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系军团不知火舞

      雷音宝刹瞬间清寂下来,诸人皆是焒一副曣惊愕之色,高咋台上那佛陀祥和的面孔更是变得阴沉的可怕,用手掐算一番,佛陀突然起身踏步走向ܬ了殿外。

      “观埜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䥙是色,受想行识懳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䬇色......”

      茫茫大海上,一朵大的不可思议的金色莲台悬浮在水面上炭,上面端坐着一ꭼ尊身躯伟岸的佛陀正在讲经说法,周身绽放亿万毫⯶光,天上祥云枭枭,四周天女飞舞,不时撒下朵朵花붶瓣,莲花下无牲数佛명子各自盘坐在水面上闭目聆听,诡异的是这些佛子的脸上俱都显露出痛苦、狰狞、绝望、恐簯惧等神情。

      这佛陀每念出一句经文,便有一团团火光从他口中飞出,速度䡳极快的往远处飘去,但奇怪的是,这些火光刚刚冲到佛陀端坐的莲台边缘的时,水面便冒出一个⁔个气泡将火光罩住落下。

      同一时间,莲台也自动生出一片片花瓣,将气泡罩住的团团火ᱯ光接ᗓ住,紧接着气泡裂开,里面的火光竟然直接化作了一个个面目跟佛陀极为相似的沙弥,双手合十端坐在花瓣上,闭目跟着莲台上那尊伟岸的佛陀一起念䥁经。

      忽然海面震动,一片金光从天外飞来,落在水쯢面上显化出来一个面含煞气的和尚,只见这和尚往前一步,身퀿躯瞬间变得和莲台上的佛陀一样高大,语气不善,喝道:“大日如来,你敢算计我灵鹫山的上古诸佛!”

      䜽和尚正是此前雷音宝刹里┯的普光如来,随着他的声音落下,天上祥云,四周的天女连同海面上那些佛子顷刻间就﷢消失的干干净蚷净。

      莲台上的佛陀停止讲经,脑后升起一轮红日,疑惑道:“普光师兄此话从何说起?我从未出这无边苦海,又如何能算计普光师兄座下的过去诸佛?”

      酿 “徯你还敢狡辩!”

      鈰 普光如瀓来冷笑一声,道:“大世尊算定我弟子迦延当在东南神州一行历ᆴ劫后得㈋成正果,于雷音宝刹中降生为五十三佛之一,但他却就在登临佛位的最后一刻被人暗算,神魂俱ജ灭,我算헡到个中因果与你难逃干系!”

      “阿弥陀佛,普光师兄言之有理。”台

      莲台山的佛陀诵了一声佛号,点头道:“贫僧枯坐苦海已有万载,日日在此为诸位佛子菩萨说法讲经,在本师如来开辟的极乐净土中,上至佛陀,菩萨,罗汉,ໜ金刚,下䨘至尊者,护法、揭谛、佛子佛孙和善男信女,只㝈要○心中慧见不明自会来到这苦海参悟佛法,s而且贫僧还是不动明王,为一切诸佛教令轮身,乃붬五大明王主尊,居于首位。 ᾴ

      ᬾ 按照这样算的话,在这净土中,普光师兄与贫僧之间的因果比你那弟子还要大,若是师兄哪一天突然涅槃圆寂了,棞大世尊会不会也要拿我是问呢。”

      佛陀伸手拍了拍座下莲台,面含笑容,道:“再者说了,就算是我算计了你灵鹫山的上古诸佛,普光师兄又能耐我何?难不成你还想跟贫僧做过一场?我倒是求之不得홉,可是师兄有本事打破我身下这座十二品功德金莲么?”

      䨓 他话音一落,普光如来顿时火Ḭ冒三丈,正要说话,一个面色发黄的赤足干瘦和尚突然凭空出现在了旁边,老僧立刻神情一肃,正色一礼:“世尊!”

      莲台上的믿佛㭨陀见得这和醤尚出现,依旧端坐,面上尽是嘲讽之色。

      干瘦和尚看向莲台道,叹息道:“善哉!善哉!”

      佛陀听见硦这两声‘善哉’呵呵一笑,斜身侧卧,岂闭眼问道:“世尊也是过来问罪么?”

      糩 干瘦和莟尚微微摇头,道:“神通不敌因果,迦延命中合该有此一劫,大日如来何罪之有。”

      佛陀睁开眼看着干瘦和尚,轻笑说道:“世尊心中有数最好,弟子跟晣整个净土的因果甚深,说蠒不定十Ꙡ方诸佛也都合该有此一劫呢。”

      䓬 ~~~~~~~~

      与此同时,텹太虚如意门内,飞舟上的钟士季抓着롎魇邪人偶眼中不停的闪烁着痊光㧍芒,片刻过后,他将人偶递给吕青华,同时一脸深意地看着王离,道:“师弟,看来我们之间쵅的约定要作废了灑。”

      “嗯?”

      王离神情一愣,疑惑地问道:“什么约定?”

      问完之后,人又是一餄呆,眼神有些不确定的看着钟士季,道:“师兄说䁏的该不会是..凶..憯..”

      ᚯ “没错!我这个元都宫的大师兄终于要解脱了。”

      钟士季拍了拍王⢊离肩膀,笑道:“说起来师弟你真是我们的福星,刚才枭阳吞了迦延的神魂,我查看了它的记忆,得到了迦延和尚晋升쒦大罗的心得体悟,只븚要再了结一些事,回去闭关应该很快就能摸到晋升巘的契机。

      琴凭我的资质,不出十年肯定能够晋升大罗,我们元都宫的规矩你应该知道,晋升大罗之后自动离任大师兄之位,不过你也ྙ别着急,툏没回山的陈师兄可能还在天人境,到时候你跟他商量看看,说不定他自己就做了大师兄。”豟

      王离不由失笑,拱手道:“恭喜师兄!”

      “同銊喜!同獙喜!”

      ᅚ钟士季眉开眼笑的甩了甩袖子,道:“你的这只人偶只差一步就能步入先天之流,另外那迦延和尚不知道你有奇宝,以为可以凭借自己留在老家的ᐼ舍利重生,过来之前还在太阿金船炼化了一朵舍身功德莲让望仙阁的人交给你,这可又是一件好宝贝。

      但这老和尚送你这件宝贝并没有安什么ᴖ好心,送你宝贝目的是为了跟你结下因果,假如他没死透的騛话,此刻已经晋升大罗,只要你鏞得到了那朵舍身功德莲,以后在九州行走时,佛门那群光头任何一人都能追踪到你的具体位置,不过现在不用担心了。”

      王离面色一冷,言道:“望仙阁可知此事?”≠

      “他们应该不知㨇道。”

      旁边吕青华将人偶递还给王离,膷微笑道:“此事我螺等先前亦是不知,你大师兄也是看了枭阳记忆才发现的。

      不过就算我们没来,你在看到那朵舍身功德莲时应该也会知道。“

      王离神色一动,쓴接过人偶时覼,心神冲着紫府问一句话,果然那只火鸦回复说它知道,但马上又生出疑惑。

      既然如此ਇ,那迦延和尚为什么要多此一举,难道他并不知道火鸦的存在?

      如果不是因큂为火鸦的关系,那他为什么会在太阿金船上对自己动手?

      想到这里,王离立刻开始查看枭阳的记忆,很快脸上就露出无语的表情,视线朝站在角落里的봊焦虺⻧看了过去。

      敢情迦延是发现了焦虺。

      稀王ጆ离之前传了明王真经里的功法给焦虺,在太阿金船上,迦延察觉到෗王离身上隐有佛门功法的气息,以为王离是佛门在东南神州行走的一个沙弥,軬误会之下直接就将王离拉入了幻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