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下贱的女性奴

      比如说,去年明朝京师大爆炸后,建筑公司承包了大量的重建工程和改建工程,使得建筑用铁筋和水泥需求量大增,尤࿈其是铁筋,以븰西岸的生产量供应不过来,这个消息通过跨洋电报传到波河镇쮕,朱从彬立即组织生产了大量的建筑用铁筋,尽最快速度的装船直发大沽港,甚至比海东工业基地扩大再生产都快,满足了建筑公司一六二六年的需求,这里面的利益,怎么也比昂贵的电报费用要高吧。

      还有高丽战事结束后,正值电报试运行,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就通过电报发送给美心镇,贸易公司马上组织发往高丽的贸易物읭品,保证了战争结束以后的一大波抢购潮,让贸易公司赚了个盆满钵满。

      这就是迅捷信息带来的红利,所以来看,只要ﳢ发送能力够,利益前景是杠杠矕的。在故障期间,已经排队了好多需要发送的信息,所以,接下来减少故障率才是最迫切的需求。

      为了这事,孙讜又幨平整个团队连过年都没过好,尤其是冷君度,年三十的上午还在波河工坊区里忙乎,晚上才风尘仆仆的回到家吃年夜饭,第二天又匆匆去工坊召集团队做设计方案,让他爹妈覥还颇为心疼。

      所有的构件、设备从设计到生产,冷君度全程参与,不过他只是身体累点,而孙又平是身心俱疲,几乎每天都被分管执委赵鑫追问,扤搞得自己心烦意乱。也怪自己好大喜功,非要搞什么献礼工程ྯ,赶在冬季之前投入使⷇用了。

      这个跨洋无线电通讯设施,要是一먺直不用,人们也感觉不到什么,一旦用上尝到了甜头,然后三天两头故障,那就捅了马蜂窝了,什么“分分钟损失几个亿⣧”都来了,是个什么头头都会关心他孙又平一下,现在都不敢去美心镇呆着,过完年就跑来跟冷君냔度作伴来了。

      自从军工集团和动力机械厂搬到波河镇工坊区,뱼工坊区越发的热闹,机器的轰鸣声此起彼伏,上下班的工人们人来人往。ᯅ

      这㳰天孙又平竟然在波河镇被一众执委逮住了,又被劈头盖脸的问候了一顿,这时他才想起来,为什么㟛大领导们都出现在波河ۺ镇了。

      原因就是今天是波河动力机械厂试制的“麻河一号”蒸汽动力铁路机车试运行的日子。

      一想到有热闹可看,孙又平把冷君度晾在䡶一边,反正债多了不愁,先去过过眼瘾再说。

      然后他屁颠屁颠的跟在领导们的屁股后头一起去看看试运行䬥了。

      这次过来参观的执委就李文山、赵鑫和朱显强,其他几位领导忙于自己的本职工作没䠾空过来廅,委员长林纪元更是一直和一众议峲员们在交流各项草案,还得关注教育系统的工作,所以就这三位代劳了。

      众人被领到波河动力机械厂的火车试车临时站台,见到了已经热紜机完毕的蒸汽机车。

      当众人看见这个家伙时不禁大失所望,这个车头长度也就六米多点,高也就是两米半左右,屁股后面拖여着四节装乘客的车厢,跟大家想象当中的大车头相差甚远,甚至有点象儿童ꍋ乐园里面的小火车。

      ↱“这个就是传说中的火车?”李文山带着点疑问小声的问旁边的齊赵鑫。

      “当然了,这个家伙虽然小点,但是在现阶段是够用的,那一段十公里䦃长的过渡铁路也不准备投资多大,也是实验性质的吧挜!”赵鑫说道,“这么个小家伙ꞑ,计划拉四节车皮,装载三十吨货捰物呢。”

      “噢,能拉三十吨?那也挺不错,至少那一段过渡铁路够用了,就算是将来的黄石翻山铁路,也能够用几年吧。”李文山说道,“把那节骨眼打通,大好的土地就到手了哈。”

      “你看,咱们这个实验铁轨的轨距应该是咱们以前用的标准轨距,直接从后世搬抄过来了。”赵鑫跟李文山介绍道,“枕木只能真用木头,不过用᝞煤焦油泡过,非常耐‥腐蚀。”

      不远处ﲟ,郑国辉朝几个执委小跑了过来打招呼,刚才忙于查看准备工作,现在才有空过来接待。

      “看这意思,老郑你是想邀请㮆我们乘坐火车喽!”李文山笑呵呵的问道。

      “本来鄤为着执委们的安全着想,是不ɻ准备邀请你们上车的,不过李大领导如果想坐,咱们也必须安排啊。”郑国辉很上道的说。

      祦 李文山连忙和赵鑫,朱显强脚咬耳朵,众人都点点头,然后鱼贯上了耶最后一节䱝车厢,而孙又平等人和一干警卫人员也跟在后面上去了,剩余的车厢让部分民众和议员们占用。

      也没有什么仪式,火车拉响了汽笛,就吭哧吭哧的动了起来。

      “这个车头用的蒸汽机跟船用蒸汽机大概一致᫓,而铁路大概有1.8公里长,从工坊区直通波河码头,这是一条实验性菬质的铁路,往后可以用来运输港口发往工坊区的各种物资,根据目前的情况,咱们用厣的仅仅是ඎ轻轨,不긭过轨距是标准轨距,就是1.435米。”郑国辉在车厢里跟几个人介绍道。

      “咱们这个火车能跑多快啊?现在吭哧吭哧的,看来跟咱们走路快不了多少。”孙又平在旁边搭话。

      “目前是貹试运行阶段,可能时速是八公里吧,等将来正式运行,时速是十五公里,这段路也就十分硜钟就跑到了。”郑国辉ꤵ说。

      “还没过瘾픹就到了,真没意誒思啊。”孙又平哀叹뾠。 

      魇“等黔江那段过渡铁路修好噏了,可以去那里过瘾,十公里的上行路线,得走一个小时呢。”李文山说道。

      “要是黄石翻山铁路,听说近的话也有五百公里呢,那可是一个大工程啊。”

      “现在那边的路线已经勘探得差不多了,从小兰河上游的雷湾镇到麻河上游的白石镇,准确路线应该是五百一十四公銹里,真是一个大工程啊,而且是鉛一个卡脖子工程,社团砸锅卖铁也要完成的。”赵鑫说道。

      “那条路的话这个机车头就不行了吧,好歹要大一些才行。”孙又平说道。

      ꌨ “机车怎么都好说,慢慢改进就是,关键还是有路才可以,就是现在这个机车,最快也可以开到一小时二十五公里,拼命开一天一夜也就到了,骡马队得十瞵几天呢。”郑国辉感慨说道。

      “要不说砸锅卖铁也要建好呢,那边发现了㼐价值不菲的铜矿,怎么也要想办法运出来啊。”朱显强插一句。

      火车的速度上来了,车厢只有一个顶棚和围栏,现在的节气也就刚立春,户外温度还冷得很,寒风吹得大家都瑟瑟发抖,不由自主的裹紧了衣服。

      “这家濬伙,你们也真抠,连个壳子都不装么,这家褀伙感觉出快来了,这风啊,呼呼的,比以前坐大巴车的动静都大。”孙又平不禁吐槽。 ꌊ

      “这个,不也是准备不足么,连这个车厢,都是货运车厢改装的,但没来得及改好而已。㡬往后正经的都是豪华车厢,可以睡觉的那种,呵呵!”郑国辉笑呵呵ᰧ的说道。

      “好久没有这种飙车的感觉嫵了,不过车体倒是蛮平稳的,几乎感觉不到颠簸,还是铁路好啊,能感觉到古工业的磅礴力量。”赵鑫美滋滋的回忆ו道。㇁

      “这种开放式的车뱃厢还有一点不好,机车头喷出的煤烟和蒸汽水雾好多都飘进了车厢,这里煤还是最后面的车厢,都爝一股子煤烟味,那前面车厢的人,不得给熏黑了啊”컮李文山也吐槽道。

      萪“唉,蒸汽机嘛可不就是这样,大不了以后车厢封闭得好点罢了。”郑国辉讪讪笑道。

      车体外光秃秃的树木一얪颗颗向后退쩣着,早春的景糎色仍然荒凉,࿪但是前面车厢不时传来的欢呼声让人能感觉到这片土地焕发的嚉勃勃生机。

      很快,机车就到达波河港口的车站,一部分乘客就在此下车了,执委会几人还要回澠到工坊,机车调了一个头,又顺着来路回去了。櫝

      “这个单线铁路就是这点不好,效率太低了,黄石翻山铁路还是单线铁路吧。能不能直接上手建双线铁路?”李文山有点好番高鎞骛远。㬽

      “我说李大领藿导啊,单线路就费老鼻子劲了,还不知猴年马月建好,还得陇望蜀想双线了,等那条线满负荷或者盈利了再说吧。不过勘探队也有规划双线路,上马也方便。”郑国辉表示吃惊。

      “有具体的곫时间没有?也不能遥遥无期的建设吧?”孙又平也心急。

      ⷥ “要是资金和施工人员充裕,团结铁路运营公司的规划是一六三二年投入使用૓,也就是五年后,这㖶还是保守估计。”赵鑫知道铁路规划。“不过黔江的过渡铁路,明年年初就可以投入使用了ᥔ,鈔这也是一个好消息㌄哈。”

      “这五年,咱们新㉩大陆会涌进来五十万人,还썫是太慢৕了,早一年通行,至少可以多调集五万人翻越黄石大山进入麻河流域,社团也是怕夜长梦多啊。”李文山有点担忧的说道。

      “李大领导,我看你这个***的思想要不得,咱们还是要脚踏实地的쬂来进行嘛,萝卜快了襳不洗泥的事可不行,就像某些献礼工程뗪似的。。。”郑国辉揶揄的看了一眼孙又平。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