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经典美文>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欧 康斯贝ᬰ尔高呼可敬쿘可畏,拜샤芝尼不知道其中的喊真正的原因,她只是略显纳闷的看着她的表姐。

      坏果丝毫不在意礼服的束缚,她对拜렙芝尼耸耸肩。

      Ṵ“拜芝尼,老朽最后有个问题想让你花些心思思考。”

      康斯贝尔在一阵长吁短叹后他问拜芝尼最后一个问题。

      “如果你和尤ᴂ加利是对手,以你优秀的钥匙能力你能与他抗衡吗?”

      康斯贝尔这样一说,坏果目光一转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深意。

      隽 “老爷子,你这是打算挑尤加利来考核拜芝樵尼的能力吗。”

      康斯贝尔听后缓缓的点了点头赞许自己孙女的话语。

      “你的父䩙母由着你胡来,你顶着一个白芝公馆集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假身份参考就算了,但是孤岛䏝派对预备成员的考核老朽就不打算接着马虎了。”

      康斯贝尔当着拜芝尼面当场就宣布了拜芝尼的未来对手。

      在孤픇岛派心目中縋,拜芝尼已经被内部高层默许收为己用。

      ੢只是这个招纳还是需要通过一个相对公正透明的内部考核。

      尤加利可不是一般人,他是西因士本尊㛯。

      西因士是西部领袖赌城老羊从小抱养的养子,第二十四天双子女神的钥匙能力者,世界钥ᄹ匙能力百强排ȴ行榜第37位的精锐。

      在康斯贝尔眼里让尤加利充当衡量拜芝尼的度謣量尺最好不过墻。

      ⮛“您确ଯ定要选尤加利吗?他是制约型能力者,我们根本上就是相互克制的关系。”

      妲斯琪亲口声称—뻗—制约型与ᴏ单体型就是땜干瘦小孩和孔武有力大人的区别。

      拜芝尼疑惑的攚询问녶康斯贝尔他是认真的吗?

      “老朽不喜欢在这里开玩笑。”

      ◸ 康斯贝尔观察拜芝尼的神情,他知道拜芝尼对尤加利存在过多的钥匙能力属性上的自信还有对尤加利的一知半解。讄

      不过看到这一幕康斯贝䘴尔反而有些高兴,因为拜芝尼毫无防备。

      骐鉐毫无防备的拜芝尼遇见了任何意外,都会更加真实的呈现出她的真实本质。

      康斯贝尔一直疑人不用用窘人不疑,他在接纳拜芝尼进入孤岛派内部核心时,他就要彻底的考察这个做事莽莽撞撞神经大条的小辈。

      “虽然这样说很自负,但是我有把握与尤加利抗衡,我更有把握击败他。” ₀

      拜芝尼看康斯贝尔不像是在开玩笑,她收敛了自己的惊讶正色道。

      “嚯嚯嚯但愿如此,你作为坏果的族亲老朽自然比谁都希望你能高水平展示让孤岛派上下对你的能力心悦诚服。”

      ︫ 康斯贝尔皮笑ꘄ肉不笑的说到㲑。

      拜芝尼貚对战只使用一个能뢳力的尤加利她确实可以碾压对方。

      但是,尤陖加利体内的西因士会任蔴由对方这样肆意妄为吗?

      双子女神一定郪在西因士的血色深渊里蠢蠢欲动等待重见天日쁺的핏时刻。袿

      康斯贝尔笑着离场鸥,坏䈡果作为今天的主角自然不能继续在观众席久坐。

      看着坏果提着裙子追着康斯贝尔的脚步也离开了,拜芝尼看着台面上的东西继续发呆。

      她的内部考核指定对手竟然是尤加利。

      这到底是她的祸还是詰福?

      頟 跟着康斯贝尔走远的坏果等她们走远了她才继续询问自己的爷爷。

      “老爷ᱍ子,你让拜芝尼这个单体型对抗制约型这怕是不能服众吧。”

      尤加璉利真实身份是谁这个问题连坏果都不清楚。

      “尤加利这小子我留意过,拜芝尼下巴轻轻的说她胜券在握,老朽看这未必,况且我也恱不打算老老实实的考核。”

      侇 康斯贝尔说拜芝尼的眼睛看懂了尤加利但是她脑子并不懂。

      퍘西因士这个苦主是一个灵魂高度浓缩深沉的人。

      他没禟有被捧杀真正的杀死,由옍于捧杀之创他应该比同龄人体仌味到了更多人间的苦楚。

      倘若尤加利ᩈ真的如拜芝尼口中所읒述那般ᙑ外䷱表内心芽都腐烂透了,康斯顷贝尔愿意在这把年纪用鼻子吃面条博小辈一笑。

      坏果点点头,她只是以为尤加利ꇪ被白芝公馆密切关注了很久的盯梢对象。

      “但是他不是一个亲西朕倾向很明显的标红考生吗?老爷子你怎么突然又对他羹来劲?”

      康斯롵贝尔还想쐑和自己的孙女唠嗑一会儿,䒫这时候他对坏果不合时宜的出现在宾客席的行为后之后觉。

      “时间也差不多了,作为今天的大人ꇧ你怎么还在和老朽闲逛,速速回໦梳洗间做好准备,芬恩很快就会到场了!”

      康斯贝尔挥舞着他的老鹰爪赶拜芝尼离开吃这个她不应该呆的地方。

      “笧我和芬恩认识这么久,我什么样子他没见过,不弄灢了不弄了!”

      荘 坏果看康斯贝尔驱赶她回到那个莺歌燕舞的洗梳间立刻咦牙棒梢表示厌恶。

      “不行!老朽今天万万不允许你像以往一样任性。以往࠶你是坏果,现在你ꢲ是康斯贝尔孤岛뺼派领袖的孙女,你걢代表老朽也代表孤岛派现任领袖,祈去去去!”

      ݛ 쬞康斯贝尔抓着自己孙女的肩膀强调她万万不能对此次看似儿戏的订婚掉以轻心。

      坏果的订婚不仅代表这中部的国民孙女下嫁,这也向外界放出一个鲜明的信号。

      孤岛派的康斯贝尔即将让贤,孤岛派䒬内部的权力将会逐渐迭代更替。

      “我知道了,知道了!”

      坏果被康斯贝尔ᒕ抓着又ܲ是语重心长又是淳淳教쌆诲,她最后气冲冲的离开了她的爷爷万般不情愿的走向是非之地西梳间。顐

      ……

      参加完那个莫㍭名其妙的订婚直播晚宴后,各队各自离场回到下榻酒店休息准࿁备明天去往新考试会场。

      尤加利一直都不知道拜芝尼和康斯贝尔坏果等人什么关㈤系。

      ա 就她这愣头青二代还真的有着一堆身世显赫得不行的亲戚뫬,笭这个世界果真狗叼得不行。

      尤加利在车上看着퀓比起灯红酒绿的辛达理低调不少的斑芒⛍城市街景。 箍

      ᥳ小联盟这个破玩意终于看到头奘了。

      尤加利每天在考场在宿舍日日想夜夜想,箶盼星星盼月亮就盼着这个小联盟赶紧结束自己好回辛达理喝香兰࣫叶饮料还⥍有冰镇三色拉茶。≤

      컿这不,终于好日子快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