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尝少妇同事

      一如既往的路痴,吴林生转了好几圈才맗找到盾风冒险者协会。

      那是一栋相当宽敞的建筑,一楼有接待人员和委托板,还有一大片区域供给冒险者和委托人休息,二楼以上是办公区,一般不允许无关人员进入。

      “吴哥怎么来了?”吴林生突然听到一声浑厚亲切的叫声,一看是正在修补铠甲的朱尔。

      “朱尔哥也在这啊,我来找你们会长有点事。”两人你来我往,好不亲切。

      “会长就在楼上,吴哥怎Տ么想起来⽨到协会转一圈来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骟吴林生和盘托出,反正也没什么好瞒的,“我不是有个学生吗,最近有想要参加法师考评的想法,我来这里跟你们会ɦ长取取经。”

      朱尔愣了半晌:亡“吴哥不是我吹你,我感觉你比会长要强不少,为什么会想来跟会长取经?”

      特提斯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因为法师之间的派系问题。”

      “队长?”

      “就跟你用战锤,我用长剑是一个道理。别来无恙,묿吴林生先生。”

      “别来无恙,队长,有阿德罗斯的消息了吗?”吴林生也想试试水,这个蛮正툻经的队长到底会给自己漏多少底。

      阿德罗斯的身躯很明显地颤了一下:“₴非常遗憾,阿德罗斯再也没有可能继续和我们一起并肩战斗了,他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既不是真话也不是假话。

      吴林生也干脆装疯卖傻,简单地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哀思,几人再寒暄了几句就分别了。

      而楼上的卡琳此刻正在对着一张小方纸抓耳挠腮,时不时会停下来翻看一部精简字典。正是吴林生设计的填字游戏。

      驳 正当一筹莫展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卡琳很干脆地把书一合:“请进。”

      吴林生推开门,很自然地᠘找了个椅子坐下去:“你好啊,卡琳会长。”

      “吴林生先生?来的正好,你先过来一下。”吴林生还以为有什么要紧事,凑过去一看发现是自己印制的填字游戏。

      “你先教教我这个空要填什袢么,只要这个空出来了我就有思路了。”

      吴林生一脸黑线:“会长大人怎么会对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东西쬢感兴趣?”

      腂 “你以为我乐意啊?”卡琳给了他一个白眼,“隔三差五就会有人来问我答案是什么,跟疯了一样,刚ᨥ刚特提斯才从我这里出去,转眼你就来了,你再不来我就要被他们问疯了。”

      特提斯也来问了?好家伙,合着答案全被内部消化了。

      “我说会长,你这样有作弊嫌疑,我面子上很难的。”᨞

      “你报纸上印的清清楚楚,没说不能请外援吧。”

      这一下倒是把吴林生整不会了,这确实是被钻了空子了:“教你也可以,你指点指点我的学徒,我就教你答案。我连报纸都是免费给你的,你连答案힝也要了,太贪心了。”反正要连续三期的答案,教她一期又怎样?

      “教你的学徒?那你自己为什么不教?”

      “专精不通。”

      “那吴林生先冚生是什么专精呢?”

      “教不教,不教我走人了!”⯟吴林生有些慌张ふ,他还真没思考过自己是䊴什么专精,虽然记忆里安东尼奥地水火风奥五系精通,但是直接说出来太骇人,而且吴林生除了闪电还啥也不会。要么说出来丢人,要么说不出来还是丢人。

      “别那么激动嘛,哎呀又没说不教了。”卡琳一把把吴林生拉了过来,“来来来,你的学生是什么专精?还有这里填什吉么?”

      “水系专쁫精,能教吗?这里填个R。”

      “能教能教,我出师之前也以为自己是水系专精来着。然后呢,这里?”

      在同意帮忙做完填字游戏之后,吴林生领着卡琳再一次回到了家里。这时候雟艾希娜尔已经魐起了,正在对着水槽练习。

      当然是外面的水槽,地下室洺涉及造纸机密,吴林生可不会把卡琳放进去。

      焧艾希娜尔正ʢ在练习水的塑形。先前吴林生ᕇ启发艾希娜尔凝聚出新月形状的水,艾希娜尔以此为方向,不断用水制造尽可能复杂的图形,并且维持足够长的时间。

      现在水槽上有一匹骏马,前蹄抬起,似乎正在嘶鸣,栩栩如生。

      “小姑娘天赋不错嘛。”卡琳接过水流的控制权,马匹开始运动起来,奔腾着返回了水槽。

      “老师,还有卡琳小姐!”

      “你们认识?”吴林生望着一脸熟络的卡琳。

      “他的父亲来委托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前天晚上我就感觉那股气息有些熟悉了,没想到居然是曼德尔先生的小孩。”

      “那再好不过,艾希娜尔,专精方幺面卡琳是一个比我优秀得多的老师,你有关考评的事情就跟她学习,可以吗?”

      艾希娜尔自然不会拒绝,吴林生也很干脆地在一边偷师。卡琳是一个很优秀的老师,循糟循善诱,诲人不倦,艾希娜尔也是一个很聪明的学生,触类龆旁通只是基本桓功,也很机智的没有问吴林生为什么两人的教銴学方式不同之类的问题。

      教了一个上午,艾希娜尔学了不少,吴林生也学了很多。最后还是毫不意外地又留了卡琳一餐饭。

      “吴林生呀,其实艾希娜尔现林在的水平去参加考评已经完全没问题了。”卡琳比起朱尔那种克制舔盘的吃法还是文雅了许多,就是刀叉和炸鸡块在一起显得那么违和。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具体考核程序是什么,你趁现在讲讲呗?”吴林生经过天朝菜的滋养,精神状态一天ങ比一天好。

      “嗯...我想想,水系一般考元素提取,元素凝聚,元素操控这三样。评级标准一般也是从规模㮠和操控时间评定的,到时候的话那些考官会挨个出题,顺序可能会有些变化,但万变不离其宗。艾希娜尔对于水流操控的朞精度﫾已经是二阶级别的了,但耐力和灵活度上差了一点。”

      “那你说说,灵活度是个什么标准?”

      卡琳停下手里的刀叉,开始叽里咕噜地念咒,空气中的水分凝聚成一个水球,慢慢塑造成一匹骏马的样子,成⻝型后的“水﵈马”开始围着桌子跑步,马匹的动作栩栩如生,仿佛具有生命一般,却没有一滴水跑出来。샳

      “如果是我来操控的话,动作不会这么顺畅自然,而且时间也会短很多。”艾希娜尔身边没有生人褣,态度也自然了不少。

      “就是变化的熟练度呗。”吴林生突然又进入了神定状态,好像周围时间的流速都在减缓,卡琳操纵水流的方秫法在他脑海中慢慢清晰。

      他瞪了一眼,又一团水球凝聚,形成了一个小型的骑士模样。水骑士直冲向那匹骏马,在即将相撞之时侧身뚫躲过,抓住鬃毛翻身上马,一气呵成。

      卡琳解散了水马,水流化作蒸汽逸散到四周,吴林生也如法炮制,上一刻还神气十足的骑士也变成了蒸汽。

      “你本领这么高超怎么还想请我来帮忙?”卡琳生气地看了一眼吴林生,“而且我发现一个偻问题,艾希娜尔似乎很想模仿你,蠖每次施法如果可以她都不会去尝试颂咒。”

      “这样会有什么问题吗?”艾希娜尔有些担忧地问。䎲

      “不,这㋾是精通且熟练的表现,뵕但一些古板或者小心眼的法师会把这理解成好高骛远的信号。”卡琳的注意力重新回到食物上,吴林生的手艺确实不错。

      “头ᛛ一次听说熟练还不好的。”吴林生打了个哈哈,艾ᘙ希娜尔也继续吃东西。但再香굘的食物也勾不起吴林生的兴趣,他还在回味着刚才突然触发的神定状态。

      上次触发神定❇也是感官突然敏锐,而且能轻松学到对方的魔法。第一次是雷电轰击,第二次则是控水,而且学习到的法术都是以吴林生的等级发挥出来的。

      闪电可以默发九道,同样的,卡琳虽然这是操作一匹水马,但吴林生突然觉得,如果他愿意,他可以催动一次海啸。

      “安东尼奥,你到底有多少秘密?”

      卡琳最后给了艾希娜尔一些干货指导就回去了,无非就是虚心勤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之涤类的。吴林康生应聘之前也经常听这些来着。

      “老师,我可以要求一件事情吗?”

      前脚刚送走大姐姐卡琳,后脚艾希娜尔就有问题了。

      “如果不是很过分我就答应了。”吴林生扶着艾希娜尔往回走,他还有一些字符木块要攥刻。

      寂 䳳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讨伐炎龟吗?”

      吴林生的脚突然停住了:“艾希娜尔,炎龟比风掠狼还要危险不少,就算是我在你身边也有可能让你遭受危ꧾ险,万一出了什么事,我不好和曼德尔先生交代。”

      “我知道,”这是艾希娜尔第一次ꚝ用如此刚硬的语气和吴林生说话,“但是老师,我想要得到这次历练的机会,我了解这里草药,我的专精刚好可以压制炎龟,我可以帮得上忙的。”

      吴林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艾希娜尔䈹的双眼。平日里,艾希娜尔海蓝色的双眸十分动人可爱,像是真正的海洋一样包容温和,但现在那双眼睛背后似乎有无穷的风暴正在酝瀌酿,昔日平静的海洋也掀起了巨浪。

      “那这￳样吧,来和我对打练习,如果我满意的话我就允许你和我一起去。”吴林生松了口风,事实上他也不是一直打算把艾希娜尔当做温室幼苗来培养,只是他希望艾希娜睙尔真正准备好了去迎接挑战,而不是一时的冲动。

      “好吧,老师셁,我会全力以赴的!”一向细心的艾希娜尔也开始不冷静了,她没有因为对方是不可战胜的老师就退缩,直接召唤出水球。反正吴林生也没说打赢才能和他去。

      “诶?等等等等!不要在这里打,怾这里是贵族苑诶!?”

      战斗的地点选在后山,两人站定。

      “全力攻击,让我看看你学习的成果!”吴林生暗暗设置了保护墙,虽然不相信艾希娜尔真的会伤到自己,但说完全不担心那是不㩸可能的。

      “那我动手了!”嵬艾希娜尔死死地盯住吴林生,吴林生的脚下再一次出现了逆流之雨。吴林生直接放话嘲讽:“这种程度的攻击根꒎本伤不了任何人!”

      但显然艾希娜尔没有被吴林生的嘲讽影响,水滴突然在空中停下,像是雨后挂在蜘蛛网的水滴蠹一样。吴林生隐隐觉察到异常,开启了奥术视觉。

      刚一开启吴林生就吓了一大跳,艾希娜尔已经悄悄用魔Ꮢ法为每一滴水滴引导了路径,每一条路径都锁死在自己身上。同时吴林生还抓捕到一个小小的绿色魔晶。一只游荡的风掠狼。

      卡琳说艾希娜尔耐力和灵活不足,所以艾希娜尔显然是打算走暴击流了。

      刚一回䙢过神,艾希娜尔的攻击就展开了,水滴以极高的速度冲向吴林生,然而每一个水滴都在吴林生的空气墙킧上撞了个粉碎,但吴林生也感受到了这个法术的强大。

      ×有几滴偏离目标☬的水滴砸到ꈠ了几颗树上,坚实的树干被砸出来一个拳头大小的坑洞。

      吴林生出了一身冷汗,要是没有悄咪咪地设置防护,单凭借血肉之躯,后䵱山可能就要变成意外弑师现场了。

      如果时间回到艾希娜尔险䡧些被绑架的那晚,达利安先生可ډ能要通知吴林Ԩ生他的徒弟当街杀人了。

      ⿳尽管害怕,但面뤿子上不能输,吴林生一脸风轻云淡:“继续提高攻击力度,让我看看你的极限在哪里!”

      艾希娜尔显然还有余力,她放弃了没有成效的逆流之雨,多余的水滴坠入泥土,剩下的在半空中组成了一柄骑士枪,直直的向着吴林生的眉心刺来。

      分散式的攻击行不通,艾希娜尔就试试以点破面。

      结果还是被无形的墙壁瓦解了攻击,骑士枪被撞了个粉碎。艾希娜尔的脸上出뛽现了柞不小的错愕。本来他还希望吴林生好歹能有点动作,结果人家鸟都不鸟一下,就那么定定地站在原地,㒫任由艾希娜尔费力攻击。

      딭 就在艾希娜尔思索还有什么能以小博大的攻击法术的时候,一条风掠狼从艾希娜尔的背后跳了过曣来鰌,落在鮢了艾希娜尔的肩膀上,将正在凝神聚气的艾希娜尔扑倒在地上。

      枓惯性带着风掠狼往前翻滚,也给了艾希娜尔恢复反应的时间。艾希娜尔知道自己被袭击了,短暂的错愕过后没有选择花时间起身,而是以自己为圆心再次释放拥逆流之雨,对周围施展无差别攻击。

      吴林生对此表示赞叹,野兽的攻击大多迅猛而快速,用覆盖式火力来保护自己远远比起身自卫安全的多쳽。

      艾希娜尔听到一声野兽的惨嚎从前方传来,风掠狼的补刀被中断,艾希娜尔也得以观察对手。那是一只成年风掠狼,已经快到艾希娜尔的胸口高,眦目咧齿地盯着年轻的女学徒,肩膀上有一块触目惊心的血痕,明显是艾希娜尔的魔法造成的。

      那头野兽再一次向着艾希娜尔发起了冲击,直扑他的咽喉而来。艾希娜尔慌乱之中扔出一个巨大縕的水球。

      水球没有造成多么巨大的杀伤,而是把风掠狼整个脑袋包了进去。这一下坈子也让风掠狼失去了在空中的平衡,下身倾了倾然后被拖回原地,好像水里有一只手捏着它的头一样。

      吴林生看了一眼艾侣希娜尔,她还在进行着持续的魔法输出,风掠狼也疯了一样开始在原地又蹦又跳,企图挣脱这个异常的水球,水球还在包裹着它的脑袋,它已经开始窒息了,时不时张嘴在水里一顿乱咬,结果失去了更多的氧气。

      艾希娜尔也进入了倳不擅长的一刻,耐力,如果艾希娜尔先放弃了,风掠狼就会挣脱束缚,冲过来咬断艾希娜尔的脖子,如果风掠狼支撑不住了,这将会是一次精彩的反ᕩ应。

      ࿸ 在这场惊心动魄的角力之中,风掠狼最终落了下风,动作越来越僵硬,最后失去最后的生机,倒在地上开始抽搐,一丝血迹也顺着它的鼻孔渗进水球里,最后一声不吭地死了。

      艾希娜尔也精疲力尽地接触了控制。

      吴林生拍着手向着艾希娜尔走来:“精彩,鍪艾希娜尔,ࣆ你的表现完全超乎我的预期!”

      跤 “老师...”艾希娜尔躺在地上喘着气,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你放心,艾希娜尔,这个只是我临ڋ时起意加的考验而已,毕竟残酷的自然不会等你准备好了一切再对你出手,风掠狼的爪和牙都被我控制着,就像那天酒馆打架一样,你没有危险,但你对于这个表现,真的,太精彩了。”

      “那老师,我可以,和你一起去了吗?”

      “你通过测试了,艾希娜䛚尔。”吴林生扶起艾希娜尔,为她掸去裙上的灰尘,“但我还是希望你做好万全的准备,因为秽那会是真正的危险!”

      艾希娜尔充满决心地点了点头。但实际上吴林生也衴只是吓唬吓唬这个小姑娘而已,来自奥术大贤的直觉ӂ告诉他,就算这座山谷里所有的风掠狼和炎龟同时向他发起进攻,他也能最终团灭对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