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在线gachin官网

      虽说李慕雪拥有无数的奢侈品,但最喜欢的是上次父亲李和田拿回来的一块淡紫色的玉石,握在手里冰冰凉凉,仔细看⭺里面像是有一只衔着树叶的鸟。

      之前,有个包工岐头找到李옯和田,说是推倒个什么塔发现了一些物品。

      这块玉石和一根金属权杖镶嵌在一起,他私自찠做主把水玉拿了下来,权杖交给政府了。

      李和田半信半疑,以极其低廉的╗价格买下来,随手给了李慕雪。 鎾

      跓她今天早早就起来了,从首饰柜里取出来这只淡紫色的玉石,又翻出了一条黑珍珠手链,想作为礼物送给江岚和杨ち华。

      江岚看到她拿了东西䷭想感谢自己,忙摆手,“不能要不能要!谁看到都会帮忙的!”

      李慕雪以为是江岯岚看不上,一个劲往他手里塞,“我必须要谢谢你们的!你一定要收下!”

      屋里的江玉儿看着两个人争执不下,半天也没有个结果,着冲门外大喊셁:“一箱可乐就够啦ꅜ!”

      李慕雪听到“可乐”二字,立刻转身出发去超市。

      江岚回头告诉妹妹别乱说话,再回头她已经不见了。

      江玉儿此时冲着江岚比了个“5”,쳱“打赌!李慕雪最少给你买5箱可乐!쨮”

      江岚家位于城东ⴹ的一个老别墅小区,整个小ᡰ区不算太大,一共才六七十户。

      怠 䐇除去一些空置的房屋,真正住在这里的可能不到二百人,小区交通便利,附近学校多,是正经的学区房。

      平时,大人要去上班,学生要去上学,膝就剩下罂退休的老人和还不到入学年龄的小孩儿了。

      有一条人工河,流经小区,河边栽着十几棵大柳树。

      这个时节,正是柳树茂盛的时候,千万条枝条垂下,挡住了许多毒辣的阳光,树下컀就是整个小区二“消息流通”的地方。

      好多人自备小板凳,大蒲扇,一壶茶水,只浫要在这消磨小半个下午,就能够免费得到一肚子的ꎖ各种消息,然后可以“二次创作”再和别人分享。

      当初江家人的事就是在这传的沸沸扬扬,五花八门,千奇百怪。

      江玉儿给这里起了个名字,叫做“大柳树消息站”,她说每个城市都有这么一块讨人厌的地方,在这说不定都能打听到新闻台都不播报的事。 ⵵

      “大柳树消息站”聚集了整个江临市大大小小、真真假假、上得了台面和上不了台ﲲ面的各类消息。

      这个时候还没到中午,这的“消息员”已经炢多数到位,开始分享最新信息了。

      ꚕ “消息站”有一位资深“消息员”最￴值得关注,他是个瘦瘦小小的独居똉男人,他手里经常备把黑伞,大家쁐都叫他申老头。

      这个怪人白天不出门,只要是太阳一퉅下山,他就出现了。 웂

      更多时Ჾ候坐在“大柳树消息站”人群里听着,不发一言,很罕뇷见跟着笑笑。

      后来有人听他讲起自己﷼的历史:他说自己是寰亚集团的员工,妻子儿女在几年前的一场爆炸事故中死掉,他也严重烧伤。

      集团不想声张,除去给他껭一大笔补偿金外,还在他的老家江临市买了个大房子补偿他。

      他觉得自己的样貌有些吓人,怕吓坏了邻居,就只好晚上出门溜达。

      听了这些,整个小区的人也就放心了,有些人还很同情他的遭遇,甚至在年节当口,给他送点食物什么的,他也欣然接受邻居们的好意⬸。

      最近,小区里面有个老太太,叫做钱婶,对这申老头及其上心。

      今天一大早,她ﲪ端着自己包的爱心水饺去敲申老头的家门,申老头装不在家,她只好端着饺子讪讪的回来了。

      看见李慕雪火急火燎的开着豪车出门,恶狠狠骂了一句,“作死!”

      接近中午,博物馆的人不算太多,杨华带着江岚到了馆前。

      “以前我哪知道馆长爷爷就是灵界的土性长老灵犀啊,我就一直叫他馆长爷爷,也就叫习냢惯了!

      你看,门口这个大广场,上面有个大日晷,䙓叫做雕塑广场,贬后面有一栋三层主楼,和一层地下室,地下室是놄文物库房区。一层展厅以㾰举办临时展览为主,用于引説进国内外历史、文物与艺术类展览……”

      还没等杨华说完,就ユ被江岚不耐烦的打断,“杨老师,别说了快去看看吧!”

      蜡 于是二人先来到了馆长办公室,杨华看到馆长助理赤毕正在办꫎公,便小心翼翼问起了馆长的去向,“毕老师,馆长爷爷在哪?”

      赤毕躲在书后面照镜子,正在沉迷于欣赏自己的容颜,突然被杨华打断,有点不高兴킖。

      扣过了镜子,没好气的叉着腰,“爷爷!爷爷!不老也让你叫老了!哼!”

      杨华一愣,见赤毕这个状态,也不好再ҹ问些什么,带着江岚就往外走。

      邗ㅝ 江岚看见杨华毕恭毕敬喊这个男人老师,他却态度恶劣,赶紧问杨华,“有文化的人都这样吗?”

      杨华一边走,一边解释,“没有没有,馆长爷爷很慈祥씼的,碰见人总是笑呵呵的,不像毕老师。从我认识馆长爷爷那天,他就爱穿一身浅灰色的中式唐装。馆长爷爷学识渊博,篊只要是博物馆里面的文物,没有他不知道的。”

      江岚更不懂了,“位高权重的土性长老,能够容忍这样一个助理?”

      “你不知道,他很爱照镜子的!碰见反光的地方都能看起来没完,有时候把自己看得头晕目眩的,何况咱们俩耽误了他,更是生气啊!”

      说着二人进了电梯,杨㧮华接着说,“他呀,平常穿的花里胡哨的,有一次啊,做了绿色的头发,带着黄色的帽子,穿着红色的上衣和红色的쐅鞋!”

      “这种品位,在博物馆上班?”

      杨华点点头,㙯“馆长说,毕老师工作能力很强,他来了之后,这里没有起过火,保护了很多的珍贵文物啊!”

      “原来这个自恋男能够避火啊!”

      హ说着两个人走到了三楼的字画馆,杨华告诉他,“你在这等我,我去焽找馆长爷爷,找到了给你打电话!”

      江岚十分喜欢逛字画馆,因为他从小字写的就奇丑,在武阿姨检查小楷时,妹풹妹江玉儿总是给出了恰当的评价:“像是一百只百足虫在爬!”

      现在他正站在一幅小楷佛经前驻足观赏,感觉这作品整体如浮云般澄净秀逸,再看说明牌:“仿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不禁暗自感叹,“这仿制的都这么漂亮,真閔品得多带劲啊!”

      正看得起劲,手机接到杨华发来的信息:“这有只大橘猫,叫做香香,你可离他远点!”

      江岚纳闷,一回头,不知脚踩到了什么,听见“喵”一声。

      回头看,一直胖嘟嘟的大橘猫正冲着自己呲牙咧嘴,眼里一道寒光闪过,吓了江岚一跳。

      “大哥!你是香香吗?我不是故意的!”

      这时,几个不大不小男人的声音传了进来。

      一个沉闷的声音说道,“这地方,啥值钱啊!”

      又一位声音再答复他,“傻子!金子啊!”

      瓜 大橘猫香香正要发作,被这几句话吸引住,只见它侧耳听了一下,转身消失在门外。

      江岚追出去看,前面是一个螦身材肥胖有些肥头大耳的男人正在和旁边的大高个说话。

      后面跟了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正在贼头贼脑的四处乱看。

      最后一个男人身튟材歪戴棒球帽。

      这只大橘猫正小心翼翼的跟在身后。

      江岚直拍뀉胸口,“这大橘猫䥧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突然手机响起,又吓了江岚一跳。

      杨华发来了消息,按照信息上的提示,江岚来到了位于地下一层的文䅗物库房区,又挨个敲了门,在最后一间库房才找到杨华和馆长。

      只见一歆位头发花白,身着浅灰色中山装的老人家,背对着自己。

       柴 他撑住一根手ꛊ杖,正在安排杨华겉为架子上的几十件文物挨个拍照片,他猜这人就是馆长,便上㰛去行礼。

      “灵犀长老您好!我叫江岚!”

      馆长听到有人说话롻,摘下老花镜,转身看向江岚。

      这位馆长果真如杨华所说,慈眉善目,和蔼可亲。

      䉂“好孩子!好孩子!”

      쾻 杨萝华看见自己死党来了,也放下手里的숿相机。

      “馆长爷爷要办一场金银䩚铜器展,现在正做筹备工作,今天叫你来实在是太正确了!”

      江쇓岚不假鋗思索,즵正要动手去弄,余⃐光看到那只大橘猫走了进来,“那大橘猫又来了!”

      䖤馆长笑而不语,弯腰将它抱在怀里,大眑橘猫也温顺的“喵”了一声,用头去蹭馆长的手。

      江岚看得有些呆,“这大橘猫怎么见人下菜碟啊!”

      萫 彚大橘猫像是能听懂江岚的话,突然昂起头,冲着江岚大声叫了一声,便被馆长制止住了。

      “他呀,来自亶爰山,虽然外形像野猫,但本体是‘类’,世人不知,更多将他唤作灵猫。数年前受伤倒在我这博物馆里,我便救助了他ே,为了报恩,就一直在我这帮我,现在就像是我的亲人一样。我便和赤毕给他取名香香,䠣他也很喜欢。怎么?你刚才见过香香了?”

      江岚看着这大橘猫在馆长怀中,温顺无比,根本不像刚才那样凶神恶煞。

      “馆长爷爷!我刚才好像不小心碰到他了,他恶狠狠的,像是要吃了我!”

      “最近要做金银铜器展,馆里来了好多的器物,香香是怕来了别有用心的人,便处处小心。”

      这大橘猫,听见馆长为鲞自己解释,眯着眼睛看江岚,表情就像是做了错事,但有家长为自己撑腰ઃ的孩子,一脸的小傲娇。

      江岚突然想起刚才在走廊里面听到的对话,赶紧报告,“刚才确实有奇怪的人,不看文物,一直在讨论什么值钱?”

      馆长放下香香,摇头叹腞息:“现在的人只关注这东西的价格,哪里还懂它带来的价值呀!就像是我这次展览的器物,很多人不看戻他们的历史意义。”

      说完馆长带上了퐽白手套⮔,从架子上拿ꋺ下来一件器物。

      江岚凑上前看,只见它十八九厘米长,四五厘米宽,一块金属器物上面像是镶嵌了几块圆型玉石。

      “它叫做‘包金镶玉嵌琉璃银带钩’,很多游客觉得只是一个腰带扣,没什么֬价值。

      但是你看,这带钩白银制成,上有金、银、铜、铁、玉等材质,采Ẇ用鎏金、镶嵌、凿刻等즹多种方法,制造工艺十分精湛。

      将不同质地、不同色泽的材料忦,巧妙地配合使用,使不同色彩的对比非常和谐,产生绚丽多彩的装饰效果。

      它是战国的,距今已经两千三百多年⌘了!你说,这能用‘值钱不值钱’来衡量吗䱂?”

      륵 馆长小心翼翼的将此物放好,继续说道,“但痊是啊,现在人关注的大部分都是器形大的!色彩亮丽的!影视剧里常出现的!

      弸很多人追着讲解员问,这个值多少钱?那个值多少钱?真正关注文物本身历史价值、文化价值的人少之又少!”

      잸江岚整个下午一直在帮助杨⡪华给这些架子上的上百件文物拍照,近距离观赏文物的同时,馆长凧还一一为这些文物做讲解,江岚觉得今天真搼的是给自己上了一课,这几百年上千年的文物,就这样被自己托在手中。

      史书可以含糊其辞,但沉默的文物却会带我们接近最真实的过去。

      他尽力想象是何人才能拥有此物,又是何人将它长埋于ଷ地下。

      䜶几千年就浓缩在一件器物上,켔人生苦短啊,可再也不能虚度年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