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口玲子的所有作品在线观看

      松里泽一顿说,栮说得绫音很是高兴。

      绫音觉得自己没有错,没有选错未来的丈夫邴,没有看错松里泽。

      绫音抌对松ϝ里泽的喜欢,其实很早很早。

      ㌣ 早在从绫音在河边救起松里泽时,孤身一人久了的绫音看着如此清秀的昏迷着的松里泽,那时绫音的心就嵎动了。

      从绫音把自家的祖传拳法抓狼拳ુ传给松里泽的时候,绫音更是坚定了自己内心对松里泽的好感和喜欢。

      再到绫音与ఴ松里泽在一起共同度过了三个月的时间过后,终于在今天松里泽对着绫音说出了小河村村子里的两人的流言蜚语的时候。

      那时的绫音对于这一切,她知道要做一个决定了,不能这侬么被动了,不然松里泽只会从她的手中溜走的。

      튳 这个决定和决心由女孩子来下,其实是很难的,可绫㤅音不能违背自己内心的决定,不能违背自己的心意。

      于是勇敢的绫音做出了这么一个大新闻出来。

      绫音这时才放过了죔松里泽,把他从客厅撵走了,撵去厨房去了,去洗他早已要去洗的碗筷去了。

      八绫音就坐在䲗这里,嘴里念叨个不停,只听她对自己自言自语的说着。

      “明日要先去请沉๰船港,要去找师傅定夺一个良辰吉日才行。

      ᚶ 还要邀请松柏道场的所有的师兄师弟师妹们才行。

      对了,婚礼用的礼服也要定做了,这酒席也要托人帮忙了。 题 

      还有………………还有…………………”

      왰 绫音有太多太多的事要准备了,而这些事,松里泽失忆过后,新的记뿎忆现在才只有三个月的时间而已。

      绫音知道现在要是把这事交给松里泽去办,那松里泽把这พ件事给办毁掉了的概率还是挺大的。

      绫音一开始,从来就没有指望过松里泽,ꆈ她准錸备这次婚礼的所有事都由我自己一肩挑了,一并餿揽下。

      և松里泽此时在厨뻗房里面忙碌着涮洗碗筷。

      松里泽根本不ໟ知道自己现在有多幸运,这婚姻大事,绫音一人揽来了,其他男人可碰不到这种妻子。㦜

      ž就在松里泽洗碗筷之时,绫音已经洗漱完毕,回적到了自己的房间去了。

      松里泽一顿忙碌之后,这才正式的闲了下来。

      松里泽没有急着去軫入睡,而是坐在院子里,看着这黑黑的月色,松里泽想起自己今天所经历的事情,不免有些痴了,望⭫得都有些出神了。

      松里泽恨不得现在就可以跟绫音成ᯕ婚。

      松里泽没有兴奋太久的时䆏间,他就回到自己的小床上,看着ᓄ自己睡着的这张的小床。

      松里泽摸了摸这张휹小床,想到要不了多久的时间,自己就뵟要与它分别了。

      松里泽笑了笑自己,就这样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日的时间很快就来临了,尽管今天是要忙碌婚礼的各项准备事宜,但松里泽与绫音㘤还是如同之前的每一天的早晨一样。

      松里泽在䵸那里蹲着抓鯈狼灄桩,而㬍绫音在一旁打了一遍完整的抓狼並拳,也是从抓狼桩开始的。

      松里泽现在还是没有到达练习完整的抓狼拳的身体素质的要求,松里긹泽早早的蹲完了抓狼桩,完成了今日的任务혓。

      ᮩ松里泽在一旁看着绫音在那里演练着抓狼拳뫟。

      松里泽不禁感叹,确实自己的퉥身ᄅ体素质的确是不够的,这颊抓狼拳的许多动作根本就超出了࣎人体能够做ꏶ出的动作极限。

      㙆起码现在松里泽要是在绫ॅ音的要求下,把全身的每一个部位都完整无误的达到抓狼拳的要求,松里泽自己清楚,这是不现实的,낧是他目前还不能完成的。

      绫音还在练习抓ሐ狼拳,绫音等会儿还要练习剑术,松里泽趁着这一空嵏闲时间,去到了铁匠房里。

      믨 松里泽来到了铁匠房里的刀ﶋ架子面前,此时的刀架子上摆放着两把打刀。

      斉 一把是绫音ᒱ的雪樱,雪樱此时乖乖的躺在雪白色的刀鞘里面。

      还有一把就是松里泽的炫影了,此时的炫影还没有刀鞘,一张亚ᨿ麻色的布じ匹包裹着˪炫影的刀身。

      炫影的刀鞘,绫音今日还㽫会继续制作,完成它的一部分工序,不过就算再怎么赶,最少也要五六日时间才行。

      松里泽拿起自己的炫影,ዂ就出了铁匠房。

      松里泽把亚麻色的那张包裹着炫影刀身的布匹扯了下来,炫影锋利的刀刃重新显露世间。 늛

      松里泽练习剑术的地方每日都是固定在一处的。 ῃ

      浱 这里的地上都已经凝固出几个脚印出来了,这都是松里泽日复一日练习剑术时的用脚踩出来的。

      松里泽动了,松里泽每日里也就只有那几个动作,往前踏一步,挥刀,豋往左踏一步,挥刀,往后右踏一步,挥刀,往后退一步,挥刀。

      很简㬟单的动作,但松里泽做的很是规范,十分的方ﵥ正,松里泽做这些动作,是从一开始的酿酿跄跄到了现在的一举一动都极具퇳美感。

      松里泽不是不想去练习一些䷢高深的剑漑术套路或则是更加深奥的剑技。

      松勇里泽练习这样一些非常简单枯燥的基本动作,是因为松里泽知道自己对于剑术上来说,底子弱,还需要深扎根基。

      还有一个原因是,松里泽认为把眫这些动作练得高深了,也是能到达很强的地ὶ步海的,不能因为㫓招式简单就小趋看它。

      즂松里泽练习了一会︙儿剑术,就在一旁歇息了一下,嘴里吃着绫音早튶就准备好的早饭。

      现在绫音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把早饭给准备好了٣,或则숙是头一天晚上准备好,好让一天早上能够有一个렕长时间流利的锻炼过程。 勺

      松里泽其实现在的心早已不在剑术的练习上面了,他的一颗心早就飞到了绫音所说的婚礼准备事튿宜上去了。

      ᄊ松里泽现在其实就是在等绫音把事实忙完过后,两人再来㥷商议⠨结婚的事宜。

      松里泽虽说有些心⡗不在焉,但松里泽没有放松警惕,没有放松对自己臟的要求。ʲ

      榹 松里泽一丝不苟的在諫那里练习着那几套基本的剑术。

      ᙒ绫音现在已经结束了自己的剑术练习,此时正在制作松里泽的炫影的刀鞘。

      ٌ绫音准备的是把这件事忙完,就与松里泽珿开始准备婚礼的事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