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一级二级在线着

      白翎很难受。

      媇 四个人注视着她,包括那个被她逼着稇飞走的。

      蟡白翎一个女的,坐下四个男的对面,装傻吃着干粮。

      这四个肯定都是团伙成员,而这里是他们的据点,两个䵞人回来,两个人走,而据点就在城和峡谷中间。

      只不过㋃因为她的出现,他们似乎决定晚一天눪出发。

      ￯那个被白峺翎跟踪过的人认为白翎是发现了ⴆ团伙,而那个带着白翎上路的人认为白翎是想找九阶灵兽。 埝

      而另两个鴉人一直在试白翎是함不是真的听΍不见,真的说不了话。

      白翎是真的,她如果是假的몑,徐莉雅不得好死。

      试验了一番后,确认徐莉雅会好死了,굓可是白翎该띧怎么处理呢?

      给她送回城去,还是带她去找九阶灵兽?

      那只九⌃阶灵兽什么德行他们四个袵都很清楚,把白翎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的小姑娘往火凭堆里推什么的,真的好吗?

      可白翎一副坚持要去的状态让他们ᕱ真的很烦躁,再三提琷醒白翎去见了那个人一定要小心谨慎。

      然后就开始盯着白翎啃干粮。 Ẏ

      白翎也烦轐躁,她真的不应该立flag,自己以后一定要把立fl橢ag这事停止……完莹了,她好像又立了一个flag,她没救了。

      可看他们的表现,他们打算带白翎去见的这个人应该只是个变态,不是一个杀人狂,自己被灭口这事应该不用担心了。≆

      至于变态,遇到得䦥多了,反倒习惯了……

      归一门有几个变态。

      万变宗一堆变态。

      聩天一门ቤ一堆变态。

      百花宗不熟,但认识一个最变态的,直接吊打其他所寋有变态。

      只要能弄清楚储物戒的秘密,自己就算被……自己谕还是自求多福吧,这丫的十有八九ؾ是虎口⒥,毕竟狼窝她才刚出来没多久。

      ……

      垫 ……

      筌……

      一⽺夜无话,说不出来,也听不见,是真的无话。

      白翎一宿没敢睡,롤拖着疲惫的身子背着她的双肩包,跟在℗进峡谷的两人后面。

      ᄶ害怕啊,白翎是不怕死的,但豹她好像一直ھ怕活着,活着눸超可怕的,变态实在太多了。

      这峡谷云雾缭绕的,在里面很容易迷路,᧤两个人一直拉着白翎,防止她自己走丢。

      ……

      “苏姑娘。在吗?”那个最先带着白翎的人敲着门,问候。

      不过他内心却是很反胃的,这九阶灵兽岁数到底多大他们是不知道的,虽然很㟩好说话,但是你要是把她叫老了,她真的就“很好说话”了。

      白翎在后面打量着这个小院子,很简㡥陋的େ小院子,建了个茅草屋,弄了几块石头随便弄得光滑了一些做成桌椅的模样偂,旁边看似一条很清凉的小溪৭。

      隐士居住的环境差不⵪多就是这样吧?白翎从来没见过这种隐士居住的地﯒方。

      在她前世的项农村,全是修出来的沟渠,水也大多不太干净,到处味道也不好闻,各샮种动物的粪便不要太常见……

      小狑学作文案例風雨文学更是根本没见过。

      进山旅游롇,也没有那种像是隐士居住的地方。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农家院”,到处都和旅馆一样,顶多房间煌小一点而已,着实不太好看,一点享受感没有。走过几回深山老林,就再也提不起兴趣了。

      课本里那些隐居山林的诗人和他们的诗句白翎一句也不记得,但是那种隐엘居山林的味道她白翎几乎是刻在脑子里的。

      后来查了一下钟南렇山的状况,据说山都快被“隐居”的人压塌了……

       ……

      这里才像隐居的地方嘛௰,里面的人也未必是什么变态嘛?

      白翎㷄听不见声音ෝ,但又好像能听见小溪流水的声音一样,๘不过是用眼睛听ꦸ的。

      氇 “什么事?”门打开,一个十分慵懒状态的女子出现,对着门外两个很久没来ⲋ看望她的两个臭小子问。然后目ꊟ光转向两人身后在看小溪的白翎。

      两人对着这个苏姑娘一通讲解,然后又说过两天他们回来接人的,最后又转身在白翎笔记上各㣥种嘱咐。

      “自己多加小心,我们两天后来接你。”然后就走了。 ᤇ

      白翎㡋奇怪,你们不应该把那些买来的食物交䚤出来吗?

      可这两人这次没用走的,用的飞的,反正这峡谷再没有其他人,他们也不用担心会引人注意。

      白翎和这个她还不知姓什寬么叫什么的女子大眼瞪小眼。

      㩪 念 “储物戒的秘密可以告诉我吗?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也不会去用来赚钱。”白翎拿着笔记给她看。

      那苏姑娘一愣,然后忽콈然笑了起䦕来。

      “你叫什么呀?”苏姑娘写下回复。

      “我叫白翎➝,你叫什么?姐姐。”ﰛ白翎听了那两个人的劝,要叫得年轻一点……

      睪 “我叫苏沐。要不要进来坐坐?”苏沐给了回复,拉着白翎往里进,然宯后还在思考感觉白翎这个名字好像有点熟悉。

      ᗄ 刴白翎也没拒룽绝,跟着进去了,估计她不打算进去,也不行的吧?走一步看一步吧。

      “你是那个写书的白翎?”苏沐刚把白翎的背運包放好,立马抢过즷白翎的笔记问道。

      白翎无语,不是吧,她都多少年没背别人㇔的小说了,还有人记得她抄改别人小说卖钱的事?

      白翎点点头。

      然后这个点头就成了白翎噩梦的开始……

      뢷 九阶㪲灵兽,一个饥渴了上万年的单身老女人,还对男훜人和灵兽不感兴趣,还是一只白翎迷,白翎小说的精装本她全都有,还有一本不知道从哪买来的有签名的,别说还真是白翎亲自签쬰的名,枡字太丑了真ꈷ的不是一般人能模仿的。

      钇 真丫的是虎口啊。

      ᅟ 虽然没有徐莉雅那些不可描述的东西,但是阬非得拉着白翎一起补没睡够的觉。

      湁然后醒了之后在白翎的笔记上各헻种提问题,直到把白翎随身携带的三本笔记全都写满了后,还在想着法问。

      她这一本笔记没有,那些慪小说她又不舍得往上面写字,别的纸张也没有,连笔都还是因为白翎带的多了。

      一天之内把三本笔记写得连缝都没有,这人得多奇葩?

      白翎想问的关于储物戒的问题还没开始问呢?笔记先断了货。 鮷 ᤟ 你饶了던我吧,我还有正事要做呢。త

      白翎差点跪下来求饶。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