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凉子

       都说宫人无情。

      但他在东厂卧底这一年,倒也算是感受到了家人的温暖。

      周密不仅娃传授给了他武功욫,更教给了씬他很多做人做事的手段。

      很多道理,即使在他这个现代人看来,也是受益匪浅。

      䢖 他一边喝着酒,将这些年心里所有埋藏的事情,全部对着周密的趗坟前说了伹。

      包括他的穿越者身份,还有夏帝让他下毒的事情,甚至隐藏多年的野心。

      酒过三巡。

      该倾吐的,也说完了ֱ。

      魏安心头也是分外的轻松舒坦。

      췓坐起身来,又朝着周密墓前,鞠了一躬,转身离去。

      刚走到东厂后门,便见到海大富前来禀报:“督主!刑部的人过来说,那曹文轩点名要见您一面,不然的话,他就咬舌自尽!”

      “嗯,我正要去找这小子,是时候奖励他了。”

      “还有什么事吗?”见海厚大富纠结不语,魏安又问。

      “陛才刚才也派了宫里的公公过来,要您即刻进宫,说是...嵻..旈.邀请您共进晚餐!”

      海大富问道:“督主,咱们该回绝哪一方啊?”

      嗉“这么晚了,他让我进宫干嘛?”

      魏安皱了皱眉:“你让陛下稍等醴,我先去刑部走一遭。”

      .釰..띪...

      ......

      꺓刑部天牢。

      在茡两名狱卒的带领下,魏安见到΃了关押在天牢最底层的曹文轩。 ꒲

      “督主!魏督主!您可算是来了!”

       魏文쀉轩五官扭曲,从地上爬캲了过来,隔着牢笼,抱住魏安的腿:“解药!我要三맮尸脑神丹的解药!我...我挺不过去了!”

      “放心,答应过你的,少不了。本督主了解尸虫噬脑的滋味。”魏安当屔然知道。

      这方世界虽比前世的武侠时空,更为恐怖很多,但某些类似武学,丹丸等事物韂,也都出奇的共通。

      뚞而这三尸脑神丹,魏安正是从周密练功的密室中寻得的。譚

      

      ؞ “拿去。”

      魏安伸手一挥,从怀礼拿出一枚红褐色的丹丸,扔在了地下。

      褻曹文轩此时已经是浑身痉挛,两眼泛白,抽搐着将药丸ﺄ拿出,一颗吞了下去。

      魏安忽然韷问道:“你会不会觉得本督对你很残忍?”

      听了这话。

      曹文轩低着头,想到自己如今家破人亡,“呜呜呜”的哭了起来。ṅ

      “曹公子,其实五䄟年前,我刚刚进入东厂,便见过你了。”魏安目光深远的道ꂉ。

      “啊?”

      ᫘ 曹耸文轩一愣,舶随后哭着摇头:“督主别说笑了,我这种废物,哪能认识督主这般当世豪杰啊!”

      “不,那时候你可神气了,我䜵只是东厂一个底层的小厮罢了。”

      ꄿ 魏安回忆道:⦩“当时我受陛下之命刚刚进入东厂,人生地不熟,有一个叫小坤子的小太监跟我很要好。”

      “有一ᦀ天,上面派羙我和小坤子去跟踪你,结果发现你正跟你父亲的小妾搞在一起。”

      榉 “我那时候不会武功,从高墙上掉了下来,弄出了动静。”

      “结果被你发现了。”

      “然后呢,小坤子为了救我,独自将你们引开,我得以逃脱。”

      “后来......我再也没见过他翶了。”

      “戇一年后,我又去了那间院子,甋并在一座大锅⯪炉패里,发现䬄了小坤子的衣物和残骸׸。”

      “鰌原来,你为了毁尸灭迹,竟然.…..…把他煮了啊。”

      邎 魏安目光森冷,再次看向对方:“现芮在,你还觉得本督主对你残忍吗?”

      “我错了!督主!求您饶命!我明日什么都招!朝廷的那些受贿官员的底细,我都知道!”

      曹文彬吓得脸色⛊煞白,连连뺄磕头。 瀖

      ꃷ“放心~都过去了,一码归一码。”

      “明日在大堂쁁上好峸好招供,本督主自然不为쿭难你。”

      糊“再龸会了……哦不,这ⱙ应该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ꓛ 说罢,魏安转身而去。

      他没有告诉曹文轩的是,这三尸脑神丹的解药,只能维持半月……

      “小坤子,你的仇,也报了。”

      ……

      ……

      与其同时。咨

      帝宫以北,天子寝宫内。

      “陛下君,已经派人去传过了,魏督主说是去刑部有要紧的事情횹,稍后便到。”

      丘怀礼躬着身子,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伺候了二十年的主子。

      똗他就这样静静地坐在那张铜镜前,整챏个人完全鎎敛去了往日霸气凌厉的帝王气势,而更像是一个邻家少年。

      콞 此时此刻,丘怀礼的ᆂ内心感慨万千。

      ዇ “看来陛下心里头剭一定有很欢喜的事情㑣。”丘怀礼欣慰的想。

      因为,作为御前大閕太监,他知道夏帝一个最大的秘密。

      而今日夏帝这番模样,似乎有种要恢复“真身”的打算。

      “陛下!东厂魏督主殿外求见!”

      有小太监进来通呶报道。

      “让폶他进来,你们都出去吧。”夏帝坐直了身子,声音清冷的道。

      片刻后。

      浽魏安走了进来,一眼便看到高座龙榻上的夏帝。

      혂 只见他眉如柳条,又似远山。头戴帝冠,少了那帝王的彋霸气凌厉,反而增添几分柔弱感。

      两条修长的녁腿优雅的翘着,他居然没有着鞋袜,线条饱满的小腿下,⊖露出䜟了一双灵巧秀美的裸足。

      那浑圆光泽的玉足,分明只有女子才能拥有!

      魏安出神了一瞬,不过并没有起太大的波澜。

      ⸧ 毕竟是九ᓦ五之尊,可能人饷家保养的好罢了!

      “臣魏安叩见陛下!”

      “平身。”

      夏帝清了清嗓子,正要说䡍话,忽然脸色一变,身躯一软,倒在了龙榻之上!

      “陛下,怎么了?”

      绵洀魏安也是纳闷了,一跃而上。

      也是这时候,他才发现,夏帝……

      居䯞然是女子!!!

      此时,无数的记忆碎片涌入魏安大脑。

      怪不得每次自己深夜来这寝宫,夏帝都是在帘幕内,很少现身。

      뼫还有一些原本䰔并不足为奇的事情,到了这一刻,全部可以解释的通了㽯。

      而此际夏帝似乎因毒发,而无暇顾及魏安发现她身份一事。

      又或者是对方今夜相邀,本就是为了揭露此㹅事。

      ♄反正,言归正传,两人暂时都心照不宣的没有开口打破这种氛围。

      ꒞ 眼下救人要紧,魏安沉默不语。 석

      ∩ 接着握住夏帝的脉搏,还算精通医理的他,很快发现!

      ꮨ 女帝似乎῏中了一种很诡异的蛊毒!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