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日向遥一段无码的

      “嗯嗯哎呀哎哟!”

      ……

      ⅞盉灵魂回归后,古大康说不出是舒服还是难受,全身犹如寒冬泡温泉,又好像有电在体内流窜,别提有多酸爽,身体如久旱逢甘雨,一天劳累和屁股处隐痛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古大康回味了一会才下床,这时屋里黑漆漆的,他点亮油灯,发现手脚仐身材都没有丁点变化,就是肚子有些饿。

      䔂“该去修炼了,是龙是虫等下➳就会知道,希望老魔头没有骗我。”

      흝修炼需要仪式感!

      古大康从水井打上一桶水,洗手净脸햟,然后用干毛巾擦干。

      做完这些,他才推开练功房的门走进뻧去,点亮挂在墙上的油灯。

      鹌练功房左侧靠墙有个小书架,只有ै零星几本书册;右侧靠墙有个武캥器鉋架子,放着两把木刀和两把木剑,还有一把精铁利剑;武器架子旁边地上有一排石墩,石墩大的到他胸口高。

      古大康关上⎢房门后换上短袖练功服,先弯腰去提最小那个石墩,这是他平时测试力量用的石墩,有一百斤重,他使栥出浑身力气还是没能提起来。

      “唉,力䍧量还是没有涨。也是,能量珠又不是大力丸,力量怎么会凭空蹭蹭蹭往上涨咑呢!”

      古大康叹了口气,把时间沙漏倒个身,站到练功房中间处。

      这个世界座钟属于奢侈品,,价格昂贵,不是一般家庭消费得起的,大多数家庭都是听到打更声后,就开始用时间漏斗计时。

      古大康闭上眼ㄏ睛,先做几次ㅙ深呼吸排除杂念,接着在脑海里演练《强体功》第一层第一阶一次循环,猛然张开双眼,双脚分开不丁不八与肩平,双手下垂,沉喝一声就开始修炼《强体功》。

      他神情凝重,左脚畺垫步前跨似慢实快,落地似轻实ꐯ重,身随步移手往后仰,等手臂慢慢上升到了极限櫴,双手突然快如闪电从后往前画个大弧,似抱似拢。

      第一个完整动作刚完成,他右脚慢慢前提与左脚并齐,左脚撑直腰右移,开始了第二个动作。

      第一阶十八个动作,早上他要分几ୂ次才能完成,这次明显不一样了,动作之间的懢连接虽然还是有些生酥涩,动作的完成度、动作轻重刚柔之间的转换和气息的调节等灃方鐄面,都有很明显的提高。

      一次循环没有停顿的练完,只是呼吸变粗,体内热痒感更严重,额头挂满汗珠。他没有半点停顿,又从第一个动作开始第二次循环。

      他越练越快,一个癮动作接连一个动作,没有丝毫生涩,柔如棉,重如山,小小身材演练出既有行云流水之形,又有气吞山河之势。 ℤ

      㣺随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全身关节不停发出脆响,全身肌肉频繁抖动。

      练到第四次循环时,体内热痒感到了顶峰,随之就开始逐渐消退。

      ⺭练了半个时辰,古大康已经练到第七次循环遆,当体内最后一丝热痒完全褪去,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动作开始显得生硬走形,如身负千斤担,很快就气喘如牛,挥汗如雨。

      他不只是累,还全身抽痛,胃里火儱烧火燎,苍白稚嫩脸上肌肉抽搐,额头青筋暴起,如刚从水中爬出来一样。

      “峈呵呵呵呵!”

      勉强完成第七次循环的最后一个动作,古大康双手撑膝停了下来,看着稍微变细变结实的手臂,∽再摸摸没有一丝赘肉的肚子,突然神经质的低声笑了起来。

      能量珠效果之好,远远超出他的想象ਮ。

      他本以为资质提升了,只是相对来说修炼效果更好,可是身体素质的提升需要一个过程。

      他现在几乎可以肯定,有件意外之事发生了,可能连老魔头都完全没想到过!

      他猜想,服用体㓏质资质能量䂝珠后之所以感到热痒,应该是体质资质能量正在对身体资质进行提升,这个提升过程有个特效,就是能修复身体的劳损,这个修复当然需要养分騯供应。

      《强䘅体功》是一种功法,这个功法修炼的过程,就是身体素质飁升华的过程,这个፫升华需要养分供应。

      如果服用了体윱质资质能量珠,在资质퓠提升时间内进行《强体功》修炼,也会被当成是种需要修复的劳损,体内养分就会ꚸ被快速供应给修䖸炼所需;当体内没有养分,没用的赘肉就会优先被快速消耗转化为养分。整个修炼的过程,就是身体素质不断得到锻炼,滋补,升华,继续锻炼,如此冐不断循㯟环,直到养分供应不Ơ上,或者资质提升时间结束。

      古大康不敢继续修炼,因为身体已经容处于超负荷临界点,再练下去就不是身体素质升华,而是升天鈕。他现在可是饥渴鞵难耐,急匆匆拉开房门赶到水井边提起水桶就往嘴里倒,也不管这水是洗过脸的。

      “这样下去可不行,还没给人弄死,就要活活被饿死了!”

      喝饱了水,还是解决不了问题,胃里依然火烧火燎푽非常难受,他突然看到了厨房门前那包残羹剩饭,眼睛都快发绿了,就好像看到了璴山珍海味,涎水都快流出来,好在他理智尚存,没直接扑过去表演饿狗抢食技能。

      “都快饿死ᖡ了,管漸不了那么多了!”

      욐古大康从厨房拿出一条汤匙,提起包就冲回练功房。

      他也不管这些残羹剩饭变坏了没有,解开包用汤匙舀起就往嘴里塞,一口气干掉了大半包才停下来。这时㬼候味觉回归了,肚子还是有些饿,可是看着剩下的他再也无法下口,灵魂发出了人生二问:“老子刚刚做了什么,这是人吃的东西吗?”

      䃵漱完口,古大康摸着肚皮叹了长口气,舒坦了,“老子终于活过来了!”他踱着悠闲的脚步再次回到练功房,关好房门休息了有一刻钟,他灵魂又进去服用了一颗能量珠,很快就感觉身体倍儿棒,就又从头开始修炼。

      真香!

      半个时辰后,四뛜角皮料表面汁水都被舔的一干二净,古大康开始怀疑人生了:“我是谁?我在哪?我干了什么?”

      他这次完成了九次循环᷋。

      前面七次循环,他完成的还算比较轻松,所用时间也短了很多,体内热痒ꐀ感剫爬升很慢,应该是身体素质提升了,身体已经具有这个实力。从第八次循环开始,体内热痒感开始加剧,到了第九次循环第十䂇个动作,热痒感再次完全消失,他又开始吃力了,非覝常勉强×才完成第九次循环,又藣饿到无法继续。

      Ꙕ“以前낑传闻有人吃人之事,老子还觉得匪夷所思,现在老子有些理解了,人饿起来真的太恐怖了!今晚不能再修炼《强体功》了,能量珠的特效是有时效的,以后要合理服用,不过不浪费点能量珠修炼速度又提升不起来,真的太难了!不想了,车到山前自有路,先看看力量涨了赿多少。”

      潑 龽 古大康膨胀了,一百斤的石墩被他直接忽视,来到二百斤石墩前,他只伸出一手,就把二百斤石墩举上头顶,他环目四顾,就差喊出还有谁,可惜没有观众。

      来到三百斤的石墩前,他弯腰用一只手握紧石墩手柄使劲提,脸迅速涨红,石墩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纹丝不动;他只好双手齐用,差点把屁都逼出来了,石墩ꔠ总算给了点面子,离开地面有一根发丝高度又坐了下来。

      쥫虽然膨胀心态受到暴击,一个晚上就把进度条拉到第一阶圆满,古大康还是挺满意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听张哥说,练武资质不一样,ꊑ境界긅提升增加的力量也不一样,第一层每增加一次小循环力量就涨十Ⴠ到二十斤,每提升到一阶力量就涨四十到六十斤,每增加一次大循环力量就涨八十到一百二十斤。如果是真的,我力量应该是将近三百斤,看来我增加一次小循环,所涨的力量没二十也有十七八斤,原来老子没有自㓆夸,老子还真的是练武天才!那以后继续服촒用能量珠,练武天才称号算不算对老子的贬低呢?

      䆦 离开练功房,古大康打上一桶水,一口气干掉了半桶。

      “也该킢处理老狗的后事了,就当是那个小家伙的遗愿吧。”

      ꘌ解开狗绳,他把狗窝连死狗一起挪开,从厨房里拿出一把锄头和一把铁铲,就在狗窝原来位置挖起来。

      瀰 他便宜父亲最后一次回来是在半夜,当时的古大康还在睡觉,那天爷爷刚好访友在老友家过夜,父亲叫醒古大康,说他已经有了药材的线索,这次出门时间会比较长,就不用跟爷爷说他回来过免得爷爷担心,如果他还没回来狗就死了,就让古大康叫爷爷在狗窝位置就地挖坑埋了。

      土质比较松软,很快就挖到一尺深,锄头好㽕像挖到木板了,古大康蹲下来用手摸摸,手感是块布,布下面应该是块木片,他用锄头轻撞一下,从声音可以判断出布包的是个空心木盒。

      站起来在旁边开挖,没一会功夫,在月光下可以看出是一个用布包裹的条形盒子,有半尺댸长,巴掌宽厚。

      古大康듽愣了一下神,就挺直腰用衣角擦了把汗,拄着锄头随意环视周围景色,休息了一会又挥起锄头在盒子周围继续挖,到这里土质䇙就比较硬不那么好挖。

      쇧一刻钟后齨,一个长宽三尺多、两尺左右深的坑挖好了。

      他还在坑底侧开个小洞,用锄头把盒子推进小洞,再用泥石把洞口填平。

      从房间拿出一块旧布料,古大康ᢆ把老土狗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这才放进坑里填土埋了。

       一늟个馒头样式狗墓彻底完工。 䰊

      至于墓碑,那就是浮云。

      料理完老土狗后事,古大康从屋里拿出干净衣服挂在晾衣绳上,就在ꁢ水⳹井边洗起澡来。

      “身体虽然得到能量梐珠的调理,还是不能过ꈦ度消耗,时间也不早了,老子先睡个好觉。那个叼毛今晚肯定会出现,老子又不是美女。太窝囊了,真的是没实力就没人权,希望还是没事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