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18岁

      海滩上的虚叶门人陆续的醒了过来,有的吐水,有的干呕,皆是昏昏沉沉,一时间海滩上满是哦哦啊啊的声音,感染强到,一辰都好想加入其中,好不容易才忍住,清点了一下人数,枫儿说人没少,不过有几个因为受伤比较严重,没办法上山了。

      一辰这时也反应过来,连忙掀起自己的衣服查看,又用双手摸了半天自己的脸和脑袋,鼻子、眉眼都很完整,没有痛感,竟然没发现一处伤口,一辰记得,大船在颠簸之时,自己的头是被撞的最严重的,居然奇迹般的也没撞破,连个简单的包都没起。

      明珠呆呆的坐在原地,很久很久,精气神慢慢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就吃力的起身,开始张罗着登山的事情,可这时一辰却说,这山很高,还不知道多久才能登顶,所以需要明珠协调安排,明珠的意思是走到哪里算哪里,就地休息,休息完继续登就可以了,可枫儿见其他门人中受伤的那些,问明珠该怎么办?明珠查看了一番说道:这些人伤势明天也不可能完全恢复,不如留下些人照顾他们,只带剑阵的八个门人便好。

      一行人说走就走,一辰仍旧一幅傻子样,总是会盯着明珠看,要是往常,明珠连看都不会看一辰一眼,可不知道怎么的,明珠今天也是一反常态,竟然不自觉的总靠向一辰,一辰感觉很幸福,也下意识的靠着明珠,可一辰靠过去,明珠却不让,显然明珠靠着他可以,他一施加反作用力,明珠就会瞪他,或者用剑鞘将他推开,一辰满脸疑惑,思索不清楚哪里出了问题,不是说好了爱上我的么?怎么对我仍旧冷漠,还爱搭不理的,可这个样子,怎么更可爱了呢?奇怪,一个人能让另一个人爱上,而且持续的,更加的,这是魔法么?

      其实一辰穿越回自己电脑旁的时候,重新建立剧情是来不及的,所以在原有的基础上也做了改动,一辰在作品填写了明珠会爱上自己,既然写了,为什么不照做,怎么这个女孩这么的倔强,有能力违抗作者?一辰那样写了之后,也有些后悔,毕竟唾手可得的可能就没有死缠烂打后的香甜,还好明珠没有顺着剧情走,可他为什么离我这么近呢?表情却依然冷酷,甚至有些嫌弃,这些怎么解释?一辰低头走着,百思不得其解。

      仙山并非荒山,距离实在难测,先不去说直插云霄的高度,再来说的是,上山的通道是环绕着山体盘旋而上的,换言之,这条山路如果能够拉直,距离不知道要超过仙山高度的多少倍,不过也不是没有好消息,好消息是仙山也是有台阶的,不用攀爬那么辛苦,走着就是了。

      山路沿途,多有彩蝶飞舞,奇花异草更是芳香扑鼻,叫不出名字,虚叶剑阵的八个门人都是少女,简直的边走边看,好像说好的郊游又超出预期的实现了,只是一辰不清楚明珠的诡异举动是为什么,一直挨着自己并行,却始终不理自己,他也借着门人去看花草的时候与明珠攀谈,明珠则一幅心不在焉的表情,哼哈的应付着一辰。

      山路的坡度很缓,所以绕山行走了很久,高度也没有提升太多,一辰有些无聊,时而看风景,时而看风景中的明珠,倒是自己很会调节,女孩子们不用担心,更像是逛街的状态,买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逛,全部人都丝毫看不出倦意,一个个叽叽喳喳的如同百灵鸟,更有顽皮的会信手摘下一朵花带在头上,询问着同伴是否漂亮,一辰也被这氛围感染,顺手摘下一朵,回头望向明珠,明珠则回以严肃不容侵犯的眼神,一辰无奈,将那朵花戴在了自己的头上,还好换来了明珠片刻的忍俊不禁。

      随着高度的提升,仙山的植被也发生了变化,除了奇花异草以外,多了些长青的松柏,山路也从山体外部向内延展,山路被草木包围其中,有了阴凉,更加的舒适,怪不得叫做仙山,不舒服怎么叫仙山,一辰又问明珠:我的掌门大人,你觉得这个环境如何?试想下,如果你不回中州,找一个心爱的人,在此地度过余生,岂不是更美?

      重返中州是我的理想,每次想到中州的百姓还在魔鬼爪牙的威胁之下,我的心就不安,当然,这地方很美,若是荡平妖魔之后,清平世界,我当然想回到这座菩提岛,把残生埋在此地也是不错的。明珠也是喜欢仙山,这是一定的,难免不被眼前的美景震撼,心生眷恋却还能认清大局,以天下苍生为己任,这便是最难能可贵的品质。

      这一番言论把明珠在一辰心里的形象,又拉高了好几米,一辰总是想,我的作品都不畅销,都失败,可笔下的这个人物为什么这么好,这么完美?看来是我这个经纪人没做好,主人公本身还是不错的。

      啊?不错?一辰忽然灵光乍现,通过不错这个词语想到了一个问题,当下一阵的捶胸顿足,薅头发打自己嘴巴,看的一旁的明珠不由得咋舌,这家伙又犯病了!

      一辰之所以这样,因为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是自己的一个错误,什么错误呢?错误是他明明记得自己昏迷穿越的时候,在作品里输入了让明珠爱上自己的文字,可明珠却没有爱上,可还是会奇怪反常的总是挨着自己走,所以,自己的错误就是输入法的问题,把“爱上”输入成了“挨上”了,这不是傻子还是什么?一辰好一阵的懊悔,难怪玩游戏,朋友们都说我菜,关键时刻就是爱掉链子,菜到了抠脚的地步。

      一辰心想,错了就错了吧,所有的可能都是天意,挨着自己不是也挺好的么?输入错了,明珠没有直接爱上自己,也许也是件好事,毕竟明珠真如自己输入的一样,直接爱上了自己,那是不是少了从无到有的恋爱过程,自己本就是个宅男,没什么恋爱的经验,再亲手剥夺掉原本可以有的过程,那是不是比输入错误更加的难受?一辰此时感觉自己是个哲人,总能在错误中找到必然性的解释,所以,一辰决定了,以后不再运用管理员账号强行让明珠爱上自己,他要让明珠心甘情愿的爱上自己,即使爱不上,他也不后悔,爱重要,结果不重要,成功的甜蜜,失败的遗憾,不都是同样宝贵的么?当然,一辰也没觉得自己会失败,毕竟自己这个胶水性格,粘不上你,也要撕掉你一层皮!哇哈哈哈,一辰又不自己发出既傻又狂妄的笑声。

      明珠习惯了一辰这幅傻子样,也不跟他计较,偶尔还觉得这样的傻子挺有意思,那副最纯真的笑脸,很有感染力,能够暂时消除阴霾。

      过了没多久,太阳的余辉就铺满了海面,眼看着就要日落,趁着天还没黑,一行人又走了一段山路,直到天完全的黑了,这些人才选择了林间一处避风的巨石旁,安顿下来,门人们收集了一些松枝点燃了篝火,又将油布包裹打开,分发下去,吃完了干粮原地休息,天亮再度出发。

      吃东西的时候,枫儿的眼神总是望向明珠,后来终于忍不住了,凑到明珠的耳畔说了些什么,明珠偶尔还会回头看看一辰,这让一辰产生了枫儿再说自己坏话的怀疑。

      其实枫儿已经好奇一整个下午了,为什么明珠掌门,自打上山开始,就一直挨着一辰走,如今吃了晚饭,都要休息了,还是没有分开的意思,枫儿就实在忍不住了,故而过来提醒一下,明珠当然奇怪自己的反常举动,可脑袋一直认为这是种自然的行为,没什么,直到枫儿提醒,他也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问题,便起身随着枫儿到了另外一边休息去了。

      眼看着明珠的离开,虽然没离开多远,一辰也是对着枫儿的背影一顿的心中大骂,这个多管闲事的家伙,敢坏掉老子的好事之类的,挺好的一个姑娘,怎么那么八卦,他扥定说男女授受不亲了,没什么新鲜词,这个性子,看以后怎么嫁的出去!一辰心里骂着,嘴唇抽动着,然后吃了最后一口干粮,斜靠在身后的石头上,继续眼神迷离的看着明珠,幸福感又上头了。

      松枝的油脂很大,燃烧起来啪啪作响,热量折射在巨石上,让这个夜晚温暖舒适,树冠之间,时而有虫鸣,黑夜完全来临之后,林间星星点点的萤火虫纷飞其中,远有星辰璀璨,近有萤火低飞,上下呼应,天地同辉,女孩们也都沉默了,欣赏奇景的、沉默心事的、恬静入眠的,一辰浅吟低唱着一首虫儿飞,声音低沉婉转,飘飘荡荡,不为断肠人歌,只为寻常美好,歌声携带着几人的心事,乘着海外仙岛的夜风,洋洋洒洒的落在海面之上,映射出谁的心事?何必去计较,一辰的梦,最美的梦,但愿不要醒,永远在梦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