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平台刷人气是否违法

      又是这条熟悉的混沌河,四周都是最凶暴的力量,同化着身边的一切。

      何清感觉到自身仿佛身处在万米下的海渊之中,四面八方都传来巨大无比的压力,覆盖在身体四周的紫色魔元不断被同化,变得无序起来。

      艰难的从四灵界的漩涡中挤出来,而后四周只剩下混沌与无序。

      何清已经感受不到一丝其余的,整个世界只剩下黑暗,沉闷无声的黑暗,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觉到前方传来一丝吸引力。

      那是一个小型的漩涡,从其中传出一股规则有序的气息,表明这个世界正在正常的运转。

      漩涡很小,比起四灵界的大漩涡,只有不到百分之一。

      何清的天魔态周身的魔元已然只剩下薄薄的一层,他顺从着漩涡的引力,旋转着与这股混沌的能量一同流入其中。

      前方忽然传来一丝光亮,那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星球,有着绚烂多彩的星环。

      这个星球上传来一股巨大的规则的意志,何清努力隐藏着自己的气息。这个意志与四灵界的四圣兽相比所差甚远,不过能够表明这个星球便是这个世界的中心。

      他小心翼翼的进入到星球中,感受着世界中存在的意志。

      在这个时候,距离他越近,负面情绪越强越容易被他感应到。

      魔元所剩不多,他没有挑选的余地,在感应到第一个能够附身的生物之后,何清便出现在了那人的身躯之中。

      ......

      阴冷的小巷中,身边一条污水沟潺潺流过,散发出一股恶臭。

      一个一头亚麻色头发的青年人躺倒在低上,头上流出暗红色的鲜血,顺着地砖的缝隙慢慢与臭水沟汇合。

      他面色苍白,身体已经变得僵硬,按理说早已死去许久,但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忽然睁开了眼睛。

      塔塔塔,一架马车从小巷前面经过。

      何清睁开眼睛,身体传来的虚弱感觉差点将他压垮,手臂撑在黑色的石砖上,咕隆一声又摔倒在地上。

      “这是什么情况啊。”他赶紧搜索了一下脑海中的记忆。

      一幅幅画面顿时涌上脑海,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围着他一脸狞笑,棍子一下又一下击打在他的身上。

      忽然有个人一不小心敲打在了他的头上,顿时头破血流,他晕倒在地上,血流个不停。

      如果这时候有人将他送往医院或许还有得救,只是那群混球一看他躺倒在地上,立刻四散而逃。

      此人名为安兹。

      失学过多的安兹在即将死亡的时候醒来,这时候他愤恨,愤恨这个世界,愤恨那几个杀死他的人,愤恨他几个见死不救的人。

      而正巧何清此时刚好穿越来这个世界,占据了他的身躯。

      在湿冷的地上,恶臭的污水沟旁边躺了许久,何清终于积蓄了一些力气,扶着一边高耸的黑墙站了起来。

      头上的伤口狰狞可怖,失学过多的他面色惨白的像一张纸,何清勉强捂着头顶的伤口。

      这具已经死去的身体靠着何清强大的意识还能够勉强撑着,只是再不进行救治救真的要死了。

      顺着脑海中的记忆,何清走到了最近的一家医馆。

      身着白色护士装,带着红十字白帽子的科菲正站在医馆的柜台后面照着镜子,腰间的腰带束得很紧,展现出紧致的身材。

      一双黑色的高跟鞋上面是白色的丝袜,紧俏的修长大腿是她最致命的武器,依靠这个,她成为周边最炙手可热的明星。

      “今晚该跟谁去约会呢。”她美滋滋的照着镜子,欣赏着自己的美丽。

      “博尔德爵士,不行,虽然他出手很大方,可以去上流餐厅用餐,但是他实在太老了。”科菲双眼中露出一丝幽怨,那个老头对他出手确实大方,但是一丝趣味也没有。

      “林赛?”科菲脑海中回想起那个帅气的小伙子,身子健壮,为人风趣。

      噗通,正当她思考着的时候,医馆的外面忽然传来一道巨响。

      科菲连忙看过去,而后轻呼一声,外面一个男人头上带着巨大狰狞的伤疤躺倒在凌乱的箱子上面。

      “医生,刘易斯医生。”

      从药房出来一个中年医生,看见何清后连忙与科菲一同将何清抬了起来,抬到手术室。

      “这么重的伤,病人失血过多,去拿几个血袋,我先给他缝一下头上的伤口吧。”何清躺倒在病床上,任由着两人操纵。

      傍晚时分,何清恢复了知觉,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映入眼帘的是纯白色的天花板,一股刺鼻的药水味道传来,还有一股熟悉的味道。

      “还好,终于活过来了。”何清叹了口气,他可不想还没行动就死掉。

      死掉的话就得耗费珍贵的寄神力重新找人夺舍了。

      头颅上的伤口依旧在持续的传递着一股剧痛,太阳穴上的血管一跳一跳的,眼眶好似被铁锤敲击了一下,眼睛疼痛不已。

      “你醒来了。”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妙龄女子。

      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高挺的身材,护士装紧紧的包裹住臀部,由于在上面耗费了太多的布料,之后白色的护士装便再也无能为力。

      白色的丝袜配合着黑色的高跟鞋,倒有一番别致的韵味。

      不过何清暂时没有闲工夫欣赏这份美丽,虽然活了过来,但又有一件尴尬的事情出现。

      他身上没有钱,钱都被抢光了,所以就是说他付不了钱了。

      科菲哀怨的看着何清,就是眼前这个人影响了她晚上的约会,只得在医院中陪护。

      “要吃点东西吗。”科菲继续问道,秉承着尽职的原则,她还是需要尽心尽力的陪在何清身边。

      “那个......那个请问一下,没钱该怎么办啊。”科菲看着尴尬的何清同样有些不知所措。

      “你没有家人吗。”

      “家人不在这里。”

      科菲一手捂住脸颊,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何清也同样有些尴尬,毕竟别人救了自己,这份恩情并不小。

      最后科菲还是给何清买了许多食物,以他现在的身体,不吃东西还会出问题。

      科菲看着狼吞虎咽的何清,无奈的叹了口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