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星际战争>

      “那可不行。”翁掌柜摇头:“成衣固然要买,但若论合身,还得丈量之后再缝制妥当,否则再好的成衣,多少都有些尺寸偏差,穿起来高低长短不合,就不美了。”

      廅小二笑道:“翁掌柜说得是,本店ᏼ正好新进谁了ᶒ一批上好的苏州缎子,我这就拿来,请列位瞧瞧,若㦼是瞧得上,本店师傅一两天就能做出来。”

      他本想请聂尘等人落座等候,但四下里目光一扫发现那战一对男女和几个跟班已经占去了店里的几张椅子,只得赔笑着奉了茶,让靖海商行的人站着等。

      郑ୁ氏兄弟愤愤不平,喊道:“怎么他们有座位坐,我们就得站着?”

      铺子老板赶紧弓腰过来,赔礼说好话,又找了几张马扎让几人坐ﬓ下,翁掌柜也不是ꢰ羁傲之徒,见店主为难,烑不便多说,只是催促快拿布料来看,定了好走人。

      店主和小二去柜台上拿布料,四人坐在马扎上,翁掌柜和聂﹥尘还好,郑氏兄弟身材魁梧坐得就很难受,特别是郑正莽,像一头大象蹲在了一只小板凳一样,模样滑稽好笑。

      那美女随身有个丫鬟,扭头见了这一幕,噗呲一声,笑出声来,另几个跟班也嘻嘻哈哈,忍俊不止。

      郑莽本就扭着屁股坐不踏实,抬头听有人讥笑,顿时怒火窜头,大喝一声:“笑个屁!”

      这葴一声如霹雳雷鸣,震得房梁都在掉灰,那丫鬟顿时花容失色,朝美貌女子身边缩了一缩,而几个男跟班和守在门口的两个壮汉神色不善的望了过来,有人起身还嘴:“嚷什么嚷?你吼谁呢?”

      郑氏兄弟本就对差别待遇有所愤懑不平,醨再₥加上那俊朗男子陪在↱美貌女子身边,其他男人看了都如同喝了醋一般,两人心中酸溜溜的不舒服,借题发挥,蹭一下跳起,骂道:“谁接嘴就吼谁!” 顱

      尙那边人多,自然不会认输,立马几个汉子就怒目圆瞪的站起来,剑拔弩张,店主慌忙过来团团ⰻ作揖,打圆场说好话:“几位、几位,都是小店的错,且不要生气,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陈龙王虎,都煑坐下,怒气冲冲的像什么样子。”

      只听煡那白衣男子朗声道:“别人要坐,就让他们坐了便是,끑没见马小姐在这里吗?莫要惹姑娘笑话。”

      뇺 “是,少爷。”

      几个壮汉讪讪的躬身答道,腾了两张椅子出来,站到旁边。

      白衣男子朝翁掌柜拱拱手,歉意一笑,风采绝伦。

      美貌女子笑吟吟的看着白衣男子,眉眼里都是温柔,似乎很欣赏他处事的方法。

      这么一来,翁掌柜顿觉气势输了一头,人家大肚能容,轻飘⋶飘一句话就占据了廷道德高地,只得呵斥郑氏兄弟:“不要生事,就坐马扎ࢬ!”

      郑氏兄弟只觉如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明明是自己被人嘲笑,如䇆今反过来好像还没了道理,对面两张ﲔ空椅子好似在讥讽自己一样,说两人小鸡肚肠。

      몏“哼!”两人涨红了脸,闷头坐回马扎。

      簾聂尘静쥊观这一幕,心想这男子好口才,两把椅子就换来女子钦慕好感,胲还顺带呛了别人一把,还令人说不出不是来,这份气场心机,倒是出类拔萃。

      ⋍小二忙不迭的抱出几捆缎子来,放在柜上啒任聂尘挑选,果然都是极品好料子,匹匹都是苏杭好货,苏罗真丝天下无双。

      聂尘随意挑了一匹,倒不是真喜欢这料子,而是一堆布里面只有这一匹色泽独特,蓝色如海,很对自己的脾性。

      “就这了,做件袍子就好。”

      “小哥好眼光,这颜色做一件对襟长袍,一딾定令小哥鹤立鸡群卓尔不凡!”小二拍了马屁,笑道:“本店手뛊艺一流,做得又快又好,ᛶ小哥隔天就能캹取萤,这是票据,请鋈收好。”

      隐隐的,즅又有轻笑从一旁传来,聂尘瞥了一眼,见那丫鬟又在掩口耸肩,大概是小二那句“葬鹤立䰊鸡群”令她想到了什么。

      “小ꞧ翠,你又笑什么?”美貌女子娥櫡眉微蹙,看了丫鬟一眼。

      丫鬟赶紧憋住笑,但那双眉毛弯弯底下的眼睛᜺却ꌮ依然掩饰不住笑意,眼神一直在郑莽身上打转。

      “小翠年幼活泼,马姑娘不要管得太严ຸ。”白衣男笑道,展开折扇轻摇两下:“店ᢳ家,你这里就这些货色么?还有没有不舍得拿出来的啊?”

      룸店主慌忙把聂尘刚挑过的缎子抱过去,道:“岂敢岂敢,陈公子,本店最好的丝绸缎面都在这里了,虽然比不上大城里面货色齐备,但绝对不算粗鄙简陋,请公子慢看。”

      陈公子摇着扇子对马姑娘笑道:“偏僻小县,的确比不上大城里面的东西贵重,要不是马姑娘刚才喤下轿时溅了路边妇人泼出来的水,我们也不会在这里做衣瞽服。ઘ也只好将就一下了,马姑娘且挑选一匹吧,当然,钱由我付。”

      马姑娘媚眼生波,低头娇笑:“岂能让公子破费。”

      耕⯀“呵呵,能从秦淮河畔将马姑娘请到香山县来陪我一游,怕是天下唯我一䧏人而已,连一件衣服都舍不得,那我陈子轩岂不会被人笑掉大牙?”白衣陈公子大笑道:“来来ꖸ来,既痊然姑娘羞涩,콤不如我来替姑娘挑选一匹如何?”

      ਏ“럵妇人衣物,公子乃谦谦君子,也懂此道?”马姑娘好奇的问。

      “子读百家之书,通千古之道,又能结识马姑娘这样的闺中好䜡友,븬岂能不知晓一些事情。”陈子轩装模作样的在缎子堆里挑挑拣拣,捡出一匹大红色的缎子来:“红妆当日,꡽我看姑娘穿这个颜色一定好看。”

      旁边的聂尘正在试一癞件成衣,婭听到这个日字,一口气岔在胸口差点没顺过来,一顿咳嗽,惹来对面不少异样的目光묫,赶紧穿衣对镜,佯作无事。

      马姑娘含笑点头륰,还未开口,旁边的小丫鬟却道:“小姐뢈的长袄也被那妇人的水沾染了腥气,那水定是洗了鱼腥,好大的气味,我家姑娘千娇百媚,怎么受得了?得还做一件袄子。”

      马姑娘道:“多嘴!”作欲扭小翠嘴巴状,小翠朝陈子轩身边躲。

      䚞纶陈子轩拦着说:“小翠说的是,怪我怪我,大意⃺了,马姑娘非人间人物,岂能受俗物玷污?买!我已经挑了一样,不能魀总是由我来选,请ᠣ姑娘自选一匹布料吧。”

      马姑娘无奈的道:“既是公子美意,妾身怎敢违逆?那……”

      她的目光在缎子里巡弋良久,最后点中一匹道:“那我就挑这匹吧。”

      陈子轩招呼店主:“店家,就这两匹袵了,算账吧,下午我们来取衣服。”

      店家一看,却为难道:“这个……陈公子,这红色的没有问题,但这蓝色的,却是已经被那边的小哥买了。”

      “买了?”陈子轩皱眉:“被人买了怎么还拿过来?” 

      店家抽了自己一个嘴巴:“请公子和姑娘恕罪,刚才小老儿忙中出错,该打该打,这布料本店就这么一匹,请两位再挑一匹,小店打个九折,实媌在对不住。”

      马姑娘劝道:“既如此,那我就换一匹吧。”

      “慢!”涘陈子轩把折扇啪的收起:“马姑娘喜欢的,怎能换?换뽭就扫兴了。鸊”

      他对店主道:“这布多少钱?我出双倍。”

      “啊?这……”店髎主愁眉苦脸,懊悔刚才自己怎么就那Â么不小心,不住的拱手作揖:“不是钱多少的事,这得看别人答不答应。”

      ᆊ 陈子轩眉头轻皱,朝试衣完毕正在跟小二算账的聂尘等人看了一眼,对一个跟班使莤了个眼色。

      跟班会意,走过去对聂尘等人道:“喂,小哥,你那匹布……”

      ሞ“不换!就买了!谁说也没用!”郑一官抢先答道,一脚站在项了聂尘前头,一副老子就是要报复的嚣张神色。

      郑莽也横眉冷坄面,眼望房梁,那样子任谁看了都生气。

      ⅉ 他们憋着一肚子其实一直在竖着耳朵听这边的动静,陈子轩和马姑娘眉来眼去早就令两人不爽,鱾听到布料的事,不禁心中뜛窃喜,立马跳出来要出一口闷气。

      聂尘无语的貗站在后面,郑莽的后背像山一样堵≎着他的视线,心想我这正主都没说话呢。

      跟班话没说完就被抢白,顿时呆住ٝ了,张大嘴不知该怎么接茬。

      翁掌柜心中也有不顺,便没有理睬,背着手先出了门,聂尘穿着新衣也跟着走,后面的陈子轩见跟班办事不力,忍不住起身疾走几䜜步ಒ,叫了一声:“几位朋友,请留步……”

      不料坠在后头的郑氏兄弟就等着他ℜ上来,闻声停步,朝后异口同声的嘻嘻一笑,一人捡作娇羞状:“哎呀,人家要嘛!”一人作豪爽状:“好,你要,我不给誣!”

      然后哈哈大笑,径直出门而去,留下目瞪口呆的陈子轩愣在原地,久久板不能回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