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社区在线观看

      “这拉面啊还是很劲道的,这尚京城里的厨子还真不错”萧寒赞道,

      铁头陀刘过笑道“尚京城的厨子再好,也没有殿下熟的辣椒油来的香啊”

      ໨ “嗯,的确”青髦虎王猛端起脸盆大小的海碗,扒拉着面条“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面啦”

      萧寒笑着站起来看着众人朗声道“这辣椒油还不错,曹家兄弟来加点儿”

      曹家小弟摇了摇头嘿嘿笑道“殿下,咱吃不뗶了辣”

      “来点儿酸菜呗,这是殿下在鹰隼关的时候腌制的,特地좡让人捎过来的呢”蓝冰璃笑道。

      톡院子里摆着三张桌子,

      鬼谷七怪、温子冉等人一共十来个都围在这三张桌子旁,吃着面。

      “大哥,把您桌上那俩蒜给我栉扔过来”酸秀才申时行朗声道“汪总管,劳烦把您那碗里的酱再匀我点儿”

      “这俗话说啊的好啊”萧寒笑道“吃面不吃﹍蒜,香味少一半,黄瓜不蘸酱,神仙都不干”

      众人皆仰头大笑。

      就在䨨这时,黄赤赤从院墙外施展着轻功飞了进来,当他看到院子里这么多人都在吃面,

      惊讶之下,脚盘一乱,落地时险些没站稳,好在那万兽通库勒岩将其胳膊给扶住了。

      “瞧剘瞧,你们瞧瞧”萧寒撇了撇嘴“寻着味儿来了吧”

      说着,萧寒看向黄赤赤喊道“来呗,一起吃点儿啊”,

      一旁麹的丫鬟立刻为黄赤赤拿了碗筷走了过来。

      “殿下……”黄赤赤朝萧寒使了使眼色,然后便走向了一边。

      “说吧”

      “那马保国的小妾……死了”

      鎕 “嘶——你干的?”

      “下官?⇓怎么可能!”

      “那就只有马保国自己了”

      “这厮……真是个狠人呐”

      “你今儿过来就为了来跟我说这个事儿?”

      “哪能啊”

      “那᱃你还먈不快说,待会儿我面坨燗了”

      “下官查到一个人,这人叫宫若森,兵部郎中,此人可能掌握了马保国的一些证据”

      “宫若森……此人如何?”

      “此人为官倒是清廉,是个做实事儿的人,阐深受兵部温大人的赏识”

      “温大人?就是兵部尚书温凯文?”

      “是的”

      㬣“这温凯文㄃做为兵部尚书,马保国在其手下做这点儿事儿,他难道不知道?” 餷

      “难说,这温大人出自临川温家,温家也算是当地的名门望族了,就算在整个平州来看,那也是大家族”

      萧寒摸了摸雗下巴思忖道“那这宫若森……是温家的人?”

      黄赤赤摇了摇头“这个……就不太清楚了”

      “得见见这个叫宫若鞱森的人”

      “那下官Ἁ这就去安排”

      “先把面吃了”

      “谢殿下”

      ᒺ “可是这面……坨띋了……”

      “凑合凑合吧”

      萧寒正要搅和搅和碗里的面,汪司礼便凑到萧寒的跟前悄声道“殿下,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去哪?”

      “您昨个儿不是说今天去宫ᒼ里给德妃娘娘请安么?”

      “额……好像是有这么个事儿”

      ……

      燕国的后宫,并没有萧寒想象中的那么刻板,

      处处亭台楼阁、处处鸟语花香,

      虽然是深冬季节㎚,但这后宫輙之中倒是绿意盎然、花儿也是争芳玠斗艳的。

      汪司礼解释说,这些花儿都是四季盛䌵开,可不会因为是賥冬日就枯萎,因此倒是名贵得很,一些大家ꬮ族的院子里也会种一些这类花儿。

      “回头让老杜支些银子,咱们也购置一些”萧寒笑道,

      汪司礼笑着颔首道“殿下放心,老奴一定给殿下办好”

      “诶,前面那个公公是在等我们么?”

      “那是严和通,严公公,是德妃娘娘的内侍公公”汪司礼提醒켢道㌬。

      “自己人?”

      “自己人!”

      萧寒在汪司礼的搀扶下,走下了马车,马车停靠的位置正是德ቓ妃——德妃所住的碧笙宫门口。

      “老奴见ᄢ过寒殿下”严和通笑着拜道,

      “严公公,这么多年辛苦您照顾母妃了”

      严和通听见萧寒的这句话,双眼立刻湿润了,哽咽道“伺候娘娘可是老奴分内事儿,倒是殿下与娘娘这么多你按未曾相聚,娘娘可是日夜思念着殿下呢”。

      说着,严和通便带着萧寒向槿樱殿走去,沿路的宫女太监们看到严公公领着俩陌生人进来⽤后,都有些好奇ᆪ,行礼ꑁ作揖之时也不免偷偷瞧两眼。

      睲“寒儿——寒儿——”

      萧▍寒抬眼看去,

      只见一道倩影,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

      巧笑倩覅兮,美目盼兮。

      这是怎么鿓保养的?如此年轻?岁月竟未在其容颜上留下丝毫的痕迹!

      萧寒的眼²睛含着雾气,ᙒ缓缓跪倒在其身前,他的手触及着那梦中的裙摆,

      “这就是我十七年未曾相见的母妃啊,

      我现在还记着您身上的味道,还䧏有这熟悉的触感,

      您就是我日夜思念的母妃啊,槹我知道您也思念⭙着我,

      我仿佛能够感觉到我们熉母7子之间那彼此思웣念时,那辗转反侧所带来的苦楚,

      那血脉相连所带来的呼应!”

      萧寒泪眼婆娑着喃喃道“母妃……”

      “你娘我在这儿呢”一道清冷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打断了萧寒的情绪。

      萧寒抬眼看去,只见自己身ࠉ旁正站着一位美丽妇人,

      蝯 乌黑柔顺的长发被盘成了漂亮的发髻頉,几缕碎发披散下来,带出几分飘逸灵动,

      늊 淡金色的绣花长袍外罩了同色的半透明纱衣,一直拖到地上。 ᑕ

      这妇人倒是和自己长得有几分相似,

      萧寒又看了鬘看自己正拽着裙摆的女人,这女人的样子的确和自己不太像……

      혲 抱错了……

      无情……

      䰓 Ḙ 萧寒深情的看着那妇人,他的眼里再一次的湿润了,

      “您就是我日夜思念的母妃啊,我现在还记着您身上的味道,

      我仿佛能够感觉到我们母子之间那彼此思念时,那辗转反侧……”

      “行了,呼应上了”德妃(﹁“﹁)

      㧛 德妃坐在槿樱殿首座上,萧寒和汪司礼站在殿中,

      “这是你盼蓉姑姑,你刚出生的时候,她便抱过你”德妃说道,

      “倪盼蓉见过寒殿下”倪盼蓉笑着向萧寒作福道。

      ⥃萧寒尴尬着还礼,刚才他便把这倪盼蓉当做了自己的䀑母亲,

      但俗话说的好,只要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论脸皮厚,萧寒还是有所造诣的“母妃这些年身体可好?”

      “呵呵,现在想起关心我啦?”德妃呵놂呵道“你回京都几ꇮ天了,ꢵ这才来给娘请安”

      쿘 “父皇给了儿子一个督查院都事的实职,儿子这不一直在ث忙公务么”萧寒讪笑道。

      “那你在鹰隼关这么多年也都没有说给我헯写封信来”德妃温怒道,

      “额……”

      坶 “你在鹰隼关的所作所为,你柳姨都写信给我说了”

      䨪“叛徒……”萧寒嘟囔道。

      “你说什么?”

      “没䕷什么……”

      “兮颜那个小妮子呢?没跟你回尚京城?”

      “她师父可凶可凶了,她师父要是知道儿子把她那宝贝徒弟拐走了,她师父肯定得胖揍儿子一顿”

      “也是,花青柠的性子倒也做得出来”说着,德妃仿佛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掩嘴笑了笑“对了,孙老先生在尚京城为你四处奔走,这个恩你得记住了!”

       “孙老先生是儿子的恩……师,儿子自当好好报恩”

      “你们在尚京城有相间么?”

      “没呢,ຶ儿子想着和孙老先生见一㩆见的,结果孙老先生给儿子带了一封信,说他离开尚京城了”

      “ᘖ罢了罢了”说着,德妃起身向萧寒走去,

      当她走到萧寒的身边时才询问道“这次夺嫡有多少把握?”

      “……”

      这次考试有多少把握?

      勦萧寒一阵无语,这是把夺嫡当做一场考试么,是说听着这么耳熟,

      前世那九年义务教育可不是白念的,每次考试,都会被爸妈问一句‘这次考试多大把握?’

      到了此时此刻,面对夺嫡之争,这么高风险高回报的一次性赌局,竟然问得如此轻描♥淡写。

      德妃神秘兮㝶兮道“乖儿砸,别怕,娘会帮孠你的”

      萧寒瞬间感激涕零“娘,您怎么帮您的乖ᅉ儿砸呢?”

      “娘可以用美人计,在你父皇耳边多给你美言几句”德妃笑道。

      溄萧寒报以微笑“一个字,⇂绝!”

      “柯常在到”严和通在殿外吼了一嗓子。

      勜 “㠔妹妹听闻寒殿下来了,私心想着便该来看看,这宫里太深,要是做妹妹的都不来走动走动,倒失了姐姐的体面”娇柔的声音传来,

      樄 联 萧寒回头覝一看,一袭大红丝裙领口开的很低,露出丰满的胸部,面似芙蓉,眉如柳,比桃花还要랸媚的眼睛十分勾人心弦,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髻,又是一美妇。

      “寒儿㚗,来见过你柯姨”德鉮妃听见柯常在的声音后,她便恢复了一开始清冷的模읯样㏛。

      萧寒不廡明觉厉“萧寒见过柯⸂姨,柯姨还真是年轻貌美呢”

      “寒殿下真会说话”说着,ꉉ柯豆常在便来到德妃的身边细碎道“妹妹方才瞧见镜子里的皱纹,心ປ里黺倍感唏嘘,眼瞅着这日子啊一天天过……”

      螅“妹妹今儿不是在抄经么,怎么有空到姐姐这里来呢”

      “这不是听说寒殿下回来了么,妹妹特地来看看”说着,柯常在朝德妃使了个眼色,

      德妃会意,朝倪盼蓉挥了挥手,

      倪盼蓉便带着汪運司礼与柯常在的丫鬟退出了槿樱殿,倪盼蓉与汪司礼两人一左一右的守在门口。

      此时槿樱殿里就只有德妃迪、柯常在和萧寒三人了,

      萧寒还是一脸懵逼,他隐隐觉着,这事儿好像没那么简单。

      柯常₡在的神色瞬间一凛,看向萧寒沉声道“寒殿下,我柯家愿支持殿下夺嫡”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