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揉上面边扎下面视频

      段延庆和那青衫老妇正在酣畅淋漓的大战之中。

      段延庆已经使出了八成功力,尚且没有探到那青衫老妇的全力。

      酨 段延庆以杖为剑,突兀间使出段家剑法的一招,又以一阳ﴩ指力,贯穿而出。

      青衫老妇面无变化,抬剑一挡,便将段延庆的这一招给化解。

      就在这时,只听得山野之间传来一声大笑。

      “延庆太子,你且退后,让我来会一会这位灵鹫宫的高手。”

      段延庆闻言,心中微动,知道是跟随在恩公身旁的那位姓陈的老农到了。

       段延䈗庆也是识时务的俊杰之辈,知道眼前这青衫老妇功力恐怕和自己不㼱相上下。

      뇲 继续缠斗下去也没有意猎义,便是自己最后能胜了她,恐怕也是惨ュ胜。

      他带着天残五怪,断然没有从这些灵羙鹫宫女子手下擓逃脱的可能。

      好在㬕,恩公톛也来了材。

      段延庆一击更不中,听到陈良之声,便直接往后退去。

      “陈前辈……交给你了……”

      段延庆闷声说道。

      青衫老妇面色微变,只见在那山野之中,끴有一道身形飘然而来,其身法速度之快,測绝对是当世罕见。

      下一刻,青衫老妇只觉面前有劲风呼来,下意识的侧身而过。

      待她转身定睛一看,只ϗ见一个似田间老农打扮的中年人出现在了她的前方,正在笑眯眯的ꊁ看着她。

      “你是何人ᆁ?竟然敢来插手灵鹫宫的事?”

      青衫老妇面色微寒,看向陈良。

      陈良脸上泛起笑意,道:“你得打赢我,我才能告诉你,我是什么人。”

      青衫老妇见状,直接二话不说,抬剑便出,剑光闪烁之间,已然到了陈良身前!

      青衫老妇选择了先发裿制人。

      她眼光不浅,知道眼前这老农♢绝非等闲之辈。

      陈良脸上泛着一丝兴奋之意,他떪这百年来,윌一直在长༱春谷Ꮪ中,从未与外人争斗过。

      虽然叶千秋也时不时和他对招,指点于他。

      但和叶千秋打,他每次都好似被束缚上了手ꯒ脚一般,打的十分难受。

      ⹨ 㕋现在伡,他终于可以放开手脚了。

      只见陈良手臂抬起,双指伸出,竟然在青衫老쿪妇惒的长剑要刺中他的要害之时,直接用食指和中指夹住了青衫老妇的长剑!

      青衫老妇见状,面色微变,她ꦠ已经感受到了来自陈良身上的那股磅礴气劲。 ӌ

      犣“这厮好深厚的内力!”

      青衫老妇暗道一声。

      下一刻,只见陈良双指一动,“咔嚓”一声,长剑邹轰然断成几截耏!

      青衫老妇迅速丢下长剑,化拳为掌,朝着陈良身上挥去。

      섂霎时间,好似四面八ر方都是青衫老妇的身影。

      或是挥拳而来,或是挥掌而去,或是捏指而出。

      陈良见ꄠ状,㜚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反而是笑道:“让你尝尝我老陈的农夫三拳!”

       丩 陈良以不变应万变,双拳齐出,劲气四散而出。

      嘭!

      嘭!镛

      嘭!

      拳对拳뾂!

      掌对掌!

      掌对拳!

      ꢍ霎时之间,烸陈良和那青衫老妇已经过了三招!

      陈良一拳更比一拳强,拳势犹如滔滔大海一般,延绵不绝。

      青衫老妇接到陈良第一拳时,尚且能承受。

      待到第二拳狳时,已经是勉励支撑。댴

      到了第三拳,青衫老妇双臂度一挡,只觉一股撕裂感传入身躯,她猛然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直接倒退了数十步,最后,直接半跪在了地上。

      陈良见状,有些径无奈道:“连我的农夫三拳都受不了,那老农推车,老农犁地,老农推背,老农点灯,老农拔켧葱这些招式你更受不了喽……可惜……可惜……我还以为藫碰上一个好对孋手了呢……”

      半跪在地上的余婆婆戎听到陈良的뎤话,登时气的再ᒌ吐出一口血来,她抬起头来,一脸杀ڙ气的看着陈良。

      “余婆婆!”

      “余姐!”

      灵鹫宫的那两个首领狱,看到青衫老폸妇被这来历不明的老农给三拳击伤,덉纷纷面色大变。

      要知道余婆婆可是灵鹫宫除了童姥ᑇ之外的有数高⩅手,不止统领着昊天部,而且深得童䦋姥信任。

      灵鹫宫这些年整合江湖门派,几乎很少催有敌得过余婆婆的人。

      但是,眼下,余婆婆居然被一个来历不明的읲老农三拳便给打退了!

      那位石首领调息了一会儿,已经行动自如。

      她急忙和身旁的那位二十多☷岁的黄衫女子说道:“敏仪,你去看看余姐。”

      那黄衫女子立即点头,朝着余婆婆身旁掠去,将受伤落地的余婆婆给扶了起来。

      “余婆婆……”

      余婆抬了抬手,面色苍白,道:ど“我没事……”

      “好一个农夫三拳……”

      “今日事不可为,这老农功力高绝,不是我们孴能够抵挡的,㪉便是集结三部众֦姐妹之力,恐怕也无法拿下此人。”

      这时,叶千秋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了陈良的身旁。

      陈良一脸笑意的朝着叶千秋看去,挥了淩挥拳头,道:삢“教主,你看我这髝三拳如何?”

      叶千秋负手道:“成色一般,本来只需要一拳的事情,你却出了三鄩拳,若非你内力深厚,恐怕没这么容易伤到人家。”

      陈良闻言,有些尴尬,道:“我这不是与人厮杀的经验太迶少了吗。”烰

      这时,段延庆看到叶千秋出现,急忙上前躬身道쳁:“墒弟子延庆见过教主!”

      叶千秋微微颔首。

      站在不远处的天残五怪,刚看到一个突然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高手将强敌击败。

      ꄓ一转眼,却是又看到自家掌门突然对这一个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场地中央的年轻人行礼,一个个面上都泛起疑惑之色。

      䶲 天残五怪围了迶过来。

      瘸子道:“掌门,这二位是䪱?”

      段延庆当即说道:“妠你们跪下,参见我神霄派教主!”

      瘸子一咧䪕嘴,道:“神霄派?掌门?你没发烧杝吧,我们可是天残派……不是什么神霄派!”

      段延庆道﨎:“我已经拜入神霄派叶教主门下,如若你们还认除我这个掌门,便彖不要多言。逡”

      天残五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瘸子欲言又止,不过看到段延庆那一脸认真的模样,当即不再犹豫,直接半跪在地,道:“钱半山参见教主!”

      其余四瓑怪,也ꥌ纷纷半跪在地,朝着좯叶千秋行礼。華

      叶千秋微微颔首,拂蘈手道:“先起来吧。”

      天残五怪虽然一头雾水,但也只得听令行事,他们都受过段延庆的大恩,所以,只要段延庆发话,他们不会违抗。

      这时,叶千秋看向那对面不远处的灵鹫宫众女,朗声道:“你们哪个是管事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