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e8APP下载

      三人面前摆放了一些糕点,份量不多但是都很精致,顾北没太在意这些东西,反正肚子不是很饿,这家咖啡厅的东西以前他只是尝鲜吃过一次,这算是第二次了。

      说不上什么评价,他有时候会遵照以前的习惯,包子油条豆浆,有时又换个口味,蛋糕牛奶三明治,他不怎么喜欢一成不变的事物。

      一边喝下杯子里的牛奶,一边看着光辉品味着红茶,他有些奇怪。

      ‘红茶是她们的必备品吗?’

      昨天可畏说了一些事,他也勉强记住一些,下午茶似乎是离不开的话题,不提胡德,皇家阵营的姑娘们,好像对红茶抱有有很大的兴趣。

      “要来一点么?指挥官。”

      光辉一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顾北身上,所以很清楚对方眼神落在那。

      摇了摇头示意不用了,对方放下茶盏推了过来,甚至看到了她专门把嘴唇接触过的地方面向他,光辉毫不避讳的与顾北对视,面对那双湛蓝深邃的眼眸,看样子是他输了。

      “这里泡的红茶比不了我们女仆长的手艺。”可畏低声说着,“只可惜贝法好像跟着企业去大岛前线去了,没有跟我们来。”

      “不过没关系,如果贝法知道我们找到了指挥官肯定会过来的,指挥官你就好好期待吧。”

      顾北默不作声用纸巾擦了擦嘴,身旁的少女说了几句话后也吃完了碟子里的食物,她用的是自己的手帕,而后不知为什么突然抹了抹他的嘴角。

      “只是还有些东西粘在上面,别多想。”

      对方似乎是认真的,放松了身体,这次没拒绝,实在没有办法,光辉坐在对面看着他们的互动,轻轻笑了一下,可畏心底原本还没有放弃的打算,现在终于实现了。

      从咖啡厅出来,三人打着伞,准确的是光辉和可畏躲在伞下,顾北看看了头顶还有手上撑起的遮阳伞,扯了扯嘴角,不知道说什么好。

      光辉递给他的这把花纹边点缀的伞,真的不适合一个大男人打。

      “算了吧光辉。我觉得有些不好……”

      光辉和可畏回头过来都笑了,男人刚刚接过的时候脸上就有些迟疑,现在听到他说的话,心底觉得有趣,这是她们以前都没见过的表情。

      “那好吧。”听到可畏说的话,顾北放下了心,伸手就想把伞递回去,“指挥官想要陪我们中的谁一起?姐姐?还是我?”

      最后顾北一个人打着伞走在前面,姐妹两个在笑声中时不时向顾北问些问题。

      事无巨细,顾北无奈的介绍了一下这个小镇的情况。来到这个海滨小镇其实是他一时起意的,从报纸上还有当时同事介绍的一些情况片面的了解了一下,自己也想休息一段时间,原本就是打算旅游观光的。

      后面出于海边的向往,以及便利的情况下才打算留在这里居住。

      “指挥官,这几年一直在内陆城市生活?”

      三人走走停停,顾北断断续续的介绍来这里的原因,缓和的下坡还有路旁栽种的绿化,开始有些阳光也有效的被挡在了树叶上,光线变得柔和。

      “不算一直都是,换几个城市生活,也去过近海的城市,不过并不像这次这么接近大海。”指着坡道下的一些建筑,还有似乎就近在咫尺的大海,“从我住的地方算起,这条路算是捷径了,离海边非常近的路。”

      这是山的另一边,因为旅游开发的原因,镇上的住民,还有些注意到这里商机的商人,都很大的保留开发了海边附近的山林,虽然只是刚刚起步,想来过几年就会被人大力宣传适合旅游退休的景点。

      “是呀,这里如果旅游的话很不错。”

      光辉表示赞同,昨天下来的码头那里也看得出来,这里也被渐渐开发,所差的几乎只是时间和投资建造而已。

      “说起来,姐姐拜托利安得送我们到这里之前,我还不相信指挥官会在这么个偏僻的地方生活。”

      可畏加入了讨论,有些感慨的说着。

      的确这个地方挺偏僻的,虽说可以开车进来,但是对于从未来过对于路况一无所知的外地人来说,这里的确很危险,如果没有向导带路的话,几乎没人敢开车进来。

      来这的人大多都是坐船过来,当初他也是一个人拖着行李箱下了码头走进了这个小镇。

      “毕竟这里环境很不错,没有多少喧嚣,物价不算太高。”他话有所指,“来这旅游的人不少,想来这里的宣传很到位,不只是在外工作的年轻人回来了一部分,一些外地商人也在码头那边开了店面。”

      “指挥官怎么一脸沧桑的样子,还年轻人?”可畏走到他身边抱着他的手,“你也没多大,才双十年纪,正值青春好吗。”

      自己的心态已经有些老了,顾北想退一步,但是就像昨天一样,少女满不在意,亲昵地抱着他的手臂。

      “指挥官这么惆怅的话会老的很快的。”

      光辉接了下一句,看着主动抱上去的妹妹,心中不知道想着什么。

      脚上换了一双低跟凉鞋,没有穿透气的丝袜,似乎感觉到指挥官对于双腿的注视多过自己的脸,光影光影斑驳下脸色绯红的可畏在他哼着歌,整个人看起来非常高兴。

      “我也有二十多了,不是什么才刚刚二十的年纪。”感慨着自己的一年年增加的年岁,沉默了一下又像是自问自答,“这个年纪的人一般会做什么事呢?”

      突然她们陷入沉默,顾北自己来这个世界不是主动的,是突如其来没有预兆的,醒了看见的天空还是那么碧蓝如洗,和以前没有两样,了解以后只是世界不一样了而已。

      “工作?结婚?生子?”

      顾北低声喃喃说道,没有注意到光辉也走到了自己的身边。

      回过神看着两人脸颊泛着红润,扯了扯嘴角,怪自己刚刚自言自语说的什么话。

      可畏松开了手,转而抱着光辉去了,两人的脚步有些快,顾北跟了上去不敢再多说。

      突然他听到细若如蚊的声音,老脸不由一红,比起刚刚的两人也丝毫不为过。

      “如果指挥官想要孩子的,我们以后可以……实在不行,小贝法不行的话,那些驱逐舰孩子你不是一直说当做女儿或者妹妹的吗?”

      光辉后面的话实在听不清楚了,但是他也知道大概是什么意思了。

      三人无言走了好一会,还是光辉开的口。

      “指挥官虽然我们以前的港区成为了废墟,但是原本我们就不属于任何阵营的下属,如果指挥官想要重新建设的话,我想最好的话跟独立舰娘那边申请一下,作为外援的话我想是没问题的,至少可以得到一片海域的控制权。”

      继续说起了昨天没说完的话题,光辉落后几步认真的看着顾北。

      “是吗。”

      顾北不置可否,没继续下去是因为光辉说的话感觉有些沉重,义务和权利是挂钩的,不说可以得到多大的好处,他也能明白身上肯定会背负上什么责任。

      “如果结婚的话,你要选谁呢?”

      可畏明白了姐姐说的话,站在不远背着手在林间的婆娑树荫下有些漫不经心的问道。

      剩下的问题两人都不怎么好意思回答,光辉或许有些向往,哪怕被人笑称人妻,但是她也是个未经人事的姑娘。这些年的经历远比在港区里的经历要懂得多的多,也明白了一些。

      身为妻子的责任,不同于以往只觉得陪着指挥官就行,还有很多东西是需要两人一起努力的。

      顾北没有回答,他不是逃避,他只是不想回应这些令他沉重的话题。

      走身边的人换成了光辉,不过她比可畏大胆多了,也自然多了,牵起比自己大了许多的手掌,这是男人的,是异性的,同样也是自己丈夫的手。

      “指挥官,慢慢习惯就好了,按照你自己的步伐,不必在意可畏说一些的话,我们会在你的身边跟随你的。”

      坚定的握着他的手,光辉看出来顾北的踟蹰。

      这是第二次了,第二次听到这个女人说待在他身边,她很敏锐,敏锐到可以看出他心里的某些东西。

      他从不轻易做出承诺,习惯了含糊的表达,每一次都会给自己留下退路,这次心里却感到了触动,微不可微的点了点头,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看见。

      第一次主动握对方的手,感觉到了对方温柔。

      “姐夫!”

      快走到海边的时候,可畏突然喊了一句。

      “你们牵手牵了一路,好恩爱啊~以后我就叫你姐夫好了,作为婚舰从来我都是附属附赠的吗?”

      可畏心底有些不忿,从未感觉过的酸酸的感觉,让她觉得胸口闷闷的有些不好受,这算吃姐姐的醋么?

      光辉有些好笑,看着对自己生气的妹妹,不过她不打算说话,只是给了顾北一个眼神让他自己解决,不过还好,松手前光辉声音压低说了句话,不过这句话让他有点迟疑。

      “抱抱就好了,可畏很好哄的。”

      你这语气怎么这么像小孩子摔倒后,给一个拥抱就能解决的事,而且对方不是孩子吧。

      几步的距离而已,对于思考中的顾北来说像是上战场一样,可畏更加不高兴了,她快发作的时候得到了一个拥抱,气瞬间消了下去。

      抱了没多久,光辉推了推他们摇了摇头,她不是吃醋,只是提醒两人看向两边,路上的人多了起来,看了一眼周围投来的目光,拥抱的两人也明白了站在路口的她们有些显眼。

      “好了,姐夫。姐姐在看着了。”

      可畏装作害羞的样子推开了顾北,低下头一副羞涩的模样看呆了路过的行人,最重要的是刚刚说的话让三人成为了焦点。

      光辉在一旁脸上写满了无奈,顾北虽然不会在意他人的眼光,但是这种话抽了抽嘴角,下意识看了眼光辉,两人相顾无言。

      白发丽人伸手戳了戳调皮的妹妹,随后又拉起男人的手走在前面,对着有些委屈跟在身后的妹妹进行教育,只是听她训话的语气都是轻轻柔柔的,根本就没有听出批评的意识,只是在教导在外作为一名成熟的女性该有的样子。

      断断续续说着话,三人走在这刚刚开发的海滩边上,来这旅游的人不算少,哪怕这里地域偏僻,总是会有人通过各种渠道知道的。

      “嘿,指挥官!看怎么样?”

      顾北手上摆弄着竹席上的一些制成工艺品的海滩周边,听到可畏的声音转过头去,看见她们收起了伞站在小摊面前,两人分别戴着一顶草帽,亭亭玉立,吸引了路过的一些男性的眼光。

      “跟你的风格一点都不搭。”

      “唔,好像也是,还是姐姐这种气质比较符合。”

      把草帽取了下来放回原来的地方,看着自己身上黑色主调的长裙有些苦恼。

      光辉一手扶着草帽,侧身对着两人半眯着眼睛望向天空,之后听到了两人的对话,视线落在他们身上疑惑地歪了歪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