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视频软件下载安卓

      第94章我只教一遍

      兴许是大家看完蒋恒扬的夏云多的比赛,都对这台球有了怯场,所以此刻,只有希言还在这边摸索着怎么打球。

      她脑子回忆着蒋恒扬方才的姿势,打了几杆。

      郑谦从外面洗手间出来,就看到希言一个人在台球边,有心想教教她。

      她打的很认真,以至于郑谦喊她的时候,她吓的肩膀一抖。眉峰有些打结的迹象。

      郑谦忍不住笑了笑,“江小姐,你挥杆的姿势不太对,这样是打不到球的。”

      希言不好意思的笑,郑谦见她摆好了姿势,只好自己亲自教她,他倒没和她靠太近,只是对着她摆好的手势,掰了几根她的手指,“这个指头往这个方向,大拇指贴合食指,这里不是有个凹槽吗?球杆放在这里。”

      “这样吗?”看着像是那么回事了。

      “差不多了,你试试。”

      她挥杆打球,真的以为自己可以打中的,结果力气还是没使出来。

      “好像比我想的要难很多。”

      “新手都这样,蒋总刚开始学这个的时候,也是从姿势开始的。”

      “他什么时候学的台球?”郑谦意外她会直接称呼蒋总为他,便探究似的看了她一眼。

      “大概三四年前,不过蒋总学习能力很强,学了没多久就能上桌了。”连他都比不上的速度和领悟能力。

      “他一直都很厉害。”希言握着手里的球杆,停止了动作,面色看着有些不太对了。

      郑谦也不知道她这话是何意思,也不好多问人家的私事。

      希言又问他,“你跟了他很久了吗?我说的是和他共事。”

      “有个几年头了,一开始在瑞士,后来跟着他回国内。”

      “瑞士?”希言不觉疑惑,难到他之前一直去的瑞士?

      “对,他今年才回的国。”

      “他在国外呆了很久吗?”

      郑谦刚想回答这个问题,手机响了,他不好意思的看她,出去接了电话。

      希言看向坐在沙发处的蒋恒扬,林总和顾经理也都在,还有离他坐的不远不近的云多。

      蒋恒扬和他们正在聊台球和其他运动项目,有所感应的抬头,恰好看到江希言的目光从他这里移开,见她捏着球杆转了个身。

      夏云多注意到蒋恒扬的视线,顺着看过去,是希言,她正愁没有话题和他聊,这会儿子有了。

      “蒋总,我同事希言不会台球,要不您去教教她。”

      “夏小姐方才教的很好。我就不凑热闹了。”

      “我看您方才的聊天,似乎体育很擅长,在您面前我可不好卖弄。希言也很聪明的,保不定你一教就会。”夏云多很快对蒋恒扬的称呼从您变成了你。

      见蒋恒扬没拒绝,夏云多心下一喜,忙继续收说他。他竟然答应了,夏云多笑的甜甜的,似乎还带着害羞。

      希言发了一会儿呆,回过神来后,看一眼手机,快19点了,打算再随便玩一会儿就找个地方坐着。

      “希言。”是云多。

      后面还有蒋恒扬,她步子没动,看了他一眼又垂下眼去。

      夏云多以为她是见到蒋总不好意思,忙拉住她。“希言,我跟蒋总说你不会台球,让他帮忙教教你。”

      希言瞪大了眼睛,不敢看对面的蒋恒扬,对夏云多说:“我???我挺笨的,还是不学了。”

      “这么好的机会,不学太浪费了。我刚好也可以取取经。”她看了一眼蒋恒扬。

      蒋恒扬很快站到她身边,想从她手里抽出球杆,她握的有些紧,他没抽出来。

      “怎么?”

      她这才松手,步子移开一点。

      蒋恒扬不算是一个有耐心的老师,把球杆放桌上,给她讲解。

      “右手握住球杆,一个半左右拳头的距离。弯腰,左手放在桌上,别碰到桌面上任何一颗球。”

      她一一照做。

      这边郑谦接完电话回来,就看到自家老板在教他刚刚教过一点的江希言,画面太少见,他在一旁静静看着。

      “弯腰,曲左膝。右手肘朝外。”

      “身子要矮一点,不是让你趴在上面,下身别动,上身矮下去。手肘往里靠一点。身子不要歪。江希言,你分不清左右吗?”

      第一个想笑喷的是郑谦,他说什么来着,他家老板对不聪明的人一向没什么耐心。

      夏云多觉得他这个样子挺新奇的,但心里有点酸酸的是怎么回事?

      蒋恒扬:“左手五指分开,手掌微微曲起,大拇指向食指靠拢,球杆放上面这个凹槽里,球杆正指球心,手腕用力击出去。”

      击中是击中了,但是球跑的不远,希言真的是一颗心忐忑不已,她做不好。

      “要不还是不学了???”她刚说完,后背就袭来一股热度,传来他身上淡淡的男士香水味,紧接着她的手左手和右手都被他的手覆盖住,是蒋恒扬,她僵硬得动都忘记了。

      “蒋???”

      “认真点,我只教这一次。”他握着她的手,瞄准目标,当她耳边出现一声重音的呼吸时,他击了一个黄色的球,一击即中。

      江希言:“??????”

      他很快的就离身,也不顾在场的好些个八卦的、艳羡的眼神。

      自家老板走了,郑谦自然也跟着走了,夏云多暗暗后悔,早知道就不让蒋总来教希言台球了,搞的她都吃醋了,心里更加的酸。

      希言握着球杆,心砰砰的跳,扔了球杆就去了洗手间,她再也不会打台球了!

      林清泉见他公然吃自己设计师的豆腐,却愣是没有一个人说他轻浮,不免有些愤愤的。

      这是私下的聊天,林清泉压低声音,“这长的帅,待遇就是不一样,都这样了,也没个人说你渣。”

      蒋恒扬但笑不语,举杯敬他,林清泉指了指他,端起自己的酒杯开始喝酒。

      才喝了几口又想起一事,“恒扬,我们有位设计师和你是同校的,你不认识?”

      “认识。”

      “哦?”

      “不仅同校,当时还同班。”

      林清泉来了兴致,“江希言和你是同班?这可真是巧了。”

      “是挺巧。”

      瞬间大家的目光就转到刚出洗手间的江希言身上,大家都好奇,和这么帅的蒋总一个班,是什么感觉。

      郑谦恍然大悟,难怪江希言方才那么自然的喊蒋总的全名,而蒋总竟然不拒绝教她台球。

      夏云多也没料到希言和蒋恒扬有这样一层关系,原本还是这场聚会的焦点的她,只能暗自懊恼了。

      很快就有女同事拉她去远一点的地方,按耐不住问她,“蒋总他念书的时候什么样啊?”

      “体育好吗?”

      “成绩好吗?”

      “是不是特别受欢迎啊?”

      “他高中有谈过恋爱吗?”

      ??????

      诸如此类的问题问了一堆,希言只得一笑而过,她哪里是那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评价他的人。

      见她避而不答,大家都觉得他们是因为关系不太近,所以不好多说什么。

      话题很快就又转移,因为理想主义的美***致不说,味道也是一流的。

      “喜欢美食的,喜欢拍照的,赶紧的啊,我要动筷子了。”万顷实在是太了解他们部门的这群女生了。

      立马就有几个爱发朋友圈的大大方方的拍了几张。“大家可以去我朋友圈拿图哟。”

      毕竟是高档的地方,大家也不是很能放的开,尤其是用餐后,很快就散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