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推理侦探>

      月圆风凉杀机现,雄浑巨掌从天而降,欲一掌毁灭众人。澾

      少年冷哼一身,身后竹剑冲天而起,快速旋转,卷斄起一股巨型龙卷风,浩荡冲向巨掌,一挡毁天灭地的一击。

       强招相会,山峰空前震荡ᴰ,地裂山崩的,整个山头矮了一截。뛺

      巨掌消散㘕后空中传来了讯息“五日后,月圆之时,我在一人归等你”

      少年身体摇了摇藩,又吐出一口血,少女上前扶了他一把,少年看了她一眼后,道:“我无大碍。”

      ᘌ转身后神色沉重。

      三日后。少年伤势稍好,把少女叫了过来“我有消息要传给主军,你帮我跑一次。”

      少女一脸疑惑:“Ф不是有信使么。” 䂺

      少年郑重的道:“这是一个很重蹼要的讯息,我要你亲自跑一次,别人我不放心。”

      少女不说话,一直看着他。

      少年再次露出憨厚的笑容:“没事的。你把信交给我师伯就好,就可以回来了。”

      ᭶少女ロ想了想,慢慢的点了点头“那我几时走?슷”

      莭 “现在”

      㝤“嗯”少女转身离去。

      少年目送消失的背影,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心安了。

      心道,桓渊渟此生足已。

      他心知如今功体有损,对上宿敌,难有胜算,对方找上自己,只能应战了,פ整个ⶨ前锋只衎有三两턼人是他对手,魔门中应该有人牵制了。

      鿙 这三日的时间疗伤,一对一,自己也许还有可能跟他同归ᱛ无间。

      月圆之夜到来,少年一步步走上了“一人归”,此地代表着不死不休,最多只能走出一人,古往今来,不知多꿑少人在此决㑻斗,滚滚黄沙下尽是白骨。

      黄沙上,青月渐失,天狗噬月肋之象出现了,正是ﳃ大凶之兆。

      頀一道冷音传来,“你我之战该结束了”,黄沙另一头,出现了一个身影,身影夝高大,面容红中带쐫青,眼神凶冷,整个人成噬血之状,ᶒ凶残暴厉。

      “原无荒初魁天忌”无间殿顶辿尖高手,在魔门中亦是人人俱怕的禁忌人物,当初桓渊渟与他相遇,二人相斗不分上下。Ư

      再战,一起手,便是生死之招,魔즄者强招“一᫑步永劫,”瞬出,时间如静止一般,万物在死寂中分解化为灰烬。

      少年心剑再现,瞬影分化,一会魔者不世之招礤。

      强招过后,二人受劲承招各退,还是难分高鴝下。

      接着又是凶险的消耗激战,时间渐移,交战已过六个罣时㣤辰,极端的战斗再度引动桓渊渟的伤势,内消外耗,桓渊渟渐落下⹌风䗄。

      궜心知不可在拖,一쌛剑逼退魔者后,内元提至极쎇致,今生最强之招上手。

      봳 朠 “凝意为神➲,画心为剑,世间万变,不改初心,”初心之剑终显。一剑变万剑,万剑归一剑。

      魁天忌仰天长笑,终招同出。

      “天荒禁绝.神人共毁”毁天灭地之式,毁灭之气冲天,引栩动天地变象,后反纳压缩즜尽骐归双手。

      双掌相送,毁灭之气尽锁桓渊渟气息,摧毁而去。

      心有同归之意,初鹌心之剑化万变,规避毁灭之招,后归一,纳剑者一身精元,直锁魔息。

      一剑破魔身䍀,竹剑帯着魔者坠落万丈深渊。

      毁灭在前,少年心中平静,心愿已了,闭上双目,拥抱死亡。

      一声巨响,山崩地裂,传来了一阵哀鸣,少年睁开双目,眼前不是无间鶨黄泉,只有一个⤨飞落黄沙的丽影和飘荡空中的红伞。

      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ꚪ她不是应该要在主军中么。

      僵硬的双腿不知何时隟走到少女面前,脑䉟中一片空白,双手无力。

      过了片뀣刻,慢慢抱起少女,纳䜀入怀中。

      此时的少女如风中残烛,熄灭在懻即,想要握住少年的手,却如压上了万钧之物,抬不起来。

      搛 口中吃力的笑道:“呆鹅,你㌣那么...笨,骗..䍄得了我么...”

      看见少年眼中渐失的神采,勉力道:“青萝伞...交给庙你了,黄泉路上....我不想..❃.看到你,,我最喜欢...三月风...⳸四月雨...最美古城籭爱찫笑的你。好好的......活着。”

      音落人亡,祿笑容犹在.

      夜风习习,琴声尤响.青衣男子此时已是泪眼朦胧.

      片刻后,琴音渐止笡,桓渊渟抚摸着青萝伞,口中喃喃↺:“一百四十年了,提璎,我真的好难过丙啊去。今天见到大哥了,他也变了好多,当年送你回去后,再也没见过他了。

      我在巫山很多年了,青峰峡的一㾄石一水我都熟记在心,以后下去껅了我说给你听。 ퟱ

      你说你不想在黄泉路上见我,可再见时,我变成老头子,你可能也认不出了。

      呼喊你时,你一定很吃惊吧。

      你一定会说,老爷⭾子,你是谁啊,这么老了,还要调戏女孩,不害燥啊,呵呵”

      脸上笑容,眼中尽是泪水。苦中犹乐。

      굞 清⒄风也只剩丝丝凉意......

      此时,莫别离二人踏上了巫山,山中无路,怪石嶙ㄅ峋,青松生长在险岸绝缝中,山下清流曲折,月光铺射,₍景色清淅可见。

      莫别离道:“据说巫山是神女的化身,腧名叫瑶姬,容貌绝美,是上古帝王的女儿,还没出嫁就死了,她父亲把Ӟ她葬在这里,封她为云雨之神,后化为了山峰.

      传说她还帮后来的帝王治过水患呢,是位善良美丽的女神。

      更有后世帝王침游巫山时,梦中与她相会,有云雨之缘呢?传得有神有췒韵的,还做了一片文章,为后世之人称诵.”

      ⨎ 苏文琪笑了笑回应:“这等传说也就是骗骗世人而已,你还相信了?上古记载是什么样子,百族咻之战,血ူ流遍地,哪里有什么化神之说。”

      “人间要点美好的东西,如此美丽的传说,能让世间感慨向往就够了,这巫山这么美,要有些美丽的传说才配得上嘛”

       “巫山风景是美好,也是天下少有之景,红枫之景也是줎一绝,可惜我们来的时间不对。”

      “枫ͱ景?比得上我们枫回峰么,我们枫回峰可是四季红枫不落的,恐怕师姐你也没好好看过吧?”

      “是比不上你们枫回峰,不过你们枫回峰凡间都看不见的,这里虽然上不去,可是在江水可看到了的。”

      两人正貭说着话,前方远处似旃有几道人影闪过,二人对视后,运功追了上去,一柱香后,追上前方身影,开Ḽ口道:“ⁱ我等是界天门弟子,不知修者是何方人士在此。”

      ᒽ 领头的苏迁听闻界天门弟子,怒气大涨,蕡对几名쐐杀手道“杀了他们”。

      〚顿时,刀光现,尽锁二人要害。

      两人一阵茫然,不知杀意何来。

      刀光在前,只得出手挡招,一交冭手,莫别顿落下风,三人围攻他,刀式诡异,尽是刀刀要害,只攻不守,以死换伤的打法,让他一时手忙脚꘤乱的,不到三刻,身上中招,挡两刀,中一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