则天甩袖大喝。

      韦团騝儿!

      只一瞬间,李显便知道事﫶情暴露了䫤。

      当披头散发的韦团儿被拖进大殿,李显吓得힑魂飞魄散。

      武则天慘怒叱道:“恶婢,谁指使你杀朕的侄儿。”

      “他!”

      韦团儿的眼神如同毒蛇一般,她指着李显。

      県 鿵 李衬显止不住的颤抖,“母皇,这个贱婢污蔑儿臣,往儿臣身上泼脏水,儿臣被冤姞……”

      “够了!”

      武则天訥雷霆震喝。

      螸 大殿鸦雀无声,群臣皆被帝王的怒火给震慑住了。

      武则天怒发冲冠,錱戟指道ㆮ:“给朕擦掉眼泪,堂堂大丈夫丑态毕出!”

      “陛下息怒。”

      群臣纷纷跪珛倒。

      武则天收敛怒火,寒声道:“诸位爱卿ℤ看看,这就是朕的儿子,一点担当都没有。”

      뮰武三思微不可察的冷笑。

      一些拥护李唐的大臣也暗自摇头,꘾神色俱是失望。

      丢脸啊!

      你李显身为陛下的亲儿子,承认又怎样?

      笑话,陛下难道会让亲륇儿子跟侄孙以命换命?

      몘ꉕ 连与宫婢私通的事都不敢承认,他真有能力䐱担起苍生社ก稷?

      列于殿角的上官婉儿默然无语,她心里퍖在想:“如果庐陵王咬死不承认,韦团儿也没有证据,此事就不了了之。”

      “承认,虽然会遭到역陛下的惩罚,但此举会赢得人心,特别是拥护李唐这批人的忠心,庐陵王终于萑敢站出来斗争。”

      “换做是我,一定是承认。”

      不止是上官婉儿,许多大臣哏心里빢都有这个想法。

      可跪在地上的李显却悲憷痛哭:

      砛 “母皇,儿臣可剖腹自证清白,儿臣真的什么也没做啊!”

      “哈哈哈哈ⰺ!”

      쑻武则天转怒为笑,笑声异常刺耳:“显儿,朕再问你最后一遍,为什么要杀武延秀。”

      焅檗这也是群臣都聿想不通的原ﴢ因,就算跟武噋家不对付,也该先杀魏王武延基啊…… 

      “望母皇明鉴,一切都是这贱婢污蔑,儿臣跟武延秀的死毫无关系。”

      李显埋着脑袋说完这席话,又开始小声啜泣。

      懦弱无䛎能!

      晢 群臣脑海里去不由自主的给庐陵王打上标签。

      쓏 “你撒谎,就是你害我,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짓

      那边韦团儿眼睛都噆快鼓出来了,嘶声곷裂肺的大喊。

      “住嘴!”

      武则天冷眼望了퓧她一眼,目光中毫无主仆之间的感情:“븙将恶褝婢韦团儿拖出去杖毙!”

      韦㈠团儿面如死灰,像一条死狗一样被禁卫拖走,她嘴里还绝望的大骂:

      “杀千刀的李显,我瞎了这双狗眼,招引得퐥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咒你下面的狗鞭早早烂掉……”

      见话语越来越Ὸ不堪,武则天高斥道:“够了,赶紧杖毙!”

      㹽 砰! 㧓

      啊啊!

       殿外,韦团儿断断续续的哀嚎,夹着一声声闷响,让群臣皆沉默下来。

      看来陛下已经定下基调,凶手就是韦团儿,跟其他人无关。

      武三思眼神眮闪过一丝不甘,但转瞬即逝。

      这让他很轻易的明白陛下的心思——侄孙始终没有儿子亲!療

      就算这个涢儿子是废物。

      武则天眼底有些疲倦,挥手道:“传朕旨意,削减庐陵王府的꬇俸禄,庐陵王禁足一年ᓊ。”

      李显跪在地上磕头道谢ꮾ。

      䐚 “显儿둯,你要记住。”

      武则天负手踱步,神情冷冽道:“这天下唯一人能呼风唤雨,就是朕。”

      ……

      庐陵王府。

      母女俩如雏坐针毡。

      韦氏掩藏不住眉眼的焦急之色,担忧道:“炢你爹此行不知怎样?”

      一旁的李裹儿环住母亲的腰肢,轻轻安抚:“放心뫆吧娘,爹……”

      “住嘴帜,都怪你任性,偏要杀了武延秀,看来是我们平日对你娇纵惯了眻。㐞”

      韦氏凤眼寒霜,神色说不出懊悔。

      李裹儿不以为意的嘟囔着:“倘若他不死,女儿迟早要嫁给他,姐姐不就嫁给魏王么,陛下很希望武李两家联姻。”

      不说还好,一说韦氏便勃然大怒,压住声音斥道:

      “你偏心心念念那张巨蟒,此案便是他查破,依我看,一切都怪他!”

      说道张易之,李裹儿的玉颊罕见的有些羞红,声若蚊呐道:

      “娘,你也是赞同的。”

      韦氏微眯着眼,沉默不接话。

      她很愿意让张易之做女婿,一个才华横溢又巧夺天工,仿佛是神仙恩赐的男子。

      庐陵王府急需顶尖人才,而张易막之用出类拔萃已然不能形容。

      ⌦ 那应该是天下独一无二。

      “行了,先等你爹回来再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