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神秘文化>

      众人于屋外等候,锦芳几次想进去看看,都被胗雪梅拦了下来,约莫两个时辰过去。媚姑长出ꪹ一口气,问道:“这些你都记下了没?”雨寒眼神迷离,尴尬道:“只能记个大概……”媚姑微笑道:“说说看。”

      雨寒侧目苦思,缓缓道:“凡服毒死者……尸口、眼多鏮开,面紫黯或青色,唇紫黑,手足指甲俱青黯,口、眼、耳、鼻间有血出……甚者遍身黑肿,面作青黑色,唇卷发疱,舌缩或裂拆、烂肿、微出,唇亦烂肿或裂拆……指甲尖黑,喉、腹胀作黑色、生疱,身或青斑……生前中毒而遍身作青黑,多日皮肉尚有,亦作黑色。若经久,皮肉腐烂见骨,其骨黪黑色。若死后将毒药放在口찠内假作中蜤毒,皮肉与骨只作黄白色……”媚姑连连称赞:“好啊~想不到你记性这么絼好!行了,只需两样东西你就可以开验了!”

      “什么东西?”雨寒问道,媚姑神秘道:“鸩羽和熊胆。”雨寒思索道:“熊胆我知道,鸩羽又是什么东西?”只见媚姑叹了口气,沉沉道:“鸩羽是我用噬骨鸟的羽毛再加剧毒寒蟾露淬炼千夜而成,该物汇尽天下至毒揧后产生神奇变化。”

      “什么变化?”雨寒迫不及待想知道。媚姑接着道:“经过淬炼后鸩羽反而变得无毒,而且在遇上各种毒素的时候会呈现不同颜色,用此可辨别死者身中何毒,但是鸩羽经久不用需要熊胆汁浸染才得使用ꘓ~”雨寒大喜道:“哇!有这么好的东西,还背那些中毒症状干吗,直接用鸩羽测试不就完了嘛!”媚姑嗔笑道:“傻瓜,那些症状能助你判定死者是否中毒而亡,之后你才能用鸩羽辨毒謳啊!”雨寒尴尬道:“喔……那唏么……鸩羽又在何处呢?”媚姑起身来回ꔽ踱了几步,黯然道:“聚魂堂,就在榉竹林深处。쫺”

      雨寒不及想师父为何有如此的情绪变化,得到指点以后,就出门与伙伴四人一起往榉竹林方向去了。聚魂堂,在竹林的深处,一个阴冷而又恐怖的地方,四人推门进入,迎面正对的是一口巨棺,陈旧、厚重,四蕌周蛛网遍布。棺旁有一案台,上有各种刀具、剪子、铁钩……雨寒环顾四周,满头是汗。ጺ

      众人都一身冷汗,雨寒怔怔道蛠:“这……这里怎么会有一口棺戭材?侧”ⳓ雪梅若有所思,小飞开口道:“这应该就是聚魂堂了。”锦芳插话道:“那个鸩羽在什么地方呢?”

      “糟了,我忘记问师父了!”雨寒一拍脑袋,这才反应过来。雪梅神色黯淡,低声道:“一定在这棺材里。”莀雨錀寒不明所以,脱口而出:“你咋知道?”雪梅叹了口气,缓缓道:“我听姜大姐说起过,聚魂堂藏着她的伤뎯心事,也因之立誓不再行医救人,如果所猜不错,这ꞝ棺材里面藏着的一定就是那个令她伤心的故事……”听到这话,雨寒提起了兴趣,追问道:“师父有伤心事?什么伤心事啊?你快说啊!到底是啥伤心事?”见雪梅沉默,雨寒不停催问。

      小飞心烦,无奈道:“我不得不提醒你,三天之后容锦芳必须跟我回汴梁!”雨寒这才意识到还有要事待做,遂收起好奇心,正色道:“脍事到如今只有冒然打开棺材了。”说话间难免暗自思忖:“师父的伤心事雪梅怎么会知道……这棺材里面又会有什么东西呢?”正在雨寒走神的瞬间,小飞嗖的一声拔出长剑。

      ǖ “龙잷小飞你干什么!”雨寒大惊:“吓我一跳쎣!”只见小飞眉头一皱,凝重道:“有杀气!”雨寒啧了一声:“有什么杀气呀!你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的!我正准备开棺,你冷不丁拔什么剑嘛!”툹小飞急道:“小心后面!”众人回头,见旄一矮小骷髅缓缓靠了过来,雨寒惊喜道:“原来是枯枯啊!呒……对了,它一定知道鸩羽放在什么地方!”

      小飞长剑一挥,正色道:“你们还不退开,此物戾气很重!췒”雪梅摇了摇头,走봲过去蹲下簄来,拍拍它힂,温柔道:“枯枯不要怕,我们来此没有恶意的,是姜大姐要我们来拿鸩羽。”见枯枯没有反应,雨寒急道:“枯枯~我是师父的徒弟!你知道鸩羽在哪放着吗?师父叫我们来拿鸩羽的。왅”此时的枯枯通身发红,空洞的眼眶里面透着火焰,一动不动。雪梅觉得似有不对,小心道:“枯枯,你怎么了?”说话间,枯枯突然躁动起来,它哀叫一声便扑了过来,众人大惊,连忙迎战。此战的枯枯较前强了不少,似乎把所有的力量都使了出来,三位此时也不弱,再加小飞这样的绝顶高手,稳赢不是问题。

      战败的枯枯瞬间不见了踪影,地上多了一╟片羽毛,不用说定是鸩羽无疑ꑙ。雨寒心里一惊:“枯枯不会魂飞魄散了吧?!”锦芳接话࿵道:“寒大哥放心,它没事,只不떨过阳气渐退,兴许到了夜间便可恢复。”雪梅Ӛ神情哀伤,幽幽道:“它刚才是在考验我们……看我们究竟有没有资格拿走鸩羽……”雨寒没功夫感伤,欢喜道:“这么说我们通过考验啦!”众人沉默,片刻,小飞插话道:“时不我待,还是尽ꅾ快解决쫗褚晓旭的事情为好。”几人也不敢逗留,拿到鸩羽便一路紧赶来到玉香小筑,李允正于岸上等待。

      见众﹃人上岸,李允开了口:“你可曾请那姜鬼妹前来?”雨寒显得有些尴尬,挠头道:“我……我师父虽然没来,可是我可以代她验尸!”李允眉头一皱:“你?”雨寒拍了拍胸口,正色道:“是的!”听到此处,李允眯츫起眼睛大笑几声,戏谑䥽道:“你个下盘不稳的家伙,也想逞这个能?”雨寒顿觉羞辱,脑袋嗡嗡作响,脸涨得通红,小飞突然᝴开了口:“想不到早年闻名四海的‘灵犀一指’允大侠,如今却成了以貌取人的浅薄之辈。”

      李允双目圆螖睁:“何人多嘴?!”小飞走上前道:“我说的难道不对吗?”李嘮允一阵端详,逐渐眉开眼笑:“我当是谁쳆,原来是瘒堂堂御前带刀护卫龙城小飞呀!你不在皇宫里纳福,来江艝南何干,也不事先知会一声,我也好迎接?㕏”小飞拱手道:“不劳兄台,小飞身负皇命才到江南一行,还望李兄行个方便。”

      “行方㯾便?龙嘿大侠有什么需要在下帮忙的吗?”李允有些纳闷。小飞微微一笑:“让这位小兄弟完成他的承诺,就是帮忙了。”李允转身对雨寒道:“喂~小鬼,你有什么遗愿尚未完成啊?”雨寒气呼呼道:“我曾答应要帮褚晓旭查出夫人死因,大丈夫岂能言而无信!”听到这里,李ᐻ允方才明白雨寒并未开玩笑,㺑急道:“此事万万不可!”

      “为什么?”雨寒追问道:“仅仅是因为男女有别吗?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可避讳的,究竟是真相挻重要还是世俗眼里的那点礼法重要!”

      “我有办法!”雪梅突然插话:“我来为褚夫人验尸,阿寒在远处指挥!如此一来,不就̕解决问题了?”李允似懂非懂:ﷳ“这样……能行?”小飞拍手称赞:“凌姑娘此法甚妙!”雨寒沉默了一会儿,也未接话,反而转身道:“锦芳,你愿意帮助我吗?㶿”锦芳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问惊呆,怔怔道:“我?”쐛雨寒点点头,正色道:“我在一旁指导,由你为褚夫人验尸!”锦芳不明所以,想确信自己没有听错,尴尬道:“我……我来验尸?!”

      “不错,你愿意帮我吗?”雨寒满脸凝重。众人沉默,雪梅的脸上写满尴尬,她努力克制自己不要流出眼泪,因为她明白,内心纵有千般苦味,此刻也不能发泄出来。

      雨芳二人带上鸩羽向内院走去,停尸的地方叫寒香톗阁,这里阴冷非常,雨寒不禁打了个寒颤。屋内正中央摆放着一张大床,四周丝幕垂荡,床上的女尸穿戴熚整齐,妆容完好。床的正前方,晓旭呆呆伫立,只见他冷冷道:“刚才你们在门外的对话我已经听到了……㳓我只提出一点ጌ要求,无论验不验得出结果,都不要破坏含玉的身体。”

      雨寒叹了口气,缓缓道:“对死者的检验必须全面彻底,我只能说尽量保持身体的完整。”晓旭泪水满面,愁苦道:“难道没有其他办法,⧩非要动厀刀吗?”雨寒安慰道:“逝者已矣,你也不希望她死得不明不白,要想验出她身中㵢何毒,必须从五脏六腑开始查验……”晓旭低下了头,痛苦万分。

      雨寒ⱬ也不便再说什么,Ț环顾四周,在床头边上发现了两盏莲花样子的蓝灯,疑惑道:“不知道你们南方人什么风俗,为何要在死者身边点起长明灯,灯火的热气会加速尸身腐化ປ的,这样更会引起五脏迅速变坏。”晓旭停止悲伤,长出了口气,沉沉道:“小兄弟有所不知,这种莲花灯与众不同,莲身乃是稀有寒冰凝成,燃烧后非但不会生热,反而会向四周散发冷气。”

      雨寒惊诧万分ꋌ:“还有这样神奇的冰?”晓旭接着道:“此种寒冰绝世罕见,是李允专门托人从长白山采得……”话到此处,晓旭突然停住,半晌,沉沉道:“你们,你们开始吧!”锦芳见状连忙安慰道:켖“褚公子放心,我会小툶心的。”

      “有劳姑娘!”晓旭拱手道别,留二人在屋内勘验。两人一个指导,一个操作,半时辰꠯之后,雨寒满头冷汗,怔怔道:“怎么会这样?!你真的遍查周身都没有发现任何中毒迹象?!”锦芳拭了试额头깃,缓缓道:“是的,五脏溶物以及血液我都用鸩羽检验过了,并没有变色,呒……会不会是鸩羽出了问题?”雨寒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师父精心淬炼而成的鸩羽怎么会出问题呢!”

      “那只蕊有一种解释了……”锦芳若有所思。雨寒接话道:“秦含玉并非中毒而亡!”锦芳点点头,追问道:“那到底是怎么死的呢?全身也没有任何致命伤啊!”

      雨寒并未回答,只是不停摇头:“实在不敢想象,褚晓旭一直想查出夫人究竟身中何种奇毒,谁料她根本不是中毒死的!而且,依照目前所掌握的线索来推断,秦含玉绝非得了什么急症死的,而是被他人蓄意谋杀!”

      “他……他杀?!”锦芳心里一惊。雨寒怔怔道:“我们一定要弄清楚秦含玉的身世。”就在二人迟疑间,小飞突然破门而入,雨寒吓릗了一跳,嗔道:“这里算是褚夫人陵寝,你怎么能随便奭乱闯呢!”小飞没有应声,只见他惊愕满布,双膝跪地,沉重剑鞘戳向地面发出咣当巨⡰响,良久,吐出两个字:“公主!”

      众皆惊愕,雨寒急道:“你刚刚喊她什么?!你……你叫她公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晓旭与李允也闻声进来,见到此幕他吸了一口冷气,两行热泪于眼角流出。顷刻间,小飞长剑拔出直抵晓旭咽喉,吼道:“褚晓旭!!事到如今,你还有何话说!”李允飞步上前伸臂阻挡,针锋相对:“龙小飞!这件事跟公子无关!你不要诬陷好人!你敢妄㙂动,我跟你没完!”小飞哼了一声,恨恨道:“堂堂大宋公主在你处无端身亡,你该当何罪?!”

      晓旭也不解释,兀自流泪,李允急道:“出了这样的事公子也很难过,这不是他的错!”眼前的一幕着实令雨寒大吃一惊,满头雾水也无暇细究,连忙劝道:“小飞先不要动怒,有事好商量,究竟是怎么回事,晓旭你倒是说啊!”

      只见晓旭吸了口气,뽴冷冷道:“没什么ᓤ好说的,含玉已死,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听闻此言,小飞大怒:“好你个大胆的褚晓旭!私自婚配皇家公主不说,如今竟令其含冤而髃死!不杀你,如何向皇上碎交代!”

      雨寒连忙劝阻:“褚晓旭怎么说也是公主的丈夫,你此刻杀他恐怕不妥吧?一来公主死因未明,你现在杀了他,恐怕这个씁谜永远也解不开了。二来……这里怎么说也是公主的陵寝,亡者尸骨未寒,你竟然在她面前杀人,诚然大不敬啊!还是静ﭖ下心来好好谈谈吧。”经꼉过雨寒雪梅的悉心劝阻,几位算是冷静下来,于玉香居叙话。

      只见晓旭仰面长叹:“事到如今,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了。”

      小飞沉默了一会儿,沉沉道:“公主被杀暂且不谈,与她成亲之时你可知其真实身份!”晓旭眼含泪花,怔怔道:“如何不知,‘秦含玉’这个化名瞒不了多久쑤,即便她不肯承认身份,我也能猜到她就是当今皇帝最宠爱的晗玉公主。”小飞叹气道:“她是晗玉公主不错,可你有所不知的是,皇帝并不宠爱她。”晓旭问道:“兄台何出此言?”小飞接着道:“天下椨有哪一个父亲能忍心将自己宠ᝋ爱的女儿远嫁番邦为国和亲呢~”

      听到这里,晓旭似乎恍然大悟,惊道:“你说什么,含玉出走是因为和亲?!”小飞道:“你大概听说过近年雪岭族人屡犯边境的事,当今圣上仁政天下不愿重开战火,于是一再退让……”李允冷笑一声:“什么仁政天下,说白了就是懦弱、优柔寡断!这才滋长了北方那帮鞑子的嚣楕张气焰!”小飞也不反驳,接着道:“这次边关生事皇上仍៣旧秉承以和为贵的思想,继续退让,答应对方的要求十年免供,并送出黄金十万两作为和谈之礼。”李允插话道:“还和谈?北方雪岭弹丸之地,要搁李某人早就发兵撂平抌了!哪有那么多事儿,还要送礼和谈,搞得奴颜卑躬,不惜把女儿都牺牲……”

      众人沉默,晓旭追问道:“既然已给了黄金,为何还要把含玉送出去?”小胐飞摇摇头,沉沉道:“我也不知为何,听说这是后宫想出的治本办法,说是效法汉元昭君,倘若能够和亲,大宋雪岭成为⋝亲家,也就免去了诸多麻烦,只可惜……雪岭王子并不打算议和,并提出若要和亲必先再出十万两黄金作为诚意之表的过分要求。”

      听到这话,雨寒拍案而起,骂道:“这个混账王子,真是贪得无厌!”小飞接着道:“国库本不富庶,前面十万两乃是户部收缴的关税、粮税、兵部司以及南海盐田的专款回拢,短期内实在拿不出那么多的银两……于是——”雨寒接话:“于是晗玉公主就设法筹集十万两黄金,让雪岭王-子答应和亲,如此一来就可以为大宋免去战火。” ﰀ

      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晓旭瘫坐在地上,锦芳、李允被这突如其来的真相惊到失语,雪梅壅暗自道:“晗玉姐姐好傻……”小飞长叹一声,接着道:“晗玉公ꄬ主离宫出走,皇上还以为她不愿和亲,谁曾想……”

      “她是个肯为国家牺牲的人,我很敬佩!”雪梅连连称赞。众人相顾无言,沉默了一会儿,晓旭突然开口道:“含玉并没有和我成亲,我与含玉因蓝莲花结缘,随后暗生情愫,其实当她向我开口要那十万两黄金的时候,我已经喜欢上她了。”

      雪梅暗自叹道:妴“一个弱不经风的女子竟有如此魄力,也的昸确能让人倾心相慕。”晓旭长叹一声:“可是,含玉坚持不肯嫁给我……我知道她是喜欢我的……如今,一切都很明朗了。”

      忍不住又哭了一阵,众人不停安慰,晓旭这才渐渐缓和下来,问道:“忨北兄弟,你的检验有何发现?”雨寒叹气道:“发现就是……晗玉公主并非中毒而亡。”李允摇了摇头,疑惑道:“神医柳谭子明明说是中毒,只是不知道是何种剧毒,你怎么说根本没中毒呢?”见雨볨寒低头不语,锦芳道:“公主遗容安详,没有丝൅毫中毒特征,而且我已用鸩羽检验过,内脏以及体液中均没有毒素。”众人醏沉默,小飞开口道:“既然没有中毒,那公主的死因为何?”雨寒摇了摇头:“这个……暂时还不能确定。”

      “还没有确定!?”小飞有些不耐烦,叹道:“也难为你了,看来我必须连公主一起带回汴梁!”

      “不可!”晓旭异常坚定붩,正色道:“含玉虽与我没成夫妻,可在晓旭的心里早就把她当成了今生唯一!如今她已魂归九泉,再也受不起惊扰……谁也休想把她从我身边带走!你也不必为难,皇帝那边我会派人处理!”听到这里,小飞吃了一惊,啧啧道:“晓旭你——江湖传闻旭日富商褚晓旭有通天之能,果然不假!”

      李允哼了一声,不屑道:“我家公子每年都向朝廷缴税数百万两,银讫流转可以说供养了半个大宋!你们朝廷官员的那点奉银指不定也是靠我家公子的银两发放的呢!”小飞思忖了一会儿道:“既如此,我便不再勉强。三日期限已至,北兄弟是否应该履行⁞诺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