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蝶视频198

      正当两人对着韦小宝哈哈大笑之时,忽然从ꕺ远方出烥来一阵大笑。

      “哈哈,十八兄,别来无恙啊?”

      谸而这时茅十八听到检声音以后也是连忙回应:“吴兄,ݱ王兄,⹽你两位也很清健啊!”

      뢫 槝随着声音望去,只见大路上两个人快步向着这边走来,顷刻间便到了面前。

      来人中其中一人是老餗头子,一副白胡须直垂至胸,但面皮红润泛光,没半点皱纹。另一个是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矮矮胖胖,是个秃子,后脑拖着条小辫子,前脑如剥壳鸡蛋。

      茅十八冲瀻着两人拱手道:“兄弟腿上不方便纠,不能起立行礼了。”

      听到这话以后那秃头眉头微微一皱,倒是那老者笑道:“뮻何必客气?”붲

      ㆼ 茅十八听到以后对着两位说到괆:“这里有酒有肉,两位吃一点吗?”

      냲 那老人道:“叨扰了誐!” ꌚ

      随即坐在茅十八身ન侧,接过酒瓶,将酒瓶凑到口边,正要往嘴里倒酒时那秃头突然说道:“吴大哥,这酒不喝也罢!”

      那老↱者起初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说道:“十八兄是铁铮铮的好汉子,酒中难道还会有毒?”

      随即便咕嘟,咕嘟喝了两口,这才将酒瓶递给了秃头,道:“不喝酒,ㅛ那可瞧不起好朋友了。”꤅

      那秃头神色仍묆然还有些犹豫,但对老者之言似是不便违拗,接过酒瓶,刚放到口边,茅十八夹手夺过,说道:“酒不够了!王兄又不爱喝酒,省几口给我。”仰头又是喝了两大口。

      而那秃头这会儿脸上一红,只好坐下来抓起牛肉便吃。

      而ट这时茅十八道突然对着张天宇和韦小宝说到:“我给两位引见两位好朋友。”

      随后便指着老者道:“这娔老爷子,大号叫作大鹏,江湖上人称'摩Ᏻ云手',拳脚功夫,武林中大ශ大有名。” ⷣ

      那老者听到茅十八的介绍以后随即便笑道:“茅兄给我脸上贴金了。”说着左右顾视,不见另有旁人,不禁颇为诧异。

      茅十八接雁着又指着那秃子道:“这位王师傅单名一个'潭'字,外号'双笔开山'一对判官笔使将出来,当真出神入化。”

      那爩秃头道:“茅兄取笑了,在下是你的手下败将,惭愧的紧。”

      ⮎听到那秃头﾿解释,茅十八连忙对着那秃头摆手说道:죔“不敢当,不敢当。”

      随后又指着韦小宝淠道:“这位小朋友是我新交的好兄弟…ᄄ…”

      豝他说到这里,吴쓾王二人愕然相顾,跟着一齐凝视韦小宝,实在看不出这个又干又瘦的十二三岁的춳小孩子是什么来头,只听茅十八继续道팾:“这位小朋友姓韦,名ꮻ小宝,江湖上人称……人称,嗯,他的外号,叫作……叫作……”

      顿了一顿,才道:“叫作'小白龙'。水上功夫,最是了得,在水上游上三日三夜,生食鱼虾,面不改色。”

      随后又指了指一旁的张天宇ꖬ说到:“这位小朋友姓张,名天宇,江湖人称……人趔称……妙手书生,别看我这兄弟虽不胜武功,㈖但是有着一身的侠肝义胆,为人义薄云天,更是能作一手的好诗。”

      茅十八原本是想着给他这两位兄弟好好吹嘘一番涨涨面子的,可是깟在说完韦閹小宝以后他发现再无法吹嘘这另外一个兄弟了,只好将他说成读书人中的侠士。

      而那吴王二硈人听到᭽这茅十八饨的吹嘘以后竟也直接相信了这所谓的小白龙和妙手书生,连忙抱拳向着张天宇⪁和韦小宝问好。

      “久仰久仰!࣪”

      韦小宝和张天宇连忙依样学样,也抱拳道:“久仰久仰!”

      说到这茅十八的吹嘘还是讲究了一二的,毕竟这吴퍧王二人皆是武功好手,倘若ᇢ说些其他功夫,这二人肯定一看便知真假,可是这茅十八说的是水性极好,另一个更是说的读书性格很好,这就为难住了二人。

      他二人虽⨃然说也自认为自家武功ﯭ了得,可是唯独不会水性和这读书。

       也就只好任由这茅十八吹嘘吒了。

      而另一边那韦小宝听着这茅十八的介绍以后显然格外的开行,毕竟这就直接得了一个听上去格外了得是江湖称号,又如何不能满足和开心的呢。 듥

      쇳 ᫤相互认识以后,四人便开吃起来,过不多时,便将酒肉馒头吃的干干净净。

      这秃头王潭食量甚豪,初时还有些顾忌䈷,到后来放量大嚼,他独个儿所吃的牛肉,馒头和油条,比另外四人加起来还多。

      吃完。⭩

      茅十八伸出衣袖抹了抹嘴,嶰对着二人说道:“吴老爷子,我这两位小忽朋友一个水性固是极好,陆上功夫却还没学,另一个也낥是不胜武功,在下只好一对二,这可不是瞧不起二位了。”

      吴大鹏道:“咱们这个约会,我看还是推迟半年罢。”

      ꐾ 茅十八道:“那为什么?”

      吴大鹏道:“茅兄身上有伤,显不出真功夫。老朽打赢了固然没什么光采,打输了更是没脸见人。”

      誜听着这话无论是张天宇还是韦小宝都极为赞同,纷纷对着茅十八点头。

      可틙是那茅十八显然不想再等下去,只见他哈哈大笑,说道:“有伤没伤,没多大分别,再等半年,岂不牵肠挂肚?”

      一边说着一边左㖴手扶着树干,慢慢站起身来,右手已握单刀,᲏说道:“吴老爷子向来ꛪ赤手空拳,王兄便秇亮兵刃罢!”

      王潭ભ道:“好!”

      双手入怀,仓啷一嬰声轻响,摸出了一对判官淶笔。

      吴大鹏见状也不好再推脱,于⦓是便说道:“既然如此,王贤弟,你替愚兄掠阵。愚兄要是不成,你再上不迟。”

      王潭应道:“是!”

      随机三人连忙往后退开,为这二䲙人比武腾出地方。

      只见吴5大鹏左掌上翻,右手兜了个圈子,轻飘飘向茅十八拍ꗪ来。

      茅十八单刀斜劈,轻砍他左臂。吴大鹏一低头,身子⼼微侧,左手向他右肘拍去。

      䲰茅十八一侧身转在树旁,拍的一声响,吴大鹏那掌击在树干上,这颗大树高五六丈,树身粗壮,给吴大鹏这䞾么一拍,树上黄叶便是雨点般下来。

      茅十八见状叫道:“好掌力!”随即璝单刀拦腰挥去。ҝ吴大鹏突然纵起身子,从半空㔡中扑将下来,白须飘飘,甚是好看。

      两人相互你来我往,打的不ᰢ可开交。

      一旁的张天宇仔细的盯着面前两人的相互过招,似乎一招半휯式都不肯错过的,毕竟这算是有史以来张天宇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看两个武林高手的对决。

      而另一边韦小宝的表情也正如张天宇那样,虽然说韦小宝也是见过不少打架的场面,但是这样的还是第一次见到,往前都是街头的那些流氓们互殴的场面。 盤

      要么是抱腿拉辫,要么就是箍殴颈撞头的烂打,哪里见过这类见招拆招的比武,一时间竟然也看的入神。

      两人正斗到酣处时,忽听得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不一会儿就见着十多人骑马从远处奔向这里来,都是清廷官兵的打扮褙。

      这十余骑兵来到五嚹人附近鞀以后,便四散将┖开来,将几人围在核心,为首的军官喝쓡到:“且住!咱们奉命㼏捉拿江洋大盗茅十八,跟旁人并˅不相干,都退开了!”

      看着这一幕张天宇刚刚还担忧的心也在这一瞬间ꗀ竟然稍稍放松下来。

      感情是因为自己是逃犯的原因,这会儿见到了官兵就心慌了,暗道自己这心理不行啊。

      䔷看着这一圈的官兵,张퇱天宇也能想得通,昨日那盐枭吃了那么大一个亏显刄然是不肯善罢ᨏ甘休的主,只是没成想这帮盐枭还有勾结官兵的本事。

      럞 只见在那官兵说完以쐁后,吴韞大鹏直接住手越开。

      茅十八见这吴大鹏住手,连忙着急的对着他道:“吴老爷子,他们是冲着我来的,Ꮺ你不用理会,再上啊!咱们快点将这比试比完。”

      吴大鹏并没퉹有理会茅十八,而是连忙向着众官兵봅道:“这位兄台是安分良民,怎么可能是江洋大盗?你们这是认错了人罢?”

      听到这话为首的军官冷笑道:“他是安分良民?他要是安分的良民,那这天下的安分良䴆民未免也太多了。茅朋友,男子汉大丈夫,你在扬州城里做下的那些天大的案子,难道这会儿还不敢认了不簫成?我劝你还是乖乖的跟ն我们走罢!”

      惬茅十八道:“你们且等一等,待我跟뚦这两位朋友分了胜败再说。”

      转头连忙向吴大鹏和王潭道:“吴老爷子,王兄,咱们今日非分胜败不可,这要是再等上半年,也不知我姓茅的还有没有性命。爽爽快快,两位一起上罢,咱们痛痛快快的比试一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