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毛卡片免费观看

      张夜拿出两副手套给他和凌空星带上,轻声道:“뫺封面上有指纹不奇怪,쉍里面文件有指纹就会怀疑到我们。”

      凌空星点点头带上。文件一张张的被翻出来,里面还带着许多照片

      “2004年7月3日,台风‘蒲公英’在中国衼东南部沿海登陆,一部迈巴赫轿车在高架路上被遗弃,车身上有大量难以解释的破损,像是在一系列鈦机械上冲压过又拿激光焊枪切割,同一时间两名男子突然出现在高架路上。”

      “楚师兄的血统有那么危险嘛?都这样了还被饶校董怀퀏疑。”张夜说着,快速翻过路明非和诺诺的档案,找到了凌空星的档案⮹

      神秘出现在霓虹爱媛县梅津寺町,于缆车上落下,根据工作人员所说,缆车早已停运。机场无此人登记信息。

      同日被俊田太罗救下,入院不到半小时,全身多处骨折恢复。之后又力战五十人。

      前往鹿曲镇,监控拍下其疑是负伤

      大闹源氏重工,重伤餙几位长老级人物,过程中被围攻,其释放神秘言灵跑脱,日本分部䃗对此闭口不뉧谈。

      日回到华夏,先前往仕兰中学询问转校手须,后前往张夜家中。

      监ꮪ控显示,二人出去购物,和张夜一起在一起街角消失,之后神奇回到家中疑是进入尼伯龙根。

      二人乘坐出租车出现意外,后工作人员检查,现场事故诡异,二人死亡,车辆爆炸完全没有道理,电杆无因倒塌,钢筋莫名组成牢笼被人破坏,明显有人被困在其中,牢笼前方第二코辆车碰撞上一个物品,物品被人取走疑,是一把利器。 㱑

      现场第二次飞出的钢筋微微弯曲,撞击过重物,它们直刺的方向十米以内异常干净,疑是言灵,无尘之地。

      在去霓虹之前,其并无档案,也无出入境记录。对外鯍声称앯张夜父亲好友之女,忸托ڕ张夜照顾,但她父亲身份无法确认。

      张夜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这文档中全篇只在说一件事,凌空星的身份不明,而且是突然出现。

      벺 凌空星没去管自己的文件,而是把张夜的档案找到看了起来。

      겤对外声称路明非父亲同事之子,身份之迷的起点,但路鳞城亲口确认其身份,但其十三岁之前的事情无迹可查,动用EVA后在1991年,莫斯科宾馆登记中发现一名与其抒相貌相同的人,同伴是一男一女。

      随着档案的是一张照片,照片中一名穿着,穿黑色薄呢长风衣的十三岁男孩,背后背着个被重裹在风衣里的男孩,男孩只露出了脸,脸ꈕ上眉毛略显浅薄,ⰸ眉间有些抹深沉,头发软趴趴的盖在额前,显得十分没有精神,爽朗的脸蛋有抹不健㯒康的红韵。

      他们前面有一个极美的少女正在上楼梯,她穿着件考究的驼色羊绒大衣,裹着暖色的格子围巾,淡金色长发뒡瀑布般下垂,长及膝盖。

      誮 凌空星很轻松认出他们是谁,虽然他们现在比之前变化要大的多,她也清楚知道这里说的很可能是张夜他Ň们逃离黑天ਈ鹅刚刚跑出的时候。

      照片上有着一个红字备注,“当地无三人信息。”

      于2001年突然活跃起来,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现,在此之前的一切并府无ġ记录,

      不到一年时间,他入仕兰中学初中部,与路明非同班,救下被混混欺负的路明非,和他混成一片。

      2002年,接触楚子航,一天内接触楚子航一家,包括楚天骄,同天楚天骄将其上报,学院同意后给予培训。

      日进入尼伯龙根,当天凌晨从中滎退出,对尼伯龙根记忆햮模糊,全身浑多处骨折,昏迷三天后痊愈

      暛 日前往霓虹,当天晚上被日本分部跟踪,只用不到半小时甩开跟踪,失去消息,后通过俊田太罗短信确认其去了星夜帮,并莫名成为副老大,当唂天夜里无人找到其踪迹。

      㣜出现在美食街进入秋叶原。再次进入所有人视野,身边突然出现十一位死侍,八个㐉普通死侍,三位冞特殊死侍,听日本鋸分部解绑释,是被张夜高阶血统吸引过去的,过程被人抹去,本部无迹可查。

      经过长期观察,他似乎有随时可以拿出东西的能力泍,平时用背包掩饰,这种能力不明,也有可能他背包里真的有医疗箱,衣荟服,剑,蛋糕等等东西。

      凌空星合上档案,剩下的档案全是张夜在华夏干过的普通事,张夜本身就是个好狗仔,不存在被人跟踪甩不开的问题,所以剩下档案并没有记录下什么大事,档僦案也是全部都在说张夜身份问湎题。

      张夜将自己和他的文件取出,想了想,把凌空星的部分档案取下,放了回去,他的文件则是全部取出,

      张夜将东西放回去开口道:“曼斯坦因教授是个遵守纪律的人,想让他违背原则不去告诉校董,除非这件事也牵扯到了他在乎的东西,我得把你的部分文件嚺塞回去,特别是言灵方面的。”

      毎 凌空ᛒ星点了点头知道张夜是在对她ᓣ解释,她轻声问道:“你的又为什么拿出来?”

      张夜举起那张照片道:“虽然我不清楚路鳞城为什么帮我证明了身份,但这张照片是个铁证,只要他们找到了我为什么年龄停滞过⣅的问题,我就会被校董怀疑,毕竟那个地方当年对突然出现的孩子很敏感,而你的言灵问题,不是对你特别熟悉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知要道你的秘密,他们顶多认为你言灵是无尘之地。”

      “所以说你真的是个表面年轻졻,真实年龄其实是个大叔?”凌空星歪着脑袋问

      乳 张夜嘴⣩角抽了抽,凌空錊星脑回路真挺厉ﻧ害的,她居然先注意的是年龄,

      张夜拍了拍د她的头轻声道:“也就几岁的事。”

      凌空星幽幽的看着张夜,张夜尴尬笑了笑,他也就三十三岁贺而已。

      “你之前是怎么过的?没有猫没有人。”凌空星握着张㓷夜的手微微用力,

      张夜笑着揉了揉她的脸轻声道:“我也不知道,一睁眼一闭眼一天就过去了,䉘每天没有目标没有想法,然后无聊的家伙总是能找到点事的,我跑到书店天天蹭书呢,后来谁都不给我蹭我就自己买了个书店,其实挺不错的,书一直都有新的,只要有耐心一本一本的看。”

       툧 凌空星还想说什么,张夜䰟抱住她,天丛云在地上猛地插在地上,剑身近乎完全没入,用力画了个圈,地面⧿塌陷,她和张夜一起掉在第二十层,张夜膝盖微微弯曲落地,巨大响声回荡在这一层楼里,他们脚下Ꭲ灰尘四散,

      张夜将凌空星放下道:“好啦,提问环节结束,我得去见楚师兄了,他可是没收到我没事的消息,我怕他乱来,你去开车接㵧我们走,不然我们真得进警察局了,我在警局可做不了饭,而且你쾈也得联系教授,说文件取回来了,但有被打开的迹象,唐威⏲说雇主来过但ᩒ又走了。”

      凌空星不鮥满的点了点ᨁ头,她知豂道这件事很重要,她答应过张夜,在这种事上经量听取他的意见。

      张夜重新回到21层,楚子航已经出将所有保安击倒,空气中有淡淡的烧焦味和血腥味,走廊里全是保安的哀嚎声,张夜无视保阌安透过雾气看筢向楚子航,楚子航听见脚步声回瘎头看了眼,然后又把头扭了回去。

      楚子航从保安身边走过,铁链ꟕ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他眼里完全没有这些哀号氌的人,只是沿着白汽弥漫的撂走廊缓缓向前,仍旧是十足的进攻姿势。

      㔕 张夜默默走到他ٙ的身边,手中云丛天泛着摄羃人的寒光,张夜轻声道:“喂,师兄,你怎么丝毫不意外我还活着啊。”

      “教授说过,你怎么来的?”楚子航依然看着门内,如果不是张夜出现他已经进去了。

      “把地板拆了,重新掉在20层。想起教授要你低调些,又赶回来了,没想到遇见了些东西,一起?”张夜收敛笑容说道

      回应他的是楚子航一脚踹开门和踩莖碎耳机的声音。

      更浓郁的白色蒸汽喷涌而出。惨白色的日光灯下,那硑些似曾相识却又永远让人记不住面孔的影子默默地站着,以没有表情的脸迎接他,窃窃低语,和六年前的迎接一模一样

      保安们都看傻了,不知道这两个人是凢不是疯了,他们的面前只是一扇空荡荡的门,那里除了白ꨬ雾什么都没有。

      “哧”的一湂声,冰冷的水幕从上方降下,消防安全系统开始喷水,君焰让系统觉察到了䖫高温。空荡荡的走廊,满地的人形,水从天而降……楚子航抹了抹自己脸上的水,

      齢张夜额前的头发不断的滴着水,之前凌空星给他的头发弄乱了,现在他的头发全部被淋的趴下,他仿佛又变回了当初那个少年。

      他们手中的刀剑都泛起冷冽的寒光,似乎在渴望杀戮一般。

      “这……是什么情况?他们的通讯设备都那么任性的嘛?”古荪德里安脱线的声音在指挥中心响起。

      警报声席卷了整个中央控制室。原本精心设计的行动,却被一辆鬼툸魅般的无人货车以及电梯的失控彻底打乱了节奏。他们和最后和楚子욺航之间失去了联络,谁也不知道21层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联络中断前那可怕的碎裂声真是叫人毛Ꞡ骨悚然。

      “他们看见什么了?”曼斯沉思了会说

      “可不管看见了什么,都该撤退,现在警察就要到鸯了,他们却핎失去了联系!我们可不能有人落在警察手里!”曼斯坦因焦急的开口道

      “淡定导师,张夜和楚师兄一起姕的,他言灵是冥照,想走很简单,文件已经到手,等我接到他们就走。”凌空星平静的声音在控制室响起。

      “他们现在在那里?在干什么?”曼斯坦因突然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询问

      坐在车里的凌空星隔老远给了自己导师一个白眼,你那根葱,想我卖䣧张夜,

      “不知道,我刚才和张夜分开了,他是不是又有好玩的事没带我?”凌空星反问

      旁边的施耐德忽然伸出手抓住ᩦ了麦克风,不让曼斯坦因继续说下去,“我知道楚子航在哪ᤂ里。”

      施≙耐德在屏幕上调出一个登陆页面,输入密码之后,润德大厦的剖面图显示出来,21层那里有个高速闪动的红点。

      “✭那就是楚子航,”施耐德低声说,“他没有事,就在咷21层活动。”

      “谢天谢地。”古德里安按着胸口长出了一口气。

      曼施坦因愣住了쭉:“他在干什么?”

      “我不知道……”施耐德说。

      “张夜呢?”曼斯道

      “我没᭳在他身上装信号源,但他之前问要不要和楚子航一起,两人应该是在一起的。”施耐德说

      “教授,在一起什么的很难听啊,你瘱应该说一起行动”凌空星有些不爽的说

      几位教授都是一怔,忘了远在华夏,还有个学生和他们保持着通讯。

      “这件事不要说出去,我让张夜多陪陪你,不然他的任务报告可能会有点长。”施耐德飞快说。

      曼斯坦因一副见鬼了的表情,施耐德这瘓家伙居然用ร惩罚他自己学生来威胁凌空星。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以后多让张夜有时间陪我就行,少给点任务。”凌空星说完,识趣的不说话了,她本就是想敲诈一下施耐德教授。

      “他们两真的不是情侣嘛”曼斯有些迷茫的问

      “额……这还真不好说”素来低情商的古德里安都有些不确定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