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服下白嫩的小乳

      噗通!

      啪!

      上官云狼狈落水,眼看着仪琳马上就要拿到红绣球了,一掌拍向水面,폞借力而起。

      “想赢我?”

      ྜྷ ෍ “没那么容易!”

      嗖!

      上官云也相是被逼急了,掏出八棱梅花亮银双锤,钢爪甩动,抓向仪琳。

      哗啪!

      仪琳都快拿到红绣球了,奈何身后攻势太过猛烈,只好侧身躲开。

      嘭!

      上官뫼云也是差点就要拿到红绣球了,被仪琳的随憎身披帛一扫,偏移了位置。

      嘭!

      啪!

       从上官云装作要和仪琳拼命的样子,简单的过上几招后,塉便借力来到红绣球旁。

      “嘿嘿,得手喽。”

      條铿。

      仪琳怎会甘心,拔剑刺去。

      “住手!”

      哗啦!

      上官云亦是不让仪琳得逞,一脚踢向水面,瞬间就ꅝ是一道水箭射出。

      这回上官云也想通了,要촳想拿到红绣球,必须先把仪琳给搞定,舞动八棱梅花썧亮银双锤,势不可挡。

      “看我的无敌连环锤!”

      “娘子小心,可别变成落汤鸡啦。” 뚨

      “哈哈,拿绣球喽。” 壳

      糟糕,这上翗官云又使诈,仪琳急忙举剑腼杀来。

      “看剑!”

      铿! 絵 앩

      锵!…

      上官佈云先是佯装败退,而后陡然爆发,不要命的鋒打,逼退仪琳后,再肾度奔向红绣球。

      倫“绣球到手喽。”

      ⫏ 嘭。

      㼟 仪琳剑点水面,配合随身披帛,不打上官云,直接把红绣球拍落至水面。

      “没桭那么容易!”

      炓铿!…

      于是乎,两人就这么在亭子上斗的难蛯解难分、有来有回。

      仪琳的剑快且攻势神秘莫测,但上官云也不是简单눁角色,能抗能䔆打。…

      而此时,蜨封山的曲洋都快封出病来了,玶百无聊赖、闲的慌。

      庴 “唉…这上官云招什么亲,直接⍟抓回去不就得了。”

      不远处一名文雅大汉,醉醺醺的走来,一手酒葫芦、另一手握着一支铜长笛,似乎是开启什么的钥匙,模样甚是滑稽。 

      此人正是衡山派刘正风,身穿酱色茧绸袍子、矮矮胖胖、犹如财主蔶模样的中Ӣ年人,手使兵器乃是江湖罕见的天外陨铜笛。

      不过,刘正风此次出来并没有暴露身份,权当病自鎚己就是一个江湖混混。

      “啊…好酒…。䫂”

      这几天曲㦦洋杀人杀的都麻木了,破例想倫放放生。

      “又来一个炛不要命的。”

      ᛖ “赶走,快给我赶走。”

      手下们躬身拱手应是,扑向刘正风。

      嘭! ᓇ

      啪!…

      这刘正风甚是了得,一副醉醺醺的模样,走的还是醉步,酋竟能一边喝酒一边教训日膌月神教的人,不说嚣张,实力肯定有。

      炩眼看着这些个不中用的ᯘ手下被打飞,曲洋的脾气也上来了。

      㜠 “好大的胆ӡ子!”

      刘正风毫不理睬,天外陨铜笛点地,侧身自顾自喝酒。

      “想找死?”

      “现在恒山封山,全线禁止通行,识相的话,赶快滚开!”

      咯。

      刘正风又喝了口酒,打了个嗝,拇指划过鼻头,压根就没把曲洋放眼里。

      “你谁啊?”

      “这么大口气,是七星吗?”

      铿!

      曲洋圆月弯刀对敲了一下,威风凛凛的自我介绍。

      “我不是俳什么七星,我是日月神教长老曲洋!”

      嗖!

      ⿱刘正风ᔰ又喝了口酒,转动着天外陨铜笛,一脸嘲죱讽。

      “哈哈…管你즺什么长老,我刘三爷要上山拜见我的女神恒山派掌门仪琳。”

      嘭。

       ﹮扑通。

      口气不小,气势也还行,可刚迈开脚步就被石头给绊倒了,刘正风怀中的ڐ三粒骰子滑落堝至曲洋身前。

      ﬋ 閎 曲洋条件反射般的蹬起,甚是提防。

      “还敢使用暗器?”

      刘正风是一点没听清,发酒癫呢。

      “我的酒壶、酒壶┍…桀嘿嘿。晠”

      ꦦ亂曲洋定睛一看,这不是骰子嘛,好久没玩了,一把拾起,怪痒痒的。

      刘正风很快就清醒过来,冲过去争抢。 볁

      㺋“快把我的骰子还给我、还给我…。”

      曲洋看刘正风也是性情中人,现在ⳁ这种不设防的情况下,竟没有偷袭,反而一心关心几个破骰子。

      “等一下。”

      枕“我问你,你也会玩骰子?”

      刘正风一愣,收起酒葫芦,很是不服气。

      “什么叫会玩骰子啊?”

      “我刘正风፡号顣称赌神,知道吗?”

      “扑克、骰子、牌九…我可是样样精通。”

      曲洋的赌瘾立马就上来了,多年难逢对手,쫯再加上最近都快闲出病来了,一改态度,竟要拉着刘䇰正风赌上几局。

      “哈哈…太好啦,兄弟,咱们뿝俩赌几把好不好?”

      刘正风眼睛都快笑成小弯月了킒,求之不得、却之不恭呢。

      “好,当然好,快下赌注吧。”

      曲꿌洋亦䭄是爽快人,毫不拖沓,只是有时候脑子有些一根筋。

      “这好办,要是我输了,就䪲让你上山。”

      痛快、痛快,刘正风大笑三声,定下赌规。

      “好,我们就㒋玩骰子,看谁的点数大。”

      隋 㒆 曲洋不知从꿲哪掏出一个竹筒,当场摇ꎽ晃起骰子来,激动过头了,都忘记问刘正风输了应该如何了。

      咚咚咚。

      乖乖,还真是赌鬼,家伙都随身带着呢。

      䮙“就依你,比谁大。”

      曲洋糊涂,手下们可清醒쐓着呢,赶忙过来提醒。

      “长老,小心有诈。”

      嘭!

      扑通!

      曲洋还塁真是简单粗暴,一脚踹飞手下,一点情面不讲函。

      “别扫老子的兴,给我滚一边去!”

      辂咚咚咚。

      曲洋随意找了块平坦的大石头,摇晃起骰子来。

      “豹ﻱ子、豹子…。”

      嘭。

      啪。

      宝刀未老,三个五点,曲洋将竹筒和骰子一股脑的拍向刘正风。

      咚咚咚。

      刘正风一跃而起,接住竹筒的同时,也用其接下了三粒骰子。

      ꀈ 嘭。

      ᄑ摇晃了几下后,拍石而停,三个六点!

      “嘿嘿,我的最大㐥。”

      ꕩ曲洋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在日月神蘶教混了这么㹕多年,玩骰子从没输过,今侦天竟然输了,很是不甘心,竟要抵赖。

      “这局不算,咱们重比昕一局。”

      “这次比谁小,我先来。”

      啪。

      也不管刘正风同意不同意,曲洋一掌向大石,将竹筒和骰子震上来,自顾自的摇。

      咚咚咚。

      “天灵灵、地灵灵,小!”

      嘭싰。

      䙘 这回曲洋有些手抖、心虚了,口坦水都咽了一回,开筒后,不负所荕望,三个一点! ꣦

      촉 “哈哈…我赢了。”

      “怎么样,认输吧。”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