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主播视频磁力链接

      ☁ 时间一晃,距◜离圲穆来到第三舰队的海军基地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

      乘龙的训练一直在有条不紊的进㕻行,实力的셰提升令人欣慰,但同时恐怖的花销也让人心畏㜁……

      这天,时隔一个多月,穆再次接ု到舰队高层萨玛쬛斯中将的召见。

      来到办公室,穆先标标准准的敬了一礼娏,问道:“长官,您找我?”

      中将从办公桌后抬起头,打量了他一番,赞许㈋道:“不错,身子看起来比刚来那会儿结实多了,这才像样。对了,你现在还想出海吗?”

      䜏“当然。”穆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虽然现在这份教习的工作他干着挺ὀ轻松쓏的,但他加入海军的ㅓ本意可不是来划水的,若想要摸鱼,当初直接躺在自家内陆的庄园古堡里混吃等死不香吗?

      “好。”中将点了点头,“最近正好有一位船长挺看好你的,接下来我打算安排你到他的船上去实习一阵子。”

      꽇 穆自然没有异议。

      他只是有些好奇,最近一段时间他的活动范围基本只局限在训练营中,怎么会有舰队船长直接看上他?

      当然,这恐怕注超定会成为一代未解之谜,因为那天在寒风中独自离去的真相,齐格飞一定是不会主动说的……

      确认过穆的意愿后中将不忘提醒道:“那你最近好好准备一下吧,在码头上多랗找俿几艘船上去试试,锻炼锻炼身份的适应性。”灌

      戛平常海军招人都在港口附近招,通常无需担心⿛有人馽会晕船,但穆毕竟是从内陆过来的,中将这时候还是好心提醒了一下。

      穆点头谢过,这方面他一直有在注意,目前没发现有什豈么问题。

      随后他告辞离开。

      没过多久,他即将登船实习的消息便在训练营里传开了,成为一时热议的话题。

      翺 很多人都凰在谈论这要是教习走了,接下来的精灵培育课不会又要停了吧。

      这其中有人欢喜有人愁。

      彖 大部分人都在惋惜这门课命途多舛,这眼看又要进宫了。 豆

      ࿡然而也有少部分人听闻后反倒面露喜色。 ⩇

      薟 卢卡斯就是其中之一,蘻这一个多月以来他一次也没有通过穆的首轮考核,每次都像个傻子似的趴在地上求海星星再动动,早就心有怨气,而且他在训练营也已经待了挺久,用不了多久他也要上船实习去了。

      “썤切,这狗屎的课没了最好,谁特么想上?”

      结果他这边才刚起了个头还没开始用力骂,䪣另一边科宁斯立刻就将面包往桌ڀ上一拍,发出“bang”的一声响。

      海军食堂的面包,质量就是这ࢃ么梆硬。

      “뼜你——镻你굗想干嘛?!”

      卢卡斯和他的几个小弟瞬间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

      明明一个月前还是他们几个集体霸凌刚进训练营的科宁斯,那时他们嚣张至极,仿佛走路都带着BGM,可谁又能想到短短一个月后,局势竟䢡一百八十度反转,现在科宁斯随便做出点动静都能把他们几个给吓成惊弓之鸟䪓。

      作为最早一批通过穆筛选的优秀学员,科宁斯在这一月里一直在虚心接受穆的指导,进步的速度可谓极其惊人,让穆这氣个当老师的都为之瞠目。

      几天前他的墨海马已经顺利进化成海刺龙,实力更进一步壟提升。

      如今卢卡斯的海星星在海刺龙面前走不过两招,差距之大简直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放下햸食物᭺后科宁斯扭珝头看了那边一眼,吓得那边几人饭都不敢吃一连退开好几个身位,色厉内荏的质问道:“你想干嘛?”

      可没想到科宁斯接下去啥也没说,丢下餐盘沉默的起身,随后快步离开了海军ⷞ食堂。

      弄的卢卡১斯一伙ࠩ一头雾水。

      “这么晚了这小子跑出去干嘛?”

      亳现在已经是晚饭时间了,他们想不明白卢卡斯这个时候还打算去哪儿。

      同样的,穆也想不明白。

      㰫 粁所以他此刻퍎呆立在训练营门口,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拦下自己的少年,一脸惊奇。

      像“你来找我干嘛?”

      科宁솞斯目光灼灼的看着他,“长官,您这次能带我一起上船吗?”

      听到这个请求穆先是一愣。

      “你在训练营的课程不是还没结束吗?”

      正常一䡦个新兵要在训练营待满三到四个月才会被安졚排上船,穆这种뎁属于特例,他的身份ꯘ和家世都注碂定了他不需要从基层做起,更何况他的训练师实力还提前得到了舰队高层萨玛斯中将的认可。

      而科宁斯几乎是和穆同一时间뼑进入预备营的,他离结业还早。

      但眼下,少年的意愿却似乎非常坚决뎀,“所以我才想求您,长官,帮帮我。”

      穆看着面前的科宁斯,没有匆忙回复。

      老实说他挺看好这个少年的,这一个月他指导㳰的这么多新兵之떙中,科宁斯各方面天赋都是最好的一춌个,如今他的海刺龙战力已经不容小觑,受他启发后改良的水枪即팂使是乘龙吃了也会受伤。

      于是他决定先问问缘由:“为什么要急着上船?”

      횑科宁斯没有避讳,直言答道:“只有出海ㆉ,才有补助℻,待在训练营,军饷太少了。”

      “额……”

      穆没想到会是这么朴素的一个理由。

      不过这的确是实情,新兵们在训练营期间能领到的军饷非常微薄,远䐣不如去码头上做工,不然海军也不至于永远在缺人。

      只有在结业之后随船出㞠海才能领到萔属于海兵的补助,不过这份补助在▎回港修整期间同样是没迨有的。

      但穆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句,“你最近非常缺钱吗?”

      虽说穷乃人之常情,连穆这个外人眼中的狗大户最残近都开始缺钱了,但科宁斯的情况毕竟有些特殊:他先前就是谎报年龄入的伍,现在又在预备营刚训练一个月就急着想要出海,难免让人感觉太过急切了些。

      倘若换作其他人,穆可能也不会想多管这个闲鳹事,但科宁斯算是他很看好的一个少年,而且两人之间勉强也算系有一份师生之谊。

      “如果你有什么困难可以先告诉我,要带你上船,起码我需要先了解你的ᾫ情况吧。”

      科宁斯这时又变得沉默了。

      所以这闷葫芦的性格可真是麻烦—᧯—穆在心里吐싄槽道。

      为了节约时间,穆干脆直接命令科宁斯带路,一起去他家里看Ż看情况。壒

      腰间的精灵球给了他莫大的底气,无论如何只要有乘龙,`他自身的䭿安全便是有保障的。

      他是少尉而科宁斯只是新兵,故而他的命令科宁斯떤找不到理由拒绝,蝺最终只好带着他来到港口附近的一片贫民区。

      在七拐八绕的走过好几Ѹ个小巷后,衡两人停在一间狭小蝍的棚户屋前。

      科宁斯扭头看了看穆,见穆依然坚持,他┩几番犹豫,最后只好上前,打뗴开了房门。

      “是科宁斯回来了吗?”

      开门的声音惊动쯢了⡧屋里人,随着房门推开,一道纤㟁细窈窕的女性背影映入穆的眼帘。

      那一刻,他甚至感觉时间都被滼放⡷慢了,心跳不受控制的加快了少许。

      脑海中蹦出的第一个念头竟是:旁边这小⮂子的忙,感觉可以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