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侦探推理>

      蓝冰璃一直很好奇一件事,在她眼里,萧寒绝不应该像现在这样落魄,毕竟他是燕国1的皇子,但萧寒也不该像现在这样得到江湖中人的帮助,毕竟他是燕国的皇子。

      在沧溟国,皇子的身份代୛表着皇室,䕜无论走到哪里都将极其重视,就算再落魄,也不至于会让江湖中人ᦵ来护佑,当然鹰犬除外。

      红袖招里的人显然不是鹰犬,更不是走狗,可以说与朝廷毫无瓜葛。

      翬蘴也许是自己了解的还不够多的原因吧。

      “殿下?”

      墱“嗯?”

      “我有个问题,不知当不当问”

      “那就别问了”

      “可是不问,我心里憋的慌”

      “那你就问吧”

      “殿下无权无势,为何还有人担心你回到尚京城参与夺嫡之争?”

      萧寒一边走一边解释道“人呐,是一个善变的动物,圭更是一个有无穷欲望的动物,一个商人挣再多的钱也会觉得不够,做官的做多大的官都觉得不够,自己得到了就怕失去,怕贼惦记,得不到也不愿意让别人得到,要么就毁了这东西”。

      蓝冰璃不是很理解萧寒所说的话,东西东西的听着拗口,但是这些话,她都记下了,听不懂说明深奥,能把话说得如此뻁深奥的人,肯定不会错。

      鎋 “能够参与夺嫡的就这么几个人㟒,少一ꥼ个不也就少一个争夺者么”萧寒黯然道“ﶚ尽管我无权无势,除掉我쫣并非是把我当做对手,而是一层保险”。

      哧 “保险?不懂”蓝ߥ冰璃摇了摇头。

      “不懂就不懂吧⤝”

      萧寒回头看了看黑漆漆来路,又看了看同样黑漆漆的前路,眉头微皱。

      “马儿累死之后,我们应该走了没多远”蓝冰璃猜测萧寒是想问她走了有多远。

      “我们走的方ﺩ向是往北还是往西馢?”萧寒问道。

      빡“奴家一直是跟着殿下走的,难道殿下不认识路?”蓝冰璃疑惑道。

      萧寒憨笑着坐在了地上,靠着一颗杉树笑道“不瞒你说,我这也是第一次离开鹰隼澏关”

      “我是第一次来燕国”

      “…………”

      㤺“冰璃?”

      “嗯?”

      “我又饿了”

      “那就再喝点儿水” 롚

      “不能再喝了,走这一路我胃里的水都能晃出响来了”。

      “那就过꼨会儿再喝吧”

      﫢 “哦……”

      就在这时,蓝冰璃黛眉一皱,神情突然警惕了起来。

      还没等蓝冰璃有下一步的动作,萧寒赶紧将蓝冰璃拉着朝旁边的矮坡那里跑去。

      “?”

      “你眉头一皱我就知道肯定又来人了,我现在的心随你的鑔眉头而动了”萧寒哭丧着道。

      萧寒看了看矮坡的下方,是一个斜坡,但他所站的下ᠣ方却是一个一块儿凸出的地方,好巧不巧的是꜅下方竟然有手臂粗퐐的树根盘根错节的挂在斜坡上。

      蓝冰璃当然뮀知道萧寒的打算,不等萧寒俯৞下身子,蓝冰璃낍率先的跳了下去,身퉅姿轻盈的踩在树根上,然后向萧寒伸出了手。

      萧寒略作迟疑,心下一横,在蓝冰璃的帮助下顺利的踩在了树ѐ根上,两人就这样倚靠在斜坡上,等待着……。

      约一盏࠱茶的功夫,细碎的脚步声从头顶传来,蓝冰璃神情戒备,一手把着树根,一手缓缓摸入腰间拔出了匕首。

      萧寒大气都不敢喘,只是紧张的盯着上方ⶳ,喉头微动。

      头顶上方的两人仿佛也失去了目标一边,就在头顶上方来回寻找着。

      “咦?人呢?”

      “老五,你猜他们会往哪个方向去?”一声音粗狂的汉子疑肜问道。

      “应该是西边吧”老칽五寻思࿶道。

      “额……西边是哪个方向?”

      “这黑漆漆的,我也辨别不出方向了”老五耸了耸肩道“老四,你说这俩人是不是发现咱们了?东绕西绕的ⴐ,把咱们都绕迷糊了ᚋ”

      “赶紧找吧,否则老大会把咱俩的脑袋拧下来”老五沉声道。

      “你说老大去᧓追那老太监群,也该回来了吧,那我们可得在老大回来之前ὣ将这俩人找到”老四思索道。

      “是,这里癟离樊城不远,要是让这俩人进了樊城可麻烦了”。

      “你信不信我打一个响指,这俩人就会出现在我们面前?”老四看向老五道。

      拋 “不信……”老五摇了摇头。

      “那你还不快找!”

      萧寒听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脚步,心中的石头也终于放下了,他长舒了一口气看向蓝冰璃,准备着爬上去。

      ꍎ 但蓝冰璃伸手挡在了萧寒的身前,冲萧寒缓缓的摇了摇头。

      䧏又过了片刻,头顶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还真没人啊”老四皱眉道㷸。

      “看来他们已经不在这里了”老五疑惑道。

      “应该是往樊城去了”老࠹四思댪索道“看来还真小瞧了那俩人”

      说着,老四纵身一跃变向柕西边掠去,老五紧跟其后。

      这次萧寒没有再主动说要上去了,他的后背已经湿透了,完全出于紧张,这观两名刺客还真是荫逼。

      不知过了多久,萧寒只觉得双腿已经麻木了,毕竟站的位置不太好,站姿有点扭曲。

      蓝冰璃轻盈的身姿带쾥着萧寒纵身一跃回到了地面上,她蹲下身子研究着地上的脚印,确定两名刺客朝西边去了以后,才拉着萧寒急忙往北而去。

      两名刺客不可能辨不清方位,南边和东边的情况都不清楚,蓝冰璃只得带着萧寒往北跑去。

      在山林间穿梭奔跑极为消耗体力,蓝冰璃还好,毕竟是一品武者,可萧寒却品都不品,没跑多久便上气不接下气的扶着树踉踉跄跄起来。

      “殿下,我们不能停,那些刺客一定会往北边来搜寻的”蓝冰璃催཭促道。

      “可是我真的跑駣不动了”萧寒喘息道。

      “我渭们只能趁着夜色的掩护能跑多远跑多远了,否则天一亮,我们的行踪就会被发现”蓝冰璃有些焦急。

      톂厉害的刺客极擅长追踪,哪怕是在夜间,但凡在西边找不到他们的踪迹,他们便会反应过来,然넘后朝北而来。

      留给她和萧寒的时间不多了。

      “嗯?有水声?”萧寒率先听到了流水的声音。Ì

      “应该是溪水”

      “带我过去!”﫰

      蓝冰璃寻着声音将萧寒带到了溪边“殿下,你又饿了?”

      “……”

      萧寒看着溪流的方向喃喃道“有溪水的地方大概率就会有山黥,我们上山!”

      “上山鮯?我们现在什么都没带,上山岂不是自寻死路?”蓝冰璃皱眉道。

      “对的,那两个刺客也会这样想,所以我们得上山!”萧寒坚持道。

      “可这黑漆漆的,我们如何辨别山的方向”

      “跟着溪流的源먲头走,就是山的方向”说着,萧寒便随着溪流的源头向西北方向走去。

      “殿下果然聪慧”蓝冰璃笑道。

      “常识罢了”

      两人一前一后,顺着溪流的源头走去ᠲ,山路多崎岖,两人本就行走不快的速度更慢了,再加上有萧寒这个拖油瓶걵在,蓝冰璃只得配合着萧寒歇歇停停。

      萧寒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艰苦,自ꋣ打一出生,萧寒就被稀里糊閭涂的送到鹰隼关,至今十六年,他从未出过鹰隼关的范围,就算出来那也是骑着马儿。

      好在萧寒骨子里并不娇惯,前世为人也是吃过苦的,深入骨髓的毅力和顽强还是有的。

      喳 “冰璃,不知道这山里有没有山兔啥的,打一只烤了吃了,再不缞吃点东西,我觉得我会虚脱的”萧寒有气无力道。

      “火石我倒是ୁ有,但盐块儿可是放在车鸾里的”蓝冰璃说道“无盐无味,不知殿下能否入口”

      “我现在饿的,都想咬你两口,你说我能不能入口?”

      璭“谑噗呲”蓝冰璃㤮掩嘴一笑“那得等奴家洗好了身子再等殿下下口咯”

      煃“顽皮!”萧寒白了蓝冰璃一眼,픜看着天色渐亮,萧寒不禁一阵惆怅“不知道幽姬那왌边如何了?”

      ……

      雪是不知从何时开始停的。

      一整夜的鹅毛大雪,竟无声无息的自天而落,转眼间便将周身的一切裹上了一层苍白。

      鑼 幽姬艰难的喘橹息着囁,冰锋剑上已经积了一层雪,可见她保持着这个姿势已经良久了。

      周身的雪已被鲜血染红,嘴里的血腥味让她有些作呕,但是她不能动,哪怕畴剧烈的喘息,幅度也不能太大。

      她的手臂已经僵直了,保持着最后刺出那一剑的姿势。

      兌一颗巨大的红松下,幽姬手中的冰锋剑贯穿了老七的胸口,将他钉在了其背后的红松上,但同时,老七的弯刀也刺入了她的锁骨处。

      在这样绝杀的一击之下,两人都达到了体力的极限,各自喘息着,只是老七的喘息声逐渐了弱了下来。

      树林中謠,一时间寂静如斯。

      零星的飘雪渐隐渐没,一颗颗红松耸鬨立在白雪之上,宛如一座座冰冷的墓碑伫立于此。

      幽姬和老聶七在林中沉默的对峙着,保持着最后一击时的姿态,手中的剑和刀停留在彼此的身体ፘ里。

      幽姬小心的喘息着,一股股白色的雾气带走着她体内仅存的余温,自己的锁骨被对方的弯刀卡住了,要想拔出来没那么容易。

      她竭力维持着身形和神智,不让姇自己因虚脱而倒下,直到老七的胸膛起伏渐缓、气若游丝。

      看来,对方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幽姬看着近在咫尺的弯刀,她深吸一口气,将弯刀向下死死的辯按住,剧烈的疼痛让她几近眩晕,但是她不能倒下,一旦倒下,在这样的天气里,她必死无疑。

      最终,老七握刀的右手不再传来一丝力道,颓然无力的的失去了最后一丝力道,他的脑袋微微一䡔侧,身子的重量全部承在了冰锋볋剑上。

      幽姬强忍着疼痛,将自己的重췎心向后移去,就在她拔出弯刀时,一股鲜血缓缓的流出,她颓然瘫倒在地,抓起䉖一把雪往自己的伤口处按去。

      她大口的呼息着,零星的雪花飘落在她的脸上,她有些庆幸,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如牪果再僵持下去,恐怕她就算不被刺死也会冻僵吧。

      自习武뻌以来,冰锋剑第一次见血,竟是两名三品和一名四品高手,而她自己也在巨大的压力下,从三品突破到了四品。

      粒尽管这样的结果很不错了,但是她付出的代价同样巨大。

      天亮了,殿下怎样了?

      幽姬咬着牙艰难的爬了起来,冰锋剑抽出的瞬间,老七的尸体失去了支撑胕,靠着红松树缓궳缓倒下,身后的红松树干上擦下一道血红。

      她最后看向老七的尸体,一块铁牌从他腰间滑落在地上,是一块黑色的铁令牌,上面刻着一个“刹”字。

      “罗刹令?”幽姬拾起罗刹令,将其揣入了怀中Ь。

      幽姬心里明白,夜罗刹便是澹台家豢养的杀手陣组织,十二浮屠便率属于夜罗刹,而这罗刹令便是夜罗刹中身份的象征。

      现在顾不了这么多了,因为开始起风了,她几乎要把拄剑勉强站立才不会被风吹倒。

      搏杀结束后,满身的伤顿时痛得她天旋地转。

      芑再不走的话……一定会死在这一片渺无人烟的红松林里吧?

      殿下他们应该是朝西而去的,她简单辨别了一下方向后,便朝着殿下离去的方向踉跄跋涉前进。߭

      反正,当她受柳清欢的嘱托离开鹰隼关的ြ那天开始,她就知道自己将陷入这一场场杀戮之中。

      幽姬离去之后,这里又将回归于寂静,风雪会将雪地上的血迹一分紈一分覆盖,地上的三具尸体也将被埋葬。

      参天的红松成为了他们最好的墓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