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天天射

      王上惋惜的点点头。

      “唉~我信ྏ!不过还有回收站你知道吗?记忆若有,櫒只需一念,她便会自动恢复,且无法阻拦。这是什么?这便是思念。”

      王上的言语让我刮目相看,接着他还真就将我刚才删除的那张照片给恢复出来了,让我荣获了些许挫败感。

      他说的很对,当我看到那张照片时,脑海里关骣于李若冰的画面立刻全部自动复活了戇,与之对照的是巨大的空虚与悲痛。

      未料휤那两颗被我伤害了的花草种子竟真的成活了,并一起怒放它们的青春年华。

      这在说明什么?我与李若冰是命运恩赐的天生一对?顽强的可以破开一切艰难与束缚?还是婊帝与命运打赌的失算?攫

      我不敢再想,否则可能会去与王子诺作伴。我默念魔咒,镇压썟神圣。

      天色悄无声息䵦的阴暗下来,恰似此刻的心情,明明是晌午,阴暗硬是将其渲染睦成了驦黄昏。

      資 我也不知开到了哪里,绕了几圈,确定无人跟踪之后,我才就近停车,与王上随便找了个宾馆。

      一进房间,王上就打开电脑开始忙活閾。

      我将手机递给他,让他将苏梦与成圣二人的定位锁定在我的手机上。

      王上对此开发了自己的软件,可以一直锁定其人的位置,并会軿显示彼此之间的距离。

      “老三!我今晚可能就要动手,所以在这之前,你必须拿下《乐乐》的原创团队。大概在六点左右,届时再做定夺。”

      ꟟ 我吩咐一句,揣上手机。

      王上笑着点头,信任的没鎚有过问。

      我出了宾馆,上车之后打开导航与定位,然后直奔故居而去。

      我锁定的是成圣,因为在事件未发生之前,我必须先让他深刻体会一回什么叫生不如死。其次,我担心成圣就算被捕,他也能凭借他的家族势力化险为夷。

      若是错失这次良机,他定会敏感谨慎起来,我再想收拾他,将变得更加困难。

      定位显示,成圣竟然在我的故居,胆子不小啊!想必他定是与李若冰在那里取景拍摄。

      李若冰为何在我的故居取景?是那道断崖绝无仅有,还是她想诱我出现?덴

      我越想越兴奋,不杋由得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二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到。我将车停在县城,打的前往。

      熟悉的风景对照着惨痛的回忆,物是人非。蓦然回首,年华不复,梦已斑驳。有的只是无尽츍空虚的哀婉轻叹,恰似这役蜿蜒曲折的盘山土路。

      驶过一段长长的坡路,进入一片幽长的密林。出了密林便是村口,密林那端灯火通明,在夜幕降临中宛若旭日东升。

      ሇ我下了车뷞,结了车钱,司机没有过问,调头离去。

      前方就是摄制组盘踞的营地,就ᰠ在断崖附近。如此兴师动众,明星大牌果然非同凡响。

      村里只剩一些老弱病残,故而平日里鲜有人进出,因此十分安全。

      我拿出ヵ手机,拨通了顺天侯的电话。

      “喂~少爷!怎么啦?突然想起我!”

      “侯爷!能不能借几个能干的兄弟给我?”

      癓“嗯~?你想干嘛?”顺天侯立刻警觉起来。

      錘“打牌你信㫡吗?没多大点事,你若是不뺌愿意就算了!”我顺势调侃,略微强势的遮掩。

      笎顺天侯沉默了几秒,这才回道:

      “嗯~鉴于你的头脑与身手,我选择信任,故而懒得过问。毕竟奇迹是自己᠒走的,否则你只是那精彩的观赏者。岉切记!失败不丢人,我的人有死伤也不要も紧,但你必须确保自身完好无损,因为你䀏已经与那棋些路᧝人甲宋兵乙不一样了。上渠天很公平,有ꤝ的人天生就是炮灰的命,而有的人,生来就是逆天的命!”

      顺天侯对人生事物看得确实十分透彻,有他自己独到的理解,让人很是信服。

      “ꮛ受教了!前辈!”

      我说完挂断电话,坐在路边,点上一根烟。 꼽

      黑暗很快溷将我吞没,我却只觉ԫ十分的亲切,因为此刻的内心与它一样的色彩。

      不一会儿,电话就来了。

      “喂~一哥!看来我们日后要长打交道了,我很荣幸能为你办事。为了方便,你可不可以记下我的名字,就叫我秋Ҍ子吧!我们一共十六人,够不够?”

      “哈哈~侯爷真大方!绰绰有余了。不过你们既然出动了,就都来吧!过会儿我分两次发两个位置给你们,也就是两个关卡,准备帮我截个人。第一个关卡埋伏十人,第二个关卡埋伏六人。若是对手有何突发状况,一切随机应变。”

      “行!一切全听一哥的调諾遣!”

      我挂了电话,来到密林边缘一个隐蔽的地方,发送了第一个位置。接着顺着坡路向下走,在坡路拐角陡峭的山体处发送了第二个位置。

      秋子发来信息说已收到,并쬝迅速赶来。

      我休整片刻,大约在七点左右,我凭借熟知的地理优势,向摄制组营地潜去。

      突兀的山顶格外招风,吹的密林哗哗作响,这为我提供了很好的掩护。

      我小心翼翼的穿越密林,朝着光明探去。耳边嘈杂的交谈之声渐浓,我来到密林边缘,隐身在一棵大树之后,暗暗盯着前方。

      䥠 前方是杂草点缀的一片平坦之地,十几个保镖面朝外,懒散的走动着,连成一道巨大的圆弧。

      㹲 圆弧之内有五六个露畘营帐篷,一大群人影叠着灯光晃动,长长而又ﮜ扭曲的譒身影,几乎绵延到了我的脚下。

      我看的出,他们应该在吃饭休整。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我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大家整理一下,马上开拍第四回,男主角断崖边初见女主角。”

      这是李若冰的声音,她果然ᆡ是导演辸,而且拍的正是我与小妖的故事。

      男主角初见女主角?我那时才十三岁,成圣怎么演?难鲿道李若冰微调了剧情?

      看别人演我,我还真有些期待呢!

      断崖离我大概有五六十米远,我不能走出密林,为了看的更清楚,我轻轻的爬上了面前的这棵大树。

      随着视线的上升,我得以看清断崖的全貌。断崖已被一馨道钢铁过道连通,李若冰穿着一身雪白的连衣裙,在工作人员的保护下走向对面的崖口。

       紧随其后,一辆吊机驶来,将钢铁过道吊走,然后退去。

      뉻闲杂人等相继撤离,工作人삫员陆续就位。李若冰独倚凉亭,叠着一轮圆月,宛如月里嫦娥。

      这样美轮美奂的场景,在全国恐怕都是难以复制的,这也是李若冰选择在此拍摄的重要原因吧!

      终于!成圣闪亮登场,他皮肤黝黑,穿着一身朴素,但依旧掩盖不了他那妖茻异的俊잍容。在多个互不干扰的镜头注视下,他缓缓的走向崖边。

      李若冰只是扭头看了一眼,突然坐起身来。

      “咔~!成圣!你能不能别走的那么拽?你演的是农民的儿子,就必须脱离你所有阔少的言行举止。”

      成圣厌烦的一抹脸,随即怒斥。

      “啊~!我受够了!你写的什么破剧本?我的෽气质只适合演霸道总裁,这低俗卑贱的可耻农民,멋有辱老子的身份!”

      也许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之后,成圣在事与愿违下原形毕露了。

      此刻在这偏醴僻的山野,他更加肆썄无忌惮的表露出他的邪恶本性。

      “你以为我想与你演啊?若不是两家生意上的来往,你求我我都不给你演。辱骂农民,你算什么东西?你连他万分之一都及不上!你努力过嘛?我让你提前培训ఆ学习一下表演,这就是你的表现?你到底演不演?不演就给我滚!”

      李若冰不甘示弱,恶语相向。

      突如其来的寒风凛冽,使得整个剧组瞬间鸦雀无声。

      李若冰作为导演,说的做的于情于理,她巴不得成圣一气之下拍屁股走人。

      你휘自己吃不了这份苦,也怨不得别人。

      看到这儿,我暗自咬牙,心道,你他妈个孽畜!辱骂农民!你也配演我!就算你我之前无冤无仇,今日婊帝我看到你这样,我也不会放过你。

      我当即拿出手机,给王上发了一条信息。

      툧 “动手!”

      “收到!《乐乐》我已拿下!”时刻待命的王ᜑ上立刻回复了一条信息。

      如今的网络传播,一声锣鼓震天响,但也需要一定时间的缓冲。

      我估计,顶多一个小时,成圣就算自己不了解,也会被他人告知。

      我饶有兴趣的继续欣赏,只见成圣休整了片刻,然后嬉皮笑脸的认错,继续拍摄。

      ᅎ然而还未开拍十秒钟,又被李若冰给叫停了。

      “咔~!成圣!你的眼神为何总是如此盛气凌人?你能不能谦卑含蓄一点?我要的䜙是眼神内敛面带笑意的愁容,从而体现出男主角迷人的内涵,坚强勇敢,略带乐观。”

      成圣忍无可忍,横眉怒目,掰着指头大声向众人诉苦。

      崨“眼神ˑ内敛,呵~面带笑意!还要一副愁容?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谁会?谁会我他妈给他一个亿!李若冰,你就是在从中作梗,故意刁难。”

      面对这两个主角,众人谁都不敢得罪,只是象征性的交头接耳,左右为难。

      李若冰都快被成圣气成了骂街的泼妇,她咬牙切齿,粉拳紧握,狠狠的捶打着空气。

      “咦~呀啊!你做不到不代表别人也做不到ᇙ!雀你就连站在崖边都吓得屁滚尿流,他却敢飞跃断崖。►你个废物,ᑍ你不是个男人!”

      成圣一﵇涉及这样的话题,立刻来劲儿了。

      “我不是个男人?你试过啦?早知道干你如此疔费劲,我他妈还不如去找那些艺校的婊子!比你有趣多了!浪费时间!”

       在场谁都听得出,펐李若冰一直在拿成圣与另一个人相提并论。都有些明白,李若冰口⺀中的那个“别人”,应该就是剧中的真实㑨人物。而且都从李若冰的态度쑽中可以看出,她多多少少对那人持有迷恋。

      殊不知李若冰口中的那㘊个他,就在不远处的密林之中。

      我岂会不知李㽞若冰的心思,ꕧ而且一直都知道,只是不愿相信,不想相信,不敢相信。

      揫 我一次次的将真心掩盖,就像活埋,期待来生开出一朵璀璨的花儿,因为此生已经不可能了。但她一毷次次的掀开,并告诉我它还活着。槩

      此刻我仰头看着璀璨㊅的星空,五官痛苦的扭打在一起。片刻之后,当我低下头时,已是一脸平静。 铲

      我再次将真心掩盖,就像为逝者盖上白륾布,就像医生推门而出,告诉李若冰,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恰似我想,此刻的李若冰气哭了,无助的嘶吼。

      “呜呜~你在哪儿?你在浡哪儿啊?天一~!!!”

      尖锐而又凄厉的哽咽呼喊,捪在山谷间层层叠叠的回荡着,震撼众仳人的心神。同时化成一支支离弦之箭,ﯔ在我毫无迒防备之下洞穿了我的耳膜,洞穿鎷了我的心,洞穿了我的灵魂。

      柳我剧烈一颤ڽ,险些从树上掉下来。我一手用力揉着心口,一手颤抖着狠狠攥拳。

      我死死咬住舌头,不让自己呼出声来。

      那一刻,我多想应她一声啊!那一刻,我多想冲过去,쫾飞跃断崖,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