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丝瓜视频很好的平台

      金秋十月,大灾降临。

      秦地连续两月䇉不曾降下一滴雨水。 쀢

      旱地千里,辛苦种下的种子不见发芽。

      这可急坏了秦地的主人。

      十月底,百万饥饿的秦地百姓汇聚鈸到秦阳周边。

      林青山当即下令开仓放粮,赏赐的⬐粮食他一概不留,可依旧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眼看着,秦地觳就要饿死人。

      一大早,林青山再次签到。

      这一次,他不求功法,也不求什么丹药。

      只希望签到了几百万石粮食,蝛让他麾下的子民渡过这个寒冬。

      可惜,他不能如愿以偿。

      “签到成功,获得奖励——帝元丹!”

      꿗你妹,来这玩意儿,又不能몭当饭吃。

      肿么办?

      林青山真的急了。

      “王爷,今日城中的粮价又⡀涨了一成!”

      “奶奶个腿的,这些奸商,又要涨价是吗?如此不顾百姓死活,就不怕遭报应?”

      林青山骂到。

      可惜,这么干骂也没人听的到。

      他ẖ是秦地的﹊主人,却又不能从那些商人手中抢粮食。

      想买,就算花光了钱,也没买下多少。

      쟹 时间不涕等人。

      有隆什么办法可以快速筹粮?䮀

      林青山突然灵机一动。

      特么的。

      把这碼茬子事뻡情给忘了。

      没钱,可以挣钱啊。

      前世看小说,那些个主角一个个挣钱跟吃饭一样简单。

      老子怎么就不可以呢?

      不能抢,老子就挣他们的䘘钱,再买他们的粮,岂不是美哉?

      可是,从哪方面挣比较好? 蘆

      林青山想了许久,终于定下方向。

      衣食住行,这几个方面是人人都离不开的。

      既然如此,那就从这些方面去挣钱뛨。

      “王府的粮食还有多少?”

      “启禀王爷,还有一万石左右屢,撑不了七天了!”

      七天?ﺐ

      Ѵ

      㛔足够了。

      林青山果胖断道。

      Ⴆ “听着,拿出来一百石粮食,到后院去,王爷我有大用处!”

      “是!”

      江辰很快,将一百石粮食运到郊后院。

      而林青山,早就架好了几口大锅等着。

      两日后,林青山忙活完了。

      诠“好香啊,㯢这什么味道ꦹ?ﶥ怎么会如此香?”

      憧 “怎么闻着嬻像是酒呢?”

      “还真是,哪来这么香的酒?”

      麽 从秦王府内,传出阵阵的香气,飘出去老远,方圆几里都能闻得到。

      秦阳城众人,纷纷在猜测,这到底是什么东僛西。

      秦王府后院,江辰此刻面色红晕,拎着一把瓢,摇摇晃晃。

       筲“王爷,你这是什么酒?怎么一碗就让人醉过去了?”

      ꀅ“当然是好酒,本王出的东西,哪有一般ꈏ的?怎么样,这酒喝着带劲不?”

      “带劲,王爷,可否给我几坛,让我回去뉠尝尝?”

      “当然……不行!衐”

      “王爷,您也忒小气了吧!”

      “放肆,小气个鬼,这些酒,是要拿来换粮食的,还有,这事情一定要保密,等咱们这场灾过去෍,到时候,想喝多少就有多少。”

      飃“真的?”

      “那当然!”

      妴“太好了,王爷,您等会儿,我这有些喢上ꮜ头!”

      扑通!

      江辰再也顶不住,趴在地上。

      林青山叹了口气。 䮷

      “这家伙,说了这些酒还要兑水,就是不信!”

      ……

      第二日,秦王府周边最热闹的街口,一坛坛美酒整齐的码放着,足足有上万坛之多。

      这只是林青山所酿造的三分之一Ⱥ而已,还有两万坛,已经랮连夜运往周边的大城市。

      江辰换了一身素衣,像是个年轻的商人。

      먊“瞧一瞧看一看,上好的美酒,低价出售,原价999金币一坛,现价只要199,走过벥路过不要错过。

      此外,本店有品酒活动。

      支付粮食一石,免费品尝一碗,一碗不倒,全部酒品免费送!叹

      快开看看啊!”

      爱热闹㛉的人哪都有,酒씵鬼也竝是哪都有。

      尤其是那些手里有些闲钱的,爱赚小便宜的,都围了上来。

      ꋯ 不少人已经开始盘算着。

      要说这酒,卖999金币那纯粹是胡扯。

      뛺 199金币也已经是天价,毕竟,现在秦阳最好的酒也才几十金币一坛。

      不过却有人这么箋算的。

      一石粮食,能值多少钱,几个金币顶天了。

      可是一石粮食交上㘝去,喝上一碗酒,只要不倒下去,就赚下这么多酒。

      这可是上万坛,要是一个人喝,能喝到老死。

      简直就是酒鬼魤的福音。

      “这酒,也㫁太贵了!”

      “吹牛吧!”

      “谁先上去试试?”

      ၉就在此时,从人群之中,出来一个挺着大肚子的老汉。

      秦人好酒,酒喝薡多了,肚子눋就鼓起来。

      祾 所以ᐣ一个人的肚子,就能看出这人的酒量。

      这个麼老汉的样子,最少也是三斤的量。

      滮 有人认出来他的身份。

      “这不是城南酒庄的钱老板吗?ᛒ”

      “就是,他怎么来了?”

      悭 “是不是来砸场子的!”

      城南的钱老板,便是秦阳城最ᑙ大的酒庄老板。

      他不仅是酒庄老板,还是整个秦阳最大的粮食商。

       毕竟,酿酒是需要粮食的輸。

      这钱老板酿酒无数,酿出来最贵的酒也就是几十金币一坛,也不敢卖高了。

      他听说有人卖酒,还要텽卖个天价,自然就不服了。 ⦭

      老子的酒才卖多少钱,这㦲家伙卖这么贵,岂不是就是说,他的酒更好?厲

       在这秦阳,怎么可能有人酿出来比他更好的酒。

      “就你们在这୷骗人?”

      䧯 춨钱老板来者不善,说话很不客气。

      “哎,这位客官,话可不能乱说,谁在这骗人ꇷ了鿰!”

      “如此高价핓卖酒,不是骗人是什么?”

       “老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既然敢卖高价,就证明我这酒是物有所值,可不能诬陷俺们。”

      “一派胡言,我就不信,这酒里潀还能酿出来金子来!”

      “你不行,不代表别人不行!”

      “敢让我尝一口吗?”钱老板道。

      “不敢,我읤只是个打工之人,这酒少了,东家会找我麻軑烦,你喝一口,可就是喝了几个金币,不能让你赚这便宜!” 

      䭺 “怕了?”

      আ “怕个屁,你要是想喝,粮食拿来,自然有的喝,不想喝,就边上待着凉顙快去!”

      江辰一脸蔑视向。

      쬹 “一石粮食,是不是过分了些!”

      江辰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暛 “切!”

      “切?”

      钱老ﶨ板眉头一皱!

      며“你这是蔑视老夫?”

      “喝不起就不要喝!”

      “你……”

      Ꞵ钱老板气的胡子都瞪起来了。

      襤“老夫今天就看看,这到底是什么酒,来人,拿粮食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