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APP深夜释放自己

      林牧风被一行人送回将军府后便在后院养病,期间只是郭嘉、贾诩二人来商议军务,其余时间都是在床上躺着,这也给他提了一个醒,队伍中缺少一个实力强进的“军医官”

      林牧风:果然是古代,一个感冒发烧想要快点好都没有特效药,还是真是遭罪

      林牧风头上枕着毛巾,看着越转越快的天花板又睡了过去………………

      就在林牧风马上要迷糊过去的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将他直接吼的精神异常

      “报~~~”传令兵跑了进来,“城门外有一个自称鳌拜的人,说要投奔主公~!!”

      “鳌拜???鳌拜是谁………………”林牧风昏昏欲睡,在床上坐起身来靠在枕头上“我想起来了,带进来吧,”

      “喏~~~”传令兵退了下去

      林牧风:还是来西北了啊,话说这样的话,我任务是不是还会得到奖励???

      {系统~~!}

      {滴滴、系统开启……………………}

      {鳌拜过来投奔算不算完成任务???}

      {任务解析中………………不算……………………}

      {……………………}

      {……………………}

      不一会,一身褴褛的鳌拜跟在传令兵的身后走了进来,鳌拜进来后一眼就看到了靠在床上的林牧风

      “威武候,你这是???”鳌拜关切的问道

      “只是得了风寒而已,除了有点难受其余还好”林牧风用毛巾擦着大鼻涕说道

      噗通一声,鳌拜直接跪了下去,“威武候,虽说你我只有一面之缘………………我自那天在擂台落败后,已经被赶出了辽东王府…………不知道…………”鳌拜一句一顿的说道

      林牧风直接打开了手链上的面板,查看着鳌拜的属性信息

      ………………

      满洲第一勇士--鳌拜 25岁职业:史诗级武将武器:无固定武器

      斗技:十三太保金钟罩被动:决斗、护主、豪杰、辅佐

      ………………

      林牧风:嗯,还算是一个忠仆,都是保护主公的技能,他来了我就可以让李存孝去打怪升级了…………也不用李存孝没事跟着我做跟班了…………

      “我知道你来干嘛,既然你来投奔我,那便先住下养伤,我日后自由用处”林牧风道

      “多谢侯爷大恩~!鳌拜此生愿效犬马之劳~!”此时鳌拜已经控制不住眼中的热泪,直接趴在地上接连给林牧风磕头

      “下去吧,把身体养好………对了,直接就在我旁边给他找间屋子吧,别回军营了,那里冠军侯他们天天练兵不适合养病~~”林牧风很无奈的看着鳌拜,他也知道这样骄傲的一个汉子,竟然做出这样的事,定是走投无路,如果自己不接纳他的话,那么鳌拜很可能会自我了结,那是林牧风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英雄就该有英雄的用法,但绝对不是自我了结这条路…………~!

      “喏~~”传令兵带着鳌拜下去了,便将鳌拜安排在了林牧风一旁的耳房住下,房间自然是叫人打扫过的,一日三餐跟林牧风的也都一样,这一点在鳌拜心里自然是暖暖的,每到吃饭的时候鳌拜都会拜上三拜~来表示对林牧风感激之情…………这点林牧风自然是理解的,但是在将军府的下人眼里,鳌拜着实有点怪…………因为鳌拜并不知道,咱们这威武候对待下人们是极好的,根本就没有什么架子,全府上下吃的都是一样的东西…………

      ……………………

      这段时间的长安城相府

      女儿在朔方城被劫,自己安插在陇西的大营又被人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丞相范进急火攻心,一病不起,已经在府内修养了好几日

      “南非子,派去西北谈判的人到哪了???有没有发消息回来???”丞相范进依靠在床头唤着大管家南非子

      “丞相,二公子范岐已经去了,看日子应该这两天就到武威城了”南非子站在床边向范进报告着这几天的情况

      “岐儿啊,也好,他自小聪明伶俐,只要西北部为难他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范进抿了一口茶“这些天我没上朝,可有什么要事???”

      “也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是大将军回来后,少帝天天粘着大将军到处玩,辽东王来了,应该是要打算接世子回去,少帝那边一直在躲,也没给什么回复”

      “躲着??一定是大将军教他的,虽然说现在大将军回来了,但是帝国现在内部仍然杂乱不堪,辽东王应该跟咱们是一路人,接世子回去就证明不日东北便要先动手了也说不定~~”范进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既然来了,老王爷盼子心切,那老夫就送老王爷你一份大礼~!!”

      “丞相是要??”

      “嗯,让无忌去,把府上那只东北虎给老王爷送去~~”范进随即给了南非子一个眼神

      “喏~”南非子心领神会的答应了一声,转身退了下去…………

      …………………………

      次日,长安城辽东王居所门前

      6匹高头大马拉着一辆大车,车上的一只铁笼被黑布盖的严严实实的………………

      “快去通报,相府大公子范无忌前来拜会老王爷~”一个仆人对着居所门前站着的看门小兵大声吼道

      两个小兵互相看了看,互相递了一个眼色,站在左侧的这个小兵转身进了府内………………不一会就听府内有个声音传来

      “原来是无忌公子来了,快快入府”话音刚落,就见一个一身紫袍金甲武将打扮的人从门口走了出来,向范无忌举手行了一个礼

      范无忌上下打量着这个人,身高九尺有余,发髻上盘,长长的披风托在身后,一双眼闪闪有神,片刻后范无忌也举手行了一礼说道

      “不知尊下是???”

      “在下宇文成都,老王爷是我义父”

      范无忌:没想到面前这个人就是当年辽东王在关外捡来的那个孩子,此子天生力大无穷,10岁便随辽东王上阵杀敌,建功无数,并被辽东王多次上报朝廷请功…………

      “原来是宇文成都啊…………我父听闻老王爷进京了,特命我来给老王爷送份大礼,我保证老王爷一定会喜欢~”

      “哦???那就直接拉进来吧,无忌公子里面请”

      说着宇文成都便将范无忌等人带到了院子中,此刻辽东王宇文凯歌正在院子里面练剑

      “老王爷,小侄有理”范无忌看到老王爷便低头行礼

      “贤侄来了~”老王爷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在舞剑

      “家父得知老王爷进京,便命我来给老王爷送一份大礼”

      “哼~亏他还记得我~”宇文凯歌此时便停了下来,将手中的剑丢给一旁的宇文成都,背着双手走到范无忌面前

      “你家老混球打算送给本王点什么好东西啊~”

      “来人~~!”范无忌一身令下,十几个健壮的汉子将那用黑布盖住的大铁笼用绳子拉了出来

      在场众人都看向笼子,待笼子拉到院子中央,范无忌将黑布掀开,里面一只东北虎显了出来~~硕大的身躯足足能有5米开外,四肢强壮有力~虎须直颤~~眼睛恶狠狠的扫着在场的众人~~~

      “这~~这不是东北虎嘛~~”老王爷有点震惊,但是很快便平静了下来

      “正是~!”范无忌看向宇文凯歌“老王爷此行是要接世子回去吧,小皇帝终于与大将军饮酒作乐,一直不见老王爷………………”话说半句辽东王宇文凯歌已经明白了丞相范进的用意,直接大手一挥将范无忌的话拦住了

      “多谢范进这个老混球了,礼我已经收下,作为回礼,就把我这把练功剑作为回礼带回去吧~”宇文凯歌看了一眼真在不远处的宇文成都,宇文成都将手中的剑直接递给了范无忌

      “多谢老王爷”范无忌也没说什么话,接过剑后,便带人匆匆离去…………

      “父王,范进这个老狐狸是何用意???”宇文成都不解的问道

      “这是要借我辽东王府,给小皇帝立威啊~~!!”宇文凯歌围着笼子走着,观瞧这只东北虎“项邵天还朝,小皇帝有了主心骨,若想带你大哥回去就要动用武力了~!成都,今夜你好好休息,明日随我上朝面圣~~!!”

      “喏~!”

      ……………………

      次日,长安城未央宫早朝

      百官面圣后,辽东王府等人拉着大铁笼直接来到了殿前广场上

      辽东王宇文凯歌带着随行的宇文成都直接进殿面圣,其余人都留在了广场内…………

      “老王爷来了,快传快传~~!”少帝项邵龙喊道

      “不必了,我自己来了,没想到陛下还记得老臣啊~”说着宇文凯歌便直接走到了大殿中央,看着少帝项邵龙“我还以为陛下还没有玩够,还需多等几日才能见到陛下~”

      “老王爷舟车劳顿,朕也是想让老王爷多休息几日…………”

      “哼~还算有心~”宇文凯歌轻蔑的看了一眼少帝

      “快~~给老王爷赐座~”说罢,两名小太监便很快的搬来了一把椅子,放在大殿一侧,宇文凯歌慢悠悠的走过去坐下,宇文成都也跟着站在老王爷身后

      “不知道此次老王爷进京有何要事???”少帝项邵龙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大事,就是想儿子了,带儿子回家”宇文凯歌闭着眼睛说道

      “这………………”项邵龙一时语塞,望着站在宇文凯歌对面的大将军项邵天

      “老王爷,按照规矩,世子明年才到期回封地,你急什么???”大将军项邵天说道

      “哦???大将军的意思是不肯让我儿随老夫回辽东了???”

      “不是不肯,是还没到时间,作为质子,时限还不够~!”

      “既然大将军这么说,那么我也长话短说,现在朝局不稳,帝国连年战事不断,我儿留在长安,万一出了事谁来负责???”

      “老王爷是信不过陛下了???”

      “只是我辽东比这长安要安全数倍而已~!”

      “……………………”项邵天心里明白:连年战火不断,皇权早就摇摇欲坠,但是身为项氏一族,怎能就任由外人放肆

      “既然老王爷执意要这样,那么就依祖训:由武将对决来评定了~!”项邵天说道

      “哼~!我何惧你~!”

      项氏一族祖训:大楚帝国以武立国~!皇权与各藩王意见向左的话,便双方派出武将进行对决,获胜方享有绝对话语权~!霸王项羽一生戎马,天下无敌~!自然可以这样,但是帝国已过170余年,如今的项氏一族,武力以大不如先祖………………

      “那么…………那么就依祖训吧…………”少帝项邵龙看向项邵天狠狠的点了点头

      “于禁、徐晃何在???~!!!”大将军项邵天大喊一声

      只见两名悍将早已站在殿外

      “末将环天星宿宿主于禁,拜见大将军~!”

      “末将胡狼卫营副统领徐晃,拜见大将军~!”

      ……………………

      环天星宿108星:为大将军随军护卫,专门负责暗杀,情报,守护等工作

      胡狼卫营:大楚帝国开国元勋龙且龙氏一族训练出的骑兵队,所有人腰挂弯刀背背长弓,手持长刀,作战武勇各个勇冠三军,常年镇守雁门关~!

      ……………………

      “老王爷,你要派何人出战??”项邵天望向坐在殿内的宇文凯歌

      “哼~有我儿宇文成都在,何惧旁人~!”

      宇文成都向老王爷宇文凯歌行了一礼,便走出殿外来到了未央宫殿外广场~

      宇文成都手持凤翅镏金镋,站立在虎笼子旁,笼子里的东北虎不时的发出‘嗷嗷的’叫声~~听的让人发毛

      于禁、徐晃二人也向着项邵天行了一礼,来到殿外广场~

      此情此景,百官也随着少帝项邵龙来到了广场上观战~

      宇文成都单手将凤翅镏金镋横在胸前“你们两个一起上吧~!省的耽误时间~”

      于禁、徐晃二人对视了一眼便一左一右攻了上来~!

      于禁手持贴身快刀~~攻其左~;徐晃手持大斧直接奔着宇文成都手臂而来~!

      此时只见宇文成都将身子向下一蹲,双腿像是受是压到底的弹簧一样将整个身子弹了出去~!用横在胸前的凤翅镏金镋向前一顶~!于禁、徐晃二人便被直接顶了出去~武器已经脱手,二人口吐鲜血,用手撑地看着面前的宇文成都~~~

      “大将军,你这两个手下也不过如此~!”宇文凯歌出言挑衅道

      项邵天知道,于禁、徐晃二人武力值不低~!都是久经沙场,屡立战功的猛将~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宇文成都更是恐怖如斯………………项邵天想到这里后背渐渐冒出了一阵冷汗………………

      此时,就见宇文成都直接挥舞手中的凤翅镏金镋大喝一声将虎笼硬生生的砸开~!老虎直接窜了出来~!摇摆了一下脑袋,站在广场之上………………

      宇文成都将手中的凤翅镏金镋丢下,一个健步冲到老虎面前,伸出双臂一上一下狠狠的握住老虎口中虎牙~!又一声大喝~只见宇文成都双臂一用力直接将老虎整只摔了出去,双手中握着两颗硕大带血的虎牙………………

      老虎已经不敢再吼叫,只是翻身趴在广场的角落处,不时发出疼痛的呻吟………………

      “这两颗虎牙就送给大将军了~!我现在便带我儿回辽东”说罢,宇文凯歌径直走下了台阶…………辽东王府众人紧随其后离开了………………

      项邵天死死的盯着远去的宇文凯歌,紧握双拳,恨的咬牙切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