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母的诱惹

      凤山矿的七个矿坑分散在几座山头四周,彼此之间距离并不太远,实际上凤山周边,最初只有一个大矿坑。

      因为如意坊不断的向周边探矿,寻২找地脉延伸出的小灵矿,这才延伸出错综复杂的矿道来。

      如刘老四所说,这里已经是老矿了。

      普通矿石存量尚可,但珍稀的灵矿却是越挖越少,毕竟地脉聚集灵气ආ,衍生灵矿烍也是需要时间的。

      普通人不太懂这个,但如意坊掌握着探矿的秘术,自然是知道根底,因뭟而这鼣一群矿工并不是每日分散到七个矿中劳作。

      他们是轮序的。

      约莫十五天是个循环,大部矿工会从一个坑挪到另一个坑中。

      尤其是那些专门用秘法培养出的灵矿矿工们,更是遵循着复杂繁琐的调度模式。

      每天要被提前通知去哪个璘坑里发掘,然后祈祷自己走好运,今日能挖쌉出一两块灵石,便能换来更多的柴米钱粮,寄回去蘭养家糊口。

      因而,今日一早,七号坑突然封闭的消息,并没有坐引起矿工们的好奇。

      他们只以为这是又一次调度。

      除了黄管事之外的六名管事倒是知道的更多一些。

      据说前几天,七号坑里挖出了古怪的东西,消息被牀黄老狗瞒着,还引来了宝爷,銨大家有心去探查一下,但又怕惊到宝爷“大事”。

      所以这一早上矿时,其他坑都热热闹闹莞,惟独这七号坑就冷清一些,并无人过来。

      刘老四借着上矿的功夫,混在矿工群中,在几个坑㋇中游走一圈,然后一路小跑回到黄家宅子,将这个消息告诉给了江夏。

      “借着宝爷的好名声,估计还能瞒几天,但要是黄老头一直不出面,迟早会引来其他人的狐疑。”

      干瘦干瘦的刘老四一脸愁容,왧他偷看了一下江夏的脸色,低声说:

      㠭 “矿中管事七日一聚,要汇各矿坑中所产,写账目的,还有灵石,不管挖到多少,都要每月聚起清点一次。

      周遭修行的仙家人需要灵石,山外大管事便每个月来这里一次,品鉴灵石,收些뚫质地好的,带回去卖给修士们。

      算算时间,那大管事估摸再有大半月,就要来了。”

      这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告诉江夏时间不多,若有好䐋办法,就赶紧ӟ拿出来。

      江夏自然是听밺得懂。

      他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汵扭头看着身边两人,苏已换㹃好了双手义体,还穿着自己那件废土风格的皮衣,低着头,检查着手里的脉冲步枪。

      ꚵ 在他胸前挂了条榴弹弹链,给这黑瘦龱的㦔年轻人增添了一丝凶悍。

      他脸上带着黑手会那种作战面罩,又有废土特有的胡乱涂抹的几道喷涂,只露出一双眼睛来,身上那股彪悍不必用语言诉说。

      这姿态让刘老四每一次看他,都腿肚打颤。

      这年轻人凶得很,又是机关之躯,身负蛮力,如今这人鬼的模样,要是真杀起人,怕不如吹口气一般简单。

      而䭅茉莉的外表,被牛夫人一阵打理,现在就柔和很多。

      不过这会坐在八仙桌边,手里也抓着一把䥦有些旧的脉冲手枪。

      艼目光时不时在江夏和刘老四之间打量,那左眼瞳孔偶尔的发亮,也让쯽刘老四知道这小孩并非凡人。

      껂 “你们,怎么看?”

      江麄夏问了句。

      ԁ刚才刘老四去侦察的功夫,他已经就现在的情况戔,和以后的打算,与苏还有茉莉,充分交换了“意见”ఞ。

      虽然整个过程混杂着苏很有废土风格的国骂,以及学会롋了本地话的茉莉,时不时的打岔,问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䒄

      但好歹最终,켃三人勉强达成ネ了一致。

      앉 苏有些不相信江夏有办法,把他送回尜废土,但眼下这个世界人生地不⸋熟,除了相信江夏外,再无好办法。

      茉莉就随性的多。

      女孩觉得这个世界不比错,好吃的随便吃,清水随便喝,还没有辐射污染,Ⴤ比她在永生会待得舒服多了。

      她虽然不说。

      但江夏明显摬感觉到,这丫头其实是Ʃ更想留在쁅新世界。

      反正在废土上,她一个孤儿,也没有太多牵挂。

      三人要先聚在一起,打破眼前僵局,再去说后续的事情,而如果江夏被如意坊灭了,对于苏和茉莉来说,都绝对不是好事。

      䛁 “我们有绝对的火力优势。”

      听到江夏发问,苏头也不抬,冷冷说到:

      “先发制人,寻去老巢,狙杀主事者,首领一死,剩下的事就好做了。”

      听到这个很有废土风格的回答,江夏顿时摇了摇头。

      苏把这一切想的太晀简单。

      如意坊不是个单纯的家族势力,杀了坊主,底下就会一哄而散,听刘老四的说法,这个组织在凤鸣ቄ国很有排面,官方民间都有利益共同者。

      光是狙杀坊主,还弄不垮如意坊。

      而且苏并不太理解,这个世界,是有仙人的。

      虽然江夏也不太懂仙人到底有多厉害,但这如意坊常年把持与仙家펪墨霜山的灵石交易,手里极可能有仙家法宝之类的东西。

      递现在还不好说,是脉冲步枪的光束厉害,还是仙家法宝更厉害。

      这要是把苏派出去,若是运气不好,这年轻人也得折在那里。

      而且一旦打草惊蛇,如意坊强力压来,江夏就得考虑一下刘老四的另一个建议了,他ꙑ其实不怎么想带着财物逃走,去其他地方做个提心吊胆的富䕮家翁。

      舟车劳顿,另起炉灶,倒也罢了,主要是咽䘅不下心里这口气。

      江夏又看向茉莉。

      后者注意到了江夏的目光,便抬起头,眨了眨褐色的眼睛,和江夏四目相对,眼睛倒是挺好看的,鼻梁还有点小雀斑。

      头发梳成刘海一样,像是个瘦瘦境的洋娃娃。

      但...

      现在可不是让你卖萌的时候呀!

      混蛋!

      江夏顿时一阵气结,这个废土学徒工看来쉾也派不上用场了。

      緅“算了,不等了,今晚就动手!”

      他回头,看着刘老四,说:

      “老四,今天各矿场收工之后,你去拜访一下其他管事们,就说七号坑里的事情有眉目了,宝爷召集他们这些心腹。

      今晚带齐可用之人去矿坑,共商大事。”

      “老大!”

      刘老四一个激灵,立刻左顾右看,又压低声音,说:

      “他们若是带齐人手,各家仆役拳手,怕不是有四五十人,又带兵刃,这闹榵将起皖来,就㪃咱们这几쥁个人,怕是压不住场。”

      “谁说要你亲自上阵了?”

      江夏撇了撇嘴,他从腰间摘下一个电浆手雷,在手㖧里上下抛了抛,说:

      “自古以ፅ来,꺠这但凡矿山之地,突然塌方的事情还少吗?这是天地之力,只能说他们运气不好,又能怪到谁头上?”

      话说完,他又看向苏,说:

      “爆破这活,你会吧?”

      ῔ 苏抬起头,看了看江夏手里的手雷,又摇了摇头,说:

      “会是会,但就靠这点爆炸物,要炸塌一个矿坑,做不到。”

      江夏正要说话,却突然看到,坐在一旁神游天外的茉莉,小心翼翼的举起手,像是要发言,他用眼神示意촾她不必隐瞒,有话直说。

      “我...昨晚,扫描过那个坑。”

      茉莉的声音很有特点,总是软声软气的。

      就像是被人欺负一样,声音䝐也小些,便有了种受气包一样的感觉。

      她看了一眼江夏,又做了个爆炸的手势,说;

      “我们来的那个坑上琦面的石头结构,已经很不稳定了,要炸塌整个坑洞肯定做不到,但如果只是谜要炸塌那个坑道,还是可以的。”

      “你能计算出最佳的爆破路线吗?”

      苏问了句。

      语气中带着几丝疏离。

      这很正常,他是黑手会的,茉莉是永生会的。

      虽然两人没有深戡仇᜽大恨,甚至没见过面,但两个组织之间的뮂血债,是不可能被忽略的,面对他的询问,茉莉歪着脑袋想了想,使劲点了点头。

      她指着自己的额角说:

      “我会初阶机械工程学知识,芯片还有扫描空间结构的功能,是用来辅ꐍ助使用机床的,探测范围不大。

      ᨫ但一百米的探测极限,应该能够找到所有的爆破点。

      给我点时间,就能计算出爆破节点的最优解。”

      “⑞那就交给你们两了。”

      江夏大手一č挥,分派了命令。혤

      “苏,你先去准备一下,茉莉,你留一留,我有个活交给你做。”

      끶 苏也不迟疑,既然说ግ好了计划,便要执行。

      他霍然起身,大步走出厅堂,先去厨房摸了几个馒头,叼在嘴里,然后去自己的房中,整理那个江夏带来的弹药袋。

      待苏走后,江夏从ﯧ随身的包里,取出一样东西,放在桌上,对茉莉说:

      “这个፪东西,你会用吗?”

      茉莉看了一眼桌上的东西。

      那玩意像是个大号ᷔ的注射器,但顶端却是小钻头一般的模样,在密封的针管中,依稀能看到一些乳白色的液体上下ꏕ浮动。

      “这,这不是芯片植入器吗?”

      她将那东西拿在手里,有模有样的左右看了看,对江夏说:

      “当然会用啊。

      废土上稍有点机械知识的人,櫉都会用这种简化版的植入器,这种还是黑手会设计的傻瓜籛式植入器。

       一般都是用来替换升级芯片用的。”

      “好!”

      졑江夏又从包里取出手掌大小的精致铁盒,丢给茉莉,其中ຨ放着罗格之前要给江夏植⿘入的芯片,还有配套的信息接收装置。

      䬵他对身边的刘老四说:

      “老四,去躺到那,让茉莉给你做个小手术,别怕,这可是真正的好东西,做完之后,你就咱推心置腹的自己人了。” 

      刘老四顿时打了个哆嗦。

      他看不੾懂桌上鏔那两样东西是做什么用的。

      但光看那螺旋形的钻头式针头,就让他心中诋害怕的很,心想这又是什么投名状之类的把戏。

      禽 这江悍匪,倒是心思阴鸩。

      蚹 佅 但事已榤至此,再想拒绝,可来不及了。

      十几秒之后,房门紧闭的房中,就传出了如蜂鸣一样的怪声,还混着利器钻入硬物的动静,像极了焊接作业时的样子。

      江夏则全程观看茉莉给刘老四植入芯片。

      他也很想看看,촗这废土人标配的芯片,到底像不像罗格吹嘘的那样,能让一个人脱胎换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